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44章殺人是不需要聲明的


    PS:二更送到,今天太累了,早半天全在車上渡過,隻能二更了!豬三在這向兄弟們保證,明天鐵定三更!

    還有,那啥,明天又是周一,豬三這周的成績是總榜第11名,下周希望能在保住這個位置的同時,更進一步!

    如果兄弟們手有推薦票,尤其是12點以後的,就投給豬三!豬三在這挺著大肚子給各位兄弟鞠躬了^_^!

    -----------------------------------

    “你.....你別過來......我......我若是出了什麼問題.......左家不.......不會放過你的!”看到自個帶來的先天境三層的護衛突然間死去,而淩動又步步緊逼,剛剛得意無比的左光宗,說話都不利索了。

    “你對付我的時候,卻也沒見你忌憚淩家啊!”淩動身形一閃,就堵到了廢棄客棧的門口,左光宗的唯一逃路也被堵死了。

    聞言的左光宗臉上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三......三哥,那是我......跟你說著玩的!”這句話剛說完,左光宗便感覺臉上一股溫熱滑到了嘴邊,仿佛習慣性的,左光宗下意識的便用舌頭一卷。

    腥腥的味道?

    味蕾上的刺激讓左光宗臉色為之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也顧不得逼上來的淩動,手下意識的往唇邊一抹,然後便看到了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場景!

    手指上一種紅白相間的玩意,那應該是腦漿與血水的混合物!

    嘔!

    不用淩動動手,左光宗便軟倒在那,幹嘔了起來。左光宗見過血,但也僅僅是見過血而已!

    但是他那痛苦模樣,卻得不到淩動的任何同情。淩厲一腳踢出,踢中左光宗襠部的同時,將左光宗踹得倒飛了好幾米。

    後者則痛得跟蝦米一般,弓成一圈,下體的劇痛,讓左光宗暫時忘記了吃下腦漿.......的那種惡心!

    “三.......哥,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左光宗哀求道。

    讓左光宗意外的是,淩動竟然鬆口了:“衝你這一聲三哥,我給你一個機會!告訴我誰是幕後指使,我今天就放過你!”淩動走到弓成蝦米的左光宗麵前說道。

    左光宗有些錯愕,隨便努力的擠出一張比哭還要難看的笑臉:“三哥,是小弟不對!一直記恨你上次贏我銀子,還贏走了先天木罡珠,還有典妻文書。說實話,小弟可吃了不少苦頭!小弟就是想出口惡氣來著,沒人......”

    “砰!”毫不猶豫的,淩動又是一腳踢出,踢的還是那廝的襠部。在淩動眼,這攻擊的部位,可沒什麼陰險不陰險之分,隻用管用不管用之分。

    “喔.......”左光宗緊夾著襠部,鼻子眼睛擠成一片,眼淚無聲的流出的同時,半天喘不過氣來。

    “六指啊,你再不說實話,信不信我讓左六指變成左九指?”淩動冷笑道!

    “三哥,我身後真的沒人......我就是想出口惡......氣而已......”左光宗漲紅著臉說道。

    “行,這件事我暫且信你了!”淩動的話讓左光宗有些驚喜。

    “那南山坊市的說書先生呢?”

    “什麼說書先生?”

    “砰!”

    左光宗再次彎成了一個蝦米,下體火辣辣的疼痛讓左光宗有種心膽俱喪的感覺,他還年輕,那可真不能出啥毛病。

    “現在知道那說書先生是指什麼了嗎?”淩動冷喝道,腳尖卻是不經意的抬起。

    “三哥,我混帳,是我混帳,是我太不曉事.....”

    “砰!”

    “左六指,不知道你那玩意能經得住我幾腳,說不定今天能踢出個左大太監出來!”說完,淩動又是一腳踢出!

    “三哥......別.....喔.......”

    “我說.......我說......別......別再踢了......讓......讓我喘口氣......”左光宗極度痛苦的夾腿說道,淩動每次都瞄準他那兒踢,讓他真的恐懼了!在他這樣的花花公子心,做不了男人可比死痛苦多了!

    “哼!”淩動冷笑一聲,隻是在那冷冷的盯著左光宗,那目光,讓左光宗有種渾身發冷的感覺。

    “是......我......我爹,我爹交待我做說書先生那事的!”左光宗說道。

    “你爹,左宣城?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淩動眉頭一皺,做勢欲踢!這個答案有點意外,但看左光宗的樣子,不像是作假。

    “別......別踢,再踢就是爆了!我想想,我想想!”左光宗帶著哭腔求饒道。

    在淩動的目光逼視下,左光宗也沒想多久,就爆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我爹為什麼這麼做我不清楚,但是在我爹交待我這件事的前一天晚上,你二叔淩正山,親自來拜訪過我爹!”

    “我二叔淩正山?”得到這個答案,淩動便急速的分析起來。難道這一切全是二叔淩正山搞出來的?可是搞臭淩遠山與淩動的名聲,對淩正山來說,也不見得有多少好處?

    “是的!我可真沒騙你,剛剛被你殺的先天境三層的家族護衛,也是我爹派來幫我的。你應該知道,先天境的護衛,在家族個個跟寶貝似的,一般怎麼會跟著我呢!”左光宗生怕淩動不相信,連忙舉例道。

    左光宗焦急的解釋,淩動卻是不言不語,凝步走到左光宗麵前,眼中殺氣凜然。既然應該問的都問出來了,那就應該送左光宗上路了,一柄匕首毫無征兆的跳到淩動的手中。

    “你.......你要幹什麼,三哥......我這......不是都招了嗎?”左光宗驚恐道。

    淩動沒有回答,手中的匕首劃出一道銀芒,閃電般的劃向左光宗的咽喉,殺人是不需要聲明的!

    詭異的是,就在匕首劃中左光光咽喉的同時,詭異的拐了一個彎,匕首柄重重的敲在左光宗的後腦。後者則在驚恐中,身體一軟,昏了過去!

    是的,淩動改變主意了!

    從左光宗的口中,淩動得知,淩正山很有可能和左光宗的父親左顯城暗地達成了一種協議。一種對付淩動或者說是對付淩動父親淩遠山的合作協議。

    淩動覺得,他有必要或者說,必須在左家安一顆釘子,那樣才能在某些事中占得先機,某些時候,說不定有奇效!同時,前世在淩家滅門慘案這件事上,他就對左家有所懷疑,所以才有了今天安釘子的想法。

    而眼前的左光宗,已經有資格接觸左家的高層決議了,顯然是最合適的人選。

    但是,若按正常的手段,什麼威逼利誘來讓左光宗做這個釘子,顯然是不可能的。就算左光宗口頭應了,轉身就會賣了淩動!

    不過做為一個曾經活了300餘年的老怪物,淩動自然有一些非常規的手段。但這種非常規的手段,卻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仔細的回憶了一番之後,淩動先是弄醒了仍舊在昏迷之中的高遠。簡單的說了兩句,淩動就讓高遠守到了這廢棄客棧的門外。

    而他本人,卻是剝起了昏迷的左光宗的衣服,沒幾下,就將左光宗剝成了白羊。一片青紫的下體尤為醒目,讓淩動不自覺的聯想,左光宗這丫的那玩意以後還有沒有用?

    不要誤會,淩動對左光宗的身體,沒有任何的興趣。

    就著月光,淩動先是拔下了很粗的一縷頭發,在客棧中翻找了一陣,找來一個破瓦罐,清理了一番之後,淩動將那縷頭發放進了瓦罐。

    火折子一吹,冒出火星的同時,就被淩動扔進了瓦罐,刺鼻的青煙梟梟升起,在透過屋頂漏洞折射進來的月光下,顯得格外詭異!

    

Snap Time:2018-07-20 16:33:55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