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努比斯遇險(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四章絕世之戰(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七百八十二章獸神大陸入侵(三)


    就在紮家大長老不知因該如何是好時突然他臉色悄然一變神色間立即顯露一絲恭的神色然後對著血劍門四大護法神說道;“四位護法我們紮家老祖有還到我紮家一敘吧”

    血劍門四大護法都沉吟了會然後其一名年男子麵無表情的說道:“帶路!”

    在神之城他們四人可不敢肆無忌憚的行事終究崇高帝國可不是尋常小國特別是神之城的紮家其實力非常強大即便是在上古世家之也算的上是名列前茅不到萬不得已他們四人也不想在沒有完成門主交代的任務時就又把紮家給得罪了從而落得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名聲。

    血劍門四大護法跟隨紮家的人消失在遠方的天空而匯集在這的人也紛紛散去不過毫無例外所有人腦都盤旋著一個古怪的念頭都在思索著血劍門四大護法口所說的人類叛徒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來這血劍門的人不是來對付羊羽天的。”光明聖師工會的會長鬆了口氣。

    站在他身邊的大長老看著血劍門四人遠去的身影道:“不過他們四人已經被紮家的人邀過去了雖然他們此行不是來對付羊羽天的但讓我擔心的是等他們四人從紮家出來之後情況會不會發生變化。”

    會長搖了搖頭道:“因該不會以我對血劍門的了解他們即便是要殺人那也隻是派遣一名實力和刺殺目標相近的人去執行任務絕對不會讓實力強於目標的殺手出動這羊羽天現在還是一名六階光明聖師以血劍門四大護法的傲慢斷然不會自降身份去對付一名年僅二十多歲的小輩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血劍門已經退隱了直到現在還沒有複出隻需他們沒有複出那就不會接受任何任務。”

    “那我就放心了。”大長老暗暗鬆了口氣隨後就和會長重新回到總工會。

    紮家一處金碧燦爛的大殿內血劍門四大護法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紮家大長老親身接待以展示對血劍門的尊。紮家大長老在家族內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一身實力在整個紮家也是名列第三僅次於老祖之下他來接待血劍門四大護法已經是給足了麵子了。

    此刻大殿內空蕩蕩的除了血劍門四大護法和紮家大長老外就再也沒有別人了就在這時一層強力結界突然出現將整個大殿籠罩在內。

    血劍門四大護法麵色如常的坐在那沒有絲毫驚慌不過在心卻已經充滿了警惕。

    “不知血劍門的門主休斯頓可否安好老夫紮米洛四位回去之後替老夫向休斯頓門主問好!”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大殿內響起卻並沒有看見人影。

    “前輩的話語晚輩自會帶給門主。”血劍門一名護法麵無表情的拱手說道。

    “四位護法不知你們來我神之城究竟所為何事。”蒼老的聲音再次問道。

    “奉門主之命追殺人類叛徒。”血劍門護法說道。

    蒼老的聲音沉默了頃刻然後便繼續說道:“我們紮家能夠不幹涉你們在神之城內的一切行動但前是希望我們能做成一筆買賣。”

    大殿內的天地元氣開始波動了起來頃刻後一副完全天地元氣凝結而成的畫像便呈現在四大護法的眼前。

    血劍門四大護法在看見畫像的那一刻目光突然一凝不過旋即就恢複了常態。

    “這個人叫羊羽天是一名天賦很高的光明聖師他的存在已經阻礙了我紮家的發展步伐老夫希望四位護法能順便將這羊羽天除去我紮家一定會拿出讓四位護法滿意的東西。”蒼老的聲音說道。

    “前輩這個任務我們不接!”血劍門一名護法不假思索的就拒絕了紮家老祖的買賣一絲考慮的時間都沒有。

    “四位護法隻需你們完成了任務我們紮家一定會付出豐厚的報酬不會讓你等吃虧的。”蒼老的聲音再次說道。

    “前輩我等四人的任務是奉門主之命追殺人類叛徒不接受任何任務況且我血劍門還未複出前輩如果想要我血劍門殺這名叫羊羽天的人那前輩就隻有去找我們的門主了。”血劍門護法說道。

    “如果你們四人和老夫做成這筆買賣老夫能夠協助你們尋找那些叛徒若是有了老夫相助你們完成任務將會愈加的輕鬆。”蒼老的聲音再次說道已經有了一些急色雖然他是一名聖皇強者但對於羊羽天他們紮家卻礙於一些原因無法明麵出手隻好找被人。

    血劍門四大護法同時站了起來其一人共收到:“前輩若是無事的話我們四人就先告退了。”話音一落四人就離開了大殿。

    “哼大長老你馬上安排人手去開啟神之城的彌天大陣掩蓋城內所有人的氣味這血劍門四大護法既然酒不吃吃罰酒那老夫就絕不會讓他們輕易的完成任務。”

    聞言大長老臉色悄然一變有些擔心的說道;“老祖宗這樣會不會把血劍門給得罪了。”

    “彌天大陣就是我神之城內的一座護城大陣我們紮家作為神之城的擁有者莫非開啟陣法還有什麼過錯不成。”蒼老的聲音有些低沉了。

    “是老祖宗我馬上去安排人手開啟彌天大陣”

    血劍門四大護法離開了紮家並肩而行走在大街上。

    “那五名老鬼太會隱藏氣味了要想找出他們的確不是一件易事而且這神之城人太多了氣味雜亂要想在茫茫人海找到他們的準確位置更是難上加難。”血劍門一名護法麵無表情的說道。

    “我隻能感應到那五個叛徒就在這座城池內具體的位置我也找不到。”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四人立即找一個清淨點的地方施展秘法尋找他們的下落吧門主交代的任務我們必須要盡的完成了不能在拖延下去了。”

    血劍門四大護法立即來到一個清淨無人的地方圍成一圈盤膝而坐而在他們身前一柄血紅色的長刺漂浮在那四個劍尖相觸在一起形成一個十字架慢慢的旋轉。

    突然間四大護法同時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低喝道:“血神引路!”四人的鮮血在很在半空凝結為一體然後化為一道血光閃電般飛向遠方。

    “跟上!”一名護法低喝一聲旋即四人同時化為一道紅芒向著血光追去。

    然而就在這時整個神之城的上空突然風雲變幻原溫順的天地元氣也在這一那間變得狂暴了起來讓神之城內所有強者都是大為驚訝紛紛抬頭望天。特別是卡拉家族和卡紮家族的人眼更是光芒閃爍已經走在了一起防止紮家的突然發難。

    “這是能掩蓋氣味的彌天大陣。”光明聖師工會的城堡內一身白色長袍的會長站在窗戶前神色凝重的盯著天空喃喃道:“這紮家突然發動彌天大陣就行意欲何為是因為血劍門四大護法的事情還是要對卡拉和卡紮兩大家族動手了。”

    與此同時在天空疾馳飛行的血劍門四大護法同時停了下來那冷漠的臉上終究顯露了一絲怒容目光也在這一霎時變得淩厲非常。

    “這是神之城的彌天大陣能掩蓋一切氣味這紮家在這個時候和發動彌天大陣明顯是在阻礙我們完成門主交代的任務。”血劍門一名護法沉聲說道身上更有一層濃重的殺機彌漫。

    “這紮家是在故意和我們血劍門作對等回去之後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照實的稟告門主門主定奪。”第二名護法語氣低沉的說道心有著難以掩飾的怒氣。

    “現在先別討論這些了還是想想辦法因該怎麼樣才能找到他們五人再不完成任務的話那我們還有什麼臉麵向門主複命。”

    “血神引路已經失效了神之城這麼大而且他們又被彌天大陣掩蓋了氣味我們怎麼找?”

    “我們順著血神引路的方向飛去吧這樣大概能找到他們。”

    …

    轉眼間距離聖器開啟的時間已經過去整整十五天了而今日是聖器空間閉的日子大清早的在光明聖師工會廣場的四周就已經擠滿了人而廣場間卻是空空蕩蕩那個位置是留給參賽者出來的地方。

    此刻所有匯集在廣場四周的人都滿臉期待的盯著那個位於城堡最高端的聖器光明聖師工會每五十年一次的大賽雖然沒有傭兵之城熱鬧但同樣備受特備是最後進入前十名額的人更是遭到許多勢力的重點因為他們都是有可能成為七階光明聖師的天才。

    七階光明聖師放眼整個天元大陸上也僅有二十餘人每一名七階光明聖師的衍生在天元大陸上都是屬於極具驚動性的事情。

    而前來神之城避難的司徒老鬼五人也豁然混跡在人群現在在他們臉上已經看不到絲毫焦慮的神色了。神之城彌天大陣的開啟自然被他們察覺到了這讓他們幾人都感到非常的興奮。因為有了彌天大陣的掩護在加上他們幾人刻意隱藏氣味之下那追殺他們的血劍門四大護法是很難找到他們這讓他們在尋找劍塵一事上少了許多的後顧之憂。

    “這羊羽天似乎才二十四歲吧不僅成為了一名六階光明聖師掌握三大神術而且就上古異獸都收服了一隻讓我都對他生出了濃濃的好奇心想要見識一下他究竟是何須人也。”馬騰老鬼喃喃自語道這一路走來他們五人已經聽到太多於羊羽天的傳聞了使他們五人都想忍不住的要見識一下這羊羽天究竟是何許人也。

    “還有那隻上古異獸在天元大陸上可是十分的稀有我一定要親眼見識見識上古異獸的風采。”司徒老鬼發出輕笑聲內心卻充訴著一絲期待。

    …

    時間慢慢的消逝著很就到午時了就在這時一道道強烈的白光突然從天而降間接落在廣場間的空闊之地上每一道白光落下都會有一名光明聖師憑空出現在廣場上讓那空蕩蕩的廣場立即變得有些擁堵了起來。

    白光不斷的下落很廣場上就出現了數百名參賽者這些參賽者一個個麵色枯槁身形狼狽明顯這些天在聖器空間內吃了不少苦難不過毫無例外所有參賽者的肩上都背著一個大小不一完全獸皮做成的簡陋包裹麵裝的都是他們在聖器空間內收集的高階魔核。

    就在這時天空出現了一片七彩祥光隻見十名年齡不一的光明聖師被一道七彩光柱包裹在內從天空慢慢的落了下來。

    他們的出現立即引起了場所有人都意因為這十名被七彩祥光包裹的人都是取得有優越的成績在聖器空間內收集戰績達到前十的勝出者。

    “那是羊羽天他肩上果然有一隻小獸難道那就是上古異獸嗎?”人群突然有一人驚呼道登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集在劍塵肩上的那隻小獸身上眼有著濃濃的羨慕和嫉妒。

    當司徒老鬼五人看見劍塵肩上的小白虎那一刻眼登時閃過一道精芒低聲喃喃道;“我怎麼感覺這隻上古異獸和虎王口描述的那隻幼獸非常類似啊你們仔細看那隻上古異獸的背部好像真的有一對翅膀。”

    “咦果然有一對翅膀隻是被上古異獸隱藏的極好很難發覺。”馬騰老鬼眼顯露一絲驚色沉吟了頃刻立即對司徒老鬼說道;“司徒你馬上再次施展一下大預言術看看能不能尋到劍塵我總覺得這隻上古異獸就是虎王要的東西。”

    聞言司徒老鬼眼精芒一閃道:“神之城開啟了彌天大陣我的大預言術肯定也會遭到影響我盡力而為。”說著司徒老鬼立即閉上了眼睛手捏著一個奇怪的印決已經在默默的施展大預言術感應劍塵的血脈氣味。

    三個呼吸之後司徒老鬼那緊閉的眼睛突然睜開登時有兩道駭人的目光從他眼電射而出一閃而逝。

    “我終究找到劍塵了他竟然是羊羽天!”司徒老鬼手指著被七色光彩包裹住從天空慢慢落下的劍塵神色間有著難以掩飾的驚喜和驚訝。q!。

    

Snap Time:2018-07-23 18:03:55  ExecTime: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