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武魂石(18-04-25)      第兩千四百六十章對付器靈(18-04-25)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方靜(18-04-25)     

第九百四十百章鐵塔成聖


    “現今的這個局勢,真是亂套了,我在這苦苦等候了三百萬年時間,聖女殿下為何會在這個時刻出現,紫宵劍宗的傳人為何會來到這,而且又是這種複雜的關係……”

    “戰天神族一脈的人大可不必擔心,將來等他明白了真相之後,我想他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他若是做出了錯誤的選擇,那他唯有消散在天地間了。反正戰天神族一脈的人由天地所生,這一代人死亡,隻需等待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年,天地間便會再次衍生下一代戰天神族一脈的人……”

    全身都覆蓋在一層銀色鎧甲內的人發出低沉的呢喃聲,聲音悅耳動人,但是卻充滿了冰冷,不夾雜絲毫感情在內。

    烈焰城外,鐵塔周身的金色光芒已經形成一個耀眼的太陽將他的身體籠罩在內,從外麵根本就看不清他的人影。

    鐵塔的氣勢在節節攀升,那充斥於天地間的戰鬥意誌也是越來越強大,當他的氣勢攀升到頂點時,一道細小的金芒從他身上射出,直接插入了天際,似乎已經蔓延到天外。

    與此同時,天地間的元氣開始暴動了起來,方圓萬內的元氣紛紛從四麵八方匯集而來,最終被鐵塔如長鯨吸水似地吸入身體中,當那密集的天地元氣匯集在鐵塔的身體周圍,竟然形成了一個肉眼可見的漩渦。

    滅焰聯盟和烈焰傭兵團的大戰依然在進行著,所有人都受到了鐵塔的戰鬥意誌的影響,忘記了自我,忘記了疼痛,沒有了恐懼和害怕,唯一留在他們腦中的念頭,隻有戰鬥!戰鬥!不停的戰鬥!

    鳴東,獨孤峰,王逸風,小胖等人依然受到了影響,在滅焰聯盟的大軍中忘情的殺戮,唯有那些聖王強者才能自控。

    天幕靈這些隨著長輩而來的晚輩已經昏迷了過去,他們都是被自己的長輩給弄暈的,防止他們也受到戰鬥意誌的影響。

    鐵塔的身軀就放佛是一個無底洞似地,大量的天地元氣灌輸到他身體中,他的身體竟然還沒有達到承受的極限,沒有發生絲毫的變化。

    “他這究竟是在幹什麼?”

    “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來曆,看他此刻樣子,似乎在發生著某種蛻變。”

    ……

    周圍觀戰的一些聖王境界的隱士強者紛紛猜測,一個個都目露奇色的盯著鐵塔。

    鐵塔吸納天地元氣的過程足足持續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才終於結束,從天地間匯集而來的天地元氣緩緩的消散,最終重新歸於平靜,就連他身上散發出去的金色光芒也慢慢的收斂了起來,重新露出了鐵塔那高大魁梧的身軀。

    隻見他身上的鮮血已經消失,露出了那一身帶著淡淡金色光澤的皮膚,那雄壯而結實的肌肉高高的鼓起,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而在他的眉心上,已經多出了一柄小巧的戰斧 印記。

    籠罩天地間的那股戰鬥意誌緩緩的消散,他們正形成一股肉眼不可見的無形能量進入鐵塔的身體中,轉眼間,天地間便重新歸於平靜。

    沒有了那股至強戰鬥意誌的影響,滅焰聯盟和烈焰傭兵團還在大戰的上百萬年人也紛紛清醒了過來,頓時,一股深深的疲憊和籠罩所有人,就連腦袋都變得昏昏沉沉了起來。

    剛剛投入到忘我的戰鬥中,他們似乎消耗了全身的力氣似地。

    清醒過來的眾人腦中情不自禁的回憶起剛剛自己陷入忘我的戰鬥中,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片茫然,而那些實力達到大地聖師以及天空聖師境界的高手則是臉色大變,滿臉的驚駭之色。

    他們能清晰的回憶起剛剛發生的一幕,但直到這個時刻他們才猛然發現,自己剛剛在陷入到忘我的大戰中時,竟然完全不能控製自我,仿佛自己的軀體,自己的靈魂都在無形之中受到了別人的暗中掌控似地。

    受此影響,滅焰聯盟和烈焰傭兵團的人是再也沒有再戰之心了,紛紛停了下來,各自回到自己的陣營中,隻留下滿地的屍體以及被鮮血染紅的大地見證著大戰的慘烈。

    但此刻,已經無人去關注雙方的大戰了,所有人的目光毫無例外全部都匯集在鐵塔身上。

    鐵塔身子緩緩的落回地麵,盡管那充斥於天地間的至強戰鬥意誌已經消散,但是在他的身上,卻有一股極其強大的氣勢散發出來。他那一頭長發無風自動,乏著金色的魁梧身軀上,隱隱有金色的豪光閃現,身體中,更是有一股無比強大而狂暴的力量不時的散發出來。

    他雖然就這麼隨意的站在那,但那偉岸的身軀卻給場中所有聖王境界的強者帶來了一股莫大的壓力。

    此刻的他,就仿佛是一尊屹立在天地間的戰神似地,給人一種不可戰勝的錯覺。而從他身上散發出去的龐大氣勢,更是絲毫不弱於聖王強者。

    “他突破了嗎…..”

    “他的氣勢已經足以堪比聖王境界的隱士強者了,他究竟是天空聖師還是聖王……”

    “難道剛剛那副場景,是他從突破至聖王境界的過程……”

    “沒有天地玄奧降臨,沒有五彩祥雲相伴,他究竟有沒有至聖王境界……不論是來自各大家族的聖王境界的隱士強者,還是聖皇境界的蓋世強者,都在心中暗自嘀咕著。

    他們都感應到先前的鐵塔實力雖強,但隻在天空聖師的境界而已,而現在的他在進過先前的那場變化後,竟然擁有聖王的威勢了。

    沒有天地玄奧降臨,沒有五彩祥雲相伴,這究竟是突破了?還是他先前就一直在隱藏著實力?

    一道人影從天空中跌落下來,在高空中大戰的碧海和比肩王兩人之間的戰鬥已經結束,碧海終究不敵比肩王,被比肩王打成重傷,從高空中掉落下來,口中鮮血吐個不停。

    比肩王麵帶森嚴的殺機,從高空中追擊而下,手中聖兵劈砍,發出強大的劍氣射向碧海。

    身受重創的碧海實力被大大的削弱,吃力的抵擋著比肩王射來的劍氣,使他身上的傷勢更加的嚴重了。

    比肩王很快就追上了碧海,以空間凝固禁錮住碧海的身形,手中的聖兵帶著強大的能量波動毫不留情的向著碧海的腦袋刺去。

    “戰天奧義……破空決!”鐵塔低喝一聲,手中巨斧勢大力沉,帶著淡淡的金芒閃電般向著高空中的比肩王淩空劈出一斧。

    隻見一道肉眼可見的巨斧虛影破開了虛空,融入了一股精純至極的強大戰意向著比肩王飛去。

    當巨斧虛影與比肩王凝固的空間相撞,空間頓時破碎,而巨斧虛影卻餘勢不減分毫,帶著巨大的威勢和滔天的戰意劈向比肩王。

    比肩王眼中精芒一閃,放棄了攻擊碧海,手中聖兵帶著一層無形無態的天地之力影響巨斧虛影。

    兩者相撞,爆發出一股轟鳴巨響聲,碧海順利脫身,而比肩王的身形則是難以自製的向後飄飛了上百米距離。

    比肩王麵色如常,眼中神光湛湛,兩道無比淩厲的目光從他眼中電射而出,緊緊的盯著下方的鐵塔,冷聲道:“不弱的實力,可惜你是劍塵那邊的人,難逃一死。”話音一落,比肩的身體與空間合二為一,掌控空間之力,身子化為一道淡淡的殘影向著鐵塔略去,手中的聖兵光芒大盛,散發出讓虛空戰栗的強大能量向著鐵塔刺去。

    鐵塔毫不示弱,精純至極的強大戰意在他身上凶猛燃燒,充滿了強大的鬥誌和戰鬥執念,更有一股不敗的精神在他身上體現,他的身軀和手中的巨斧都有金光閃耀,然後身軀與巨斧合二為一,帶著一往無前之勢向著比肩王劈去。“戰天奧義……破凡訣。”

    “轟!”

    鐵塔的巨斧與比肩王的聖兵激烈碰撞在一起,頓時爆發出一股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狂暴的能量餘波肆虐,將大地破壞的一片狼藉。

    一擊之後,比肩王腳步踉蹌的退後了十餘部,而鐵塔那雄偉的身軀卻雙腳離地,飛快的倒飛了出去,身上的金芒一陣暗淡。

    比肩王很快就穩定了身形,目光中充滿驚訝的盯著鐵塔,驚歎道:“好強大的力量,明明實力遠不如我,竟然僅憑力量就能將我逼退,這究竟是什麼功法,竟然如此古怪。”若是仔細看的話,可以清晰的看見比肩握住聖兵的右手正在輕微的顫抖著。

    但很快,比肩王的臉上就重新布滿的殺意,道:“越是不俗,越是留你不得,受死吧。”比肩王身軀與空間合二為一,再次向著鐵塔衝去,眨眼間便追上了鐵塔,以空間凝固禁錮住鐵塔的射去,手中聖兵閃電般刺出。

    鐵塔身上金色光芒急速閃爍,直接無視比肩王那禁錮的空間,手中巨斧再次劈出。但這一次的威勢已經大不如之前了。

    一擊之後,比肩王身軀劇烈一顫,但這一次他卻沒有退後半步,而反觀鐵塔,雙腳踉蹌的退後,在地麵上踩出兩行深深的腳印。

    “你竟然能在我禁錮的空間內自由活動。”比肩王發出一聲驚呼聲,語氣中充滿了震驚,但手中動作可沒有絲毫遲疑,再次追上鐵塔發出強力一擊。

    “戰天奧義……追星趕月!”鐵塔低喝一聲,在比肩王聖兵刺來之際,身子驟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數十米之外。

    盡管鐵塔躲開了這一擊,但在他的左臂臂膀上,依然被比肩王的聖兵各處了一道細小的傷口,一股金色的液體頓時從傷口中流淌而出。

    “什麼,金色的血液。”比肩王一眼就看見了從鐵塔傷口中流出的金色血液,頓時發出驚呼聲,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仿佛發現了新大陸似地。

    “怎麼可能,他的血液怎麼會是金色的。”在遠處觀戰的一群聖王強者也發現了鐵塔的與眾不同,紛紛發出驚呼聲。

    鐵塔臉色猛然一變,他手中的巨斧頓時消失不見,立即用另一種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傷口,將從傷口內流出的金色血液遮掩在他那隻巨大的手掌之下,一臉的忐忑不安。

    金色的血液,一直是鐵塔心中最大的秘密,這個秘密隻有劍塵和鳴東兩人知道,除了他們兩人,鐵塔就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因為他心中一直在害怕,害怕當別人知道自己的血液是金色之後,會把自己當成怪物。q!~!

    

Snap Time:2018-04-26 21:41:53  ExecTime: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