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5章改姓水算了


    PS:新書需要兄弟的支持,求收藏,推薦票等一切支持!

    ----------------------------------

    “遠山,你看到了吧?你說這事怎麼辦?”在大長老淩高鋒的潛意識之中,淩動殺人外加羞辱供奉丹師水大師,罪大惡極,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淩高鋒直接考慮的就是怎麼處罰淩動的事情,怎麼樣賭上淩遠山的嘴,如何將這事做的即顯的公正,又能達到讓水大師消氣的目的,當然,順帶打擊長房這種事情,也是他很樂意做的。

    不過淩遠山的反應卻出乎他的意思,楞了一下,淩遠山愕然道:“二叔,什麼怎麼做?這事具體經過是怎麼樣的,我們還都不清楚呢?是不是先找個在場的護衛問問?”

    “二哥,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是淩動幹的?”淩選鋒問道。

    淩遠山的話,立馬就得到了三長老淩選鋒還有淩鐵山等人的目光支持,說實話,他們也是一頭霧水。

    經淩選鋒這麼一問,大長老淩高鋒這才省起,這事的具體經過其它人還不知道呢。不過淩高鋒也不擔心會出什麼意外,這事從頭到尾都是淩動的錯,也不怕別人知道。

    當下,叫來一名守衛地火丹室的守衛,讓他來講這事。

    奈何那名護衛本身因為守在院外,也隻聽了個片言隻語。再加上淩家守衛重要地方的守衛,全是由族長淩越鋒親自挑選訓練並安排的,忠誠上很靠得住,所以也隻是實事求的敘述,沒有摻雜一絲個人感情。

    敘述的不詳細的同時,也讓大長老淩高鋒聽著有些不滿意,說的不像啊。感覺這事從這護衛嘴說出來之後,淩動倒沒什麼錯了。

    於是,大長老淩高鋒一招手,就將先前給他孫子淩安匯報的那名親眼目睹了這事的護衛召過來,讓他來講。

    末了還加了一句:“將事情的經過詳細道來,看到什麼說什麼,若敢胡言亂語,哼!”

    聽到大長老別有意味的狠話,那名護衛是忙不迭的點頭,正想開口的時候,淩遠山卻說話了。

    淩遠山知道,此時被大長老點出來的那名護衛,壓根就是淩安的護衛,此時他若是不做點什麼,不管有沒有屎盆子,隻怕都會栽到淩動的頭上。

    “你說你親眼目睹了這件事的全部經過?”淩遠山上前沉聲問道。

    那名護衛很是小心的用力的點了點頭。

    得到肯定回答,淩遠山整個人突然間淩厲之極:“這地火丹房,乃是我淩家最重要的建築之一,你一個小小的護衛,是怎麼看到這件事的經過的?守衛這地火丹房的守衛都沒看清,你怎麼能看清,說!”

    “我......我......我.......”那名護衛我了好幾個,卻沒說出個道道來。

    具體怎麼看到的,他卻不敢說,那護衛雖然不怎麼機靈,但當中的要害卻是清楚,若是他說出來,恐怕就真的沒人保他了。

    大長老淩高鋒卻被淩遠山另辟蹊徑的問話給驚了一驚,便打了個眼色給淩正山。

    淩正山見狀,忙說道:“大哥,現在不是糾結如何看這個問題的時候,這地火丹室雖然防守嚴密,其實漏洞還是有的。現在最重要的是,是讓這護衛將事情的經過說出來,分析出動兒為什麼如此做的原因,讓動兒以後不至於再犯下大錯。”

    淩遠山沒有回答淩正山的話,隻是冷哼一聲,心道:“你淩正山要是真有這心思,就真的見鬼了!”

    這讓淩正山多少有些尷尬,那當中的意思,凡是有點心眼的人,都能看出來。

    “那講吧,邊的事情,這的護衛也是聽到了些,若敢有一絲偏頗,哼!”最後一個字,卻是淩動用先天罡氣哼出來的,震得那名護衛臉色變得煞白煞白!

    大長老淩高鋒臉色一沉,卻又發作不得,淩遠山的行為,壓根挑不出刺來。

    經此一嚇,那名護衛卻是不敢過份的添油加醋,完全是按照事實來講,隻有在描述說話人的語氣方麵作了點手腳。

    無外乎是將淩動說得囂張之極,將那李忠李管事的行為說得更委婉一點,將那水大師的生氣程度說得更劇烈一些。不過,他們所說的話的內容,卻不敢有絲毫亂改,畢竟院外護衛那麼多雙耳朵不是白長的。

    講完了,護衛退下了,淩高鋒的神情也變得淩厲起來:“遠山,這護衛所講的事,你聽著可有所偏頗?”

    淩遠微微一笑:“基本上沒有,除了某些語氣!”

    “語氣嗎,自然難以模仿得唯妙唯肖了!這麼說,這件事你是了解了,也認同這個經過了!”大長老淩高鋒繼續問道。

    “是!”淩遠山答道!

    得到肯定回答的大長老淩高鋒那須發皆張:“既然認同,那你說,擅自殺人碎屍,侮辱驚嚇家族供奉丹師,並且打斷了水大師突破中品煉丹師一事,你說怎麼處理?”

    幾項罪名扣下,一眾在場的淩家子弟包括護衛個個變色。

    做為一個大家族,其生存之道中,嚴厲的家法自然是有的,這家法當中,有對家奴護衛的,也有針對家族子弟的,對年青的後輩尤為嚴厲。

    當然,也有人高興的,像淩安與淩卓,臉上就露出一絲喜不自勝的笑意,不過隨即被淩正山一個要殺人的目光給瞪了回去。

    所有人都緊盯著淩遠山,等著淩遠山的回答。雖然他們都知道這事已經有了家族內部鬥爭的味道,但是沒辦法,大長老一脈占住了理,鐵證在此,由不得淩遠山不低頭。

    他們隻是在好奇,淩遠山會怎麼辦?棄子保權,還是出讓一些家族的權力,以獲得對方的讓步,從而保下兒子淩動?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淩遠山卻是不慌不忙的踱了幾步,笑道:“殺了個不本份的家奴,有什麼好怎麼辦的?”

    說完目光一冷:“若是我碰上這種不尊主上的家奴,豈止割舌碎屍這麼簡單?這等豪奴,都是後麵的主子給縱容出來的,縱便不是,身後也定有人撐腰!若是我,一定擒下這家奴,找到身後的主子,與他論個一二三四五!”

    大長老淩高鋒臉色一變,正想說什麼,卻又被淩遠山搶先:“我淩家的大好男兒淩動,豈是他一介家奴能左一個紈,右一個紈說的?

    再者,我家動兒來這天字號地火丹房煉丹,乃是獲得了正山的首肯,取了令牌鑰匙,正正當當來的!豈是他一個小家奴能夠質疑的,竟敢說我家動兒來此是搗亂?該殺!”

    說完又衝淩正山問道:“正山,你說是也不是?”

    淩正山的表情有些難看:“是有這麼回事,可是......”

    “沒什麼可是!有這麼回事就好!”淩遠山直接搶白道,“有這麼回事,就代表我家動兒來這地火丹室不是搗亂,來辦正事被家奴挑釁,兼且那家奴不尊主上,該殺!”

    “至於水大師嗎,我想不過是因為這血腥場麵受了點驚嚇而已。剛才那守衛和護衛的描述當中,你們可曾聽到我家動兒對那水大師出言不遜?”

    “況且,我家動兒殺這不尊主上的家奴,乃是我淩家族規賦予的權利。反倒是這水大師,近年來被你們慣得越來越不像話,我淩家的家務事,也是他一個供奉丹師能夠插嘴的?

    是不是我們處置個家奴,都得去請示那水大大師才能決定處置與否。”說到這,淩遠山的神色變得譏諷無比:“與其這樣,我們不如把這族中大大小小的權力,全部交給水大師得了,這淩家上下,幹脆也改姓水算了!”

    “你......”大長老淩高鋒的老臉瞬間變得鐵青一片,想訓斥淩遠山兩句,卻發現,淩遠山的話句句在理,叫他如何反駁?

    其它一眾族人,卻開始咀嚼淩遠山那句具有無比譏諷意味的話:“這淩家上下,幹脆改姓水算了......”

    

Snap Time:2018-01-23 18:18:40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