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七百五十二章陰險師兄


    會長和大長老以及跟在他們身後的三名中年男子的目光也從劍塵身上移開,盯著遠處爆發大戰的幾個方向。

    “他們是地獄門和閻羅殿的人,沒想到天元大陸上消失了千年之久的三大頂尖殺手組織來了兩個。”大長老沉聲說道,臉色有些陰沉。

    會長雙目中精芒閃爍,道:“能讓地獄門和閻羅殿同時出動聖王強者,看來請他們的人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啊,不過地獄門和閻羅殿在千年前受到血劍門的慘重打擊,元氣大傷,險些就被滅門了,短短千年的時間還不足以讓他們恢複多少元氣,不足為懼,真正讓我擔心的就是血劍門有沒有插手進來,如果血劍門的人也插手進來的話,那情況就有些嚴重了。”

    一聽到血劍門,大長老的神色也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道:“天元大陸上三大頂尖殺手組織中,其中閻羅殿和地獄門擅長隱藏氣息,很難讓人察覺出自己的存在,然後以出其不意的手段瞬間刺殺目標,而血劍門的人則是以特有的陰煞之氣對敵,這陰煞之氣又是以殺戮修煉而成,十分玄妙,能融入虛空,穿透萬物,在人防不勝防之下便能影響到人的神智,讓目標的神智變得模糊不清,重者更是會陷入無盡的殺戮之中,輕而易舉的就被血劍門的人取走性命,從某些方麵來說,這血劍門比地獄門和閻羅殿更加的可怕。”

    會長讚同的點了點頭,道:“說的不錯,不過這血劍門和地獄門閻羅殿唯一的區別就在於他們根本就無法隱藏自己,陰煞之氣的特性使得他們無論走到哪,都會被人一眼認出,因此他們執行任務時都是選擇明殺,而不像地獄門閻羅殿那樣擅長隱藏氣息進行暗殺,讓人防不勝防。不過這血劍門已經在天元大陸上消聲滅跡千年之久,因該不會出現。”

    聽著會長和大長老對血劍門的談論,劍塵的腦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長生穀的修老伯,因為他已經知道了,隱居在長生穀的修老伯就是消失了千年之久的血劍門門主,一身實力深不可測。

    這時,遠方的大戰逐漸的平息了下來,十幾道人影從四個方向飛速的向著這接近,很就來到劍塵所站的這條大街上。

    先前搭救劍塵的那名灰衣中年男子將手中的屍體扔在地上,麵無表情的說道:“我殺了一人!”

    灰衣中年男子就默默的走到會長的身邊站定,而目光卻看向劍塵身上的那件金絲軟甲,眼中露出奇異的神色,能抵擋聖王強者一擊而毫無半點損壞的防禦至寶,他今日還是第一次見到。

    隨後,餘下的人也紛紛返回了這,四大聖王殺手,隻有灰衣中年男子斬殺了一人,其餘三人都逃掉了。

    八大家族的八名老祖目光齊齊落在劍塵身上,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旋即其中一人身穿火紅色長袍的老者對著劍塵說道:“這位想必就是羊羽天小兄弟吧,羊羽天小兄弟受了聖王強者一擊而毫發無傷,真是讓我等驚訝啊,現在看來,這一切似乎都是身上這件金絲甲的功勞,不知羊羽天小兄弟身上所穿的金絲甲究竟是何物,竟然擁有如此強的防禦力,乃是老夫生平第一見到啊。”

    “這是晚輩機緣巧合之下獲得的,關於這金絲軟甲的具體信息,晚輩卻是不知。”劍塵語氣平淡的說道,並未透露過多信息。

    八大家族的人剛想繼續詢問,會長的聲音便傳了過來:“羊羽天,你能得到如此寶物,乃是你的機緣所在,今日幸好有如此寶物護身,否則的話你就危險了,雖然為師叫了一人暗中保護你的周全,但也沒有想到兩大殺手組織竟然會同時派出四名聖王強者來襲擊你,險些讓你葬身於他們手中,好了,現在這的事情已經解決了,跟為師回總工會去吧。”

    會長不在理會八大家族的幾名老祖,帶著劍塵和身受重傷的楊嶺直接回到了總工會。

    在他們走後,八大家族的幾名老祖神色一個個都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

    “沒想到這羊羽天身上竟然還有一件防禦至寶,使他承受了聖王強者一擊而毫發無傷,擁有如此寶物護身,地獄門和閻羅點的人要想殺他可是非常不易啊。”一名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地獄門和閻羅殿派出的四名聖王強者一死三傷,以他們的性格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我們還是把羊羽天擁有防禦至寶的消息告訴他們吧,讓他們去想辦法。”那名身穿火紅色長袍的老者語氣平淡的說道,而在他眼底深處卻有一絲隱藏的極深的貪婪。

    “那金絲甲穿在一名六階光明聖師的身上竟然能抵擋聖王強者一擊而使得他毫發無傷,如此寶物若是被我得到,豈不是如虎添翼。”紅袍老者心中暗暗想到,而眼底深處的那一絲貪婪也是越來越濃。

    “那金絲甲的防禦力太強了,能抵擋聖王強者的防禦寶物我還從未聽說過,我一定要想方設法的得到。”

    這一刻,八大家族的老祖心中紛紛升起了同樣的心思,都沒有展露在臉上,金絲軟甲的防禦力已經讓他們所有人都為之心動了。

    劍塵在會長的帶領下很就回到了總工會內,然後直接飛入了城堡的最頂層。

    “羊羽天,閻羅殿和地獄門的殺手最擅長的就是隱藏自己,他們既然盯上了你,以他們的作風和行事手段肯定不會放過你的,而我們光明聖師總工會又是類似於公共場合的存在,對於進入這的人並沒有太大的要求,很容易被閻羅殿和地獄門的殺手混進來,麵對他們,尋常的護衛已經起不到絲毫作用了,因此,你現在住的地方已經不安全了,你還是搬到第五層來居住吧,這第五層是我光明聖師長老一級的元老休息以及閉關的地方,沒有長老的邀請,就連核心成員都無法進入這。”大長老對著劍塵說道,語氣中透著絲絲關切。

    “是,大長老!”劍塵拱手回到,神態帶著幾分尊敬,對於還不換住處,他倒是不怎麼在意,他自信除了聖王強者外,其餘的殺手無論用什麼方法都對自己構不成一絲一毫的威脅,因為他不僅具有聖王難傷的混沌之體,絕非那些天空聖師所能傷到的,而且還有萬毒不侵之體,無論是劇毒還是暗殺都對他無效。

    “羊羽天,我隔壁正好有一件空房,你就住在我隔壁吧,這樣若是有什麼突然情況,我也能及時趕到,這一段時間你就不要外出了,想必總工會外麵已經布滿了地獄門和閻羅殿的眼線。”會長開口說道。

    接下來,劍塵居住的地方從城堡的第三層搬至第五層,而會長和大長老對於金絲軟甲的事情也是隻字不提,讓劍塵那提在嗓子上的心終於鬆了下來。

    眨眼間,距離比賽的日子就隻有十天的時間了,而這幾天劍塵一直呆在房間內沒有出總工會一步,過著安寧的日子,而小白虎這幾天也一直在沉睡,一直沒有醒過來,但劍塵卻能清晰的感覺到小白虎體內的能量正一點一點的朝著質上的轉變。

    這一日,盤膝坐在床上參悟神術的劍塵神色微微一動,那緊閉的眼睛緩緩地睜開,手一翻,一枚古色玉佩便出現在他手中,立即有一道弱小的意念從玉佩內傳入劍塵的眉心。

    劍塵沉吟了會,收下玉佩走出了房間,前行了數米來到了會長休息的房間內,剛一進入房間,就發現一名年紀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正神態恭敬的坐在一張椅子上,而在中年男子對麵,坐著的人釋然是光明聖師工會的會長。

    “羊羽天見過師傅!”劍塵對著會長彎腰行禮。

    會長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麵帶微笑的看向劍塵,道:“羊羽天,這位是你的師兄,名叫雲天,已經閉關十餘年了,昨日才剛剛出關,還不見過你的師兄!”

    劍塵粗略打量了下雲天,便拱手道:“羊羽天見過雲天師兄!”.

    雲天抬頭看了眼劍塵,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道:“這就是師傅新手的弟子嗎,年紀輕輕便達到六階光明聖師了,不錯,比你師兄當年強多了。對了,羊羽天師弟,昨日師兄剛出關便聽說師弟身上有一件能抵擋聖王強者攻擊的防禦至寶,不知師弟能否讓師兄見識見識這究竟是什麼至寶這麼厲害。”

    “雲天師兄,實在是抱歉了,這金絲軟甲師弟是從不離身,而且要想把它脫下來也是極為的困難,隻好改日請雲天師兄一看了。”劍塵含笑的說道。

    “既然不方便,那就改日吧。”雲天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語氣頓了頓,便繼續說道:“羊羽天師弟能獲得如此寶物,可謂是福緣深厚啊,不過這樣的寶物若是被雲天獲得,雲天斷然不會穿戴在自己身上,而是拱手獻給師傅,因為這樣的寶物隻有穿戴在師傅這樣的強者身上,才能發揮出更大的功效,一方麵讓師傅的實力增強,另一方麵也是報答師傅這麼多年的教導之恩,羊羽天師弟,你說是不是應當如此。”雲天一臉微笑的看著劍塵。

    聽了這話,劍塵的臉色微微一沉,而眼中更有一絲寒芒一閃而逝,雲天話中的意思擺明了想讓劍塵把身上的金絲軟甲拱手送給會長。

    ~

    請分享

    

Snap Time:2018-01-18 16:10:09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