《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69章淩動上門了


    “爹,收拾一下,你帶我去左家辦事吧。”做完每天早上必修的功課,淩動就神采奕奕的來到了淩遠山的房間。

    反觀淩遠山,整個人卻稍有些萎靡,臉上蒙著一層淡淡的油光,眼中滿是血色,想來是一夜未睡的緣故。

    “去左家?去左家辦什麼事?”淩遠山從沉思中驚醒,看了看神采奕奕的兒子,這才皺眉道:“動兒,這次的事,你可真是欠考慮了,為父要是知道你當時會這樣應承,一準得阻止你!”

    “爹,你就放心吧!”淩動保證了一句!

    “放什麼心?”淩遠山眉頭一皺:“你啊,還是太年輕,沉不住氣,忍忍就能過的事情,為什麼還要下賭約?要完成這件事,隻有兩個選擇,第一,放那水大師離開左家,重回淩家!這一點根本行不通,就算那水大師願意,左家也不樂意!難道你沒看明白,那水大師留那份血書,就是要讓你在家族中不好過,受責罰!

    第二點,就是想法做掉那水大師,再請一位中品煉丹師回淩家!這就更離譜了!先不說左家把那水大師當成寶貝一般,又值此特殊時期,肯定保護嚴密。再者,中品煉丹師,你拿什麼請,上哪請?淩家這些年努力,別說中品煉丹師,就是下品煉丹師,也沒多請來一位,要不然,也不會讓那水大師如此猖狂!哎!”

    長歎了一聲,淩遠山倏地起身道:“走,隨我去見你二爺爺,讓你二爺爺從中出麵說和,再給大長老認真的道個歉,我再放棄南山坊市的淩家商行,這事也就過去了!”起身的同時,淩遠山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腦門,昨晚一休沒睡,就是在頭疼這事!

    “爹!”淩動有些不滿的叫了一聲,怎麼對自己就這麼沒信心呢!

    “爹,你想想三花妖罡丸,還有我給你的那些符籙,行軍酒等,若是我先不給你東西,直接對你說,我能煉製製作那些丹藥符籙,你會信嗎?”淩動有些無奈的說服道!

    前些日子,淩動將他每天抽空製作的保命符籙,給了父親一些,算是未雨綢繆吧,當然,有了之前的納物符,淩遠山對此已經不太驚訝了!

    正要出門的淩遠山一楞,低頭沉思了一番之後,隨即用一種驚訝的目光看著淩動!

    淩動不說,他還真注意不到這茬!

    他兒子這段時間做的事情,確實件件出乎人的意料。不過淩動給他的寶貝,都是讓他先見實物再說的,他也就沒往這方麵想!現在聽淩動一說,他就想明白了!

    若是淩動不拿三花妖罡丸直接對他說,“爹,我能煉製三花妖罡丸,你信嗎?”淩遠山的第一反應,恐怕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再臭罵一通:“小小年紀說什麼大話呢!”

    想通這點,淩遠山堅信兒子不能完成那個他眼中絕對不可能辦成的事情的想法動搖了!

    “動兒,你真的.......有把握?”淩遠山小心翼翼的問道。

    “有,百分百的把握!爹你就放心吧!”淩動自信滿滿的說道!

    淩遠山並不是那種殺伐果絕之人,又思忖了好一會,狐疑的看了淩動好幾眼,還是不放心:“你打算怎麼做,可否先說給爹爹聽聽?”

    “說出來就不靈了!”淩動說道。這件事,他需要父親的配合,若是父親事先知道了,還真的就不太靈光了!

    “好吧,為父就陪你走一遭!”淩遠山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對了,需要準備什麼禮物嗎?”

    “不需要!”淩動搖了搖搖頭!

    沒一會,淩遠山帶著淩動,身後跟著小跟班高遠,就一前一後空手出了淩家,直奔左家而去!不過淩遠山那精神狀態還真的不怎麼好,有點疲憊,似乎也不怎麼自信。

    淩遠山父子剛出了門不久,淩家大院就熱鬧了,報信的就串起了門子!

    “大長老,二爺。大爺剛剛帶著三公子出門了,看方向是直奔左家而去!”一名精明的護衛回報道!

    “噢,這麼就去了?有沒有帶禮物?可看清他們的表情?”正在與父親淩高鋒商議事情的淩正山問道!

    “回二爺,沒有,空手而去,而且大爺似乎很是疲憊,反倒是三公子,看上去信心滿滿!”

    “唔......下去吧,派人盯著,有消息就來回報!”淩正山說道!

    揮退了護衛,淩正山就納悶了一句:“爹,你說這淩動到底賣的什麼藥?他哪來的信心?”

    淩高鋒卻不回答淩正山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那邊通知消息沒有?”

    “爹,昨晚就派人通知了,孩兒還說的比較嚴重,叫他們小心有人對水大師下黑手!”淩正山回道!

    淩高鋒閉著雙目,臉色看不出的陰沉:“那件事呢,左家有沒有回應?”

    “爹,那件事左家的現任家主左宣城已經應承下了,隻不過時間上他也說不準!”淩正山說道!

    淩高鋒的長眉一揚,雙目瞬間睜開:“說不準是什麼意思?莫不是那家夥想光拿好處不辦事?”

    “是這樣的爹,左宜城說,左家老祖最近在閉關精修,出關時間不一定,少則兩三月,多則半年,一出關,就會辦這事!另外我也打聽過了,左家老祖,確實在四個月前閉關了!”淩正山說道。

    “少則兩三月,多則半年?時間上雖然來得及,但為父還是怕出意外啊!多去催催,讓左家老祖一出關,就辦這事!若是真讓那家夥突破地煞境,我這一脈,幾百年內,都沒有出頭之日了!”

    “嗯,爹就放心吧,實在不行,我再多送點那物什!”淩正山說道。

    “是啊,那物什,真的是好東西,讓那孩子再勤點,為父感覺,先天九層已經不遠了!”

    “那孩兒先恭賀父親了!”聞言的淩正山,臉上滿是喜色!

    ------------------------------

    淩家大院的另一處精舍中,淩鐵山輕輕的叩擊了幾下門扉,蒼老的聲音就從邊傳出!

    “鐵山,進來吧,為父尚未開始修煉!”卻是二長老淩選鋒的聲音。

    進了精舍,淩鐵山問好之後,垂手肅立於一側,才小心說道:“爹,大哥帶著動兒去左家了,空手而去!”

    聞言的淩選鋒隻是思忖,卻不開口,淩鐵山卻有上結心焦!

    “爹,你說這淩動搞什麼?在議事堂誇下海口,難不成真的去磕頭賠禮道歉啊?”淩鐵山不解的說道!

    “換你,你會去嗎?”淩選鋒微眯的眸子閃過一道精光,“動兒這次的行為,我真的看不透了。找遍了一切可能,都覺得他沒可能完成那件事!就是當真拉下身段賠禮道歉也不可能!”

    頓了一下,淩選鋒又道:“派人跟緊點,看看他們怎麼做的!”末了,又似是自言自語的道:“若是不成,還得老夫這張老臉出麵啊......哎......”

    一聽這話,淩鐵山更不滿了,“爹,你也真是,你幹嗎老幫淩動說話,若你替我們說幾句話,那淩動甚至淩遠山,都讓我們收拾掉成事了!”淩鐵山抱怨道!

    “早就收拾了?”淩選鋒冷笑一聲:“隻怕未必!也幸虧你們沒成事,你們成事之時,就是我淩家滅亡之時!”

    “爹,有那麼嚴重嗎?”淩鐵山有些不相信!

    “到底如何,日後你就知道了。行了,這些事不是你能想明白的,你隻需要按我交待的去做就是!”淩選鋒說道。

    ---------------------------

    南山郡世家左家大宅之中,現任族長左宣城正拿著一張拜貼,看了一會,這才衝管家說道:“這拜貼真的是淩遠山的管家送來的?”這左宣城正是左光宗的父親。左家的規矩與淩家卻不相同,掌權的是年輕一代,老一輩都在潛心修煉,族長就落到了左宣城頭上。

    “千真萬確,我剛剛打發走劉管家。”

    “怪事,他們這是來幹嗎?難不成真的自取其侮來了?”左宣城念叨了一句,又踱了幾步,突地轉身。

    “既然送上門來讓我打臉,我不伸手還真過意不去!來啊,去請幾房公子過來,再請兩位族老過來!另外,告訴水大師,淩遠山和淩動上門了!答應他的事,我今天可以為他完成一半了,他可以過來看看!”

    ------------------

    PS:感謝zkhs123的打賞支持,非常感謝!

    又傳晚了,原因很瑣碎,豬三都沒臉說了!

    但有一個好消息得說,俺老婆帶孩子回娘家玩去了,少說也得呆四五天!嘿,豬三終於自由了,也不用上街了,可以宅了!

    

Snap Time:2018-04-25 09:09:17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