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作者:豬三不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  掌禦星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掌禦星辰最新章節第1377章下一個輪回(大結局)(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1376章定世三鞭(13-08-25)     

第6章金鑲玉


    看著左光宗擊過來的拳頭,淩動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在他眼中,左光宗的這一擊簡直是破綻百出,用力過猛,無法變招,空門大開,幾乎難有任何後續變化,淩動別說是動用罡氣就是連手都沒動,微微側了一下身,左光宗的一拳就打在了空處!

    左光宗心下一緊的同時,淩動微一矮身,膝蓋閃電般的前頂,目標——左光奇的下體!這一次,卻是動用了罡力,這些打小習武的家夥,身體個個壯得跟牛犢一般。

    “喔......”左光宗的身體瞬間就彎成了大蝦米,倒飛兩三米之後,倒在了地上。想慘叫,卻一口氣都提不上來,早間喝的茶水,鼻涕眼淚一股腦兒的噴了出來。

    看著這驚人的變化,淩安淩卓還有左光奇都驚得說不出話來,在他們看來,以左光宗後天六層的修為,對付淩動而言,那是手到擒來,沒有任何懸念!

    沒成想,左光宗竟然被淩動一招放倒,這就境界眼光的差距!

    淩動前世戰鬥經驗豐富無比,一生中大半時光幾乎是在戰鬥中渡過的。重生之後,那身天罡境的罡氣修為雖然沒了,但是眼光,戰鬥經驗包括意識還在,對付一個罡氣都不能外放的左光宗,自然是手到擒來!

    “都他......媽上......”直到弓成蝦米,痛得死去活來的左光宗嘶啞著聲音提醒了一句,被驚得連圍攻都不知道的淩安、淩卓、左光奇這才反應過來,拉了個架勢,就衝了上來。

    對於這三個人的圍攻,淩動看都沒看在眼,他要是被幾個後天四五層的家夥給揍到了,那他前世300餘年就活到狗身上了!一腳踢將左光奇踹到角落哼哼去了,淩安與淩卓兩兄弟卻沒那麼輕鬆了!

    先是每人被淩動抽了一記大嘴巴子,被抽掉了幾顆大牙滿嘴鮮血的同時,還被抽得暈頭轉向。

    “有你們這樣的血親兄弟嗎?啪!”

    “自家兄弟,說得真動聽啊!啪!”

    “有你們這樣的自家兄弟嗎?啪!”

    罵一句,淩動就抽淩安與淩卓兩人一大嘴巴子,那兩人被抽得像陀螺一般的轉了起來,嘴角的鮮血水一般的甩向了四周,看得還在慘哼的左光宗與左光奇瑟瑟發抖,淩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恐怖了?

    其實要按淩動前世的想法,這敵人嗎,一劍削了腦袋最幹淨,難道留著他們的狗命找個機會來翻盤嗎?所以,對這四人,殺了最幹淨!

    可是今天不行,這四個家夥身後的人,都知道這四個家夥與淩動一起進了如意賭坊,若是僅淩動一人出去,就是豬腦袋也能想出這四人死在淩動的手了。在實力不夠強大之前,這樣做,那是徒惹煩惱。

    但最重要的是,淩動想把他在這些個家夥的暗害下,在青樓做的那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讓那幾個人也嚐試一下滋味如何!

    那件事,曾經是淩動心中一生的痛!

    “現在,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出老千?”擦了一把手上的鮮血,淩動笑眯眯的問道。

    “你沒出......沒出......絕對沒出!”被揍懵的淩安與淩卓滿口子的應承,一旁的左光奇回答的稍晚了一些,又被淩動一巴掌給扇掉了兩顆牙齒!

    “這才乖嗎!”淩動在淩安被扇成豬頭的臉頰擰了幾個圈,楞是讓淩安滿眼的怨毒變成了呲牙咧嘴的痛苦,痛得那叫個撕心裂肺!在腫起一寸厚的臉頰上擰圈,可比擰大腿內側痛多了!

    淩動從懷中取出了墨綠色的先天木罡珠,走到了左光宗麵前,“左六指,你服不服?”

    左光宗縮了縮了脖子,眼睛死死的盯著先天木罡珠咬牙道:“服!”

    形勢比人強,不說‘服’不行,淩安與淩卓的慘樣可罷在那呢!

    “那想不想翻盤?”淩動晃著先天木罡珠誘惑道。

    “想!”左光宗脫口而出!隨即又苦笑不已,想又如何,可他哪來的賭資呢?

    “我既然說過今天要十全十美,那就再給你一個機會!省得你們到時候說三哥我不仗義,得了好處就跑,讓你指著脊梁骨罵!給你五分鍾的時間想賭本,過時不候!”

    淩動的話,讓左光宗再次泛起了一點希望,到現在為止,左光宗對自己的賭術依舊自信無比,第一次輸,他認為自己碰上了那千分之一的機率都沒有失誤,至於第二次輸,他則歸結到了淩動瞎貓碰了個死耗子,撞大運了!

    最關鍵的是,前七次左光宗判斷的確正確無比,今天若是打一開始左光宗就連輸兩把,恐怕左光宗現在也沒什麼信心了。

    先長勝後小輸,淩動就是抓住了左光宗的這種別人走狗運的心理!

    “三哥,什麼樣的物什能抵押?”左光宗厲然道!

    想了一番,左光宗決定先問下淩動這個決定人再說。

    “隨便,隻要你能做主的物什,無論房產店鋪,還是奴仆侍女,一紙契約立下,我都認可!”說這句話的時候,淩動感慨良多。

    當年在這如意坊內,這句話是由左光宗的口內說出的,讓他典妻80萬兩,結果依舊輸得一塌糊塗,那張典妻文書就落到了左光宗等人的手。

    其實那典妻文書並沒有啥效力,因為典得是淩動的未婚妻,但是當這張典妻文書被人滿城宣揚的時候,事情就不一樣了。

    淩動臭名遠揚的同時,還讓父親淩遠山尷尬異常,更讓女方怒氣衝天的上門退親,讓淩遠山痛失一臂助,那也是淩動自爆自棄的開始!

    今天,淩動想讓當年逼他立下典妻文書的左遠山也嚐嚐這滋味,不過,上不上鉤,就看左遠山自己了,淩動依舊不停的把玩著凝聚著左光宗大半眼神的墨綠色的寶貝先天木罡珠!

    “健仆......10人.....每人百兩如何.......”

    “健仆?哼,在南山郡我吼一聲,10兩銀子多的是!”

    “侍女......”

    “你上過的那些個破鞋,再賣給我,你當我淩動是傻子嗎?”淩動拍著左光宗的臉頰罵道。

    被搶白的左光宗緊咬著牙關,似乎在做著什麼決定!在淩動的提醒下,他突然想到了來時與淩家人計劃好最毒的一招,那就是讓淩動寫下典妻文書,去其父一臂的同時,讓他臭名遠揚。

    不過左光宗還沒那麼渾,仔細的分析了一番,隻要他這把賭贏了,典妻文書掌握在自己手中,那什麼風險也沒有,還能贏回先天木罡珠,甚至狠狠的出一口惡氣,上演絕地大翻盤!

    最後,左光宗依舊選擇相信自己的賭術,畢竟輸的那兩把,隻是意外而已,這種意外,在賭場中也很常見,淩動隻是撞了大運而已,事不過三嗎!

    在相信自己的賭術,還有翻盤出氣的賭徒心理下,左光宗做了一個極不理智的行為——典妻!

    “淩動,知道南山郡第一美女是誰嗎?”左光宗紅著眼睛問道。

    “肯定不是你!”淩動的一句玩笑話,差點沒把左光宗氣瘋,還好淩動又補了一句,才讓左光宗的氣順了不少。

    “那還用說,馮家的馮月兒嘍!”

    “那你知道馮月兒的身份嗎?”

    “一個丫頭片子,還能有什麼身份?難不成還能是你老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淩動故意諷刺了左光宗一句,其實他知道這馮月兒是左光宗的未婚妻!

    “你......”想發話的左光宗,被淩動一個眼神給瞪蔫了,“你還別說,這天鵝肉還真是我的!馮月兒是我左光宗的未婚妻,這消息隻有我們左、馮兩家的長輩知道!”

    “那又當如何?”淩動是絕對不會慫恿左光宗典妻的,這話得左光宗自個說出來。

    “那馮月兒可是絕色,還沒過門,絕對的原裝正品。典押100萬兩,三哥要是同意,我這就寫典妻文書!”左光宗紅著眼興奮的說道,他似乎看到了他拿回了一切,淩動輸光了褲子,跪下哭著喊著求饒的景像!

    “我呸!”淩動直接破口大罵起來:“你當馮月兒下麵那玩意是金鑲玉,還典當百萬兩,就是金鑲玉也不值那價,10萬銀子砸出去,老子什麼樣的女人睡不到!”

    

Snap Time:2018-08-18 04:33:20  ExecTime: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