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4章你養的好兒子


    當大長老淩高鋒怒容滿麵,腳底生風的衝進他兒子淩正山的居所之中的時候,淩正山此時正舒爽之極的品著碰上千兩白銀隻能買到一兩的,來自於三星山深處的靈茶。

    這種靈茶若是能夠極大的緩解身心疲憊,更能讓人神清氣爽。若是在修煉罡氣的時候飲上幾泡,還有助於修煉。

    輕抿了一口,淩正山那叫個神清氣爽,又呷了一口,淩正山舒服的靠到藤椅上,仔細的體會著那種清靈的感覺在渾身漫延。那是淩正山最喜歡的感覺,每當這個時候,下人們都會知趣的凝聲緩氣,免得打擾了這位爺品茶!

    但是今天,卻出現了意外!

    他的居所的大門,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就像是被人用力踹飛了一般,事實也的確如此,淩正山院子的大門,被他爹淩高鋒一腳給踹飛了。

    “哪個混帳?”那種清靈的心境被打破的淩正山發出了一聲怒吼!

    “是你爹我這個混帳!你個小混蛋,怎麼辦事的?”脾氣有些火爆的大長老淩高鋒怒叱的時候,已經風風火火的衝到了淩正山麵前。

    被吐沫星了濺了一臉的淩正山則極為鬱悶的起身,抹了一把臉這才問道:“爹,誰惹你了,怎麼這麼大火氣?”

    淩高鋒狠狠的瞪了一眼淩正山:“說,今天水大師與淩動那小子起衝突,是不是你辦的好事?你個蠢貨,天字號地火丹房的使用權,怎麼能隨便給別人呢?”

    淩高鋒之所以這樣毫無顧忌的問,是因為那個水大師並沒有跟過來。在路上,那個水大師為了繼續給淩家施加壓力,就借口受驚去休息了。

    而且在他看來,他親自去現場看那淩動受家族的處罰,比淩動被淩家的高層綁起來送到他水大師麵前,讓他來處置要解氣的多,也倍有麵子。所以就借口先行離去,在他的居所中等待著淩動被淩家的高層綁起來,然後淒慘無比的送到他麵前!

    聽到淩高鋒的責問,淩正山卻有些冤枉:“爹,這事我不是給你說過嗎,還不是為了那先天木罡珠?再者,讓那個小混蛋與水大師起了衝突,我們不就能名正言順的收拾他了嗎?說不定就連那先天木罡珠也不用等待四個月,現在就可以拿到手?”

    末了淩正山又喜道:“爹,那小子是不是真把水大師給得罪了,太好了!”

    “你......你......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蠢貨!”淩高鋒氣得上下牙緊咬在一起,恨不得賞一巴掌過去:“對付那麼個小兔崽子,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還連水大師也算計上了,得不償失,得不償失啊!”

    以淩正山的智商,自然也敲出一點不對勁:“怎麼,爹?那小混蛋將水大師得罪狠了,動手了還是出言不遜?動手他應該沒那本事?若是出言不遜,就是罵得狠了,也沒事,奉上點財貨,再送上兩位美婢,那水大師啥樣的氣都消了!”

    “你.......你........”被氣極的淩高鋒一甩手就給了淩正山一巴掌,把淩正山給扇懵了。

    “爹,為這麼點事,你至於衝我撒火嗎?”淩正山氣不過的說道。

    “你個蠢貨,你知道那小子做了什麼事嗎?水大師原本有些感悟,馬上就能突破,往後就能煉製中品丹藥了,今天生生讓那個小子給攪合了!再者,就那個廢物,怎麼樣不能收拾,用得著算計水大師?”淩高鋒罵道。

    “攪合了,不至於吧?那小子頂多言語上的衝撞而已......”一聽攪合了突破,淩正山就頭大了。突破境界這種事,很難說。尤其是像煉丹師,煉器師,符籙師這些人,說不定感悟一來,就突破了,若是那絲靈感被把攪合,下次什麼時候突破就很難說了!

    大長老淩高鋒還想訓斥兩句的時候,這淩正山的居所,又風風火火的衝進了兩個人,人未到,聲先到。

    “爹,爹!你交待我們的事情成了,大成啊!淩動那小子,將水大師給得罪狠了!”淩安拉著淩卓飛奔進居所,邊跑邊說,衝進屋的時候,淩安已經將話說完了,這才發現自個的爺爺在。

    “爺爺也.......啪!”

    還沒等淩安的問好說完,一個蒲扇大的巴掌,就狠狠的扇到了他的左臉上,扇得他眼冒金星的時候,還伴隨著嚴厲的訓斥!

    “好什麼好?是不是得讓全淩家上上下下都聽到你幹的好事,讓那水大師也聽到,你就滿意了!一窩子蠢貨!”淩高鋒喝叱道。

    一巴掌扇被扇懵的淩安嚇得噤若寒蟬,淩正山卻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心道:“我們是一窩子蠢貨,那你老不也是這一窩子當中的嗎?”

    “還一個個站那幹什麼?等著挺屍?走,去地火丹房那先找淩動!”說完,大長老淩高鋒大步的向門外走去,走到門口,又突地回頭補充了一句:“怎麼處置淩動,怎麼對付淩遠山,你這會最好想好嘍,有些話,我可是不方便出口。”

    “另外,水大師今天是被那小子給氣狠了,剛才他到我這撒氣的時候,甚至有要殺了淩動的意思......”說到這,大長老淩高鋒猶豫了一下,“殺害家族子弟那種事,還是嫡係子弟,是絕對不能做的。

    但又必須讓水大師消氣,若是家族中有了一位中品丹師,那我們稱霸整個南山郡,甚至進階地煞境......也就為時不遠了!所以,怎麼處置淩動,你得用點心思.......最好是讓他生......不如死......”

    “是!父親!”淩正山恭敬的一聲,也舉步跟上了。

    跟在淩正山身後剛剛因為挨了打哭喪著臉的淩安,聽到爺爺淩高鋒對淩動的處置,竟然是生不如死這四個字,身為世家子弟,他對這四個字的含意再明白不過,差點沒高興的跳起來。

    不過懾於爺爺淩高鋒剛才那一巴掌,隻能使勁的壓抑著,悄悄的和淩卓擠眉弄眼,交換眼色。

    前往地火丹室的淩家高層人員,隨著時間的過去,也在路上越聚越多。

    二長老淩選鋒,淩選鋒的兒子淩鐵山,還有一位與淩選鋒、淩高鋒同輩的旁係三長老,不過在家族中卻沒有什麼勢力。

    當然,嫡係人員不止這些,淩家三支嫡支之中,淩遠山這一脈幾乎是一脈單傳,而淩鐵山還有淩正山那兩支,卻是血脈繁多,不過有一部分人或在外打量家族事務,或去深山苦修,如今能召集的就隻有這幾位。

    像孫輩當中的老大與老二,修為都剛剛突破先天境界,正在外苦修。

    一路上或或慢,或者說是在帶頭人大長老淩高鋒的刻意安排下,這支隊伍前進的速度極慢,直到淩動的父親淩遠山到達的時候,隊伍速度這才突然加。

    淩高鋒這麼做,自然是為了以示公證,事實都是大家一起看到,誰都沒做手腳。

    “二叔!三叔!三長老!”到來的淩遠山一一問好。

    “哼,你養的好兒子啊!”淩高鋒冷哼一聲,便大步的向著地火丹室方向走去。

    淩遠山卻也不氣,表情篤定,隻是心下有些揣揣,想起兒子今早離開時對他的叮囑,卻更覺怪異!

    幾分鍾後,一行十幾人齊齊的開到了地火丹室的那個院子,首先看到的便是那幫表情不太自然的護衛。

    “淩動還在邊?”淩正山隨意的問了一句!

    護衛齊聲應是,至於具體在邊做什麼,主人沒問,他們也不是太清楚,就明智的沒有回答!

    剛剛踏入院內,一眾淩家高層便驚呆了,像年紀稍小沒怎麼見過血腥的淩安與淩卓,小臉立馬就白了。就連見過血的淩正山淩鐵山等人,臉色也變得不太自然,他們殺過人,但這種場麵,真的很少見!

    這是怎樣的一副場麵啊:血腥衝天不說,碎肢,斷腿禿筆,血肉大字,半拉舌頭,幾乎漫延了整個院子的鮮血,還有麵容扭曲,死得極度淒慘,隻剩下軀幹的管事李忠。

    所有人都沉默了,一部分人心中甚至起了這麼一個想法:“如此殘忍的手段,做那事的小子若是成長起來,將來怕也是個人物!”

    淩遠山的表情也很是震驚,他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他的動兒做的,在他的影響中,淩動應該還沒見過血!

    不過這一切看到大長老淩高鋒眼,就化成了漫天的怒火:“遠山,看到了吧,你說這怎麼辦?”

    

Snap Time:2018-04-24 15:02:26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