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武魂石(18-04-25)      第兩千四百六十章對付器靈(18-04-25)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方靜(18-04-25)     

第六百七十七章登門道歉


    看劍塵沉默,碧海想了一會,開口道:“曾孫啊,我知道你這麼著急的想要達到七階光明聖師是想為你大哥恢複斷掉的四肢,但你完全可以選擇另外的想法,你可以花費一些代價去神聖帝國請一名七階光明聖師來為你大哥恢複,雖然七階光明聖師在天元大陸上的數量十分稀少,但神聖帝國可是光明聖師的匯集之地,更是七階光明聖師的產生之地,以你現在的身份還是有資格去麵見那些地位高貴的七階光明聖師了。”

    “另外,你不是和傭兵之城的大長老認識嗎,傭兵之城的大長老在天元大陸上可是至尊般的存在,他的麵子沒人敢不給,就算你請不到他們來,你也完全可以請傭兵之城的大長老出馬,如果他願意幫助你的話,那要想請到七階光明聖師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或許,在傭兵之城的客卿長老當中也有七階光明聖師的存在。”

    劍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祖爺爺,既然我是一名光明聖師,並且已經達到了六階,那我就一定要想辦法讓我光明聖師的能力晉入七階,直到我所能達到的極致。”

    碧海讚賞的點了點頭,道:“曾孫啊,你的這個想法非常好,不錯,人就是要有鬥誌,有目標才能一路前進,不管前麵的道路有多麼艱難,都一定不能放棄。”

    碧海語氣停頓了下,自個兒的倒了杯茶水喝,繼續說道:“雖然你不是神聖帝國中的那些大人物,但憑你那可怕的天賦無論是走到哪都會受人重視的,而且你背後還有傭兵之城的大長老為你撐腰,憑著這些優勢,我想神聖帝國的光明聖師工會一定會破例給你一次晉級七階光明聖師的機會的。”

    聞言,劍塵麵露喜色,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隨後,劍塵又向碧海請教一些關於聖王境界方麵的知識便離開了,回到了屬於自己居住的那棟宮殿一般的豪華建築內。

    安靜而舒適的房間內,劍塵盤膝坐在床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旋即手一翻,一塊紫光閃閃的令牌出現在他手中,而在他的腦中,卻情不自禁的回憶起幾年前獲得這塊令牌的一幕。

    “小夥子,日後若是來到神聖帝國的神之城,你憑著這枚令牌可以找到我。”

    劍塵盯著手中這塊令箭愣愣出神,訝然道:“沒想到這枚令箭麵居然還隱藏有一絲十分隱晦的天地之力,若非我已經達到聖王境界,我還真無法感應出來呢,當年贈送我這枚令牌的那名老者究竟是什麼身份?”

    劍塵心中充滿了好奇,喃喃道:“看來,是時候去一趟神聖王國了。”

    “稟告四少爺,三少爺求見!”就在這時,一名侍女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劍塵微微一愣:“居然是三哥,他來找我做什麼?”沉吟了片刻,劍塵收起手中的紫金令牌,道:“請他進來吧。”

    “是,四少爺!”侍女恭恭敬敬的應答一聲,然後慢慢的退了出去。

    隨後,劍塵也下了床,徑直走到客廳中坐了下來,等候著三哥的到來。

    對於這位和自己有著血緣關係到三哥,劍塵心中的確很沒有好感,因為他自幼開始,他的三哥就開始百般刁難他,處處和他過意不去,三番四次的找機會試圖欺負他,隻是結果有些令人啼笑皆非,做哥哥的不僅一次都沒有欺負成功,反而被公認的廢人弟弟給反欺負了無數次。

    劍塵坐在桌子前一臉悠閑的喝著茶,很,一名身穿白色長袍,溫文儒雅的青年在一名少女的伴隨下從外麵走了過來。

    青年玉樹淩風,英俊瀟灑,身上充斥著幾分少有的書生氣息,少了幾分鐵血般的剛毅,因此看起來帶著幾分柔弱之氣。

    劍塵目光平淡的落在青年身上,對於自己的這位三哥,他也有一些日子沒見了,和幾年前比起來,他的三哥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無論是相貌,還是氣質都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被劍塵一直盯著,長陽克的神情立即變得有些拘束了起來,心中也是一陣忐忑,此刻在他眼中,眼前這名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可絕非自己的四弟那麼簡單,而是一名高高在上,揮手間便擁有毀天滅地之威的聖王強者啊。

    “稟告四少爺,三少爺帶到。”那名侍女一臉崇拜的看著劍塵,微微欠身說道。

    劍塵揮了揮後,示意侍女退了下去,而那平淡的目光卻目不轉睛的盯著三哥長陽克。

    “四弟….四弟…..”被劍塵這樣盯著,長陽克變得更加拘束了起來,心情也是十分的緊張,以前他處處和劍塵作對的情景曆曆在目,而現在後者已經成為一名聖王了,這讓長陽克心中也有些害怕,生怕劍塵會搬出以前的事情來為難他。

    看著三哥長陽克那一臉緊張的摸樣,劍塵莞爾一笑,主動開口打破了三哥那尷尬的境況,道:“三哥,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到這來了,你可是難得來我這一趟啊,坐吧,別總是站著。”說著,劍塵主動拿起桌上的茶壺為三哥倒上一杯水。

    長陽克頓時鬆了口氣,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然後有些拘束的在劍塵的對麵坐了下來,遲疑了片刻,然後才鼓足勇氣說道:“四弟,其實三哥今日到你這來,是來道歉的。”

    “道歉,道什麼歉?”劍塵疑惑的盯著長陽克,滿臉的茫然不解。

    長陽克再次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看向劍塵的目光有些躲閃,吞吞吐吐的說道:“四弟,以前…以前…以前三哥的確做了許多過分的事情,很對不起你,希望你能原諒你三哥,你三哥知道錯了,對於以前做出的那些事情,心中也是十分的後悔。”

    劍塵啞然失笑,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道:“原來你說的是這些啊,三哥,兒時的那些事就不要再提了吧,我早就忘記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雖然劍塵心中對三哥以前做過的事情感到十分不滿,但大家畢竟都是一家人,都是親兄弟,他可不會為了從前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和三哥真的鬧翻,因為,他的三哥並沒有做出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而且這一次三哥主動登門道歉,也夠顯得誠意,劍塵如果在計較下去的話,倒是顯得小家子氣了。

    聽了這話,長陽克心中是終於落下了一塊大石頭,臉上也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絲愉的微笑,道:“四弟這樣說,三哥我可就踏實了,以前都是三哥我太小氣了,在許多地方對不住四弟,不過四弟你放心,以後三哥我唯你馬首是瞻,一切聽從四弟的。”

    

Snap Time:2018-04-25 07:03:20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