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8章我的行為很過份嗎


    PS:兄弟們,豬三的新書,給點推薦票,順帶收藏支持一下!^_^

    ---------------------------------

    趙鬆元是南山郡世家淩家的執事之一。

    不過他這位執事身份,卻由於身份特殊,權力極大。如果不是他妹夫偶爾要查看賬目,淩家的所有與草藥丹藥有關的生意,就是由他來主持運作,當然,他本身確實有著這方麵的能力。

    不過他的那位妹夫也僅僅是查看帳目而已。但這妹夫也僅僅是趙鬆元心底的稱呼,見了淩正山,一聲二爺的稱呼是少不了的。

    長此以往,就造成了趙鬆元自覺高人一等的想法,不僅在淩府的前院擁有獨立的公事房,而且他自己的規矩也頗多。

    例如每到中午時光,任何人都不能打擾他,他有午休的習慣。這個習慣,在趙鬆元狠狠的發作了幾個中午打擾他的管事之後,淩府就眾人皆知了。連帶著,同趙孫元一個院落處理事務的執事們,在中午也小心起來,免得招來不自在。

    不過這天中午,又有人惹毛了趙鬆元這尊大神。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趙孫元那間位居正中的公事房內就傳出了一聲咆哮:“是哪個混蛋不長眼!”

    隨著這一聲吼,忙了一上午正在小憩的執事們管事們紛紛探頭,卻詭異的發現,趙孫元這尊大神的公事房的房門已經被人踹了個粉碎。

    暗自咋舌的同時,個個都探頭探腦的存了看戲的心思。不過,許多人卻也有了另一方麵的心思,今天來的這位擺明是鬧事的,不知道能不能治一治趙孫元這個執事一霸!

    “趙鬆元,你個孫子給老子滾出來!”一腳踹碎了門,淩動也不想玩什麼斯文,直接就破口大罵起來。淩動沒想到趙鬆元的待遇真的很不錯,公事房還是帶套的那種。

    正在間享受漂亮小侍女按摩的趙鬆元一聽有人指名道姓的罵他,一把掀起套間的門簾就陰沉著臉走出來了:“是哪個混蛋嫌命長了......”

    話說了一半,看清了來人的趙孫元突地一臉錯愕的打住了話頭:“三公子.......你這是?”

    “好威風!”冷笑一聲,淩動卻沒有和趙鬆元打嘴仗的心思,輕輕一呶嘴:“高遠,上!照那李忠的樣,削一人棍出來!”

    聞言的趙鬆元心頭一寒,身為淩家的執事,半個多月前管事李忠被這位三公子執行了家法,他豈能不知,不過,他卻不是那李忠之流。

    臉色一凜:“三公子,你這是做什麼?我沒衝撞著你?”趙鬆元不笨,淩動是淩家的嫡係血脈,他就是有淩正山撐腰,在麵對淩動時,也得收斂點。

    淩動嘴角透出一絲不屑:“感情你還不知道?南山坊市英雄的說書,每天說的很精彩,你趙執事也看得一手好戲啊!”

    做過這事的趙鬆元一驚,但是嘴上卻不認:“三公子能否講明白點,什麼說書看戲,我......”正否認間,高遠已經提刀撲了上去。

    淩動卻不是那種迂腐的人,供詞在手,哪會跟趙鬆元論理!

    跟他論理,趙鬆元還不配!

    這年頭,凡是家有點餘糧的,都會修煉罡氣,一則防身,二則健體長壽。趙鬆元雖然修為不咋地,可勝在修煉年頭長,一身後天八層的修為自是不懼高遠!

    在高遠的緊逼下,閃展騰挪之間,輕鬆無比,但是臉色卻是變得越來越凝重。因為他發現,這淩動的黑炭跟班,是跟他玩真的,竟然頻繁對他下死手!

    “三公子,有話好好說。”說完,陰惻惻的撇了一眼淩動道:“三公子,我可不是那管事李忠,是你想殺就能殺的!”

    “是嗎?我想殺的人,還沒有殺不了的!”淩動眼睛微眯。

    被淩動直言無諱的說要斬殺他,脾性再好的人也上來火氣了。趙鬆元嘿嘿一笑:“三公子,就你和你手下這修為,也能殺得了我?識相的話,馬上退開,否則叫我傷著了,三公子這臉麵......”

    “看刀!”高遠聽著卻是氣極,無奈技不如人,修為足足差了三層。不過憑著那個勇勁兒,趙鬆元想要動高遠,也沒那麼輕鬆。

    “是嗎?”淩動眉毛一揚,右手屈指導輕彈!

    波!

    彈指驚罡,一團如豆的青罡,電閃而過,直接就炸在趙鬆元的胸腹處,後者則是慘叫一聲,緊接著被高遠一刀劈中肩膀!

    “削成人棍,一刀一刀的,慢慢的給我削!”淩動冷聲道。收拾趙鬆元這事,倒不是淩動有意顯擺,他是有意的要鍛煉高遠。做他的跟班,僅僅是忠誠還不夠,這戰鬥血腥,還是提前適應一下的好。

    “是!”高遠大聲的應了一聲,將手中的戰刀高高的舉起。

    趙鬆元卻是急了,他現在是真相信淩動要殺他了,因為那個管事李忠的死法就是削成人棍而死:“不......你不能殺我,我是二爺手下的執事,你不能......”

    縱然趙鬆元求饒,又或是閃躲,不過中了一記彈指驚罡,怎麼閃?沒幾息,趙鬆元的執事房內,就傳來了殺豬般的慘叫。而向四處報信的信使,卻是像水波一樣散了開去。

    這淩家的執事人員,就是淩家的高層的派係寫照,縱然起初起了看熱鬧的心思,但是誰也想不到,這位淩三公子竟然真要的殺一位執事。他們又製止不了,隻能去請淩家的高層!

    淩家,再一次因為淩動的行為而震動起來。

    喝罵聲,震怒聲,驚訝聲,摔茶碗的聲音,從淩管各個宅院傳來,而後,所有被通知到此事的人,都做出了同樣的事情,那就是向前院趕!

    趕的最的,自然是事關其身的淩正山。等淩正山趕來的時候,趙鬆元已經被削成了半人棍!

    “住手!”看到自己的得力助手兼小舅子被那高遠已經剁成了半人棍,淩正山是惡向膽邊生!他不能衝淩動出手,難道還不能收拾一個小跟班。

    暴喝間,淩正山一記火蛇拳就轟向了正在跺人的高遠,這一拳,罡氣十足,火色炙人,淩正山是打定主意要斃高遠於掌下。

    看到淩正山的動作淩動右手連彈,一連三道彈彈驚罡急襲淩正山。要知道,淩動雖然是後天武者,但是體內的罡氣卻是先天罡氣,使用的也是先天戰技,所以那三道彈指驚罡對淩正山也是很有威脅的。

    “高遠,回來!”逼退了淩正山,淩動就將高遠拉到了自己的身後,冷冷的盯著暴怒不已的淩正山。心卻在盤算著,長老們應該也到了?他修為低,體內的罡氣極少,目前這戰技彈指驚罡,總共也就能發五記而已!

    “淩動,你瘋了嗎?”怒罵了一句,淩正山卻不急著找淩動算帳,忙不迭的去看趙鬆元。不看不生氣,一看差點沒氣暈過去。

    就這會的功夫,趙鬆元已經被砍得不成人樣了,就算是勉強活下來,也是個廢人中的廢人,四肢被剁得僅剩半條腿,眼看進氣多,出氣少........

    沒幾息,大長老淩高鋒,二長老淩選鋒,還有淩鐵山包括淩動的父親淩遠山等淩家的幾位嫡係族人就趕了過來。

    反應最激烈的自然是大長老淩高鋒了,進門便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淩動,你搞什麼?這些執事是我淩家的根基,豈是你能動的?肆意斬殺執事,你眼還有沒有家法?”

    這話說的就比較重了,直接就上升到家法族規的程度了。淩遠山也是一頭霧水,他兒子的行為,他是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看了一眼滿頭滿身鮮血的高遠,大長老淩高鋒就借題發揮起來:“好個膽大的跟班,主子胡鬧,你竟然敢做幫凶!來啊,給我拖下去!”

    麵對大長老淩高鋒的發難,淩動卻是不慌不忙的護到了高遠的身前:“大長老,你怎麼就不先問問我為什麼要處置這趙鬆山呢?”

    淩高鋒的目光緊盯著淩動的父親淩遠山:“你還能有什麼原因?難不成是這趙鬆山又言語衝撞了你嗎?遠山,你這個父親是怎麼當的?”

    見到大長老淩高鋒教訓自己父親,淩動臉色一寒:“大長老,我看你還是先問問二叔他是怎麼管理手下人的?”

    說話間,淩動大步上前,走到二長老淩選鋒麵前,“三爺爺,你且先看看這份供詞,最好是傳閱一下。”說著,淩動將那份供詞遞給了二長老淩選鋒。

    二長老淩選鋒有些疑惑的接過那紙供詞,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時不時的看向淩正山,看得是一頭霧水!

    然後是傳閱給淩鐵山,淩遠山,大長老淩高鋒,最後才傳給淩正山!眾人的臉色,此時個個變得凝重無比。

    “你們都是我的長輩,爺爺,叔叔,若是你們碰到這種事情,會怎麼辦?身為人子,豈能看到父親生生受侮!”淩動憤怒的咆哮著!

    看了一眼表情難看的諸人之後,淩動輕輕的走到正在慘嚎的趙鬆元麵前:“現在,你們還認為我的行為很過份嗎?”說著,淩動一腳就踩向了趙鬆元的咽喉!

    

Snap Time:2018-07-20 07:19:00  ExecTime:0.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