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五十四章八大傳人(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魂葬之威(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倔強的神殿(18-04-17)     

第五百七十七章風光大葬(二)


    第五百七十七章 風光大葬(二)

    不多時,一輛大大的馬車就停在了客棧外麵,從『色』澤上來看,不難看出這是一亮嶄新的馬車,裝飾的非常漂亮,上麵擺滿了鮮花,就仿佛是一個非常豪華的花車似地。

    隨後,劍塵親自扛著碧雲海阿姨的棺材在碧雲天一群人的伴隨下走出了客棧,然後輕輕的把棺木放在馬車上。

    馬車原來配置用來拉車的兩頭一階魔獸已經被九頭四階魔獸取代,排場可謂是非常大,至少在鳳陽城中,用四階魔獸來拉車的一幕還是從未出現過。

    一切布置完畢之後,眾人就沒有在鳳陽城內多停留片刻,趕著馬車緩慢的出了城,所有人都選擇徒步行走,騎著四階魔獸過來的五十名東方神劍軍團的精銳小隊也全部都用手牽著坐騎,像一個忠心耿耿的護衛似地守護在馬車兩旁緩慢的徒步前進,惹得路人紛紛駐足觀望,議論紛紛。

    如此大的排場在鳳陽城中可是史無前例的,讓前麵迎麵走來的傭兵和商隊也大為驚訝,然後趕著馬車趕緊向著街道兩旁的空曠之地停靠,他們也心中也清楚能用九頭四階魔獸拉車的人身份定然十分高貴,可不是他們招惹的起的。

    送葬隊伍徑直離開了鳳陽城,由於隊伍拖著一輛馬車,所以趕路的速度不能太快,完全是以步行的速度向著格森王國走去。

    而雲家家主劍塵也沒有放過,交給一名精銳小隊的士兵押著,隨同葬車一起離去。

    以這種緩慢的速度趕路,劍塵幾人足足走了七日的時間,才終於重新回到格森王國的洛爾城。接連徒步行走七日,對劍塵和鳴東以及五十名精銳小隊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但碧雲天和雲蓮這兩名弱女子卻受不了,在半途中就騎上了一頭四階魔獸坐騎趕路了,兩人都是一臉的憔悴,疲憊不堪。

    回到長陽府之後,碧雲天顧不得疲憊不堪的身子,立即找到了長陽府的副管家,立即讓副管家在府中為碧雲海安排隆重的葬禮。

    不過聽了這話之後,副管家並未立即行動起來,而是麵『色』猶豫,道:“四夫人,長陽府才開府沒多久就要舉行葬禮了,而且還是為一個外來人舉行葬禮,這恐怕有些不妥,家族中那些長老多半是不會同意的。”

    碧雲天臉『色』一沉,喝道:“什麼外人,那是我妹妹,徐副管家,你立即去安排。”

    “這……”副管家非常為難,長陽府可不是什麼二三流的小家族,乃是格森王國的名門望族,如果為一個外人安排隆重葬禮的話,的確讓副管家感到非常的不妥。

    “我娘說的話你沒聽見嗎?在府中為我阿姨安排葬禮哪有什麼不妥,還不快去辦。”劍塵從外麵走了進來,眼神淩厲的盯著副管家低喝道。

    見劍塵動了怒意,副管家心一顫,恐慌道:“啊,是四少爺,四少爺息怒,四少爺息怒,奴才這就去安排葬禮。”劍塵發話了,副管家心中是再也不敢出言反措,因為他心中也清楚,在長陽府中,劍塵的身份是至高無上的,長陽府的榮譽和地位,都是他一人帶來的。

    劍塵一發話,長陽府內的元老是無人敢反對,盡管心有不滿但也是不敢說什麼。

    在徐副管家的全力『操』辦下,整個長陽府的侍衛傭人都開始行動了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去集市上買來葬禮必備之物開始在府內布置,後來就連總管常伯也親自參與了進來,在一邊出謀劃策。

    在長陽府數百人的共同努力下,緊緊耗費了半天的時間就已經完全布置完畢,然後碧雲海的棺木被擺放在最前麵,周圍擺滿了鮮花,完全是一片花的海洋,而在棺材上方還掛著一幅由碧蓮親手畫的一張畫像,那是她年幼時見到的母親的樣子,那是一個長得非常美豔的貴『婦』,畫的栩栩如生,仔細一看,和劍塵的母親碧雲天還有著幾分相似之處,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畫像中的女子臉上有著一道獰猙刀疤。

    一切準備完畢之後,隆重喪禮也正式在長陽府進行。不過長陽府好端端的,突然之間卻辦起了葬禮,這讓洛爾城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驚訝和不解,同時也在洛爾城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很快洛爾城的城主和另外三大家族的重要人物就紛紛登門拜訪,看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同時在洛爾城中其餘次一些的家族勢力也紛紛前來拜訪慰問,同時也自甘自願的加入了葬禮之中,出自己一些微薄的力氣。

    就在葬禮進行的第二天,格森王國的國王陛下和禁衛軍統領碧刀帶著五百黑甲軍也來到了洛爾城,就連卡加斯學院的院長卡菲爾也被驚動了,千迢迢的從卡加斯學院趕了過來。

    如今長陽府在格森王國中的地位可是非常特殊,格森王國的未來都完全靠長陽府了,而長陽府在突然之間辦起了如此隆中對葬禮,可是把他們嚇的不輕,心中都十分擔心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人物去世,所以格森王國的國王陛下和卡菲爾才如此急切的大老遠趕來。

    不過當他們得知去世的人隻是碧雲天失散二十多年的姐妹時,心中是暗暗的鬆了口氣,隻有碧刀的心情是非常的沉重。

    長陽府舉辦隆重葬禮的事情飛快的傳播了出去,很快就被格森王國內眾多家族勢力得知,所有勢力的重要人物都親自跑了過來表達最真誠的安慰。

    就連華雲宗的兩名太上長老也親自趕路過來,一方麵來安慰長陽府眾人,同時也表達自己的歉意,像幾年前針對劍塵的那件事情而道歉,並獻上厚重的賠禮。

    總之,長陽府為碧雲海舉辦的葬禮是非常隆重,不僅格森王國內所有上的了台麵的勢力都來了,就連格森王國的國王也親自到場。

    葬禮足足進行了七日才完畢,而碧雲海的墓地並未設置在荒郊野外,而是在碧雲天的堅持下設定在長陽府的後院中,專門劃分了一塊風水寶地來安葬碧雲海,並修建了一個非常豪華的陵墓。

    葬禮結束之後,前來安慰的各方勢力也紛紛返回,隻有碧刀獨自一人留了下來,挺拔的身軀自然而立,宛如一顆大樹似地靜靜的站在碧雲海的墓碑前整整三日一動不動,麵『色』沉痛。

    碧刀和碧雲天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他們兩兄妹的父親和碧雲海的父親同樣也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他們兩人和碧雲海不僅有著最為純淨的血緣關係,同時也是小時候最親密的玩伴。

    “雲海妹妹,沒想到你也活著走了出來,並且還是一直生活在鄰國中,我為什麼不能早一點收到你的消息,如果我能早點得到你的消息,想必我們三兄妹也重聚在一起了吧,而不是現在這陰陽兩隔的局麵。”碧刀目光悲痛的盯著前方的墓碑,低聲喃喃說道。

    碧雲天拉著碧蓮走了過來,“哥,這是雲海妹子留下的女兒,叫碧蓮,蓮兒,這是你叔叔。”

    碧蓮望著身穿黑甲的碧刀,乖乖的叫了一聲“叔叔”。

    碧刀的目光終於從墓碑上移開,神『色』複雜的望著年僅十八的碧蓮,片刻後,才發出一聲長歎:“雖然雲海妹妹離開了我們,但是她卻將自己的女兒留了下來。”

    “碧蓮,你放心吧,以後叔叔會保護好你的。”

    碧蓮眼中流著淚水,這一刻,她感覺自己仿佛已經有了一個溫暖的家庭,到處都是關心自己,疼愛自己的,護自己的長輩,和以前在雲家過的那般日子截然不同。

    碧刀目光再次落在碧雲海的墓碑上,沉聲道:“殺害碧海妹子的凶手在什麼地方!”

    “被關在柴房,我不想讓他這麼容易的死去,所以還未處決他。”說話的是劍塵,雲家家主身上中的劇毒已經被他從碧蓮手中拿到的解『藥』解除了,所以並未喪命在劇毒之下。、

    碧刀轉身就向著柴房走去。看著碧刀遠去的身影,劍塵微微遲疑了會,開口道:“舅舅,不要讓他這麼輕易的死去。”

    “我知道!”碧刀頭也不回的說道,很快就消失在劍塵的眼中。

    不久之後,長陽府內就突然傳來一陣淒涼的慘叫聲,聲音中充滿了痛苦,可以想象聲音的主人究竟承受著怎樣的折磨。

    轉雅間,時間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長陽府舉辦葬禮的事情早已經變得風平浪靜,被所有人淡忘,而碧雲天和雲蓮兩人心中的悲痛也被衝淡了許多,盡管如此,但在兩人的臉上,依然是很難看到笑臉。

    碧刀也在長陽府停留了半個月之久,他心中對於打死自己雲海妹子的仇人是恨之入骨,天天都用最殘酷的手段讓雲家家主承受著地獄般的折磨,將自己所會的所有酷刑全部在雲家家主的身上施展了好幾遍了,最後將雲家家主活活的折磨致死,然後將他的屍體扔到了野外喂養野獸。可謂是受盡了世間最痛苦的折磨。

    雲家家主一死,碧雲海的血海深仇也算是了解了,而碧刀也沒有在長陽府多呆,第二天就離開了長陽府,徑直趕往皇宮。

    碧刀走後,劍塵也將大夥兒召集在一起,和父母以及長陽府的眾人告別,打算離開長陽府,繼續去發展烈焰傭兵團。

    “哥,讓我跟你們一起走吧。”碧蓮突然來到劍塵麵前,一臉希翼的望著劍塵。

    

Snap Time:2018-04-22 09:08:50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