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五百三十四章金色的血液(二)


    第五百三十四章 金『色』的血『液』(二)

    鐵塔的語氣十分激動,滿臉都是興奮的神『色』,曾經在卡加斯學院中,劍塵就是他最好的兄弟,特別是兩人曾經去獵殺魔獸的那一幕幕,那對鐵塔來說是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永遠也無法忘記。

    劍塵這顯得有些纖弱的身材被鐵塔著仿若一頭黑熊似地粗大身板包住,頓時感覺到一股很大的力量把在自己束縛住,感受著鐵塔那粗壯有力的雙臂,劍塵心中也是一陣暗暗心驚,和幾年前比起來,現在鐵塔的力氣明顯又增長了許多,以他這經過混沌之力錘煉的身體,都有些難以承受。

    劍塵雙手輕輕的將鐵塔推開,看著眼前這仿佛是一頭黑熊一般的大個子,心中也是暗暗咂舌,驚歎道:“鐵塔,幾年前你的個頭和我也相差不大,沒想到現在你竟然長得這麼高了。”

    鐵塔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用手繞了繞後腦勺,嘿嘿笑道:“我也不知道啥回事,反正這兩年是越長越高了。”說到這,鐵塔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露』出一絲憂慮的神『色』。

    鐵塔眼中的憂慮正好被劍塵捕捉到了,劍塵立即關切的問道:“鐵塔,如果你遇到什麼困擾的話就告訴我話,我會幫你解決的。”

    “沒事兒沒事兒,劍塵,你這是第一次來我家吧,走,去我屋子坐坐。”鐵塔右手親熱的搭在劍塵的肩膀上,挽著劍塵的肩膀就向著不遠處的小木屋走去,剛走沒幾步,鐵塔才忽然注意到站在一旁幾乎被他忽略掉的鳴東,嘿嘿一笑,甕聲甕氣的說道:“劍塵,這位是你朋友吧!”

    劍塵一笑,介紹道:“這是鳴東,我最好的朋友。”

    鐵塔另一隻手臂親熱的挽著鳴東,熱情的說道:“既然是長陽翔天的兄弟,那也就是我鐵塔的兄弟了,鳴東兄弟,走去屋子坐。”

    “黑子,家來客人拉。”

    “大個子,這兩位是你朋友吧。”

    “大壯壯哥哥,這兩位大哥哥是誰啊。”

    這時候,周圍的村名也紛紛一臉好奇的圍了上來,眾人對鐵塔的稱呼都不一致,叫的很隨意。

    鐵塔臉上『露』出憨厚的笑容,紛紛和這些村名打招呼,告別了眾人之後,然後就帶著劍塵和鳴東兩人走進了一間木屋中。

    木屋的麵積很大,被分為六個區域,分別是做飯用的廚房,吃飯用的客廳以及四間休息的房子,其中鐵塔一個人住一間,他的爹娘住一間,爺爺『奶』『奶』住一間,還有一間屋子居住的是鐵塔的太爺爺,是一位已經活了一百五十多歲的普通老人,不會聖之力。

    鐵塔帶著劍塵和鳴東在一張桌子前坐了下來,然後立即拿出一潭最普通的米酒和一大片已經冰涼的烤肉來招待劍塵和鳴東兩人。

    “長陽翔天,鳴東,我們家不比城麵富有,隻能拿出這些東西來招待你們了。”看著桌上那顯得有些寒酸的米酒和烤肉,鐵塔非常不好意思的幹笑道,神情尷尬無比。

    劍塵和鳴東兩人都不是什麼挑剔的人,大手一揮,毫不在意的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就齊齊動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雖然味道確實不怎麼樣,但這畢竟是鐵塔的一番心意,再怎麼說兩人也要品嚐一下。

    劍塵夾著一塊烤肉放入口中,目光看向鐵塔,用含糊不清的語氣說道:“鐵塔,我聽說你在兩年前就離開卡加斯學院了,一直沒有回去過,是不是你家有什麼事啊。”

    聞言,鐵塔臉『色』微微一變,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吱吱嗚嗚的說不出話來。

    劍塵一口咽下最終的烤肉,目光緊緊的盯著鐵塔,臉『色』嚴肅的說道:“鐵塔,你遇到了什麼困難就告訴我吧,你是不是沒把我當成兄弟。”

    鐵塔麵『色』一急,慌張的擺了擺手,道:“不是的,長陽翔天,你別誤會,你一直是我鐵塔最好的兄弟。”

    “那你究竟遇到了什麼困難,說出來,或許我能幫你解決。”劍塵追問道,他已經確信鐵塔肯定是遇到了困難,鐵塔是他最認可的朋友之一,現在既然他遇到了困難,劍塵是覺得不會坐視不理的。

    “鐵塔,你遇到了什麼困難就告訴劍塵吧,你放心吧,現在的劍塵已經不是幾年前還在卡加斯學院鬼混的那個人了,當今在格森王國中,還真沒有劍塵解決不了的事情。”鳴東也開口說道,鐵塔這憨厚老實的『摸』樣,讓鳴東也和當初的劍塵一樣,心中已經認可了鐵塔這個朋友。因為這種忠厚老實,『性』格樸實的朋友比那些頭腦機靈心機沉重的人更容易相處,完全不必隨時隨地都在提放著會不會在什麼時候被人給陰了。

    鐵塔一臉的猶豫,似乎很難下定決心,他磨磨蹭蹭的站在那猶豫了半天,最後終於下定了決心,咬牙道:“長陽翔天,鳴東,這說話不方便,我們到山上去吧。”

    “行!”

    劍塵兩人沒有絲毫猶豫的站了起來,然後一行三人步伐矯健的登上了山坡,一直向大山深處走了十公的距離才停了下來。

    “鐵塔,究竟是什麼事情啊,竟然還要來到離家這麼遠的地方。”鳴東一臉好奇的問道。

    鐵塔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眉宇間盡是憂愁,他小心翼翼的左看看又看看,變得非常謹慎,在確認無人之後,鐵塔才鬆了口氣,遲疑了片刻,這才緊張兮兮的說道:“長陽翔天,你說人類的血『液』是什麼顏『色』的啊。”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紅『色』的,你問這個問題幹什麼?”劍塵一臉的疑『惑』。

    “除了紅『色』,還有沒有其他顏『色』?”鐵塔再次問道。

    “有,不過這隻會出現在魔獸身上。”劍塵答道。

    “那其他顏『色』的血『液』會不會出現在人類身上啊。”鐵塔忽然變得非常緊張了起來。

    鐵塔話音剛落,鳴東就下意識答道:“當然不會咯,至少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說到這,鳴東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臉驚異的看著鐵塔,問道:“鐵塔,你怎麼問我們這麼怪異的問題,莫非…..”

    劍塵也意識到了什麼,同樣一臉驚訝的看著鐵塔。

    鐵塔痛苦的抱著腦袋,眉宇間盡是憂愁的神『色』,道:“長陽翔天,鳴東,我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們,你們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啊,這個秘密連我爹娘都不知道。”

    劍塵和鳴東兩人同時鄭重的點了點頭。

    “估計你們已經猜到了,我的血的確不是紅『色』的,而是隻有其他魔獸才有的另外顏『色』的血『液』,再加上我這身板,你們說,我會不會真的不是人類啊。”鐵塔一臉痛苦的說道。

    鳴東和劍塵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目光中盡是一片震驚和難以置信的神『色』,鐵塔說的這番話,就仿佛是一道晴天霹靂劈在他們的腦中,震得他們兩人都久久不能平靜。

    人類的血『液』是什麼顏『色』,這幾乎連三歲小孩子都能真確的答出,必定是紅『色』無疑,絕不可能擁有其他顏『色』的血『液』,因為其他顏『色』的血『液』除了在魔獸身上出現過外,還從未在人類的身上遇到過。

    “不可能,人類的血『液』怎麼可能是其他顏『色』,鐵塔,你是不是弄錯了,或者你沒有分清楚顏『色』。”短暫的震驚之後,鳴東立即大叫了起來,滿臉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不會的,我鐵塔雖然是粗人一個,但我還是分得清顏『色』的,不信的話,你們就隔開我的手臂看一看吧。”鐵塔有些痛苦的說道,血『液』的顏『色』異常一直在折磨著他,因為他生怕自己是個怪物。

    鳴東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從地麵上拾起一片掉落的樹葉,就這麼往鐵塔的手臂上一劃,但隻在鐵塔那漆黑而粗壯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跡,連皮都沒有劃破。

    鳴東神『色』一呆,張著嘴巴驚呼道:“我靠,不是吧,你的皮怎麼這麼厚。”雖然鳴東拿的隻是一片樹葉,但樹葉上蘊含了強大的聖之力,其鋒利程度就連鐵質的刀劍都遠遠無法與之相比,這樣鋒利的利器,竟然連鐵塔的皮都沒有劃破,由此可見鐵塔的身體究竟有多麼強大。

    劍塵也被鐵塔這強大的肉身給震住了,雖然他知道早在幾年前鐵塔的肉身就非常強大,但遠遠沒有達到這種誇張的地步。

    “平時我上山打獵的時候碰見那些野獸,我就站在那讓它們咬,它們都咬不傷我的。”鐵塔說道,頗有些洋洋自得的樣子。

    “我再來試試!”鳴東不信邪,再次拾取一片樹葉,一股更加強大的聖之力輸入樹葉當中,然後再次往鐵塔的手臂上一劃。

    這一次的結果要比剛剛強上一些,但也隻是把鐵塔手臂上最外圍的一層皮給劃破了而已,非常的淺薄,連一絲血『液』都沒有流出來。

    “你這一身皮真是太厚了,幾乎比得上五階魔獸的身體強度了,我看如果不用聖兵的話,是很難讓你見血了。”鳴東驚歎不絕的說道。

    “還是讓我來吧!”劍塵一把抓過鐵塔的一條手臂,一絲紫青劍氣從手指尖迸『射』而出,然後輕輕一劃。

    在紫青劍氣麵前,鐵塔這一身強大的體魄就脆弱的仿佛是一塊豆腐似地,不費吹灰之力的就被劃破了一道傷口,頓時,一股金『色』的『液』體從鐵塔手臂上流淌而出。

    看著從鐵塔體內流出的金『色』血『液』,劍塵和鳴東兩人瞬間變得呆滯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金『色』血『液』,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鐵塔的血『液』果真不是紅『色』,而是金『色』的。

    

Snap Time:2018-01-21 18:49:42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