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自斷一臂(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討債(18-07-21)     

第九百四十一章群雄匯匯集


    比肩王目光怔怔的盯著鐵塔,道:“金色血液,金色血液,怎麼會有金色的血液,莫非,你不是我人族之人?”

    “誰說我不是人族之人了,我除了身材比你們高大外,哪不像人族了。”鐵塔麵色一急,慌忙的解釋道,他心中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事情,生怕別人說自己不是人類,是怪物,是外族人。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虛空開始距離的扭曲了起來,一道空間之門迅速形成,隻見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從麵走出。

    “撕裂空間建成空間之門,這是聖皇的神通。”注意到上方的空間之門,所有聖王強者心中皆是一動,已經猜出了來人的實力。

    看見那名中年男子,鳴東麵色大喜,立即禦空而起向著那名中年男子飛去,大喊道:“天伯伯,天伯伯,你終於出現了。”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傭兵之城的大長老……天劍!

    人群中,立即有數十名強者禦空而起,不急不緩的向著天劍飛去,這些人毫無例外都是來自天元大陸上各大世家的聖王強者,隱藏在其中的還有幾位已經達到聖皇境界的蓋世強者。

    他們在距離天劍五十米的地方懸停了下來,同時對著天劍拱了拱手,道:“見過大長老!”

    比肩王也從地麵上飛了起來,神態恭敬的對著天劍拱了拱手,道:“費斯塔帝國九王之一,比肩王參見大長老。”比肩王的眼角餘光不時的瞥向鳴東,眼底深處有著隱藏著極深的冷芒。

    “大長老,莫非他是傭兵之城的大長老。”一些不認得天劍的聖王強者猜出了天劍的身份,紛紛對著天劍拱手行禮,神態恭敬。

    “諸位不必多禮。”天劍麵色平靜的對著眾人說道,旋即目光看向鳴東,那平淡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溺愛,道:“不錯,這些年你的實力進展很快,修煉速度之快,即便是你天伯伯當年在你這個年齡階段,也是遠不如你啊。”

    沒有理會鳴東的興奮,天劍的目光落在鐵塔身上,當他看見鐵塔那金色的血液時,目光頓時一凝,眉頭也隨之緊緊的皺起。

    “金色的血液……”天劍低沉呢喃,眼中露出思索之色,旋即手一揮,頓時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鐵塔包裹,帶著鐵塔飛了上來,最終站在天劍的麵前。

    “鐵塔,不用怕,這是我天伯伯,天伯伯不會傷害你的。”鳴東說道。

    鐵塔點了點頭,一臉忐忑的盯著天劍,而手掌則緊緊的握住自己的傷口。不過金色的血液已經順著他的手指縫流露出來,是那麼的醒目。

    天劍目光緊緊的盯著鐵塔上下打量著,眉頭緊緊皺起,露出驚疑不定之色。

    “鐵塔,沒想到你居然變得這麼厲害,連聖王強者都能殺。對了,你使用的戰天奧義……破空決和破凡訣究竟是什麼強大的戰技啊,以前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你是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厲害的戰技的,看著威力,起碼是高級天階戰技了吧。”鳴東一臉好奇的盯著鐵塔問道,對於鐵塔為何會掌握如此強大的戰技,他心中是充滿了疑惑。

    聞言,鐵塔茫然的搖了搖頭,甕聲甕氣的說道:“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反正…反正…反正我剛剛突然就會了。”

    “什麼!突然就會了!”鳴東一臉的錯愕,滿臉的不信之色。

    “戰天奧義,戰天奧義……”天劍低聲呢喃著,苦苦思索,他總覺得這個詞自己似乎在什麼地方看到過。

    陡然間,天劍似乎想起了什麼,臉色猛然大變,一臉震驚的盯著鐵塔,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戰天奧義,金色血液,並且眉心有戰斧印記,這豈不是上古典籍中對百族戰神阿瑞金斯的記載,莫非…莫非他是百族戰神。”天劍的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發現了鐵塔的身份秘密,饒是以他的心境,也難以保持平靜。

    “天伯伯,你怎麼了。”天劍驟然大變的神態被鳴東看在眼,當即好奇的問道。

    比肩王,以及那些一直關注天劍的聖王以及少數幾位聖皇強者也發現了天劍的失態,心中紛紛感到好奇,不知究竟是什麼事情,竟然讓傭兵之城的大長老這般失常。盡管心中感到非常疑惑,但卻沒有一人敢向鳴東那樣肆無忌憚的開口發問。

    天劍深吸一口氣,緩緩的使自己平靜下來,此時此刻,他看向鐵塔的目光發生了翻天地覆的改變。

    “鳴東,這位是你的朋友嗎?”天劍對著鳴東問道。

    “是啊,天伯伯,鐵塔可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而且他還是劍塵的朋友。”鳴東答道。

    天劍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但隨即心中就發出長歎聲:“唉,當今世界,上古神獸天翼神虎和百族戰神再次出現,獸神大陸和百族都有至強者衍生,而海域的海神未死,我天元大陸的至強者究竟在何方。”

    這一刻,在天劍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股強烈的不安,那是對於天元大陸的安危而擔憂。如今這個世界的四大種族,其中三族都有至強者衍生,惟獨天元大陸沒有出現。將來若是再次重演上古時期的場景,天元大陸還有什麼力量去和他們鬥。

    不過讓他稍微安心的是,無論是天翼神虎還是百族戰神,都和天元大陸的劍塵以及鳴東保持著一種良好的關係,並未成為敵對勢力。

    “不知劍塵究竟怎樣了,他二十年成聖,當今我天元大陸上,就屬他的天賦最為傑出了,而且他與結界之靈相識,難道他是我天元大陸未來的希望。”轉念間,天劍的心中又想到了劍塵,心中頓時一陣期待。

    就在這時,天劍的目光突然一凝,道:“鐵塔,你先去傭兵之城吧。”說著,天劍也不征求鐵塔的意見,袖袍一揮,立即有一股雄厚的力量包裹著鐵塔的身體,將鐵塔的身軀強行拖住身後的空間之門內消失不見。

    見自己必殺之人鐵塔竟然被天劍給送走了,比肩王的臉色微變,不過什麼也沒說。

    “天伯伯,你這是?”鳴東一臉不解的看著天劍。

    鳴東話音剛落,周圍的空間開始劇烈的扭曲了起來,旋即一扇扇空間之門同時出現,一名名年齡不一的強者從空間之門內跨步走出,釋然是十大守護家族的人。

    這一刻,十大守護家族的人齊聚烈焰城上空,前來的人雖然不是家族內實力最強的人,但都是聖皇境界的蓋世強者。

    而在比肩的身邊,也有一道空間之門出現,他的父親比翼飛從麵走了出來,比翼飛的臉色透著幾分蒼白,神色憔悴。

    當初在海域上空,他和一元宗的太上長老淩元子被劍塵以神降術傷到元神,至今還未愈合。

    天劍目光平靜的看著十大守護家族的人,輕聲道:“沒想到十大守護家族的人竟然全部都來了。”

    “大長老,劍塵既是長陽翔天,而長陽翔天又是十大守護家族長陽府的人,他在外麵創建的烈焰傭兵團已經違背了我們十大守護家族以前定下的規矩,因此必須要鏟除,現在我們在處理自己家族的事情,希望您們傭兵之城不要幹預我們十大守護家族的事情。”一元宗的一名太上長老對著天劍拱手說道。

    這時,又是一道空間之門出現,隻見兩名鶴發童顏的老者從麵走出,他們腳踏虛空,一步就來到天劍麵前,正是傭兵之城的三長老,四長老。

    “大長老,我們傭兵之城不能幹預天元大陸的恩怨,我們不能忘記城主大人當年定下的規矩。”傭兵之城三長老說道。

    “大長老,城主大人當年定下的規矩是隻有在我天元大陸受到威脅時,才可出麵阻止大規模的內部衝突,防止我們的實力衰減。但這樣小規模的衝突,不足以讓我們幹預,而且這又是屬於十大守護家族的內部事情,我們傭兵之城不能插手。”傭兵之城四長老勸解道。

    聽了這些話,鳴東心中頓時露出焦急之色,道:“天伯伯,這座城池可是我們耗費了數年的力氣和心血才鑄造起來的,你一定不能讓它被人搶走。”

    天劍輕歎了口氣,沉吟了會,說道:“鳴東,這件事情你天伯伯幫不了你了。”

    “天伯伯…”鳴東還不死心,還想苦苦哀求。但不等他把話說出來,便被天劍給打斷了:“一切都是因為劍塵而起,要想改變這個局麵,就隻有劍塵了,等他將來有足夠的實力時,自然會重新占有這座城池。鳴東,你跟伯伯回傭兵之城去吧,在那好好的修煉,伯伯將用剩下的時間全力教導你。”說著,天劍也不征求鳴東的意見,強行帶著鳴東離開了這,通過空間之門回到傭兵之城。

    天劍一走,傭兵之城的三長老和四長老也同時離開了這,沒有過多的停留。

    “空兒,跟我們回去吧。”長陽祖雲霄目光看向長陽祖雲空,聲音中充滿了無奈。

    長陽祖雲空已經帶著幽月和碧蓮兩人重新回到了城牆上,聞言,長陽祖雲空臉上頓時浮現出怒容,道:“爹,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曾孫耗費多年的心血才打下的基業就這麼給毀了嗎。”

    “空兒,以前劍塵不是我們守護家族的人時,無論他創建多麼強大的勢力都不關我們的事,但現在他既然是我們守護家族的人,那就必須要按照我們守護家族定下的規矩來行事,希望您能理解。”長陽祖雲霄長歎道,他又何嚐不想保住這座完全由鎢合金鑄造的城池,但規矩如此,他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因為一旦壞了規矩,那他們長陽府,將會受到來自另外九個家族的壓力。

    “長陽祖雲空,我們十大守護家族多年前定下的規矩不容破壞的,你身為守護家族的人,就應當遵守我們的規矩,這的事,你還是不要插手了。”清心閣的一名強者說話了,他是一名相貌平凡的中年男子,身上散發出一股出塵的氣息。q!~!

    

Snap Time:2018-07-22 22:26:58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