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五百二十章五千年前的聖王


    第五百二十章 五千年前的聖王

    劍塵的目光變得更加堅定了起來,正『色』道:“黃鸞,你放心吧,我劍塵一定竭盡全力的幫你的,一定不會讓你嫁給你不喜歡的人。”

    劍塵的這句話說的是斬釘截鐵,意誌非常的堅決,帶著一股強大的信念。

    劍塵這句話聽在黃鸞心中,讓黃鸞的心頓時變得暖烘烘的,激動不已,最後忍不住的再次緊緊的抱著了劍塵,身軀輕微的抽泣著,在無聲的哭泣,留下了激動的淚水。

    “劍塵,有你這句話,我就感到很滿足了,原來,你心中是有我的,對不對。”黃鸞用帶著哭腔的語氣輕聲說道,那輕柔而動聽的聲音中充滿了激動。

    劍塵並未說話,任由著再一次被黃鸞抱住,因為這個問題,他的確難以回答,他根本就沒考慮過感情的事情。

    黃鸞繼續說道:“劍塵,我們黃家和荒古家的聯姻已經是無法改變了,你還是不要浪費力氣了,因為這根本就沒用,秦皇國根本就不可能支持你這麼做。”黃鸞的語氣中充滿了悲哀。

    兩人的這幅『摸』樣,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對鴛鴦即將被強行拆散,此刻正在想辦法努力的抗拒。

    劍塵動作輕柔的掙脫了黃鸞的懷抱,道:“這件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放心吧,我會盡我之能助你脫離苦海,我這就去找你們黃家老祖商量。”

    話一說完,劍塵沒有絲毫留念的轉身離開,走出了黃鸞居住的小閣樓。

    黃鸞並未阻止,神情呆呆的看著劍塵那已經消失的背影,眼中盡是柔情,淚水接連不斷的奪眶而出,順著那張傾國傾城的臉頰緩緩滾下。

    劍塵在黃鸞居住的閣樓中呆的時間並不長,也不超過半個時辰,但當他走出閣樓時,風雲二老已經消失不見,不知去哪了。

    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從遠處向著黃鸞居住的小閣樓走了過來,看見站在小閣樓門前的劍塵,隔著老遠就開口道:“這位想必就是秦皇國的護國國師吧!”中年男子麵帶微笑,一臉熱情,說話的語氣十分親切。

    劍塵目光看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隻有大地聖師的實力,不過卻是氣宇軒昂,神態間充訴著一股威嚴,舉手投足之間帶著一股霸氣。

    雖然中年男子隻有大地聖師的實力,但劍塵卻沒有因此生出絲毫輕視之心,禮貌的拱了拱手,淡笑道:“在下劍塵!”

    見劍塵身為秦皇國護國國師對待一個大地聖師依然如此禮貌,這使得中年男子看向劍塵的目光中也帶著幾分讚揚,當下臉上的笑容更加的親切了,同樣拱手道:“在下是黃家現任家主——黃慶藍,而鸞兒正是我的女兒,說起來,鸞兒曾經和護國國師還有些淵呢。”

    一聽這名中年男子竟然是黃鸞的父親,劍塵眼中也閃過一道驚訝的神『色』,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常態,淡笑道:“原來是黃家家主,幸會,幸會!”

    “護國國師,黃家前兩代家主正是我祖爺爺,不過他現在已經去後山閉關了,所以無法招待你,若有怠慢之處還請見諒,現在就由在下帶護國國師去翠雲軒吧,我們早已擺好了宴席,並且秦皇國另外五名貴客也都在那,就等護國國師到來了。”黃慶藍微笑說道。

    劍塵略微遲疑了會,便搖了搖頭,“家主,實在是抱歉了,在下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即去後山的高峰上和前輩相商,就不能隨同家主一起過去了,還請見諒。”

    一聽到是後山高峰上的前輩,黃慶藍立即想到了在黃家老祖,頓時肅然起敬,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耽誤護國國師的時間了。”

    “告辭!”劍塵也不再多言,身體拔地而起,向著遠方飛去。

    看著快速消失在天空中的劍塵,黃慶藍眼中也『露』出難以掩飾的羨慕,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這劍塵這麼年輕就達到了天空聖師的境界,真是讓人羨慕而向往啊。”

    黃慶藍感歎一番後,就向著前方的小閣樓走去,不過當他剛經過劍塵剛剛所站的位置時,身形微微一頓,鼻子狠狠的嗅了嗅殘留在空氣中的香味,隨之發出一陣長歎:“這是幽蘭香的味道,沒想到鸞兒竟然對劍塵使用幽蘭香了,唉…..”

    黃慶藍滿臉都是無奈的神『色』,幽蘭香,隻是一種香粉,在天元大陸上並沒有多大的名氣,因為幽蘭香隻是流傳在女孩子間,在女孩子心目中,幽蘭香是象征著純潔愛情的神聖之花,一個女孩子一生中隻可使用一次,但這唯一的一次,卻隻會用在自己真心相愛的男人身上,代表著自己已經傾心於此人,終身都不會改變。

    而一旦某個女孩對一個男人使用了幽蘭香,那就說明這個女孩已經打算將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給這個男孩了,包裹自己的貞潔。

    因為幽蘭香中,帶著一種純天然的『藥』物,能一定程度的『迷』『惑』人的神智,勾起人類最原始的欲望。

    黃慶藍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子和劍塵才相處了那麼短的一段時間,竟然就到了為了劍塵甚至不惜使用幽蘭香的地步,這的確出乎他的意料。

    對此,黃慶藍除了歎息還是歎息,劍塵的確很優秀,優秀到讓他都挑剔不出半點『毛』病,是那麼的完美,但黃家目前麵臨的局麵已經到了危在旦夕的時刻了,而黃鸞作為拉攏荒古家族唯一的犧牲品,根本就沒有權利來選擇自己的愛情。

    黃慶藍進入了小閣樓中,徑直來到二樓,聞著充訴整個房間的幽蘭香味,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目光落在女兒那掛滿淚痕的俏臉上,他心中也感到一陣難受。

    “鸞兒……”黃慶藍開了開口,想說一些安慰的話來安撫自己的女兒,但一開口,卻不知道究竟用什麼話語來安慰。

    黃鸞用一根黃『色』的手絹擦幹臉上的淚痕,轉過身背對著黃慶藍,道:“爹,女兒想一個人靜一靜。”

    看著黃鸞這冷漠的『摸』樣,黃慶藍心中暗暗歎息一聲,道:“鸞兒,爹爹知道你心中已經有了劍塵,不錯,劍塵的確很優秀,除了家世之外,任何地方都不比荒古家族的二少差,若是在平時,爹爹也很高興你能和劍塵結合,但現在我黃家麵臨的困境你心中也是清楚的,我們這樣做,也是『逼』不得已啊。”

    見女兒不說話,中年男子也不想在充滿幽蘭香味道的房間中多留,道:“鸞兒,爹爹不打攪你了,你一個人好好靜一靜吧!”

    劍塵重新來到黃家老祖呆的那個山峰上,對著木屋拱手道:“前輩,晚輩有事想和你商議一下。”

    “進來吧!”木屋內傳來了黃家老祖那平淡的聲音。

    劍塵大步走進了木屋,狹窄而簡陋的木屋中,黃家老祖一身仙風道骨,正盤膝坐在一塊玉石上,麵帶微笑的看著劍塵。

    “劍塵,不知你有什麼事情和老夫相商,莫非你改變主意了,願意以秦皇國的力量協助我們黃家?”黃家老祖的語氣很平淡。

    “前輩說笑了,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晚輩可代表不了秦皇國,而且就算晚輩同意了,恐怕秦皇國另外幾名護國國師也會反對的。”劍塵說道。

    “那你所為何事而來!”黃家老祖問道。

    “前輩,晚輩雖然不能讓秦皇國協助黃家,但是能找到另外的強者出手相助,但條件就是取消黃鸞小姐和荒古家族的聯姻。”劍塵目光緊緊的盯著黃家老祖,他知道眼前這位老人在黃家具有無上威嚴,隻有說服了他,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黃鸞的問題。

    黃家老祖眉頭微微一皺,猶豫了會,道:“劍塵,我們黃家和荒古家族的婚姻已經定了下來,而且黃鸞這丫頭天賦過人,以二十歲的年紀就達到了大地聖師的境界,其天賦在我們黃家是百年難遇的奇才,讓荒古家族的人也非常喜愛,曾經還千方百計的想把黃鸞這丫頭娶過門,現在這婚姻終於定了下來,讓荒古家族的人也高興了好一陣子,要想解除,談何容易啊,而且這樣做,還會破壞我們黃家和荒古家族的友誼。”

    劍塵臉『色』微微一變,急道:“前輩,那你究竟要如何才肯解除這門婚約。”

    看著劍塵這般緊張的神『色』,黃家老祖忽然笑了起來,道:“劍塵,莫非你看上了黃鸞這丫頭?打算把她娶過門嗎?如果你以秦皇國護國國師的身份和我們黃家聯姻,老夫是非常讚同的。”

    劍塵幹笑道:“前輩,你還是別和晚輩開玩笑了,這件事情牽扯太大,秦皇國根本就不會『插』手進來的。”

    黃家老祖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道:“唉,劍塵,老夫還是直接把話說明吧,我們黃家和荒古家族已經有數百年的友誼了,這次聯姻如果被我們單方麵解除的話,那勢必會破壞我們和荒古家族的關係,雖然你能為我們黃家尋得另外的強者,但我們黃家依然不會這麼做的,除非你尋找到的外援能有秦皇國這麼強大,我們黃家才敢冒險一搏。”

    劍塵遲疑了會,道:“前輩,晚輩也不知那位高人的實力究竟如何,但想必一定不會比荒古家族差。”

    “那他的實力達到了聖王幾重天了?”黃家老祖眼中精芒閃爍,非常關心這個問題。

    “晚輩不知!”劍塵一臉無辜的說道。

    聞言,黃家老祖再一次『露』出失望的神『色』,不過還未持續多久,劍塵下一句話卻讓他臉上的神『色』瞬間凝固了。

    “晚輩隻知道,那位前輩高人在五千年前就達到了聖王的境界。”

    “什麼!五千年前就達到了聖王的境界!”黃家老祖在難以保持鎮定,“蹦”的一下從玉石上跳了起來,滿臉都是震驚的神『色』。

    “不錯,確實在五千年前就達到聖王境界了!”劍塵開口說道,不過黃家老祖這般失常的神態,卻讓劍塵的心思也變得活絡了起來。

    黃家老祖神『色』無比緊張的盯著劍塵,語氣顫抖的問道:“他…他…他現在還活著?”

    “活得好好的!”劍塵如實回答。

    

Snap Time:2018-01-23 08:21:31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