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21章謗主者割舌


    PS:兄弟們,看書的同時,可別忘記收藏,推薦票,當然,還有簽到!豬三在這挺著那水桶腰給大夥鞠躬了!嘻嘻

    --------------------------------

    “高遠,鎖門!”聽到門外聲音,淩動臉色猛地一沉。從理智上講,目前淩動還不能與這個水大師起什麼衝突。

    這個水大師是淩家唯一的一位煉丹師,雖然僅僅是一位下品煉丹師,但每年都能為淩家帶來不菲的收益,尤其重要的是,一年,總能煉製出幾顆能讓後天九層武者凝聚罡鬥的聚罡丹,還有許多其它先天武者服用的幫助修煉的補益丹藥。

    也因此,這水大師在淩家的地位極其特殊崇高,就連正在閉關的族長淩越鋒,也對他恭敬有加。

    倒不是淩動怕這個水大師,而若是現在得罪了這位水大師,會讓淩動的父親淩遠山非常難做!

    “嘎吱!”

    高遠剛剛起身,天字號地火丹室的厚重銅門,便被推開了,一個滿臉油滑的中年人,正彎腰向一位神情倨傲的老者做出請的姿態!

    那名老者一身煉丹師鍾愛的青綠色藥師長袍,一頭黑發一絲不亂的束了起來,束手立在門口,正有些詫異的打量著坐在地火丹室之中的淩動。

    “水大師!”淩動微微欠身問了一聲好。為了父親,淩動目前也隻能這樣。

    “你是......”那個水大師微微皺眉的同時,剛剛開門的那個油滑的中年人卻先蹦達了起來!

    “三公子,你怎麼來地火丹室了?出去,你不是你來玩的地方,真是的,就是胡鬧,也得看看是什麼地方?”那油滑的中年人一副教訓批評的口吻指手劃腳道。

    淩動的眸子微微一眯,寒芒一閃而過,這家奴也太不把把放在眼了吧?

    不等淩動發作,高遠卻先是怒了:“李管事,怎麼說話呢?公子爺的事,也是你能指摘的?”

    高遠指責的話,卻讓那李管事像瘋狗一般呲牙了,“高遠,還沒罵你呢!有你這樣當跟班的嗎?三公子愛玩,愛胡鬧,大家都知道,但你不知道這地火丹室是什麼地方嗎?你不勸著,也跟著胡鬧,作死不是?”

    “誰說公子來.......來這是玩了!公子是來辦.....辦正事了!”聽到有人說自家公子來這是胡鬧,高遠立馬急了。

    因為高遠清楚,也親眼所見,自家公子絕對不是他們嘴中的那種人,不過高遠嘴笨,一急,急了個滿臉通紅不說,連說話也結巴起來。

    “咳.....李忠啊,這人是誰?”看到兩撥人打起了嘴仗,那水大師眉頭一皺,輕咳了一聲問道。

    聽水大師這麼一問,那叉腰破口大罵的李管事李忠猛地就換上了一副令人惡心的笑臉:“水大師,這人你可不能不認識,但你絕對聽過他的名聲!嘿!”

    “誰?”那水大師麵無表情的問道!

    “當然是南山郡第一紈,我淩家的紈三少淩動淩三公子。平時就愛胡搞,沒想到今天竟然胡搞到了這地火丹室,胡搞到了你水大師的頭上!”說這話時,那李管事滿臉笑容,但眼中,卻滿是陰毒!

    要說這淩家有什麼人碰不得,這淩家唯一的煉丹師水大師,那就是誰都不能招惹的人物,若是他一發火,不開爐煉丹,斷了淩家的丹藥供應,那其它族人還不得找得罪了水大師的那人拚命!

    “你!”聽到那李管事將淩動說得如此不堪,高遠黑麵通紅,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恨不得立馬上前撕了那李管事,卻被淩動用眼神製止了。

    淩動已經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他今天剛領了鑰匙令牌來用這地火丹室煉丹,就與這水大師撞車了。而且他前腳動,這水大師後腳就來了,而且,淩動在使用這地火丹室之前,還特意打聽過水大師的煉丹時間。

    這水大師一般都是在每月的月末使用地火丹室的,時間上與淩動完全不衝突。還有那個家奴李管事也很反常,當麵數落他這位三公子的不是,這以奴欺主,身後若沒人撐腰,他是絕對不敢這麼做的。

    而且淩動從那李管事的話中,聽出了一絲挑撥的意思,淩動嗅到了一種陰謀的味道。

    不過這水大師自有他的修養,一個性格急燥火爆的人,是做不成煉丹師的!

    水大師伸出精致修長的手指一指淩動道:“淩三公子是吧,我不管你是來玩,胡鬧,還是做什麼所謂的正事,現在,請你出去,帶上你的東西馬上離開,老夫要開爐煉丹!”

    “水大師,凡事有個先來後到吧?我來這也是煉丹的,並且獲得了族叔淩正山的首肯使用這天字號地火丹室,諾,令牌也在這!還請水大師等候一兩天時間,或者去地字號!”一番話,淩動說得不卑不亢。

    其實淩動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讓步,等這水大師煉丹完畢之後,淩動再煉。

    不過,一則淩動等不起,這煉丹少說二三天,多則十天半個月,時間對現在的淩動而言,太重要了。二則淩動嗅到了陰謀的味道,恐怕淩動今天一讓步,那背後的陰謀者,會屢次破壞淩動的煉丹大計!

    那水大師臉色一變,薄怒道:“老夫說過,老夫要開爐煉丹!我不管你是誰,有誰的首肯,馬上滾出去!”

    淩動正想反駁,那李管事李忠卻又陰陰一笑:“水大師,你知道這位紈三少煉的是什麼丹,用的是什麼料?”

    “你知道?”那水大師眉頭一皺。

    “春風化水丹,專門讓烈女變蕩婦的丹藥!而且用的主料,便是各種獸鞭,什麼牛鞭,虎鞭,狗鞭,豬鞭.......”那李管事如數家真的說道,水大師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原本隨意蜷著的修長手指猛地攥成一團,衝淩動怒叱道:“你個混蛋玩意,滾,馬上給老夫滾,帶上你的垃圾滾!這地火丹房以後你永遠不能踏足,免得讓那些個垃圾玩意玷汙了我的丹爐!”

    淩動臉色不由得一寒,他剛才還在考慮,要不他用地字號湊合一下,雖然用地字號地火丹室煉丹的成功率會有所降低,但淩動自信,憑他煉丹的本事,兩份藥草,煉出一顆小聚罡丹的成功率還是很大的。

    但是這水大師卻要直接攆他出去,還讓他以後不能踏足地火丹室,這就是在要淩動的命!誰敢阻止淩動變強,誰就是要淩動的命!

    看到水大師發火,那李管事卻露出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

    上前幾步,淩動做了個請的姿勢,語氣森然的說道:“水大師,這地火丹室是我淩家的,什麼時候成你的了?我淩家嫡係子弟要用,不是你你能管得了的!出去,某要煉丹了!”

    水大師卻被淩動話給堵到了,淩動說的還真就是那麼一回事!

    被淩動氣得不輕,水大師傅眼神一冷,就喝道:“李忠,送他出去,並且知會二爺,以後誰若敢讓這小子踏足地火丹室一步,老夫就斷誰一年的丹藥供應!”

    李管事嘿嘿一笑,走到淩動身前,扔了個挑釁的眼神,用戲弄的語氣說道:“三少,出去吧!以後哪涼哪呆著去,噢,別來這搗亂!”

    淩動卻是不怒反笑,直接迎上李忠挑釁戲弄的眼神,“李忠是吧?你可知道,在淩家,家奴謗主,欺主,會有什麼下場?”

    李忠皮笑肉不笑的抖動了一下臉頰:“三少說笑了,我這不是在為水大師辦事嗎,水大師可是我淩家一等一的重要人物!”嘴上這麼說,那李忠卻不經意的退了一小步。

    “哼!”冷笑聲中,淩動進步逼上,一字一頓道:“謗主者割舌,欺主者死!”

    最後一個‘死’字出口的同時,淩動右手一翻,一道淩厲的刀光就直奔那李忠李管事!

    

Snap Time:2018-06-21 20:22:42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