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武魂石(18-04-25)      第兩千四百六十章對付器靈(18-04-25)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方靜(18-04-25)     

第三百三十一章十大強者(二)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十大強者(二)

    擂台賽一直持續到第四天,五百人已經經過不斷的淘汰,已經隻剩下31人了,而安大夫在上一次比賽中就被淘汰了出去,劍塵和鳴東兩人成功入圍。同時獨孤峰,天幕靈,黃鸞三人也成功闖了過來。

    現在,能走到這的三十一個人當中可以說已經沒有一個弱者了,不僅自身實力強大,戰鬥力豐富,並且個個都身懷不弱的戰技。

    而那三名擁有光明屬『性』聖之力的人也一早就暴『露』了出來,一直都受到了劍塵的關注,可惜他們三人雖然經曆了幾次戰鬥,但是所麵對的對手實力都不是太強大,導致他們三人暴『露』出的實力隻有冰山一角。

    除了他們之後,還有一名參賽者受到了劍塵的格外關注,那是一個叫“絕”的人,收集的參賽令箭排名在第四,她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身穿一襲黑『色』緊身衣,武器是一柄匕首,風屬『性』聖之力,速度很快。

    單從相貌上來看,絕的年紀大概在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實際年齡卻不得而知,她雖然沒有傾國傾城之姿,但也是天生麗質,頗有幾分姿『色』,那豐滿的身材足以和天幕靈相提並論了,唯一讓人有些無法接受的是,絕渾身都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這是發自骨子的冷,源自靈魂的冰冷,一雙眼神總是散發出淩厲的光芒,眼底深處隱藏著極深的殺意,凡是作為她的對手,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都是被絕貫穿心髒而死,她的匕首速度之快隻比劍塵若上一線。

    夜晚,劍塵獨自一人把自己關在房間中參悟瞬影千幻絕,明日就要決出前十六強了,然後從這十六個人當中選出十大高手,最後才開始逐漸的爭奪前十以內的排名。

    天元大陸上強者如雲,並不缺乏天賦傑出之人,雖然在收集參賽令箭的那個空間中劍塵隻聽說了五大高手,但是參加傭兵盛會的高手卻絕對不止這個數,他們當中並不缺乏行事低調的人,直到淘汰賽結束之後才漸漸暴『露』出來,亦或是所有知道他們實力強大的人都死了,消息根本就不可能傳出來。

    現在,劍塵也發現自己有點坐井觀天了,從明天開始,以後的每一場戰鬥都將會變得艱難了起來,這一屆的傭兵盛會走到這一步,弱者已經全部被淘汰出局,剩下的三十一人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其中甚至還有人實力比獨孤峰還要強。

    正在這時,一陣敲門聲傳來。

    盤膝坐在床上參悟瞬影千幻身的劍塵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手一揮,一股勁風脫手而出,將房門上一根木質的鎖鏈打開,道;“進來!”

    門開,四名老者從外麵魚貫而入,其中兩人身穿白『色』長袍,鶴發童顏,一臉慈祥的樣子,第三名老者身穿黑『色』長袍,留著一頭披肩黑發,左眼已經瞎掉,隻有右眼是睜開的,臉上還有這一道獰猙恐怖的疤痕,顯然早年所受的傷勢。最後一名老者身上穿著的是一件大紅袍,身材比較矮小,臉上皮膚黝黑。

    劍塵打量了番四名老者,臉『色』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四名老者並未掩飾自己的氣息,憑著氣息感應,劍塵驚訝的發現這四名老者竟然都是天空聖師。

    在劍塵打量四名老者時,四名老者也在打量著劍塵,不過由於劍塵用天琴家主交給他的方法掩蓋了自身的實力,所以四名老者盡管有天空聖師的實力,但是還無法看穿劍塵的虛實。

    “四位老先生,不知道你們有什麼事嗎?”劍塵目光平靜的看著四名老者,不卑不亢的說道。

    “小兄弟,你就是劍塵?”說話的是一名鶴發童顏的老者,語氣十分溫和。

    “正是在下。”劍塵開口道。

    “劍塵小兄弟,聽說石家的三少爺石像然死在你的手中,不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鶴發童顏的老者接著說道,語氣依然十分平靜。

    劍塵不動神『色』,道:“不知幾位老先生是?”

    老者一笑,伸手抹了抹自己下巴上那長長的胡須,道:“外人都稱呼我們四人為蔡家四兄弟,目前擔任石家的四大護法,為石家辦事。”說道這,老者語氣停頓了下,然後接著說道;“劍塵小兄弟,這幾天我們已經把事情調查清楚,此番前來並無惡意,隻是希望小兄弟能歸還寶山印,石家是絕對不允許寶山印出現在外人手中的,你繼續把他留在身上,隻會為你招惹麻煩。”

    “大哥說的對。”獨眼龍開口了,他麵無表情的說道:“寶山印是石家祖上傳下來的,而且經過特殊方法祭煉,隻有石家的血脈才能發揮出寶山印的威力,你把它放在身上隻是一塊破鐵塊,根本就無法發揮出它的威力。”

    幾名老者並未威脅劍塵,而是采取非常柔和的方式,希望劍塵能將寶山印主動交出來。

    劍塵對著四人拱了拱手,道:“抱歉了四位老先生,寶山印我現在還不想交還給石家。”

    “小兄弟,你可要考慮清楚,如果你不把寶山印歸還給石家,那石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這個東西放在你身上,隻是一個禍害。”合法同樣的老者語重心長的說道,似乎一切都為劍塵著想。

    劍塵果斷的搖了搖頭,不假思索的道:“這就不麻煩四位老先生掛心了。”劍塵心知肚明,就算自己交出寶山印,石家也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罷了,小兄弟既然執意如此,那我們也沒辦法,走吧!”四名老者並未說什麼威脅之類的狠話,很快就離開了這。

    走出客棧之後,獨眼老者輕歎一口氣,道:“大哥,現在這個事你看怎麼辦,這個叫劍塵的年輕人根本就不肯交出寶山印啊。”

    “我們的責任就是保護少爺,寶山印丟了與我們無關,我們還是把這件事情通知石家吧,讓石家拿主意。”一名鶴發童顏的老者語氣平淡的說道。

    “這次石家不僅計劃失敗,而且連三少爺也死了,隨同攜帶的王者之兵也被人奪走了,這次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恐怕整個石家都要震動了吧。”身穿紅『色』長袍,皮膚黝黑的老者笑道,他們四人本就不屬於石家。

    “算了,這件事情與我們無關,讓石家去頭疼吧,我們隻是因為交易的事幫石家做事,但是卻不是替他們賣命,這一點大家要記住,不要因為石家而得罪了一些我們得罪不起的人,這次傭兵盛會匯集了天元大陸許多大勢力,許多人都不我們能得罪的,特別那些能堅持到現在的參賽者,他們雖然年輕,但是身後都有一股不弱的實力,甚至還有一些勢力之強大就連石家都不敢得罪,特別是那個叫秦記的人,我好像聽所他似乎是大秦國的一位皇子,深受器重,很有可能的大秦國下一任皇者,這些人,可不是我們所能得罪的。”

    ……

    第二天,劍塵早早的就進入了比賽會場,抽簽之後,直接通過空間之門傳送進擂台。

    就在劍塵進入不久,他的對手也通過空間之門進入了擂台中,不過當看清來人時,劍塵頓時一愣,因為對手竟然的獨孤峰。

    獨孤峰也是愣了愣,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道:“沒想到竟然會是你。”

    劍塵也感到相當的無奈,聳了聳肩,道:“隻能說是太巧了。”

    很快,比賽開始的聲音透過結界穿了進來,但是劍塵和獨孤峰兩人都沒有動手的打算。

    “劍塵,我希望你能拿到第一。”丟下這句之後,獨孤峰直接認輸。

    這一戰,劍塵不戰而勝。

    出了擂台,劍塵繼續呆在會場中觀看其餘人的比賽,比賽結束之後,三十二人中有十六人成功晉級,另外有三人死亡,兩人重創,其中一人,僅僅十回合,就被絕的匕首刺穿了心髒,當場氣絕而亡,哪怕傭兵之城有實力不俗的光明聖師也無力回天。

    而鳴東和劍塵一樣,也是成功的晉級十六強,而秦記,天幕靈兩人也通過王者之兵成功晉級十六強,他們的對手都被王者之兵打成重傷。黃鸞雖然有王者之兵日月弓,但是在擂台上日月弓的優勢幾乎全失,而且她本身也僅有一轉大地聖師的實力,所以輸得毫無懸念,因為她的對手是一名擁有光明屬『性』聖之力的人,實力比她強太多了。

    而實力不弱的獨孤峰也因為命運的巧合安排和劍塵碰到了一起,被『逼』無奈淘汰出局。另外兩名光明屬『性』聖之力的人,也同樣成功的進入了十六強,他們三人果然如傳言中的那麼厲害,一個個實力都非常強大,至少都在四轉大地聖師上下,而且還掌握不少戰技。

    接下來的十大高手,將在這十六人當中選出,比賽規則依然為八人晉級,八人淘汰的方式,唯一的區別是最後的兩個名額將從被淘汰的八人中再次推選。

    由於時間尚早,比賽繼續進行,劍塵抽簽之後,就靜靜地坐在凳子上等待著比賽開始,而其餘的十五名參賽者,都和劍塵呆到同一個地方,被結界包裹,完全與外界隔絕。

    “喂,劍塵,你可一定要拿到第一哦,千萬不能讓我們大家失望,我們大家對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鳴東伸手搭在劍塵肩膀上,笑的說道。

    “咯咯咯,小哥哥,現在這可是強者如雲哦,你雖然能勝的了我們幾人,但是他們幾個的實力同樣不弱哦,你有把握能拿下第一嗎?”天幕靈聞聲來到劍塵身前,一雙眼眸嫵媚動人的盯著劍塵,她那清脆的聲音仿佛魔音一般能攝人心魄,第一時間吸引了其餘人的目光。

    劍塵目視前方,透過結界看著外麵的情景,道:“我隻能說,我會盡力而為。”

    劍塵話音剛落,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哼,盡力而為,小子,你才多大的年紀,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拿第一名,你真把我們這麼多人都當成是廢物了嗎?”

    聞聲,劍塵轉頭看去,隻見說話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年紀大約四十五六歲左右,身上穿著一件印有花紋的白『色』衣衫,這個人劍塵並不陌生,正是具備光明屬『性』聖之力的三人之一。

    那名中年人身邊,一名年紀和他差不多的人目光不屑的盯著劍塵幾人,漫不經心的開口道:“算了,卡拉加,別跟一個小屁孩一般見識,人家隻是隨便吹吹牛而已。”

    這兩人的交談聲讓劍塵眉頭微微一皺,原本平淡的目光頓時變得有些淩厲了起來。而鳴東卻氣不過,怒視著說話的兩人,厲聲喝道:“你們兩個最好不要讓我在擂台上見到你們。”

    聞言,兩人臉『色』頓時勃然大怒,被稱之為卡加拉的人當即一聲爆喝:“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如果這不是傭兵之城,老子早就一刀切了你。”

    “小子,你好像叫鳴東是吧,我也奉勸你一句,在擂台上碰見大爺我,最好立刻投降,否則的話,我敢發誓,你絕對不可能活著離開擂台。”卡加拉身邊的那名中年人語氣陰深深的說道,強烈的殺意不加掩飾,若不是顧忌到這的場合,恐怕他們兩人早就動手了。

    鳴東冷哼一聲,眼中也『露』出強烈的殺意,寒聲道:“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劍塵的臉『色』有些陰沉,他目光淩厲的盯著說話的兩人,語氣低沉的說道:“卡拉加,卡紮菲,記住你們兩個說的話,看看最後究竟是誰生誰死。”這兩人,正是參賽令箭獲得第一和第三名的兩個人,對於他們的名字,劍塵一早就知道了。

    “哼,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卡紮菲冷笑連連,根本就未將鳴東和劍塵放在眼中。

    “夠了,你們兩個好不知廉恥,都這麼大歲數了竟然還欺負兩個小輩,我都替你們感到丟臉。”站在兩人身側的一名中年人終於看不下去了,『插』言道。

    聞言,卡紮菲和卡拉加目光同時冷哼一聲,卡紮菲麵無表情的說道:“紮爾,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用不著你管。”

    “難道你們兩個認為欺負小輩是一件很光榮的事嗎?真是愚蠢,這件事情如果傳揚出去,你們隻會成為我們光明戰士的恥辱。”紮爾麵『色』冰冷的說道。

    “夠了!”卡加拉一臉難堪的盯著紮爾,沉聲喝道:“紮爾,別忘了你的立場,你究竟是哪一邊的人,竟然幫著毫不相幹的外人說話。”

    紮爾冷哼一聲,道:“少給我找那些歪理由,我沒幫助外人說話,我隻是看不慣你們兩人罷了,把我們光明戰士的臉麵都給丟盡了。”

    “你…..”卡紮菲和卡拉加兩人被氣的渾身發抖,可偏偏又找不到什麼話說。

    正在這時,結界之外發生了變化,十個擂台上的結界忽然消失,下一刻,隻見所有擂台都在緩緩的向著地麵沉陷下去,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和大地融為了一體,形成一麵平整的地麵,沒有絲毫凹凸的地方。

    這一幕,讓劍塵驚訝的睜大了眼睛,沒想到傭兵之城中竟然還隱藏有如此神奇的東西,然而還未等劍塵明白過來那些擂台到底是怎麼沉陷下去時,忽然,一座更加巨大的擂台再次從地麵上緩緩的升了起來,這個擂台非常大,麵積足足比之前比賽所用的擂台大上好幾倍,長寬足足有五百米。

    就在擂台剛剛升起時,一層透明的結界就將擂台全方位的籠罩在內,緊接著,一個通向擂台的空間之門出現在劍塵不遠處。

    

Snap Time:2018-04-26 15:59:11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