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9章囚牢


    僅僅看了回信的第一行字,水大師的臉色就變得難看無比,臉色變得鐵青的同時,額頭的冷汗也開始滾滾而下!

    出於某種原因,水大師縱然憤怒、恐懼、不甘,但依舊還是耐著性子將這封隻有幾句話,但表達的意思卻明白無比的回信給堅持著看完了。

    等看完這封信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水大師平時因為煉藥而穩定異常的雙手,竟然嗦嗦嗦的抖動起來,就連那封他看重無比的回信也捏不住,被一陣輕風吹去飄落。

    當水大師重新抬頭打量這座精致庭院的時候,往日這供他舒服爽樂,愜意無比,要什麼給什麼的院落,現在已經變成了囚牢,一座限製級他自由的囚牢。

    往日對他尊崇有加,禮敬無比的世家大族淩家,已經變成隨時可以吞噬他的凶獸一般。

    這封代表淩家態度的信表達的內容很簡單——我淩家供養你水大師近十年,每年都有巨額的供奉銀拿,侍女美婢一應生活物品全是最好的,還提供大量藥材給你練手。可你水大師呢,為我淩家做了什麼?

    除了每年煉製一定數量的丹藥之外,約定的其它事情可是一件都沒做到,比如為淩家培養一位煉丹師。十餘年來,淩家送到你手下學習的天賦上好的少年不下20人,可這些人,在浪費了無數藥材之後,依舊是合藥師,連半個煉丹師都沒出現。

    至於是什麼原因?相信你水大師清楚,我淩家也知曉一二。

    可如今,你竟然要插手我淩家家事,竟然還用不煉丹,離開淩家另尋東主為要挾?你當我淩家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先不論你能否出得於淩家大門,就是出了這淩家大門,無論投入哪一家,也必將遭到我淩家不計代價的追殺!

    所以,為大師安全計,還請大師本份的呆在淩家煉丹為美,不過,每月上交的丹藥數量,卻要提高三成。隻要大師本份,淩家不會少了大師的任何供給,豔婢美食財貨,一樣都不會少!

    又為大師安全計,特增派護衛十六名隨行保護大師,寸步不離。另外,我淩家上下近日整頓,還請大師不要隨意出行,免得我淩家難做!

    請大師切記本份二字!

    信件的末尾,是淩家二長老三長老包括臥病在床的大長老的畫揮,以及一方血紅的淩家長老會的印信!

    在淩家呆了這麼多年,水大師明白,有了三位長老的畫押,再加上淩家長老會的印信,這封信在淩家已經和官府的行文一樣了。

    楞了半天,臉色難看到極點的水大師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中滿是絕望:這算什麼?要挾不成,反成囚徒?自作自受嗎?

    此時,院落外傳來了整齊的腳步聲,先前的那名灰衣小廝忙出去查看。

    沒幾分,門外傳來了爭執聲,隨後,那名灰衣小廝便臉頰紅腫的哭喪著臉跑了進來:“老爺,門外有護衛說奉命來保護你,我沒讓他們進來,他就打了我一巴掌,你可得為我......”

    沒等那灰衣小廝哭訴完,一名神情凜厲,滿麵煞氣護衛就大步衝了進來,然後大刺刺的說道:“奉長老令,特來貼身護衛水大師,還請大師配合!”

    在那名灰衣小廝驚訝而恐懼的目光中,往日他不可一世的主人,突地一屁股跌坐到院落中的藤椅上,頹然的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在他眼中已經變得灰蒙蒙的天空......

    昔日貴賓,今成囚徒,悔不當初啊.......

    一個年青的臉龐躍入水大師的腦海,都是他害的!水大師在腦海暴吼一聲,雙拳緊緊的攥到了一起,直到骨節發白.......

    -----------------------------------

    右手握在融罡石手柄上,淩動全神貫注的控製著丹爐上的煉丹陣法,雙目透過爐蓋上的經過特殊處理的透明水晶觀察著丹爐內淩空翻滾的藥液的情況,不停的通過陣法調整著爐溫。

    看到丹爐內的那三團藥液在一隻無形大手的翻滾下,慢慢的融合成一體,再也不分你我。眼睛的餘光掃過擱放在身體左側的兩個玉盒當中的青色藥粉和黃色藥塊,淩動的神情卻是愈見緊張。

    剩下的這兩種藥草精華,對爐溫的要求不同,按正常情況,應該分兩次放入丹爐熔煉,那是最保險的做法。

    但問題是,淩動體內的罡氣卻是不夠用,如果分兩次,持續時間過長,淩動體內的罡氣消耗幹淨,然後無法控製煉丹陣法,那樣的後果就是功虧一簣。

    已經完成了大半的丹液將會跌入爐底,化成灰燼。

    那麼淩動唯一剩下的選擇,就是將兩種藥材同時放入丹爐融合,隻是淩動有些擔心,以淩家的這最低級的丹爐,還有那基本的煉丹陣法,能否完成這麼複雜的操作?

    不過淩動沒得選擇!

    幾乎是在斷定自己體內罡氣不夠的同時,淩動的目光一緊,爐蓋在陣法的操控下主動的滑開,左手極其熟練的,用四指拈起兩隻玉盒,靈活之極的將邊的藥塊藥粉傾入丹爐,然後,全神貫注的控製煉丹陣法。

    隻見那藥粉和藥塊落入丹爐的同時,仿佛有人托住一般,那青色藥粉卻是定格在丹爐上空,那黃色藥塊卻是猛地一沉,在接近爐溫最高的丹爐底部時,這才被托住!

    在那極高的爐溫以及爐底已經為數不多的地脈寒水的水氣烘烤下,神奇的沒有化為灰燼,竟然慢慢的軟化,再軟化.......

    此時,淩動額頭的冷汗已經滾滾而下,因為緊張,全身都繃得緊緊的。

    也就在此時,丹爐正中的那團三樣藥物精化融合在一起的藥液,仿佛被利刃一劃而過,突地一分兩半,一沉一降!

    一半緩緩的飛向丹爐上空的青色藥粉,另一半緩緩的沉向丹爐下半部的軟化的黃色藥塊飛去,同時托住四份藥液,淩動的雙目已經瞪得滾圓,額頭的青筋也開始凸現!

    如果水大師看到這種情景,一定大呼神乎其神了!

    這種狀況持續了幾秒鍾,當四團藥液成功的融合為兩團之後,淩動的鼻孔長長的吸出了一道白氣!

    經過這種極限操作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淩動操縱煉丹陣法將四團藥液在丹爐中一高一低完美融合之後,便分別驅動那兩團藥液向丹爐中心移動,再次二合為一!

    此時,淩動蒼白的臉色也出現了一絲欣慰,至此,這小聚罡丹已經完成了七成,剩下的三分養丹,基本上沒有任何意外了。

    雖然如此,但是體內罡氣的用盡,還是讓淩動手忙腳亂一番,最後的一步搓丹還沒完成,淩動體內的罡氣也消耗的一幹二淨了。

    運轉那催逼罡氣的**,淩動榨盡體內的最後一絲罡氣,將那團奇形怪狀的藥餅托出了丹爐,手疾眼的伸過玉勺接住!

    大呼僥幸的同時,淩動卻有些自嘲:這可能是他淩動有史以來煉過的最難看的一顆丹藥!

    一旁緊張等待結果的高遠湊了上來,小心的給淩動擦了一把汗,又遞給了淩動一碗水,這才問道:“公子,這就是丹藥嗎,我怎麼看著像豬耳朵?”

    --------------------

    PS:抱歉,今天又晚了!

    感冒又出現了反複,那掛水之後的藥性一過去,感覺就又不行了!無奈,今早又去掛水,然後休息,下午才感覺好多了,堅持的碼了出來!這身體,太無奈了......

    

Snap Time:2018-07-19 17:38:08  ExecTime:0.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