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8章交待

  
  在丹爐陣法的驅動下,被淩動投入丹爐中的藥材開始淩空翻滾,被穩定的地火燒透的丹爐散出的滾滾熱浪,配合那地脈寒水散出的熱浪水氣,先前投入的兩樣藥材慢慢的被煉化成一團發黃的藥液。
  不過透過爐蓋中心的透明水晶片,淩動除了看到那發黃的藥液之外,還看到了那藥液之中一個又一個烏漆麻黑的小黑點,那是這些藥材當中的雜質。
  所謂是藥三分毒,這些藥材天生地長,成長的時候難免會有一些雜質,這煉丹的第一步,就是將藥材按藥性不同,淬煉出其精華部分。
  淩動微微轉動那握在融罡石手柄上的右手,在他的精確控製下,一絲絲罡氣鑽入煉丹陣法當中,微操著陣法。仿佛在那丹爐內化出了一隻無形大手,將那些個雜質黑點一一挑出,直接拋入丹爐底部,然後直接化為灰燼。
  在挑出大半雜質黑點之後,淩動握住融罡石手柄的右手,卻猛地一抖,額頭上的冷汗迅速湧出了一層,卻是體內那微弱的罡氣用盡了。
  淩動現在後天三層的修為還是太弱了,若是有後天五層的修為,淩動就能將這藥液的雜質去掉九成,達到幾近於完美的程度。
  若是淩家的供奉丹師水大師在此看到淩動的煉丹場景,恐怕會將大牙都驚得掉下來,然後哭著喊著叫淩動祖宗。
  下品煉丹師與中品煉丹師的重要要求之一就是中品煉丹師要能清除掉藥材當中五成的雜質毒素!
  一咬牙,淩動雙目怒睜,運起他前世偶然得到的一種催逼罡氣的功法,硬是將丹田內的最後一絲罡氣給擠壓出來,送進了那控製陣法的融罡石手柄,啟動了淬取藥液的後最後一步——出藥!
  那被燒得通紅的古銅色丹爐,突然間仿佛有了靈性一般,爐蓋自行滑開,一股白氣冒出的同時,一團藥液神乎其神的被莫名的力量托出了爐蓋。
  看著那藥液被罡氣控製陣法托出,淩動的左手,幾乎是下意識的抓起了一旁的長柄玉勺,似慢實,卻又穩定無比的伸過去將那團墨綠的藥液接住,然後屏著呼吸,將那團藥液輕輕的倒入一個玉盒之中。
  丹爐爐蓋處溫度很高,這玉勺玉盒就是專門用於接藥的,這也是淩動這些天花大價錢訂做的一套煉丹師專用的行頭。
  可別小看這套行頭,玉是比較少見的冷凝玉,已經是這南山郡城能夠找到的最好的貨色了,可以很好的保護藥性不散發!
  一大一小兩支長柄玉勺,以及十個玉盒,五個玉瓶,連料帶手工,就花了淩動五萬兩銀子,這煉丹師,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玩得起的。
  做完這一切,淩動手中的玉勺因為手軟幾乎跌落在地,整個人也軟倒在地,胸膛急速起伏的同時,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氣來,汗水已經濕透了衣衫。
  那種渾身力量被抽空的感覺,實在是太痛苦了。此時,淩動就連動一下手指頭都覺得很痛。
  就連修煉的高遠,也慢慢的起身,低聲問道:“公子,你沒事吧?我扶你起來?”
  淩動無力的點了點頭,任由高遠把他扶起,更示意高遠把他扶成修煉的姿勢。淩動前世的經驗告訴他,罡氣消耗幹淨到極限之後,若是抓緊修煉,也有事半功倍之效。
  雖然他即將練成的天罡北鬥訣神奇,但淩動也不願意放過一絲一毫的變強機會,水滴石穿就是這個道理!強忍著渾身的痛苦與不適,接過高遠遞給他的先天木罡珠,盤膝修煉起來。
  下一次淬煉藥物精華,需要等淩動體內的罡氣完全恢複之後,才能再次開爐。這也是現在煉丹為什麼如此浪費時間的原因。
  等淩動的修為進階先天境,甚至是地煞境的時候,煉這些低階丹藥的時間便會越來越短,一次能夠煉製的藥材也會越來越多。
  丹室無日月,淩動也隻是從高遠口中知道,他肚子餓了七八次,約摸是三天的模樣。
  三天的時間,淩動已經將煉製小聚罡丹的八樣藥材包括那三味主藥在內,全部淬取完畢。由於淩動前世煉丹無數,對大部分藥草的藥性極其熟悉,所以能夠將其中幾樣藥合並到一起淬取,減小淬取的次數。
  這八樣藥材,如果換作那水大師來淬取,沒有八次是壓根完成不了的,而且也不見得像淩動這樣次次成功,這就是經驗的重要性。
  而煉丹師的經驗,往往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摸索出來的,當然,若是有一個高明的老師指導,那又是事半功倍,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睜開雙目,淩動從修煉中醒來,眼眸中精光四射,整個人煥發出一種別樣的神彩,眼中滿是自信。
  這與淩動這幾天得到的一個意外驚喜是分不開的。
  這幾天每天用罡氣控製丹爐淬取藥液精華。每次淩動都刻意的爭取剔除更多的雜質,使勁的催逼自己體內罡氣的同時,將自己累成一條死狗一般。
  淬取藥液完畢之後,再咬著牙起身,手握先天木罡珠修煉罡氣,效果自然是驚人,原本淩動估計,需要半月才能突破的後天四層,竟然在這短短三天內突破了。
  要知道,前世的淩動,突破到後天四層,已經是22歲以後了,足足在五年之後,這已經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
  看著身旁那五個裝滿藥液或是藥粉的玉盒,淩動的神色凝重無比。在仔細的清掃丹爐中的雜質殘渣之後,又重新給地火陣法和煉丹陣法換上了四塊全新的下品晶石,接下來的是煉丹的最後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凝重的臉色中,淩動鄭重的開啟了地火陣法,引動了地火.......
  ----------------------------
  位於南山郡城淩家院落偏中的一座精致小院當中,一名身著青綠色丹師長衫的老者,正在院中焦急的跺步,眉目中全是不滿與憤怒!宅院深處,幾名青春嬌豔的侍妾正不安的看著那個憤怒的老者。
  此人正是三天前被淩動無視,並且當他的麵殺人碎屍而受了驚的淩家的供奉丹師水大師。
  三天了,事發已經三天了!離他受侮受驚三天了!
  原本他預料之中的那種,淩家人綁著淩動到他的麵前,求著他從嚴處置,讓他消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不僅沒有發生,連一絲一毫的消息或者說是安撫都沒有傳來。就連往常為安撫他而會送來的佳麗美婢,也沒有見到半個影子。
  淩家的高層仿佛集體消失了一般,都對他不聞不問。這讓水大師很生氣,讓他有一種不受重視且極度沒麵子的感覺。
  三天來,不知道摔碎了多少茶碗,平時極為喜愛的侍妾,也沒少受到他的喝叱。
  到了今天,水大師再也按捺不住那滿身的怒火,不過他卻放不下身段親自去問。
  於是揮筆書就一封措詞很是嚴厲更稍帶威脅的書信。
  信中大有你不給我個交待,我就不煉丹,甚至隱隱有另尋東家的意思!指派了一名親信小廝將此信送去,希望得到一個滿意的交待,讓他解氣的滿意交待!
  此時,這位水大師就是在焦急的等待那位親信小廝回來,水大師感覺,若是再不給他個交待,他都有種急瘋了的感覺。
  就在水大師等得直欲親自上門質問的時候,這座精致小院的門突然吱啞響了起一聲,一個從伶俐的小灰衣小廝就閃了進來!
  “怎麼,可見到大長老?”水大師急忙問道。
  那名小廝搖了搖頭:“回老爺,沒見到大長老,聽人說,大長老似乎病了!不過,在得知我的來意之後,二長老見了我,看了信,似乎還同其它幾位長老商議了一番,這才回了信!”
  “回了信?”聞言的水大師一喜,“信呢,拿來!”
  那名小廝小心的從懷中取出一封還隱隱散發著墨香的信件雙手遞給了水大師!
  等得心急的水大師也不進入書房,就在庭院之中嘶拉一聲,撕開信封,就地焦急的閱讀起來,想從回信當中找到意的報複感!
  可是僅僅看了一行字,水大師的臉色就變得難看無比,臉色變得鐵青的同時,額頭的冷汗也開始滾滾而下!
  -----------------
  PS:感謝飛翔雲邊的打賞支持,評價票支持,感謝天魂九段的打賞支持!頭暈乎乎的鞠躬!
  感冒中午好了一大半,下午又有所反複,頭有點昏,但還是堅持碼出一章,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支持!
  另外,狠狠的鄙視一下這夏天!熱了受不了,吹空調又吹出感冒,這可叫我這個胖子怎麼活啊
  

Snap Time:2018-12-16 07:59:35  ExecTime:0.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