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自斷一臂(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討債(18-07-21)     

第五百七十一章雲蓮的身份(一)


    第五百七十一章 雲蓮的身份(一)

    劍塵如此大的反應將屋內的所有人都給嚇了一大跳,特別是對劍塵十分了解的鳴東,幽月,獨孤峰三人,都是滿臉怪異的盯著劍塵,臉上『露』出十分不可思議的神『色』,和劍塵相處這麼久以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見劍塵這般失態,並且還是因為一門完全不被他們放在眼中的地階戰技而失態。

    “劍塵,《秋水無痕》這種戰技有什麼不對嗎?”幽月一雙秋水般的眼睛放『射』出明亮的光芒盯著劍塵柔聲問道,那輕柔的聲音就如同百靈鳥一般的動聽,十分悅耳。

    鳴東和獨孤峰也一臉好奇的看著劍塵,區區一門地階戰技竟然會讓掌握了天階戰技的劍塵這般失態,這讓他們也才想到《秋水無痕》這本戰技恐怕並不像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不止是他們,就連紅裙女子也被劍塵如此大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雙目呆呆的看著一臉震驚的劍塵,站在那不知所措。

    站在門外的雲家家主麵『色』大急,怒視著紅裙女子,喝道:“你這瘋丫頭,竟敢還在外麵胡『亂』騙人,這幾位少爺聰明絕頂,豈會被你這胡編『亂』湊的謊言給騙住,還不乖乖跟我回去。”雲家家主生怕劍塵幾人會真的相信紅裙女子懷有戰技的事情,從而『插』手進來,所以話剛一說完,就再也顧不得會不會得罪劍塵幾人了,立即閃身進入的屋中向著紅裙少女奔去,試圖強行將她給拖出去,以免透『露』更過的秘密。

    這一次,獨孤峰並未阻止雲家家主,讓雲家家主順利的衝進的房間內本想紅裙少女,然而就在這時,劍塵眼中厲芒一閃,低喝道:“誰讓你進來的,給我滾出去!”劍塵右手向前推出,磅的天地元氣從手掌間爆發出來,形成一股十分強大的衝擊波狠狠的轟擊在雲家家主的身上。

    雲家家主隻是初級大聖師,麵對劍塵的親自出手如何能抵擋,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整個身體就被強烈的能量衝擊波掀飛了出去,最後狠狠的撞擊在後方的牆壁上,將堅硬的牆壁都給撞出了一個窟窿,順著這個窟窿直接飛出了客棧,身在半空中,一口鮮血就從口中狂噴而出。

    劍塵對能量的控製極為的巧妙,這一擊隻是將雲家家主擊飛了出去,並未對客棧的其餘地方造成破壞,不過他這一掌之威,卻將雲家家主帶來的護衛和紅裙女子都給嚇得不輕,整個人都呆愣在那臉『色』蒼白的望著劍塵,驚駭欲絕。

    雲家家主可是一名初級大聖師啊,這樣的實力在鳳陽城中即便算不上頂尖,但也稱得上是一流了,如此厲害的人物竟然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一名年紀不過二十來歲的青年打飛了出去,這份實力讓他們都感到無比的震驚。

    劍塵目光緊緊的盯著紅裙少女,十分迫切的追問道:“你真的有《碧水無痕》這門戰技?”

    雖然紅裙女子不知劍塵為何對碧水無痕這門戰技這麼關心,但此刻的她也被劍塵展現出那無與倫比的實力給嚇傻了,雙目呆呆的盯著劍塵無意識的點了點頭。

    劍塵目光看向鳴東,道:“鳴東,立即去找一張紙和筆給我。”

    “好的!”鳴東沒有遲疑,轉身就走了出去,很快就從客棧掌櫃那要來一張紙和筆交到劍塵手。

    劍塵把紙和筆扔在桌子上,用命令一般的語氣對著紅裙少女說道:“把你知道的碧水無痕這套戰技完完整整的給我寫下來。”

    聽著劍塵這不可抗拒的話語,紅裙女子微微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立即答應下來,道:“如果我寫下來之後,你是不是可以答應我的要求,替我滅掉雲家,殺掉雲家家主為我娘報仇雪恨。”

    “我答應你!”這一次,劍塵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

    得到了劍塵那肯定的答複,紅裙女子心中也情不自禁的鬆了口氣,雖然她這樣做會違背她娘曾經告誡她禁止將這門戰技傳授給外人的警告,但事情發展到現在這情形,她也別無選擇了。

    紅裙女子拿著筆就在紙上飛快的寫了起來,不多時就將一套戰技用文字完完整整的寫了下來遞到劍塵手中。

    劍塵接過布滿字跡的白紙就開始看了起來,當他把上麵的內容看完之後,臉上的驚訝也越來越強盛,最後已經變成了深深的震驚。

    碧水無痕這套戰技劍塵並不陌生,因為這是碧家的家傳戰技,曾經他舅舅碧刀和母親碧雲天都將這門戰技以口述的形式傳授給劍塵,隻是劍塵由於聖兵被毀,失去了聖之力根本就無法修煉罷了。而且他還得知秋水無痕這套戰技總共分為三層,第一層乃是人階戰技,第二層是地階戰技,第三層是天階戰技。

    而紅裙女子此刻寫在紙上的,竟然是秋水無痕完完整整的第一層和第二層戰技,一字不差,一字不漏,和他舅舅碧刀和母親碧雲天口述傳授給他的內容完全一致,這如何不讓劍塵感到震驚。

    劍塵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紙張,臉『色』凝重的盯著紅裙女子,沉聲問道:“告訴我,這秋水無痕戰技你究竟是在哪得到的。”

    “這是我娘告訴我的,這有什麼問題嗎?”紅裙女子疑『惑』的盯著劍塵,滿臉都是不解的神『色』。

    “你娘叫什麼名字?”劍塵追問道。

    劍塵的這句話,勾起了紅裙女子那埋藏在腦海深處的記憶,從前被母親關懷護的一幕不斷地在腦中浮現,讓紅裙女子眼中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悲痛的淚水,語氣嗚咽說道;“我娘叫碧雲海!”

    劍塵如遭雷擊,身軀劇烈一顫,捏在手中那張寫著地階戰技的白紙也飄落在地上,他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紅裙少女,有些失神的喃喃道:“碧雲海,碧雲海,你娘竟然姓碧,竟然姓碧…..”

    鳴東幾人都一臉不解的看著劍塵,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碧家的事情,完全不明白劍塵和碧家的淵源,自然不知道劍塵在得知紅裙少女的母親姓碧時,心中究竟有多麼的震驚。

    “兄弟,你沒事吧!”鳴東十分關切的問道,作為劍塵最好的兄弟,劍塵的喜怒哀樂都能影響到他。

    劍塵壓下心中那如波濤洶湧的海麵般的心情,強行使自己平靜下來,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沒事。”說話時,劍塵的目光卻炯炯有神的盯著紅裙女子,在這一刻,他看向紅裙女子的目光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

    “你叫什麼名字?”劍塵輕聲問道,語氣突然之間變得無比柔和了起來。

    “我叫雲蓮!”紅裙女子答道,而一雙明亮的眼睛卻十分古怪的盯著劍塵,滿臉都是不解和好奇的神『色』,她天生就聰明伶俐,自然察覺到了劍塵那微妙的變化,讓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娘已經死了嗎?”劍塵問道。

    一聽到自己的娘,雲蓮眼中的淚水又不受控製的奪眶而出,神『色』無比沉痛的點了點頭,並未說話。

    劍塵心中歎息一聲,道:“你娘有沒有告訴你關於碧家的事情。”

    雲蓮抬起頭一臉茫然的盯著劍塵,雙眼含淚的搖了搖頭,對於碧家的事情,她是半點都不知情。

    “你娘是怎麼死的。”劍塵一字一頓的問道,語氣也變得有些低沉了起來。

    雲蓮眼中『露』出怨恨的目光,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娘是被雲家家主活活打死的,這個人麵獸新的人,他為了得到我娘掌握的碧水無痕戰技,強迫我娘把戰技交出來,我娘不肯,於是他就三番四次的毆打我娘,我娘身體虛弱,受到這禽獸不如的人慘無人道的虐待之後,最後終於承受不住離開了人世,嗚嗚嗚…”

    說道這,雲蓮已經忍不住的放聲大哭了起來:“我娘死的好慘啊,我一定要親自為我娘報仇雪恨,我要親手殺了這個人麵獸心,連禽獸都不如的人。”雖然雲家家主是雲蓮的爹,但雲蓮對他是沒有絲毫感情,有的隻是深深的仇恨。

    劍塵的拳頭已經緊緊的捏了起來,骨頭捏的“嘎嘎”直響,以此來表達自己心中的憤怒。

    “獨孤峰,馬上把雲家家主給我帶上來。”劍塵臉『色』陰沉的沉聲說道。

    獨孤峰深深的看了劍塵一眼,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離去,很快就把身受重創的雲家家主給提了上來,毫不客氣的扔在冰涼的地板上。

    受了劍塵一擊,此刻雲家家主已經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勢,此刻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一名天空聖師的一擊,即便是大地聖師都難以承受,更何況是一名大聖師。

    “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我要讓你為我娘陪葬。”雲蓮立即衝了過去用腳狠狠的踢著雲家家主的腦袋,殺母之仇,她已經隱藏在心中很久了,今天找到機會能報得大仇,那埋藏於心中依舊的仇恨終於爆發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房間中的人都沒有製止,全部選擇冷眼旁觀,雲家家主為了獲得地階戰技竟然連自己的妻子也這般對待,如此令人深通惡絕的行為激起了所有人的憤怒。

    片刻後,雲蓮終於踢累了,蹲在一邊抱頭痛哭,心中十分的悲傷。誰又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誰又能明白她現在所承受的痛苦,雲家家主一方麵是她的親爹,另一方麵又是她的殺母之仇,麵對如此局麵她卻要做出一個十分殘酷的決斷,這讓她如何能輕易的下定決心。

    

Snap Time:2018-07-22 22:39:02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