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33章火蛇拳


    兄弟們,來點推薦票支持吧,^_^

    ----------------------------

    “向小輩親自出手,二弟,你真是越來越出息了!”一身淡雅默衫的淩遠山提劍而行,所過之處,落葉飛揚!

    看到淩遠山提劍出行,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淩正山便暗呼不妙,恐怕今天的目的不能達成了。不過若要淩正山在他一直看不起的大哥淩遠山麵前退縮,他是絕計不肯的!

    雙手從懷中一撈,一副火紅色的拳套便出現在手中,慢條斯理的戴到手上之後,淩正山這才開口。

    “大哥,非是小弟越來越出息,而是你家這動兒,越來越出息了!如今,竟然連長老會的命令也不聽了!我為了完成任務,自然少不得親自出手!”身形微動,淩正山擺了一個起手的姿勢,目中戰意昂然!

    “長老會的命令?”提劍而行的淩遠山神情一凜,“我怎麼沒有接到?莫非二弟是在假傳命令?可有文書?”

    淩正山卻是曬然一笑:“大哥的口舌之利,我前些日了已經領教過了!如今我隻問一句話,我要帶淩動當麵去給水大師道歉,大哥同不同意?”

    “二叔,我還是那句話,既然我斬殺豪奴李忠沒有錯,那為什麼要去道歉?”淩動直接拒絕道!

    淩正山卻是不管淩動的回答,等了幾息,見淩遠山不開口,這才低喝道:“大哥也是這意思?”

    “動兒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淩遠山毫不猶豫的答道。前些日子淩動神乎其神的分析,已經讓淩遠山對淩動的決定有了一種莫名的信任!

    “那.....小弟就冒犯了!”最後一個話音落地,淩正山身形猛地一矮,雙臂靈活的抖動,雙拳交替轟出一道道火線,整個人仿佛一條靈蛇一般,撲向了淩遠山!

    同時,一股熾熱氣息在四周漫延開來!

    “火蛇拳!”

    這火蛇拳是淩家戰技閣的先天上階戰技,施展開來,攻勢淩厲,角度刁鑽,又能以火罡傷人,厲害異常!

    “來得好!”淩遠山卻是不懼,爆喝一聲,手中的戰器長劍猛地亮起熾烈的青芒,在身前劃了一個半圓,一蓬青濛濛罡氣護盾護在淩遠山身前的同時,一劍青罡點出,直襲那火速奔來的火紅蛇頭!

    淩動看了卻是直搖頭,父親的出招應對都沒有錯,但是差就差在修為上!淩遠山的修為是先天二層,淩正山的修為是先天四層!二層的差距,在某些時候,那就是決定勝負的砝碼!

    不過淩動卻不願意看自己的父親落敗受侮,眼睛一眯,屈指輕彈,空氣爆響的聲音那傳出!

    彈指驚罡!

    砰!砰!

    劍尖青罡與火蛇頭轟鳴在一聲,前者在急迅顫抖幾下之後,迅速消失,那火蛇頭緊接著又轟到了淩遠山手持的長劍本體之上!

    淩遠山的臉色一白,就待再次揮劍迎擊,那追襲他的火蛇頭被一道突如其來的青光一爆,發出一聲爆鳴,慢慢的消散於空氣之中!

    一擊得手卻又攻勢受阻的淩正山突地停下攻勢,緩緩的將戴著拳套的雙手負到背後:“大哥好身手,好家底!這一擲千金的符籙竟然也能當石頭扔了!”說完,狠狠的盯了一眼正作出屈指輕彈狀的淩動,猛地轉身離去!

    淩正山卻是知曉,今日淩遠山到來,他的目的是無論如何難以達成了,隻能再作計較!

    淩正山與一眾護衛離去之後,淩動這才疾步上前,扶住父親淩遠山問題:“爹,剛你沒事吧,受傷沒?”

    淩遠山苦笑一聲:“一記交鋒而已,隻是落了下風,豈能受傷?哎,這麼多年了,我自忖修煉時未曾有一時懈怠,但與正山的差距,怎麼就越拉越大了?”淩遠山感歎道。

    淩動沒有答話,原因其實很簡單,修煉資源的問題。

    同樣是掌管淩家事務,淩動的父親淩遠山就比較自律,除了他應得的,從不多拿。每月所用的修煉資源,就是家族分發下來的丹藥半瓶,下品晶石五塊。

    而淩正山掌管淩家的草藥與丹藥生意,就不一樣了,做的更多的是中飽私囊。口袋有了銀子,自然就能買來更多的修煉資源,丹藥,晶石等等!

    而且還有一點,先天境或先天境以上的武者修煉罡氣的速度,也受修煉地的罡氣濃度影響。修煉地的罡氣越濃,單位時間內的修煉效果則越好!

    在淩家,罡氣最濃的地方,要屬唯一布置了聚罡陣的聚罡精舍。這聚罡精舍,一向是淩家修為達到先天六層或六層以上的長老們精修的地方,其它人是沒權利進去修煉的。

    不過自從族長淩越鋒閉關之後,這聚罡精舍內修煉的人,就多了一個,那就是淩正山!雖然淩家上上下下誰都這知道是大長老淩高鋒以權謀私,因為論資排輩,進去的怎麼也應該是淩遠山,而不是淩正山。

    但是族長在閉關,大長老的地位實力就擺在那,誰也說不了什麼。

    “爹,先回家吧,前些日子我殺了那個惡奴李忠,沒給你帶來什麼麻煩吧?”淩動關切的問道!

    一提之事,喜色就爬上了淩遠山的麵龐:“殺得好啊!不僅沒給我帶來麻煩,還讓為父狠狠了出了一口平時積下的惡氣!”話音一轉,淩遠山又道:“動兒,你還不知道吧,你前些日子給我的分析,還真是神了,好多都應驗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

    麵對父親的誇讚或者是詢問,淩動靦腆的笑了笑:“一個人呆著無聊,瞎琢磨出來的!”

    “瞎琢磨出來的?那你爹我苦思數夜,想出來的東西也沒你瞎琢磨的一半啊?”淩遠山打趣道。

    淩動臉色一苦,心道這還真不好回答,難不成回答是他前世幾百年與人鬥爭學會的?

    看淩動那樣子,淩遠山哈哈一笑:“好了,不難為你了,我兒長大了,也有秘密了,不再是以前那個能在我麵前光亂跑的瘋小子了!”

    聞言的淩動大窘,光亂跑,好幾年沒幹過了吧?

    等回到父子倆居住的東跨院時,淩動的臉已經變成了一個苦茄子樣。沒辦法,駕不住父親淩遠山的問題多啊!諸如什麼丹煉好了沒,煉的什麼丹?不要告訴我是那勞什子春風化水丹。

    又如淩正山說你用符籙扔他,你哪來的符籙?不是符籙,那是什麼?

    一個個問題,都讓淩動覺得難以回答,說謊吧,淩動不屑為之的同時,深知一個謊言便需要千百個謊言來圓的道理,那他還不得生生悶死。

    淩動覺得,他是時候找一個合適的理由來讓父親知道點什麼了,那樣,他的許多東西也就能夠見光了,沒必要在父親麵前遮遮掩掩。

    好在淩遠山白天家族事務繁多,回到東跨院中,就有好幾個管事在那等著給淩遠山回話,終於將淩動給解放出來了。

    淩動也沒閑著,淨身沐浴之後,換了一身幹淨的衣服,便帶著高遠,手搖露點美女扇,直上大街!

    不過此行卻不是淩動故意去搞些紈動作,搞什麼藏拙迷惑人心的事情。現在,淩動已經不需要這樣做了!

    淩動要去買一些東西,比如製作符籙的材料,煉丹的草藥等等。

    今天淩正山與父親淩遠山之間的戰鬥讓淩動覺得,當務之急,提高他父親淩遠山的實力遠比提高他的實力來得重要!當然,兩者同時進行都是可以的!

    ----------------------

    PS:感謝黑色的薄公英的打賞支持,感謝殷智·艾雅格斯的評價票支持,非常感謝!

    

Snap Time:2018-01-20 05:41:16  ExecTime: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