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52章收點利息


    戰器分為四種,分別是攻擊類戰器,防禦類戰器,輔助類戰器,恢複類戰器。這青牛戰鎧,正是防禦類戰器。

    這青牛戰鎧名為戰鎧,實際上並沒有半分笨重的鎧甲模樣。通體由先天中期的妖獸青牛之皮製成,邊緣地帶,點綴著絲絲神秘的金屬色彩。

    樣子跟一般的皮甲沒什麼兩樣,很貼身。通體呈青色,一道道神秘的線條,勾成了一個又一個複雜又深邃的圖案,那是戰器專用的陣法回路,淡淡的青光閃耀其上,透出一種極為厚重的感覺。

    穿上這件青光閃閃的青牛戰鎧的淩安,卻也有了幾分英氣,眼中更是有著無盡的自信!

    “淩安,17歲,後天六層,還請三哥指教!”跳上演武台的淩安大刺刺的往那一站,一副必勝的模樣,極為張狂!

    而台下的眾多淩家子弟,神色卻各個相同!有羨慕,有驚訝,有嫉妒,有氣憤,人間百態,應有盡有。

    看到這情景,淩安更顯得意,拍了拍已經安裝了晶石的青牛戰鎧自豪道:“三哥,這青牛戰鎧你認識不?先天下品的晶石戰鎧,一顆下品晶石,可以防禦先天境四層以下的高手全力一擊!

    嘖嘖,三哥,這防禦,你能打破嗎?怕就是我站在那不動,任你敲打,你也傷不著我?要不這樣,三哥,咱打個商量,你叫我一聲哥,我就讓你認輸如何!”淩安得意的說道。

    淩動隻是冷笑,讓你丫的得意,話說得越滿,摔得越慘,一會有你哭的時候!到於那小小的防禦戰器青牛戰鎧,淩動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不遠處的淩遠山,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心中已經有些後悔。剛才自己為什麼不堅持,不堅持將兒子帶下來呢?就是他自己,想要打破那青牛戰鎧的防禦,也要費一番手腳。

    看到淩安廢話不止,正得意的淩正山臉色卻是一沉:“哪來那麼多廢話,時間緊迫,趕緊向你三哥請教就是!”

    倒不是淩正山有意催促,說實話,淩正山也很喜歡自家兒子在上邊顯擺踩人,可是這會用的是晶石戰器啊!那晶石內的能量有限,一旦開啟,一枚下品晶石,也就支撐個一刻鍾。等晶石內的能量消耗完,那就跟普通的皮甲沒什麼兩樣!

    聽到自個老爹刻意的那句‘時間有限’,淩安神情也是一凜,抬手做了一個請字,拿起架勢,向淩動大步衝了過去。

    “三哥,投降!”淩安大吼道!

    這一次,淩動並沒有向先前跟淩強對戰一般,一動不動,直到最後關頭,才神乎其神的一腳製敵。看到淩安衝過來,卻是一拳轟向了淩安的胸口正中。

    淩動這一拳出的,看得台下的淩家高層們大大皺眉,太沒水準了。就連淩遠山,也急得連連跺腳,心道自家兒子怎麼突然間變笨了?

    那青牛戰鎧,隻能護住淩安的上半身,就算是因為戰器啟動而延伸出來的一部分罡氣防護,也僅僅是護住了一些要害,下半身是無法完全護持的。

    所以,淩動此時最明智的目標,應該是攻擊淩安的下半身,那樣,或許還有取勝的機會。可是淩動卻直衝衝的攻擊淩安防禦最強的胸部,那不是徒惹人笑嗎?

    淩遠山急得跺腳的時候,淩正山眉角的一絲笑容,卻驟然開始放大!從淩動向淩安胸口出拳那一刻起,這場戰鬥的勝負已經定了,剩下的,就是淩安怎麼虐淩動了,虐到什麼程度了!

    看到淩動一拳直轟他的胸口,淩安也笑了!

    他穿上青牛戰鎧,就有相當於先天境高手的防禦啊,你淩動一個後天五層的機會,能破得了才怪?

    就跟拿雞蛋砸石頭一般,你雞蛋砸爛的再多,石頭也不會破!所以,淩安笑了!

    所以淩安對淩動這一記直襲胸口的攻擊,壓根就沒管,我任你轟,你就是轟中了,也就跟給我撓癢癢一般,不,連撓癢癢都不如!

    淩安選擇了以牙還牙!

    上次在賭場,淩動將他打成了豬頭,今天,他不僅要將淩動揍成豬頭,還要揍得他滿臉桃花開!當然,這僅僅是開胃菜而已!

    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淩安,也是出拳,不過他這一拳,卻是轟向了淩動的麵門!

    出拳的同時,還低聲獰笑道:“三哥,小心了,我要揍得你滿臉桃花開!”

    淩動的表情卻是極為淡然,“一會你就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了!”

    一矮身,淩動的拳頭突然加速,淩安依舊沒管,一門心思的要轟得淩動滿臉桃花開,不經意,還將閃著青??光華的青牛戰鎧挺了挺,你不是要打嗎,我讓你打!

    有了淩安如此狂妄的配合,淩動一拳擊中淩安,就沒有任何的懸念了!

    不過詭異的是,淩動的拳頭擊中淩安的時候,並沒有發出‘砰’的轟擊聲,軟綿綿的絲毫沒有力量。

    對於這種情況,淩安壓根就沒有注意,他的眼中,滿是淩動被他揍成豬頭,打得滿臉桃花開的模樣!

    馬上,他隻需要那時間,他的拳頭馬上就可以轟中淩動了,他的目標馬上就可以實現了!

    可是,有時候,那那的時間,足可以變為永!

    淩動的關節突然詭異的抖動了一下,剛剛轟中淩安胸膛的拳頭,在關節的帶動下,也以一下奇異的節奏抖動了一記,淩動拳頭再次重重的一挫一寸!

    鑽山勁!一種技巧,一種並不是太高深的運用罡氣的技巧!

    “砰!”依然不是爆響,是一種悶哼聲,就是那種從山腹中傳出的悶響聲!

    淩安的表情驟然間變得痛苦無比,他感覺一股大力突然間錐擊到了他的心髒上,令他的渾身都失去了力量,馬上就能轟中淩動臉頰的拳頭,軟綿綿無力的垂下,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

    這.......怎麼可能!有開啟了青牛戰鎧的他,怎麼可能會受傷?

    感受到心口的劇痛,淩安的第一反應就是看青牛戰鎧,可是青牛戰鎧依舊亮著青??的光華,淩安很想說這是幻覺,但是胸口的劇痛卻又真實無比!

    “嘶......”

    台下的眾多淩家子弟驚呼出聲,不可能,這太不可能了!身著青牛戰鎧的淩安,怎麼可能會受傷,怎麼可能?

    淩家子弟的呼聲,也是淩正山的呼聲!

    就在他眉角的那絲笑容擴大到極至的時候,表情驟然僵住,因為他看到了吐血的場麵!吐血的不是淩動,是他兒子淩安!

    淩到淩家子弟呼聲的淩遠山,則是另一種反應,就在剛才,淩遠山甚至著急的閉上眼睛,他不忍看兒子被揍的場景!可是聽到淩家子弟的驚呼聲,他還是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的情景是,淩動正揮拳狂揍淩安,而淩安,此時就像是一個木偶一般,憑由淩動不停的擊打,沒有任何反應!

    “這怎麼可能?”淩遠山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同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有大長老淩高鋒,原本穩坐釣魚台的淩高鋒,突然間須發皆張,驚叫了一句:“這怎麼可能?”看著演武台上被淩動狂毆的淩安,滿眼的不可思議,青牛戰鎧不是還在嗎?

    一時間,這樣的念頭索繞在所有淩家高層的心頭。

    演武台上,淩動正在盡情的毆打淩安,是的,是毆打,沒有任何反擊的毆打!

    每當淩安感覺身體恢複了一點力氣的時候,想要反擊,淩動就會神乎其神的一拳轟在他的胸口,讓他說不出一句話的同時,渾身劇痛無力!

    現在,淩安覺得,被淩動一腳踹飛的淩強,真的很幸運!

    淩安想投降,想開口喊停!想結束這噩夢般的打擊!

    可是直到現在,淩安在發現,在淩動麵前,想說出一句話到底有多難!

    不是羞於出口,而是壓根無法說話,淩動拳頭就集中在他頭部和身體的那幾個點上,絲毫不曾變換,可就是那幾處受到的打擊,讓淩安根本無法開口說話,想說句我認輸,都難如登天!

    所以,淩安隻能用哀求的眼神看向淩動,用眼神求淩動收手!壓根忘了他此前要將淩動揍廢的打算!

    讓淩安心喜的是,淩動突然間笑了,露出閃著寒光的牙齒衝他一笑:“今天,我先收點利息!”

    淩安沒來由的心頭一緊,都揍成這樣了,他還要做什麼?

    就見淩動一拳將他的右臂架起,拳頭便仿若雨點般轟了下去,轟擊的目標不是腋窩,而是腋窩下的青牛戰鎧,在淩安看來,打擊那,沒有絲毫意義!

    一連幾十拳,淩安也沒感覺到絲毫疼痛,淩動的攻擊全打在青牛戰鎧之上,青牛戰鎧的防禦還有用!

    正詫異間,淩動突然間向後躍出幾米遠,衝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意!

    淩安依舊不解,台下的人,無論是淩家子弟還有淩家高層,卻眼睛瞪得滾圓,指著他驚呼起來!

    

Snap Time:2018-07-22 07:23:43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