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百般刁難


    九聲鍾響之後,劍塵和長陽祖雲已經來到了那塊浮空陸地的上方,而在他的對麵,長陽府六名太上長老一字排開,皆是一張笑臉的親自出來相迎,

    長陽府為了歡迎劍塵,可是擺足了誠意,不僅讓上清鍾連響九下,而且就連長陽府的最高層太上長老也全體出動了,這陣仗恐怕也就隻有聖帝強者才能享受了,

    “哈哈哈哈,我們守護家族長陽府有史以來最為傑出的天才終於回家了,長陽翔天,老夫長陽府太上長老長陽青雲代表全族之人歡迎你的歸來。”六人中,一名仙風道骨,鶴發童顏的老者笑的對著劍塵說道,神情十分的愉快,

    長陽青雲是長陽府青脈中輩分最高的人,同時也是長陽府中實力最強的一人,是長陽府目前唯一一名實力達到聖皇大圓滿境界的蓋世強者,已經被卡在通往聖帝的瓶頸上多年時間,

    “劍塵,還是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幾位太上長老吧……”長陽祖雲霄站了出來,一臉微笑的為劍塵一一介紹長陽府的剩下幾名太上長老,

    經過長陽祖雲霄的介紹,劍塵也總算是知道了長陽府另外幾名太上長老的身份,長陽府的七名太上長老中,祖脈和元脈各占了兩名,而青脈則是最強,足足有三人,其中祖脈的太上長老都是劍塵熟悉的長陽祖雲霄和長陽祖嘯,元脈的兩名太上長老名字分別叫長陽元無忌,長陽元鄭華,而青脈中除了實力最強的長陽青雲外,另外二人劍塵也見過,其中一人是上次前來洛爾城想要索要皓月神殿的長陽青爵日,至於青脈中的最後一人,是當年和劍塵一起被困在皓月神殿內,並被吸光了所有能量的那名聖皇強者,名字叫長陽青雲風,

    長陽祖雲霄介紹完畢之後,青脈的太上長老長陽青爵日開口說道:“雲霄,你因該叫長陽翔天才對,畢竟隻有這樣來稱呼才會更加的恰當,至於劍塵這個名字,理應作廢,從此以後,在天元大陸上就隻有長陽翔天,沒有劍塵這個名字了。”長陽青爵日看向劍塵的目光中,隱藏著一絲誰都沒有察覺的冷意,

    “哈哈哈,爵日說得對,現在長陽翔天既然回歸了家族,那自然是以家族的姓氏為稱呼,劍塵這個名字,我看從今以後就作廢了吧。”長陽青雲一臉微笑的附議,

    長陽青雲風和元脈的兩名太上長老皆是微微點頭,十分認同這個說法,長陽祖嘯則是沉默不語,沒有說話,長陽祖雲霄的眉頭則是微皺,露出一絲為難的神色,旋即轉頭看向劍塵,說道:“曾孫啊,你的意見如何呢。”長陽祖雲霄很少這樣來稱呼劍塵,不過這一次卻把曾孫兩個字咬得有些重,好似在向在場的其他兩脈太上長老炫耀,天賦曠古爍今,並以上清鍾連響九下來迎接的劍塵是自己的曾孫子,

    劍塵麵無表情,不假思索的說道:“不,劍塵才是我的名字,這個名字我是不會改變的,至於長陽翔天這個名字,我也不會反對,不過這隻能作為我的副姓。”劍塵這番話說道斬釘截鐵,沒有留下絲毫商量的餘地,他的名字,又豈是說改就改的,更何況這個名字是從他前世追憶過來的,

    幾名太上長老臉上那柔和的笑容迅速的消失,一個個眉頭輕皺,露出不悅之色,但旋即長陽祖嘯就站了出來,說道:“名字隻是一個稱呼而已,何須太過在意,而且劍塵這個名字曾孫也用了那麼長時間了,如今在天元大陸上也是名聲顯赫的人物,怎能輕易更改。”

    經過長陽祖嘯的調解,其他兩脈的太上長老也沒有繼續糾纏不清了,紛紛默許了劍塵,劍塵雖然是他們的晚輩,但他身上的能量之大卻連守護家族都不敢小視,先不說他本身的實力和天賦是多麼的驚人,僅僅是上古神獸天翼神虎,就足以讓他們做出讓步了,

    更何況,在劍塵的身後還有瑞金和黑魚這兩名可以和聖帝抗衡的超級強者,

    “幾位太上長老,我已經如約而至來到守護家族長陽府,不知我雲空祖爺爺腦中的封印是不是因該可以解除了。”劍塵說道,

    “不急不急,長陽翔天啊,你既然歸回了家族,那儀式自然是免不了的,等我們先把你回歸家族的儀式進行了,再去為雲空解除腦中的封印吧。”長陽青爵日說道,

    “依我看,還是先把雲空祖爺爺腦中的封印解除了在進行儀式吧,反正也耽誤不了多長的時間。”劍塵毫不讓步,把長陽祖雲空的問題放在第一位,

    聽了這話,長陽祖雲霄和長陽祖嘯兩人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而長陽青雲等五名太上長老臉上神情則是一滯,劍塵三番四次的以不容反駁的語氣和他們討價還價,這已經讓他們心中有些不快了,

    雖然劍塵天賦過人,如今的實力不容小視,在再怎麼說他始終都是一名晚輩而已,而作為長陽府高高在上的幾名太上長老,還從來沒有被一名晚輩如此強迫,

    長陽祖雲霄目光從幾名太上長老臉上掃過,眼神中有著一絲怒容一閃而逝,朗聲道:“當初我們七人就有言在先,如果雲空能把翔天帶回家族,我們七人就為雲空解除腦中的封印,現在翔天依然已經回到家族,而我們也是時候履行當初的諾言了,幾位太上長老,我們還是出去替空兒解除封印吧,不然的話,那我們豈不是言而無信。”

    聽長陽祖雲霄此言,元脈的兩名太上長老一樣也有道理,於是其中一人開口說道:“好吧,那我們就先替雲空把腦中的封印接觸了吧。”

    見元脈的人都同意了,青脈的三名太上長老也唯有順從,旋即,七名太上長老齊齊離開了這片**的空間,去外界為長陽祖雲空解除封印,隻留下長陽祖夜韻為劍塵領路,

    “劍塵,黃鸞,隨祖奶奶一起下去吧,讓祖奶奶為你們介紹一下我們長陽府內的重要人物。”長陽祖夜韻微笑的說道,然後就帶著劍塵從高空中降落下去,落到腳下那懸浮在天空中的龐大陸地上,

    劍塵雙腳剛踏到地麵上,四麵八方就有大量的人圍攏了過來,很快劍塵和長陽祖夜韻幾人就被人山人海給包圍在麵了,所有人都是一臉好奇的打量著十分陌生的劍塵和黃鸞二人,心中是充滿了疑惑,

    “這三人中隻有夜韻祖奶奶我認識,可是另外兩個人是誰呢”

    “難道站在夜韻身邊的一男一女兩名青年就是讓上清鍾連響九下迎接的人。”

    “連身份地位顯赫的傭兵之城大長老都隻有資格讓上清鍾連響六下,而這兩名陌生青年竟然擁有讓上清鍾連響九下的身份,莫非他們二人是聖帝強者。”

    “老夫雖然長時間沒有出家族了,但對於外麵的消息也是略知一二,據說如今的天元大陸上隻有人欲道道主一名聖帝境界的至強者,莫非這名青年就是人族唯一的一名聖帝,,人欲道道主。”

    “不可能,他絕對不是人族聖帝人欲道道主,上次獸神大陸的強者大舉入侵我天元大陸時,我曾親眼見識過人欲道道主的絕世風采,這個青年絕對不是他。”

    “不是人欲道道主,那這個人究竟是誰。”

    嗡嗡的議論聲從四周飄來,許多人都在猜測著劍塵的身份,

    “長陽翔天,原來是你。”突然,一道帶著些許尖利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隻見一名打扮的雍容華貴的中年美婦帶著兩名年紀大約二十來歲,長得眉清目秀的女子從人群中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劍塵循聲望去,一眼就認出那三個女人正是和長陽青爵日來長陽府想要獲得皓月神殿的人,

    中年美婦帶著兩名女子毫不理會眾人那詫異的目光,徑直走到劍塵麵前,雙手叉腰,擺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樣子扯高氣揚的說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目無尊長的後生晚輩長陽翔天啊,長陽翔天,沒想到連你這種不懂禮數,傲慢無禮的人也能進入我守護家族,真是令我好生意外啊。”

    聽了中年美婦這話,長陽祖夜韻的臉色立即變得陰沉了起來,滿臉的怒容,就連劍塵的臉色也沉了下來,黃鸞也是眉頭微皺,腮幫鼓起,一副氣呼呼的樣子,

    “冷霜,你認識這位小兄弟,這位小兄弟究竟是誰啊。”後方一名彎腰駝背的老人用沙啞的聲音問道,

    中年美婦對待這名老人顯得十分的尊敬,立即換了一張臉色,緩和道:“方宇大伯,你長年閉關,自然不知道長陽翔天這個人,這長陽翔天是千年前因犯下大錯被逐出家族的長陽祖雲空在外麵留下的種,他年紀輕輕,就仗著自身有點實力就目中無人,不把我們這些長輩放在眼,張揚跋扈,毫無一點身為大家子弟的風範,上次我和尊敬的爵日長老親自跑到天元大陸上去拜訪他們時,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長陽翔天竟然還膽大妄為的對爵日太上長老下逐客令,簡直是豈有此理。”

    “就是,這長陽翔天的確太過分了,他也不想想他自己是什麼身份,不就是我長陽府的罪人在外麵留下的一個晚輩罷了,想我堂堂守護家族的太上長老拉下臉來,不惜奔波萬前去小小的洛爾城拜訪,你不知好歹也就罷了,可是可是可是你竟然還對尊敬無比,受世人膜拜的爵日長老下逐客令,這簡直是不可饒恕。”跟在中年美婦身邊的一名年輕女子手指著劍塵義憤填膺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19 00:01:23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