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2章揮腿作筆


    兄弟們,看完書了,順手點張推薦票,收藏一下,豬三謝謝了!嘻嘻,,新書需要大夥的支持!

    ------------------------------------

    看到淩動怒極出手,李管事卻是不慌不忙,一拳架出的同時,陰笑道:“三公子,你那後天三層的修為,想要對付我,可不夠......”

    不過這份自信隻持續了半秒不到,李管事就突然楞住,滿眼的不可思議,因為他看到一條胳膊突然間飛上了半空。

    “啊......我的胳膊!”直到那條斷臂開始拋灑鮮血,李管事才殺豬般的慘叫起來,剛剛揮出的拳頭連帶著右臂已經空空如也,血如泉湧!

    淩動的表情卻是絲毫不變,趁著這李忠慘叫分神的當口,手中的那柄匕首繼續閃電般的揮出。輕輕一記輕挑,就仿佛挑斷一根頭發絲一般,就將李忠的另一條胳膊給卸了一下。

    繼續刷刷兩刀,又將李忠的腿筋挑斷,這才冷笑著抽身後退,那痛得隻能滿地打滾的李忠,已經變成了一個血葫蘆。一個小小的家奴,竟然也敢爬到他頭上拉屎撒尿?

    別說是這李忠隻有後天七層的修為,就是後天九層,淩動也一樣能收拾了他。

    淩動從屍山血海打滾出來的經驗、招數、眼光,豈是這個做了幾十年家奴,隻知溜須拍馬的李忠能夠相抗的?

    “謗主者割舌,欺主者死!”淩動斷喝了一句,頭也不回的命令高遠道:“高遠,割舌!”

    “是,公子!”高遠凜然應諾,刷的一聲,佩刀出鞘,大步的走向了滿地打滾慘呼的李管事李忠。

    此時,淩家的供奉丹師水大師,依舊處於震驚之中,似乎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以他的眼光,麵前這個少年的實力真的不怎麼樣。

    那水大師在震驚,生死關頭的李管事卻是急了。不過哪怕就是到這個生死關頭,李管事依舊嘴硬無比,沒有向淩動說出一句認錯的話,反而衝水大師慘嘶著嚎叫。

    “水大師,救我!救救我!這個小混蛋.......這樣對付我,那可是在......打你的臉啊!”就是到了這個時候,這個李忠依舊不忘做那挑撥之事。

    聽到李忠的求救聲,那水大師卻是從震驚中醒了過來。

    本能的,或者說下意識的,那水大師凜然阻道,“慢著,這人你不能殺!”

    淩動卻是冷哼一聲:“怎麼,我淩家的家務事,水大師你這供奉也要管!什麼時候,我淩家人懲戒一個家奴,也需要你這位供奉的首肯了?”

    “這......”淩動的言詞犀利,一時間卻將這水大師給問住了。

    從道理上來講,他這個供奉丹師確實也沒有過問的權利,但若是他這位供奉丹師想要保下一個人,淩家上下,恐怕誰都會賣他一個人情!

    思忖了一番,這水大師突然想通了,以他的尊榮,完全可以淩駕於淩家大多數人的權利之上,這才說道:“老夫是沒權利管,但是這個人,老夫要保,誰敢不給老夫......”

    不過說還沒說完,滿地打滾的李忠李管事就又發出了一聲模糊不清的慘叫,卻是高遠趁著這水大師思忖的功夫,含怒出手!

    上前一腳踩住那家夥的胸膛,鐵鉗般的持刀右邊手將臉頰一捏,兩指拚出,就將那截不斷做著挑撥之事的禍根給扯了出來。

    “叫你再中傷我家公子!”手起刀落,刷的一聲,半截舌頭就被高遠扔上了天空,大量的鮮血湧出,讓那李管事的慘叫和求救都變成了一種類似獸吼的聲音。

    “你......你......”水大師被淩動的行為氣得渾身發抖,倒不是他心疼這個李管事被摧殘。而是淩動無視他了的要求,讓他有一種尊嚴被人踐踏的感覺!

    “高遠,剁掉他的大腿,讓他流血而死吧!”淩動再次吩咐道,既然已經做了,已經得罪了,不妨就做得狠一點。而淩動隻不過是將這種立威的事,提前十幾天做而已。

    “你......你敢!”水大師的手哆哆嗦嗦的指著淩動,還想借他那飄渺而崇高的地位壓人。

    “哼!”回答這水大師的,隻有淩動的一聲冷哼,還有高遠揮起佩刀的破空聲,以及噗噗兩聲入肉的聲音。當然,李管事那恍若野獸的慘叫,卻是一直持續不斷。

    此時,守在這地火丹室院外的護衛聽到了動靜也趕了進來,卻被淩動的一聲斷喝給吼回去了:“懲戒家奴,沒見過嗎?”

    其實真正駭退那些個護衛的,卻是淩動的驚人之舉!

    淩動大步上前,一把撈起被高遠砍下的一條李忠的大腿,揮斷腿作筆,刷刷刷的就在這地火丹室的石牆上,用那不斷冒著鮮血的人腿寫起血字來!

    看到淩動那揮斷腿作筆的舉動,水大師的感覺自己的寒毛都炸了起來,這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嗎?

    就是高遠,也被自家公子的舉動給駭到了,不過淩動最近這些日子每每有驚人之舉,高遠都被驚得有些麻木了。

    “謗主者割舌,欺主者死!”九個混合著鮮血與血肉,甚至夾雜著骨髓的血色大字,躍然牆上。

    最讓人震驚的,是那九個血肉大字表露出來的驚人殺氣,仿佛屍山血海,前撲後繼一般,不停的轟擊著看到這九個血肉大字的人的神經。這九個字,已經在淩動無意識之中,融入了他的一絲氣勢!

    “水大師,你還要管嗎?”寫完九個血肉大字的淩動,隨意的將那磨去了一截的人腿丟到水大師的麵前,輕的拍了拍手。

    “啊......”原本就被那九個血肉大字所懾的水大師,被淩動扔過來的那條血肉模糊的人腿一嚇,猛地打了個寒戰,仿佛看到了鬼怪一般,再也顧不得什麼麵子尊嚴,驚叫一聲,毫無形象的向院外跑去。

    “一個小小的下品煉丹師而已!”看著落荒而逃的供奉丹師水大師,淩動嘴角不屑的一撇。

    又看了一眼四肢盡斷,舌頭被割,鮮血流了好大一灘的家奴李忠,明顯是進氣少,出氣多的樣子,相信用不了幾分鍾,就會死得幹幹淨淨。就算那水大師去而複返,也休想救下這個惡奴。

    當然,若是有天階丹藥,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不過又有誰會將價值連城天階丹藥拿來救一個小小的家奴呢?再者,這整個南山郡,別說是天階丹藥,就是地階丹藥可能都沒有!

    “高遠,你這次帶了幾天的食物?”淩動突然間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高遠一楞,隨即回道:“按公子之前的吩咐,帶的主要是幹糧還有肉幹,足夠我們吃用半個月,省著用,時間還可以更長點!”

    “進地火丹室吧,我要放斷龍石!”淩動的表情一臉毅然!

    “斷龍石?”高遠驚呼了一聲。

    

Snap Time:2018-07-17 19:53:29  ExecTime: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