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5章符人

  
  PS:一更送到,還是3K字的,豬三昨天說了要三更,今天就鐵定三更!還請兄弟們支持,有票的給張推薦票,求票嘍^_^!
  -----------------------------------
  清冷的月光之下,淩動一刀割破了左光宗心口皮膚,大量的鮮血湧出來的同時,被淩動速度的接了半瓶。
  幾乎是同時,淩動也對著自己的心口來了一刀,鮮血不停的湧出,淩動的雙手,卻是鎮定異常的接在那堙A用一個小瓶接收著他自己的血液。
  須臾間,淩動便為自己止了血,然後將收集到的左光宗的心口靈血,自己的心口靈血,還有代表神思的左光宗的發灰,小心翼翼的混合在一起,然後搖勻。
  不多時,一瓶稍帶褐色的混合血液便出現了,不過淩動卻是不急,隻是盤膝坐在那堙A雙手捂住那混合血液瓶,體內的絲絲先天罡氣開始緩慢的向那瓶褐色血液滲入。神奇的是,有了淩動先天罡氣的輸入,那瓶褐色血液的顏色竟然越來越濃,隱隱有變黑的趨勢!
  這樣的過程持續了約莫一個時辰,淩動這才從納物符中取出先天木罡珠,就地盤坐在那堙A回複起自身幾乎消耗幹淨的罡氣來,他體內的罡氣數量就目前而言,實在是太少了。
  這一坐,就是三個時辰,直至天邊出現一絲魚肚白的時候,淩動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目,眸中精光四射。
  看了看天光,淩動也知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等天光大亮,這路上的行人可就多起來了,就不方便做事了!
  當下也不猶豫,從納物符中取出金毛靈符筆,飽蘸著那經過處理之後已經變黑的混合血液。又取出兩張符皮,在左光宗的胸口飽蘸了鮮血之後,這才鋪在左光宗的胸膛上方,體內的微型罡鬥開始勻速旋轉,一絲絲先天罡氣送入金毛靈符筆當中,筆頭頓時金光大放!
  淺畫細勾,一個個蘊含著神秘意義的符號在兩張符皮和左光宗的胸膛正中還有額頭上呈現出來,乍一看去,就像是一個整體的符?,但若是細細分辯,就又會發現各成體係。
  雖然是簡單的勾畫,但是淩動額頭的汗水卻是涔涔而下。淩動這時所畫的,乃是符?當中比較高深的一種符法,名叫子母連環符。
  這子母連環符符法的用處很多,但是最有名的用途,卻是用來製作和控製符人。
  符人,是一種令所有武者為之恐懼的東西,若是哪名符師敢宣稱自己會符人之術,立馬會遭到大量的武者圍殺!
  符人,通過特殊的材料和手法,可以讓一個活生生的武者,完全聽命於某人的同時,戰鬥力也可以飆升數成。
  淩動此時,正是在用製作符人的手法來控製左光宗,但是淩動此時製作符人的手法,卻是閹割版的。製作符人,所需的珍貴材料無數,所以才能提升符人的戰鬥力數成,一般符師製作符人,都是當作戰鬥工具用的。
  而淩動此時,卻是為了控製左光宗,用珍貴材料提升左光宗的戰鬥力,左光宗可沒那價值!這樣一來,那就簡單的多了,隻需要製作符人的其中一項,製作出了一套與目標心神相同的子母連環符就可以。
  長出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淩動起身取起了左光宗身上的兩製已經製作好的子母連環符,但是左光宗的胸口還有額頭處,還有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
  一道罡氣輸入,淩動喚醒了左光宗,這子母連環符,必須在目標清醒的狀態下,才能施展成功。
  “額......”左光宗痛苦的搖了搖頭,“我這是死了嗎?”努力的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卻是那張將恐懼印在他心頭的臉龐。
  “你......你要幹什麼?我......我沒死嗎?”左光宗驚道。
  淩動卻是不答,看到左光宗清醒了,詭異的一笑,一道罡氣送出,手中的子符就猛地化作一團流光飛出。
  不過那子符卻沒有直接落入左光宗的身體,而是漂浮在左光宗的額頭與胸膛之間,左光宗感到,他體內的什麼東西被引動了。
  “你在做什麼?你對我做了什麼?”左光宗恐懼的大吼,他突然發現,他動不了了。
  淩動隻是笑笑,但是那更讓左光宗恐懼,恐懼到了極點!
  那,兩道光華分別從左光宗的額頭與胸膛處亮起,與那道子符連為一體。此時的淩動,再次將一道先天罡氣送入了手中握著的母符,那,那母符就化作一道流光,撲入了淩動的額頭!
  融入淩動身體的同時,母符上的一道光華,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在夜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融入了正引動左光宗額頭與胸膛符?的子符之上!
  瞬間,光華收斂,子符落入左光宗額頭的同時,就連先前淩動費盡力氣勾畫在左光宗胸膛與額頭的神秘線條,也仿佛蚯蚓一般蠕動起來。
  隨著那些個線條的蠕動,一條條神秘的線條,開始融入左光宗的皮膚,而且變得越來越淺,直到消失不見,除了左光宗胸口的傷口之外,仿佛什麼都不曾發生過一般!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身體重新恢複知覺的左光宗,突然發現,他對麵前這人,產生了無限的恐懼,或者說是敬畏,就你是麵前這人是他爹一般,比他爹還爹!
  “左光宗,過去捧著那屍體的腦袋親一口!”淩動指著昨晚被他轟成爛西瓜的護衛腦袋說道,他想試驗一下,這子母連環符到底成功沒有,這符人之術,他前世也隻用過有限的幾次。
  得到命令的左光宗仿佛看到什麼美味一般,幾步就跑過去,叭的一口就親在那爛西瓜之上,還沒有一絲一毫的惡心表情。
  看得淩動惡心反胃的同時,卻極為滿意這閹割的符人之術的效果。
  又仔細的對左光宗作了一番處理之後,淩動這才悄悄的帶著高遠離開!
  不久,仍舊有些懵懂的揉著腦袋的左光宗,眼中滿是迷惘,嘴埵b不停的念叨著:“昨晚我到這媟F什麼來著,怎麼就想不起來了呢?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呢?”
  念叨了良久,才一拍腦袋喜道:“對,回家,回家為三哥辦事!”說完,但夾著雙腿,跌跌撞撞的向著南山郡城走去。
  來時的時候有馬車,去的時候可就靠兩條腿了。雖然離南山郡城不遠,但是忙碌了一晚,淩動確實是累了,尤其是昨晚擊殺那名先天境護衛時,為求速度,淩動可是拚著經脈受損的。
  起初精神緊繃,也沒啥感覺,現在一切解決了,還在左家埋下了一顆大釘子放鬆了的淩動,那感覺渾身上下無處不痛,感覺跟被人暴揍了一頓差不多。
  找了間路邊小店,隨意的對付了兩口,等淩動回到南山郡城的時候,已經接近正午時分。雖然陽光明媚,但是淩動卻啥心思都沒有,隻想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覺,所以,自然是直接回府了。
  到淩府門口的時候,卻是高遠眼尖,老遠的就說道:“公子,我瞅著府門口那倆人好像是百酒兒夫婦!”
  一聽百酒兒夫婦,淩動也楞了一下,他出關之後,事情一件接著一件,還沒去百酒兒夫婦那酒肆去坐坐呢,今天這夫妻倆主動找他,難道是酒肆出事了?
  “這位大哥,我們真的是來給三公子送酒的,你就通報一聲!”府門口傳來了百酒兒陪笑的聲音。
  門口的那位護衛卻有些不耐煩:“去去去,你這天天來這堙A不煩嗎?給我說了,三公子不在!”
  “又不在啊?”百酒兒有些失望:“這位護衛大哥,你就通報一聲,我來三次了,怎麼就次次沒在呢?”
  淩動聽著卻是笑了,這幾天,他還真的是天天不在。
  “百酒兒,你們找我!”淩動從身後走上前去說道,一臉的疲憊!
  “三公子,你這是咋啦?瞧你這憔悴樣,莫不是被青的姑娘榨幹了?”百酒兒沒說啥,百酒兒那渾家齙牙少婦,開口就將淩動定位到不良少年身上了。
  “噗嗤!”守在淩府門口的幾名護衛一聽就樂了,淩動這副模樣,可不就是被榨幹了的模樣。不過看到淩動那沉下來的臉色,立馬就噤若寒蟬,腰板個個挺得筆直!淩動的厲害,早就在淩家傳開了。
  “胡扯什麼呢!”抱著一個大酒壇子的百酒兒先訓斥了一聲自個的渾家,這才對淩動說道:“公子,我新釀了一種酒,就特地送過來給你嚐嚐,來了好幾次,可你一直沒在,他們也不通報!”
  “唔......也不怪他們,我這幾天確實不在!”說完,淩動指著百酒兒對那些個護衛說道:“交待下去,以後若是他們夫婦來了,直接領到我的院子當中去,不許為難!”
  “是!”
  “百酒兒,你新釀出來的酒叫什麼名啊?以後有什麼新酒,就別送過來了,我想喝的時候,就會去找你!”說實在的,酒淩動喜歡,但並不喜歡天天喝,喝得太多,那玩意耽誤修煉。
  百酒兒卻是不答話,就那麼跟著淩動走,他的渾家齙牙少婦也是一副極為不滿的表情,一直憋到淩動的小院,百酒兒這才開口。
  “公子,我這新釀的酒,我那酒肆塈A還喝不到,也不能喝!所以,我隻能給你送來了!”百酒兒神神秘秘的說道。
  “為什麼?”累了一晚的淩動還有些沒反應過來。
  “因為這酒啊,它有些特殊的作用!”百酒兒一臉神秘的說道。
  聞言的高遠心頭一動,聽百酒兒那渾家先前說自家公子被榨幹了的話,難道這酒的神秘作用是壯陽?
  

Snap Time:2018-10-16 12:00:32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