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0章很要臉很有恥


    夜晚的淩府,就像是一頭蟄伏的怪獸一般,吞吐著駭人的光芒。百多年的經營,讓淩府的規矩也越來越嚴。

    淩動跟在淩遠山的身後,每經過一處轉角,都有掌燈的健仆低聲問好,偶爾會有一隊巡邏的家族護衛走過。

    淩府內院落無數,凡是在淩家有些身份地位的人,都有或大或小的獨立院落。

    但是淩動母親早逝,父親淩遠山到現在還是獨身,父子倆卻是居住在同一個大院內,平時隻以前後區分,所以淩遠山會客的前院客廳並不遠。

    行走間透過客廳的窗戶,淩動隱隱綽綽看到一個壯得跟狗熊有得一比的身影,正在端茶慢品,須臾間,父親淩遠山已經走到了客廳的門口,那個壯實的身影迅速的迎了出來。

    “如此深夜,大哥姍姍來遲,莫不是我們攪了大哥的好事?”豪爽的聲音,帶著一點玩笑的意味,讓人無可挑剔的同時,好感倍增。這是淩遠山的二弟,淩動的二叔淩正山的聲音。

    聽著這把豪爽的聲音,淩動的拳頭莫名的一緊!

    這淩正山給所有人的第一感覺就是豪爽,不拘小節,是個靠得住值得相信的人。但你若真有了這樣的想法,那就是大錯特錯,有你追悔莫及的時候。

    前世的淩正山,在那青樓事發之前,一直是淩動心中的好二叔!可就是這個好二叔,才是讓淩動身敗名裂的幕後黑手,將淩動定為淩遠山的弱點,專門對付淩動借以影響淩遠山的,也正是這位好二叔淩正山做出來的!

    “二弟,三弟,你們來了!”相對於淩正山的熱情,父親淩遠山很是冷淡的拱了拱手。通過淩動,淩遠山已經知曉淩家子弟與左家子弟聯手算計自家孩子的事情,幕後黑手嗎,就太明了了,除了他的這兩位兄弟,還能有誰!

    在淩動還有臉頰腫成包子的淩安與淩卓分別給三人見禮之後,淩正山與眯著眼睛喝茶、身材略顯瘦小的淩鐵山交換了一下眼色之後,同時起身朗聲道:“我們卻是給大哥道喜來了!”

    “何喜之有?我怎麼不知道?”平時淩遠山與這兩位兄弟關係還算可以,但是今天卻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大概是受了淩動的影響,所以表情就很淡也很冷,隻是捧著個茶碗慢慢的吸溜!

    “怎麼,大哥還不知道嗎?”淩正山擺出一副驚訝的樣子,“動兒今天可是大漲了咱淩家的威風,把左家人稱小賭神的左光宗左六指贏了個落花流水!”

    話說到這,淩正山發現自家的大哥還是一副冷淡的模樣,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不等淩遠山接話,又道:“這贏點財貨是小,但是大哥你可知,動兒今天可是贏來了一件寶貝!先天木罡珠啊,能夠讓修煉時事半功倍的先天木罡珠啊!”

    會客大廳,淩正山像是猴子一般高興的手舞足蹈,淩遠山與淩動卻在那冷眼旁觀。

    “動兒已經對我說了!”淩遠山不鹹不淡的一句,讓淩正山更顯尷尬!

    但是淩動卻低估了淩正山的臉皮的厚度,如此尷尬,竟然還像沒事人一般,興奮的走到淩遠山的麵前,搓著雙手說道:“大喜啊,大哥,這可是大喜事啊!左家費盡心思弄到的先天木罡珠,竟然讓動兒得到了,我猜測,左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我和鐵山就這麼晚了還來打擾你,乘著左家還沒行動,早點安排人守護這先天木罡珠,也早點將這先天木罡珠的使用規矩定下來,好早點讓我淩家子弟輪流使用,盡的提高我淩家男兒的修為!”那‘輪流使用’四個字,淩正山是說得極重!

    這幾句無恥之極的話說出來,就連隨行而來的淩安與淩卓也低下了頭,腫漲得臉頰更是火燙異常!

    淩遠山沒有說話,隻是看了淩動一眼,既然要把這事交給淩動處理,那就由淩動來處理,說到做到,這是淩遠山的稟性!

    得到父親的暗示,淩動立馬就怒意十足的衝了上去:“二叔,你怎麼能這般不要臉?明明是我贏來的東西,怎麼就成家族公中的,還輪流使用?就是去青樓玩粉頭,也得談談價碼,約個你情我願吧?”

    淩動此話一出,所以人立馬楞了,包括淩遠山在內,也楞了。心下還有點後悔,這孩子,終究是嫩了點,不要臉這樣的話,怎麼能明著講出來呢?

    就連剛剛挨了訓的淩安淩卓也大讚淩動有種,讚歎之後,卻也有些鄙視,太沉不住氣,太沒城府了!

    淩正山臉色一黑,卻是衝淩遠山一擺手:“大哥,你的好家教!”

    淩遠山正想說什麼,卻被淩動搶先了,上前一步,淩動指著淩正山的鼻子就罵了起來:“二叔,到底是誰沒教養?”

    “我這個小輩贏來的東西,你直接搶劫到公中去,還輪流使用,你這不是不要臉是什麼?侄兒我隻是實話實說,爹,你不是教我要誠實嗎?”

    說著,淩動嘴角出現一絲嘲諷,反問道:“爹,三叔,難道我說錯了,誠實不對嗎?”

    淩遠山楞住了,老三淩鐵山還有黑著臉的淩正山也楞住了!

    淩動一句話,就將淩正山不要臉搶後輩東西定成了即定事實,又以孩子的口吻說,做人要誠實,難道要他們三個老不羞當場教淩動,做人不能太誠實?

    淩遠山不說話,淩正山與淩鐵山可急了,就這樣被淩動堵了嘴他們可不甘心,淩正山這個被罵的不好反駁淩動,但淩鐵山這個暫時置身事外的長輩卻可以!

    “咳咳!”淩鐵山咳嗽了兩聲,這才說道:“動兒,這先天木罡珠確實是你贏來的,但是你這樣說你二叔就不對了,你.......”

    “三叔,這麼說你也認為二叔直接將這先天木罡珠歸到公中是很不要臉的事情嘍?我這樣說不對,那應該怎樣說?”淩動直接打斷了淩鐵山的話,聽得淩正山老臉又是一黑!

    “既然直接說二叔不要臉不對,那就應該反過來說!”說著,淩動鄭重的走到淩正山麵前,微微躬身道:“二叔,侄兒先前說話太直接,侄兒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看到淩動似乎是道歉來了,淩正山與淩鐵山先是一楞,隨即表情卻是一鬆,就連被淩動羞辱了的淩正山,也故作大方道:“一家人嗎,無妨,以後知道就可以了!”

    淩正山原本是很隨意的一句敷衍的話,卻沒想到,被淩動無比正經的接了起來:“是,二叔,侄兒以後應該說,二叔你‘很要臉,很有恥’!”

    簡簡單單的‘很要臉,很有恥’六個字,在淩動的特意咬重之下,譏諷無比,甚至比先前的不要臉更加傷人!

    “噗嗤!”正垂著頭的淩安與淩卓突然忍不住笑出了聲,還想說點什麼,卻被淩正山的表情給駭到了!

    淩正山的臉色那就定格了,瞬間一黑到底,胸膛疾速的起伏,手指著淩動大張著嘴巴一個字也說不出!當著淩遠山的麵,發作也不是,不發作也不是,難受之極!

    正欲落座的淩鐵山也楞在那,屁股楞是沒坐下去,這淩動的話也太傷人了吧?

    淩遠山卻是在咀嚼自家兒子的這幾句話,你還別說,細細一品,還真是有些歪理!

    “咦?二叔,你臉色怎麼這樣難看?難道侄兒又說錯了?”

    淩動故作驚訝,遂又數著指頭說道:“這可如何是好?說二叔你不要臉不成,說你很要臉也不成,那要說你什麼?難道是皮陽秋,還請二叔教我?”說著,淩動還又正經無比的衝淩正山行了一個請教用的晚輩禮!

    淩正山隻感覺一口逆血湧了上喉嚨,臉色忽紅忽黑,卻被他死命的壓住!今天他算是被這小兔崽子給耍了。

    麵上青光流轉之間,淩正山強運先天流雲罡氣,將那口逆血壓下肺腑,衝淩遠山一甩手冷道:“大哥養的好兒子!哼!”

    喘了一口氣,淩正山又道:“既然大哥認定這東西歸淩動所有,又如此不近人情,那小弟就不勉強了!不過這先天木罡珠關係重大,若是左家高手強行來奪,休怪我們袖手旁觀了!哼,三弟,我們走!”

    說完,淩正山帶著淩鐵山與淩安淩卓便邁步往外走!

    淩動的眼神卻是猛地一緊,如果說剛才是無恥,那麼現在這句話,就是**裸的威脅了!恐怕不用左家高手前來強奪,淩正山自個都要考慮上演搶劫這出戲碼了!

    ---------------

    PS:新書需要兄弟們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薦!

    

Snap Time:2018-06-22 11:34:21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