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四十二章奪取獸魂(18-08-17)      第兩千五百四十一章突生變故(18-08-17)      第兩千五百四十章劍道強者(18-08-17)     

第九百零七章神帝王神器暴動


    混沌劍神第九百零七章帝王神器暴動

    起初琴聖天魔女還並未在意。★網心中隻是以為是一個重名,但當她看見畫像中的人物時,瞳孔猛然一縮,右手虛空一抓,被琴沁拿在手中的畫像立即飛入她的手中。

    見琴聖天魔女竟然取走劍塵的畫像,天琴家族一群人紛紛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目光全部都投向琴聖天魔女,神色間一片疑惑。

    琴聖天魔女目光怔怔的盯著畫像中的人物,神色間露出一絲複雜,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你怎麼會有他的畫像?”

    “師尊,難道你認識劍塵公子?”琴沁眼睛一亮,眨也不炸的盯著琴聖天魔女。

    琴聖天魔女將畫像還給了琴沁,沒有說話,在她那蒙著一層紗巾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表情。

    琴聖天魔女這幅神態落入天琴家族眾人眼中,頓時讓一些人心中暗暗擔憂了起來,生怕劍塵在什麼地方得罪了琴聖天魔女,從而影響到琴沁和她之間的師徒關係。

    雖然眾人心中有如此想法,但礙於琴聖天魔女那高高在上的身份以及響當當的威名,都不敢開口說出來。

    琴沁將畫像交給琴簫,匆匆的和家族的人告別之後,就被琴聖天魔女帶離了天琴家族,趕往海外三聖島。

    在一片原始山脈上空,天空中一片晴朗,萬無雲,呈現出一片蔚藍,可以清晰的看見一隻隻飛行魔獸成群結隊的在高空中自由的飛翔,不時的發出幾聲清脆動人的鳴叫聲,在天地間連綿回蕩,遠遠的傳播出去。

    山林間,巨大的獸吼聲不時的出來,隱約間可以看見一隻隻魔獸在茂密的叢林中飛速的奔跑追趕獵物,偶爾還有激烈的打鬥聲隱隱傳來,伴隨著還有一陣陣強大的能量波動。

    那是生存在這的高階魔獸在發生爭鬥,其中不乏五階魔獸。

    就在這時,一片蔚藍的天空中,空間開始劇烈的扭曲了起來,隨即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撕裂,形成一道五光十色的空間之門。

    三道人影從空間之門內跨步走出,領先一人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似平淡,但卻有一種與天地相融的感覺,仿佛他已經與周圍的空間完美的融合為一體,不分彼此,讓人很容易忽視他的存在。

    其後,是一名同樣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美婦,雍容華貴,她身上也帶著一股仿佛與天地相融的氣勢,隻是沒有中年男子那般濃鬱而已。、最後一人則是一名年過七旬,臉上布滿了皺紋的老者,看上去很容易被人當成是前麵兩人的長輩。

    “空兒,你還記得這嗎?我們家族就隱藏在這片虛空中,你終於可以回家了。”長陽祖夜韻雙目含淚,語氣激動的說道。

    長陽祖雲空神色複雜的望著四周那熟悉的景色,心緒十分的複雜,喃喃道;“我終於可以回家了,我終於可以回家了,沒想到我長陽祖雲空還有重新回到家族的一天。”

    看著情緒激動的兩母子,長陽祖雲霄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絲微笑,旋即一塊令牌出現在他手中,一道光柱從令牌上射出,徑直打在數百米之外的一處虛空上。

    那的虛空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漸漸的裂開一個足有十丈高的大門,透過折扇大門,可以清晰的看見麵那四處林立的古樸建築。

    這就是天元大陸十大守護家族之一的長陽府所在之地。

    “夜韻,空兒,我們進去吧。”長陽祖雲霄帶著兩人當即向著長陽府內走去。

    此刻,在長陽府後身的那處禁地中,有著一柄足有十米長的巨大神劍正半插在泥土中,神劍神光湛湛,光芒衝天,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劍氣,仿佛是一位絕世君王睥睨天下。

    而在神劍的四周,有著一層非常強大的結界布置在那,結界將神劍完全籠罩在麵,徹底的隔絕了神劍散發出的龐大氣息。

    誰都沒有注意到,就在長陽祖雲霄打開長陽府的空間時,插在這已經數百年沒有半點動靜的神劍竟然微不可查的震動了一下。

    長陽祖雲霄一家三口進入了處於另一處空間中的長陽府,他們剛一踏入這,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老者就風馳電擎的向著這飛來,眨眼間便來到長陽祖雲霄一家三口麵前。

    “雲霄,你終於舍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們要在外麵呆上一輩子呢。”老者那蒼老的聲音響起,非常的平淡,而一雙深邃的老眼卻不停的打量長陽祖雲空,神色驚疑不定。

    “祖爺爺,曾孫這一次成功的把空兒從外麵帶了回來,空兒,還不快來拜見祖爺爺。”長陽祖雲霄語氣激動。

    眼前這名老者名為長陽祖嘯,乃是長陽府中祖之一脈中輩分最高的人,他和長陽祖雲霄雖然同為太上長老,但年齡卻有千年之差。而且長陽祖雲霄也是他的嫡係後人。

    “你說什麼,他…他是空兒?”長陽祖嘯滿臉的驚訝,目光怔怔的盯著麵色蒼老的長陽祖雲空。

    長陽祖雲空上前一步,正要拜見長陽祖嘯時,突然間,一股絕強的劍氣從長陽府深處爆發出來,長陽府整個空間都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開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天空中更是出現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間裂縫交織在一起,整片空間都頻臨崩潰的危險。

    長陽祖嘯豁然轉頭,目光看向長陽府深處,這一刻,他那深邃的目光中迸射出兩道湛湛神光,沉聲道;“不好,是帝王神器**,雲霄,快隨我前往禁地壓製帝王神器,不然的話,這個空間都要被毀滅。”

    長陽祖嘯化為一道長虹閃電般前往後山禁地,同一時間,長陽府內的其餘幾名太上長老也紛紛從各處趕往禁地,一個個的神色都變得無比的凝重。

    長陽祖雲霄並未行動,而是站在原來的地方呆呆的望著禁地的方向,喃喃道:“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這帝王神器已經存在幾十萬年了,曾經它從未發出現過這樣的事情,為何在這短短不到千年的時間內,它就頻頻**兩次,而且這兩次……”長陽祖雲霄欲言又止,目光看向長陽祖雲空,神色十分的複雜。

    長陽祖夜韻神色淒涼,眼中有晶瑩的淚光在閃爍,痛聲說道:“為什麼空兒剛一回來,帝王神器就突然**,難道…難道事情真如當年族人所說的那樣,空兒真的是我長陽府的災星嗎,他的存在,隻會給我長陽府帶來災難。”

    長陽府的空間震動的越來也厲害,所有的族人紛紛受到了巨大的驚擾,一個個都停止了修煉觀望禁地內的情況。

    “不好,帝王神器快要壓製不住了,所有人達到聖王境界的族人火速來禁地協助,雲霄,你還不快過來幫忙。”長陽祖嘯的聲音從禁地內遠遠的傳來,聲音中充滿了焦急。

    長陽祖雲空目不轉睛的盯著禁地的方向,眼中光芒閃爍,神色間透著幾分疑惑。

    長陽祖雲霄神色痛苦,他緩緩的抓住長陽祖雲空的肩膀,語氣沉痛的說道:“空兒,我們退出去吧。”長陽祖雲霄帶著長陽祖雲空退出了長陽府的空間。

    就在兩人剛剛退出長陽府所在的空間時,禁地內突然**的帝王神器也逐漸的安靜了下來,很快就重新歸於平靜,就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地。

    帝王神器重新歸於平靜,這讓長陽府上下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鬆了一口氣,唯有長陽祖夜韻和長陽祖雲霄兩夫婦心情無比的沉痛,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幾名太上長老汗水淋淋的從禁地內走出,一個個都是心有餘悸,剛剛他們幾人合力都有些無法壓製帝王神器了,一旦帝王神器脫困,在這片空間內肆虐,他們實在是難以想象那究竟會給長陽府帶來多大的災難。

    “奇怪了,這帝王神器以前從未出現過這樣的問題,為何最近卻接連出現兩次**,第一次是因為一個族人擅自闖入禁地,而這一次又是為何會發生**。”一名太上長老一臉疑惑的問道。

    聽了這話,長陽祖嘯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當即一變,失神道:“莫非是……”

    “莫非是什麼?長陽祖嘯,難道你知道帝王神器突然**的原因?”立即有一名太上長老開口問道,而其餘的人也紛紛將目光看向長陽祖嘯。

    長陽祖嘯眼中光芒閃爍不定,什麼話都沒說,徑直向著長陽府外飛去。

    其餘幾名太上長老紛紛對視了眼,一個個也緊跟在長陽祖嘯身後。

    幾名太上長老同時離開了長陽府,當他們來到外麵時,一眼就看見了長陽祖雲霄三人,很快就知道了長陽祖雲空的身份。

    “雲空,原來是你,我終於明白帝王神器好端端的為何會突然**,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存在。”一名太上長老沉聲說道,臉色很不好看。

    “在這無數年來,帝王神器隻出現過兩次**,第一次是因為你擅自闖入禁地驚擾了帝王神器,今日這是第二次,其原因還是因為你踏入了長陽府。”

    長陽祖雲霄和長陽祖夜韻兩夫婦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神色間充滿了痛苦。

    “難道族人們的說法是對的,長陽祖雲空是我長陽府的災星,隻會給我們長陽府帶來災難,他一旦踏入我長陽府,便會受到帝王神器的排除,一旦帝王神器脫困,便會給我長陽府再來毀滅性的災難。”又是一名太上長老沉聲說道,看向長陽祖雲空的目光頓時變得不太友善了起來。

    “唉!”長陽祖嘯發出一聲長歎,滿臉都是無奈之色,說道:“空兒,你不能再次踏入長陽府了。”q!~!

    

Snap Time:2018-08-18 20:12:36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