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一十六章整頓家族(二)(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五章整頓家族(一)(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強行奪取(18-07-07)     

第七百一十八章血劍門的曆史


    ? 劍塵站在那盯著四名血衣男子消失的方向久久不語,眼中的光芒閃爍不定。

    “四少爺,節哀吧,家主和四夫人已經離世了,我們還是盡快的為他們舉行一次葬禮吧。”這時,一名老者來到劍塵身邊對著劍塵低聲說道。這名老者是長陽府的元老,擁有大地聖師的實力。

    劍塵收斂了下心情,輕輕的搖了搖頭,道:“葬禮不用舉行了,爹和娘並未死去,我一定會把他們救回來的。”

    聞言這話,老者輕歎一口氣,以為劍塵是傷心過度,已經有些神誌不清了。

    “長老,剛剛那離去的四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劍塵輕聲問道,語氣很平淡,布袋絲毫情緒波動。

    老者想了一會,道:“四少爺,剛剛那四名強者的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我好像聽他們說是什麼血劍門的人。”

    “血劍門!”劍塵低聲呢喃一聲,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對於這個門派的名字的十分陌生。

    遲疑了片刻,劍塵便離開了這,來到了長陽府的花園之中,隻見在花園的涼亭處,碧家老祖碧海正坐在那獨自一人喝著悶酒。

    劍塵神色複雜的看著碧家老祖,心中知曉母親的事情讓老祖也有些難過,畢竟現在的碧家早已不是昔日那輝煌的碧家了,可以說,現在碧家的每一個子孫,都是碧海的心頭肉,掌中寶。

    “祖爺爺!”劍塵來到涼亭中在碧海的對麵坐了下來。

    碧海放下了酒杯,抬頭看了眼劍塵,從劍塵那平靜的目光中,他已經清楚劍塵已經從幾天前的傷痛中走了出來。碧海輕歎了口氣,道:“曾孫,好好的把你爹娘的肉身保存吧,你現在已經是一名六階光明聖師了,等你成為七階光明聖師,因該有能力讓你爹娘複活。”話一說完,碧海又為自己倒上滿滿的一杯酒一飲而盡。

    劍塵點了點頭,道:“祖爺爺,兒孫有一件事情想向你請教,不知祖爺爺您知不知道血劍門的事情。”

    一聽到血劍門這是三個字,碧海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芒,目光炯炯的盯著劍塵,正色道:“曾孫,你從何處得知血劍門的事情。”

    “剛剛那四名身穿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因該就是血劍門的人。”劍塵答道。

    “什麼,他們四人是血劍門的人。”碧海微微一怔,不過旋即便釋然了,喃喃道:“怪不得他們四人身上始終環繞著一層強烈的陰煞之氣,這是殺了無數的人,然後以特殊的方法才凝聚起來的,原來,他們四人居然是血劍門的人。”

    碧海的眼中露出一絲追憶的神色,曾經的一些往事如一幅幅畫麵似地浮現在他腦中,他慢慢的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緩緩道:“血劍門我的確知道一些,但所知也是極為的有限。”

    “血劍門乃是天元大陸上名聲很大的三大頂級殺手組織之一,排名第二,不僅非常神秘,而且其實力也不弱,完全淩駕於隱士世家之上,和上古世家有的一拚。不過自從千年前,天元大陸上的三大頂級殺手組織不知為何產生了一次大規模的開戰,戰爭結束之後,血劍門便在天元大陸上消聲滅跡,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過,隻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四名血衣男子,居然是血劍門的人。”

    “祖爺爺,那你知不知血劍門的門主是誰?”劍塵開口問道,那四名血劍門的強者既然是血劍門的門主派來的,那這門主定然和他有些一些關係,否則的話,消失了千年之久的血劍門為何會再次出現,又為何會幫他,免長陽府一次滅頂之災。

    碧海搖了搖頭,道:“那個年代,我還隻是一名小小的天空聖師而已,血劍門門主何等身份,再加上血劍門曆來神秘,我哪有資格知道血劍門門主的名字。”

    “,血劍門門主的名字在天元大陸上知道的人可是不多,不過我老婆子正是其中之一。”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隻見天幕靈口中的王奶奶正持著拐杖緩緩向著涼亭走來。

    劍塵和碧海兩人立即起身,同時對著老嫗拱手道:“見過前輩!”

    王殷紅一笑,道:“不必多禮,老婆子我擅自來此偷聽了你們孫爺倆的談話,還請不要見怪,不過劍塵你說的血劍門,老婆子了解的消息卻是有不少。”

    劍塵趕緊客客氣氣的將老嫗請到涼亭中坐下,他已經從烈焰傭兵團回來的幾人口中得知烈焰傭兵團也遭遇了大劫,就連努比斯,碧海和傑德泰三人都身受重傷,最後還是因為眼前這老嫗的出手才救下了烈焰傭兵團,所以劍塵心中對於老嫗也是非常感激。

    “前輩,還請未我講解一下關於血劍門的事情。”老嫗剛坐下,劍塵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老嫗慈祥一笑,道:“劍塵,在為你講解血劍門的事情之前,老婆子還有一件事情要和商議商議,當初老婆子在烈焰傭兵團可是幫你們擊退了強敵,保住了你親人和朋友的安慰,不過老婆子我也不會平白無故的幫人,既然幫了你,自然要有回報,劍塵,你可要記得,你欠我老婆子一個人情。”

    劍塵神色嚴肅,正色道;“前輩,你的恩情晚輩不敢忘記,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日後若是有用得著劍塵的地方,隻要是力所能及之事,劍塵定不會推脫。”劍塵實在不敢想象,當日烈焰傭兵團受到五名聖王攻擊時,如果沒有老嫗出手相助,那烈焰傭兵團將會承受怎樣的後果。雖然他的親人和朋友不一定會死去,但他肯定會陷入進退進退兩難之境。

    聽了劍塵這句話,王殷紅開懷微笑,道:“接下來,就讓老婆子為你講解一下血劍門的事情吧。”

    “血劍門乃是天元大陸上一個實力龐大的殺手組織,已經存在數萬年的時間了,實力絲毫不弱於上古世家,他們修煉一種特殊的功法,以殺戮來提升自身的實力,每殺一人,都會在身上凝聚出一分陰煞之氣,殺的人越多,那凝聚而出的陰煞之氣也更加的濃鬱,這種陰煞之氣不僅能迷惑人的神智,使人進入短暫的渾渾噩噩狀態,還能抹殺一個人的靈魂,殺人於無形之中,讓天元大陸上所有人都為之忌憚。”

    “不過血劍門的陰煞之氣也有一個最大的弊端,那就是用一分便少一分,如果消耗過大,那隻有通過殺戮來進行補充,所以,這種陰煞之氣隻有天空聖師以下的人才會經常用到,聖王強者,很少有用陰煞之氣來對敵的,除非遇到生死危機,因為聖王強者有天人五衰的限製,無法大肆殺戮,所以陰煞之氣他們用一分就少一分,幾乎無法進行補充,但血劍門的聖王強者一旦使用陰煞之氣對敵,除非實力相差太過巨大,否則的話,都能做到一擊必殺聖王強者的地步,這是他們最大的保命手段。”說道這,王殷紅的眼中也露出一絲深深的忌憚。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從那四人身上感受到濃鬱的陰煞之氣,想必這陰煞之氣一定是他們還未突破至聖王境界時凝聚起的吧。”劍塵心中暗道,腦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四名血衣男子。

    “但自從千年前,天元大陸上的三大殺手組織卻發生了一場變故,事情的起因還是這一代的血劍門門主引起了,這一代血劍門門主天賦極高,修煉數千年,一身實力便達到了聖皇九重天這至高無上的境界,成為了血劍門成立以為唯一的一個無限餘接近聖帝的至強者,就因為他的存在,血劍門的實力大漲,成為了完全淩駕於上古世家之上,堪比十大守護家族的強大門派。”

    “實力達到如此地步,這一代血劍門的門主也成為了天元大陸上屈指可數的蓋世強者,從而產生了想要統一殺手組織的想法,因此,天元大陸上的另外兩大殺手組織聯合起來,和血劍門發生了一次大戰。”

    “但當代門主的實力已經達到登峰造極之境,即便是放眼整個天元大陸,也唯有傭兵之城和十大守護家族以及人欲道道主可以抗衡,雖然另外兩大殺手組織已經聯合了起來,但依然不是血劍門的對手,甚至那兩大殺手組織的首腦人物都被血劍門門主打傷,危在旦夕。”

    “但就在這個時候,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另外兩大殺手組織竟然使用陰謀詭計將血劍門門主的伴侶吸引了出去,從而圍攻之死,形神俱滅,亡魂消散,即便是強大的光明聖師也無回天之力。這個伴侶,乃是血劍門門主達到聖皇境界之後找到的,她在血劍門門主心目中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甚至是在她死前,已經懷有身孕。”

    “伴侶的死,對血劍門門主造成了慘重的打擊,短短一夜之間,血劍門門主的摸樣便發生了天翻地覆飛變化,他那一直保持在二十多歲的英俊麵貌在這一夜之間變的蒼老了起來,就連那一頭黑發也變成了蒼蒼白發。”

    “隨後,血劍門門主耗費萬年年份的天材地寶救活了尚在伴侶腹中的嬰孩,他孤身一人帶著已逝的伴侶和年幼的兒子對兩大殺手組織進行了瘋狂的報複,這一戰,血劍門門主對那兩大殺手組織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兩大殺手組織的所有強者全部死於血劍門門主之手,元氣大傷。”

    “這件事情結束了之後,聞名大陸的血劍門便在天元大陸上消失,至於血劍門的門主,也從未在天元大陸上露過麵,甚至連消息都沒有傳出,仿佛消失了似地,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期間,也有許多傳言傳出,有說血劍門門主因殺戮太多,引出天人五衰而亡。有人說,血劍門門主痛不欲生,已經追誰亡妻而去了,也有人說,血劍門門主已經隱退大陸,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了,但無論傳言如何凶猛,血劍門的門主,從始至今都從未在天元大陸上出現過,也不知究竟是隱退了,還是追誰亡妻而去。”

    “前輩,那你知不知道血劍門的門主叫什麼名字。”劍塵的語氣有些急切。

    王殷紅回憶了一會,道:“至於血劍門門主的名字,我也是從天幕家族的老祖口中得知的,他的名字叫休——斯——頓!”

    

Snap Time:2018-07-18 18:57:57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