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五十四章八大傳人(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魂葬之威(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倔強的神殿(18-04-17)     

第四百七十六章報複行動


    第四百七十六章 報複行動

    長陽霸蜿蜒謝絕了洛爾城三大家族和城主府的示好,道:“幾位的好意我長陽府心領了,雖然我長陽府遭此劫難,損失很大,但要想重新修建一座府邸還是有能力做到的。”

    “親家,不如將新的長陽府修建在皇城吧,這樣我們兩家來往也要更加方便一些,而這也更符合賢侄擔任我格森王國護國國師的身份。”格森王國的國王開口說道,一臉的希翼之『色』。長陽府這樣強大的力量如果不留在皇城,那簡直是對一個重大的損失。如果長陽府的新府邸搬遷到皇城中來,那皇城的防護力也要更上一層樓,即便再次發生今日這樣的事情,那也有高手來及時救援。

    “這….”長陽霸一陣猶豫,雖然長陽府在洛爾城根深蒂固,但以長陽府如今的實力和名望,如果真的要搬遷到皇城中去,那肯定也是皇城第一大勢力,並不會造成多大的損失,但長陽府在洛爾城紮根多年,如果真的要搬遷的話,那可是一件大事。畢竟,長陽府之所以選擇在洛爾城紮根,這一切都是祖上的安排。

    見長陽霸意動,常無極臉『色』一板,道:“家主,此舉不可,長陽府坐落洛爾城乃是主人當年下的決定,這相當於我們長陽府的祖宅,我們怎能隨意搬遷。”

    常無極在長陽府的地位非常特殊,並且還是長陽府中資格最老的人,即便是長陽府的家主也不敢將他的話視若無物,見常無極堅決反對,長陽霸隻要退掉了國王陛下的這個邀請。

    國王陛下心中暗暗歎了口氣,感到非常的失望,他心中是多麼的想將長陽府拉到皇城中去啊,這可是一股強大的守護力量。

    長陽府的一群護衛和家丁都留在廢墟中清理東西,藏書閣內珍藏的典籍也被看守藏書閣的那名老人全部裝入了空間戒指內完美保存起來。一切安排妥當之後,長陽府就在附近包下了幾間客棧作為臨時居住之地,同時號召洛爾城所有工匠開始連夜趕工,召集了足足上千名工匠開始連夜趕工重新修建府邸。

    國王陛下也發布了一道聖旨,讓附近幾座城池全力收集各種名貴的建築材料運往洛爾城,也算是為長陽府修建新府邸出一份力氣。

    聖旨發下去之後,國王陛下由於心中擔心皇宮中的安慰,所以並未在這久留,也顧不上自己身上受到的一些傷勢,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這。

    不過劍塵由於擔心國王陛下的安全,專程叫嘯天和慶少凡兩人陪同國王陛下一起回去,也算是為皇宮中增強一份守護力量。

    第二天,長陽府花費重金在洛爾城以及附近幾座大城內聘請了十幾名光明聖師過來,專門為那些受了傷的重要人物療傷,同時收購了大量的上號療傷『藥』,為那些普通護衛以及家丁所用。

    天鷹王國四名強者手中佩戴的空間戒指也被長陽府收繳了,從麵也獲得了大量的寶物,魔核金錢都有不少,甚至還收獲了幾種高級地階戰技,和長陽府的損失比起來,完全有過之而無不足。

    長陽府的重建任務被常伯主動包攬了下來,完全由他來負責,其餘人倒是比較清閑。

    在客棧內一間內,長陽霸,碧雲天,劍塵以及幽月四人齊齊站在緊閉的房門前,透過門縫,隱約間可以看見麵有一絲絲白『色』的光華在不斷的閃爍。

    四人等候了半個時辰之後,緊閉的房門終於被打開,隻見三名身穿白『色』長袍,麵『色』文弱的中年男子一臉疲憊的從麵走了出來,這三人都是從其他城池趕來的四階光明聖師,同時也是格森王國最強的七名光明聖師當中的三人。

    三名中年男子同時向站在門外的四人行了一禮,道:“四少爺,家主,經過我們三人的全力施救,傷員身上的傷勢已經穩定了下來,暫時沒什麼大礙,現在他人已經醒過來了,說要見見你們。”

    “麻煩三位了。”長陽霸和三人寒暄了幾句,就進入了屋內,而劍塵和娘以及幽月三人也緊緊跟在身後。

    趟在床上的是身穿黑甲的黑甲軍統領碧刀,不過那堅固的漆黑鎧甲已經變得破爛不堪,可以想象他受到的創傷有多麼嚴重。

    碧刀雖然經過三名四階光明聖師的治療,但由於受傷實在是太重了,體內的傷勢依舊沒有痊愈,所以臉『色』看起來是一片蒼白。

    看見劍塵幾人都沒什麼大礙,碧刀明顯鬆了口氣,微微張口,語氣虛弱的說道:“情況怎麼樣了。”

    幾人自然明白碧刀問的是什麼,長陽霸說道:“這一次多虧有秦皇國五名國師相助,才成功擊退了天鷹王國前來的強者,並且還斬殺了他們四名強者,剩下的幾人也身受重傷狼狽的逃了出去。不過我長陽府卻受到戰鬥於波的波及,整個府邸全毀,護衛和家丁加起來總共有三百八十多人死亡。”

    碧刀緊緊地握著拳頭,眼中閃爍著仇恨的光芒,“這個仇一定要報,天鷹王國的人太猖狂了,就連格森王國的皇宮都被他們毀了一大片,葉明前輩也被他們打傷。”

    “他們是衝著我們來的,是我們連累了大家,害的國王陛下都差點遭遇不測。”碧雲天滿臉的愧疚。

    “娘,這都是孩兒惹下的麻煩,是孩兒的錯,你放心吧,這個仇孩兒一定會報的,我要讓天鷹王國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劍塵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強烈的殺意在眼中閃爍。

    碧刀讚賞的看著劍塵,道:“翔天,這件事情既然是因你而起,那該如何對付天鷹王國還是完全由你做主吧,不過這一切都隻能憑借你自己的力量,格森王國剛剛才經曆了大戰,國力衰弱,已經經不起折騰了,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力量去對付天鷹王國了。”

    劍塵鄭重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舅舅,我心中已經有了處置天鷹王國的方案了。”

    “翔天,要學會利用手中掌握的一切資源,秦皇國之所以讓你擔任護國國師一職,無非是看中你的天賦,將來當你擁有足夠的實力時,或許秦皇國需要用你的地方還有很多,所以,該利用的東西就一定要好好的利用,切切不可浪費。”碧刀語氣虛弱的說道,完全以舅舅的身份來教導劍塵,而他那看向劍塵的目光中也充滿了欣慰,擁有一個如此出『色』的子孫,這是碧家之榮啊。

    對於舅舅的教導,劍塵也裝出一副虛心求教的姿態來接受,不過心中卻不以為然,他的年紀並非隻有表麵上這麼大,他經曆的事情甚至比碧刀還要多,碧刀能想到的問題,他又如何想不到呢。

    看著碧刀那一臉蒼白的臉,劍塵的眼中也難得的『露』出一絲關切,雖然他在十五歲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有一個舅舅,並且雙方見麵的次數也不多,但碧刀畢竟是他的親舅舅,是他母親的親哥哥,在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人。

    劍塵手一翻,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白玉瓶出來,從麵倒出兩顆渾圓的丹『藥』遞給碧刀,道:“舅舅,這是光明神丹,能更快的讓你傷勢痊愈。”

    碧刀並未拒絕,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接過劍塵遞來的光明神丹,道:“翔天啊,這兩顆丹『藥』舅舅就收下了,這可是非常珍貴的東西啊,必須要五階光明聖師才能做出來。”

    聽了這話,劍塵心中一動,連忙問道:“那這光明神丹具體是怎麼製造的?”

    “製作起來非常麻煩,必須要一名五階的光明聖師和一名『藥』師配合起來才能製造出光明神丹,另外還要一些非常珍貴的『藥』材加以輔助,稍不注意就會失敗,要想製造出一枚光明神丹很不容易,越好高級的光明神丹製造起來越是麻煩。”碧刀解釋道。

    劍塵眼中精芒閃爍,心中已經暗暗下定決心,等以後有時間了一定要想方設法的製造一些光明神丹,以後若是有需要,自己在不方麵暴『露』光明聖力的情況下,也可以用光明神丹來療傷。

    離開舅舅的房間之後,劍塵直接找到了鳴東和獨孤峰兩人,道:“我要離開一段時間,麻煩你們兩人幫忙照看一下我的家人。”

    聽了這話,鳴東和獨孤峰兩人並不感到絲毫意外,仿佛心中早就料定了似地。

    “去天鷹王國嗎?”鳴東開口問道。

    劍塵來到窗前,打開緊閉的窗戶望著對麵已經倒塌成一片廢墟的長陽府,道:“不是,是去秦皇宮!”

    “秦皇國!”鳴東低聲驚呼,立即猜到了劍塵的打算:“兄弟,你不會是想要把天鷹王國給…..”

    “天鷹王國,我必滅!”劍塵沉聲道。天鷹王國觸犯了他的逆鱗,這一次,他要讓天鷹王國真正的從天元大陸上消失,同時也是殺雞儆猴,借助秦皇國來威懾四方,向世人宣告格森王國和秦皇國之間的關係。

    從鳴東的房間出來之後,劍塵又立即召見了東逸君百,天羅,曹克勤三人,問道:“有沒有辦法能讓空間之門定位到格森王國。”

    “有,不過如果要準確定位的話,還必須要做一個感應裝置。”曹克勤說道。

    劍塵麵『色』一喜,道:“那這個感應裝置你們會做嗎?”

    “會!”

    “那好,你現在立刻去洛爾城外十公處做一個感應裝置。”劍塵說道。

    “是,護國國師大人。”曹克勤拱了拱手,立即退了出去。

    曹克勤走後,房間中就隻剩下天羅和東逸君百兩人了。劍塵目光注視著兩人,神『色』鄭重的說道:“天羅,東逸君百,我要回一趟秦皇國,你們幾人就暫時留在這保護長陽府的安危,特別是我的家人,一定不能有事。”

    “護國國師大人,我們一定竭盡所能保全長陽府。”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劍塵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鄭重的看著兩人,道:“大家的恩情我劍塵記在心中,日後,我一定不會虧待大家的。”

    聽了這話,曹克勤和天羅麵的大喜,他們之所以跟著劍塵從秦皇國過來,無非就是看中了劍塵的天賦,心中認定日後劍塵肯定會飛黃騰達,所以才特意借此機會來拉近彼此之間的關係,而劍塵的這句話,無疑是在像兩人許下了一個諾言,讓兩人喜不自勝。

    “能為護國國師效勞,是我們的榮譽。”

    

Snap Time:2018-04-21 21:44:10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