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努比斯遇險(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四章絕世之戰(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四百三十三章遊子歸來(三)


    第四百三十三章 遊子歸來(三)

    格森王國的洛爾城是一座一級城市,這樣的城市在格森王國中總共有十幾座,並沒有太響亮的名氣。

    而在洛爾城中,總共有四大勢力,分別是長陽府,天嶺家族,程家,雁氏家族。這四大勢力是洛爾城中的最強勢力,分別占據洛爾城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而這四大家族中就屬長陽府的曆史最為悠久了,它存在的時間比另外三大勢力都要悠久許多,據說當初格森王國剛剛成立不久,洛爾城才剛剛建成時變駐紮在這了。

    此刻,在洛爾城四大家族的長陽府內,一間裝飾豪華的房間中,擺設在屋內的幾盆名花散發出淡淡的芬香,飄『蕩』整個房間,聞上一口都讓人感覺心曠神怡。

    偌大的房間內,一名身穿白『色』長裙,年紀看起來莫約三十歲左右的的女子正心緒不安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女子氣質不凡,雍容華貴,雖然已年過三十,但是依然殘留著幾分傾國傾城的姿容。

    “四妹,你在嗎?”忽然,一陣敲門聲從外麵傳來,一聲輕柔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

    聞聲,在房間中走來走去的女子走過去打開了房門,隻見房門外,站著一名同樣長得非常漂亮的美『婦』,年齡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的樣子。

    “二姐。”看著門外的美女,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輕聲說了一聲,然後讓開道路站在門外的二姐請了進來。

    被成為二姐的中年美女看了眼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說道:“四妹,這幾天我發現你有些不正常,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四妹輕歎了口氣,神『色』變得十分的複雜,輕聲道:“二姐,這幾天我一直感覺心緒不寧,很難平靜下來,是不是最近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啊。”

    二姐盯著四妹的目光看了會,然後才輕歎一口氣,道:“四妹,你又在想翔天了嗎?”

    聽了這話,四妹神『色』頓時變得一陣黯然,低頭不語,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思念和悲傷,隱隱的還充訴著一層朦朧的水霧。

    看著四妹這樣子,二姐心中也是一陣歎息,安穩道:“四妹,你也別太難過了,翔天天賦過人,福大命大,一定會受到老天保佑的,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回來的。”說道後麵,二姐的語氣也越來越低,明顯底氣不足。長陽翔天十五歲就離開了長陽府獨自一人在外麵闖『蕩』,並且還要躲避華雲宗的追殺以及大量傭兵的尋找,危險係數是非常大。現在距離長陽翔天離開長陽府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了,期間長陽府也派人四處尋找過長陽翔天,不過卻沒有絲毫消息,長陽翔天整個人仿佛從人間蒸發了似地,無論長陽府派出多少人手,都沒有半點消息。現在在長陽府中,所有人都認為長陽翔天已經遭遇了不測。

    因為天元大陸上實在是太危險了,到處都有殺戮,就算是擁有守備軍維護次序的城池內,也有不少脾氣暴躁的傭兵互相殺戮,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根本就沒有道理可言,完全以實力說話,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生存的希望到底有多麼渺茫,眾人心中都是一片雪亮。

    二姐的這句話勾起了碧雲天心中的酸楚,眼中的水霧是越聚越多,很快就奪眶而出,順著她的臉龐長流而下。碧雲天的身軀在微微的抽泣著,泣聲淚雨的說道:“不知道翔兒現在到底在哪,還能不能回來。”這麼長時間了無音訊,使碧雲天心中也十分擔心自己的兒子是否還活在世上。

    二姐拉著碧雲天來到床前坐了下來,長歎了口氣,道:“四妹,你也別想太多了,我和你又何嚐不是一樣呢,明月這丫頭脾氣太倔了,就因為不滿一年前的訂婚,竟然連夜逃離了長陽府,到現在還不知這野丫頭在哪呢,她一個女孩子流浪在外,我心中比你還焦急呢。”

    “還有大姐玲瓏,她恐怕比我們兩人都要傷心許多,阿虎的四肢被人斬斷了,以後就連最基本的生活都要讓人照顧,完全成為了一個什麼都不能做的廢人,這樣的打擊我真不知道阿虎能不能承受,現在,我心中都還在擔心阿虎醒來後,會不會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而生出尋死之心。”

    ……

    洛爾城外,一道淡青『色』的光點從高空中飛速的落下,降落在一片叢林中消失不見。經過幾個時辰的飛行,劍塵帶著沈芳母子倆終於來到了洛爾城,

    劍塵緩步走出小樹林,呆呆地望著前方十處的那座高大的城牆,神『色』非常的複雜,因為在那,有著他的家。

    雖然一別數年時間,但是洛爾城依然保持著原來的樣子,古樸的城牆殘留著歲月的痕跡,難以洗刷。而在城門口處,零零散散的商人進進出出,或許是因為戰爭的緣故吧,進出洛爾城的商人要比以往少上許多,就連城門上的守軍也都是一些年老體弱的老人,年輕力壯的小夥,早已經被拉到前線去打仗了。

    劍塵目光複雜的盯著洛爾城看了許久,才帶著沈芳和肯小三兩母子慢慢的走了過去,一路無話,氣氛顯得有些沉悶。

    現在大戰已經平息了下來,劍塵帶著兩母子一路無阻的進入了城中,然後找了一間客棧將兩母子臨時安頓起來,然後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離開了這。

    不多時,劍塵便來到了長陽府,現在的長陽府和幾年前比起來並沒有多大的變化,粉紅『色』的圍牆將長陽府圍繞在內,幾顆高大的樹木越過圍牆,茂盛的枝葉伸展出來,仿佛在一窺外界的景物。

    劍塵懷著複雜的心情來到長陽府的大門處,隻見長陽府大門緊閉,就連門外的守衛都沒有,麵更是靜悄悄的,沒有絲毫聲音傳出,和幾年前相比要清冷許多。

    劍塵神識立即散發而出,將長陽府籠罩,長陽府內的一切景物都呈一副畫麵烙印在他腦中。

    現在長陽府的人非常的少,隻有不到五十名護衛分散在四周,上百名下人和丫鬟在麵忙碌著,和幾年前上千人的規模比起來,簡直要清冷太多了,而在長陽府後院的一個塔形的建築物中,劍塵還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聲影,正是當初那名看守武庫的老人,當初劍塵根本就看不透老人的實力,現在卻能輕易的感應到老人的實力,是一名四轉大地聖師,同時也是長陽府中目前唯一的一名大地聖師。

    劍塵來到長陽府的大門前,伸手拍了拍厚重的大門,發出沉悶的響聲。

    不多時,厚重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一個麵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從麵『露』出一個頭來,目光狐疑的看了眼門外,問道:“小子,你找誰?”中年男子雖然不懂禮貌,但是語氣還算客氣。

    劍塵不語,手掌輕按在門上微微一用力,那隻開了一道門縫的厚重大門立即大大的敞開,『露』出了長陽府內的大院。

    “你是誰,來幹什麼的。”中年男子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了,目光淩厲的喝問道,把巡邏在這的一對護衛吸引了過來。

    劍塵昂首挺胸的站在這,神『色』複雜的看著長陽府內的景物,喃喃道:“你們可還記得,長陽府有一個四少爺,名叫長陽翔天!”劍塵的眼中『露』出懷念的神『色』。

    “哪來的什麼四少爺,什麼長陽翔天,你小子少在那胡說八道,你究竟是誰,馬上報上名來。”那名中年男子目光淩厲的喝道。而這時,遠處一隊護衛已經走到了這來,他們總共有十個人,身穿統一服飾,除了三個年紀較大的中年男子外,其餘都是三十多歲的青年。

    不過當那三名年齡較大的護衛一聽到長陽翔天這四個字時,臉『色』皆是一變,互相對視了眼,然後立即脫離了隊伍快步跑了過來,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劍塵,其中一人沉聲說道:“你是誰,你是不是見過四少爺長陽翔天?”語氣中,帶著幾分急切。

    這三名年齡較大的護衛在長陽府呆了不短的時間了,以前都見過長陽翔天,而且前些年長陽府也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去外麵到處尋找長陽翔天,而他們三人正好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們三名老護衛對長陽翔天這四個字是非常的敏感。

    劍塵並未說話,目光掃視了眼三名護衛,發現自己一個都不認識,事實上,長陽府的這麼多護衛當中,劍塵是一個人都不認識的。

    三名護衛目光緊緊的盯著劍塵那張充滿剛毅而英俊的麵龐,忽然其中一人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精芒一閃,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劍塵,驚呼道:“你和四少爺長得這麼像,你…你…你難道是四少爺長陽翔天。”

    聽了這話,另外兩名見過長陽翔天的護衛頓時大驚,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劍塵,雖然這些年劍塵的變化很大,但是依然殘留著幾分以前的樣子,這一看,幾名護衛隻感覺越看越像,最後感覺眼前這名青年,就是長陽府的四少爺長陽翔天。

    那名開門的中年男子麵『色』疑『惑』的看了劍塵一眼,他才來長陽府沒多長時間,根本就沒聽所過長陽翔天的名號。

    劍塵心中一陣苦澀,他離開長陽府太久了,幾年時間過去了,他原以為長陽府已經將他給遺忘了,可沒想到,竟然還有護衛認得自己。

    

Snap Time:2018-07-23 17:44:48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