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三百二十五章聖王骨架的潛在力量


    第三百二十五章 聖王骨架的潛在力量

    劍塵目光定定的望著迎著狂風不遠遠去的黃衣少女,微微猶豫了會,開口道:“等一下。”

    從身後傳來的聲影讓黃衣少女嬌軀微微一頓,停止了前進的步伐,頭也不回的說道:“還有什麼事嗎?”

    劍塵微微沉『吟』了下,道:“我想你身上因該沒有結界保護吧。”

    “我體內的確沒有結界之力。”黃衣少女並未否認。

    劍塵正『色』道:“你身上帶著一把王者之兵,而且又沒有結界之力的保護,你認為你一個人離開安全嗎?雖然石像然死了,但是他隻是眾多貪婪你王者之兵的人當中的一個,除了石像然,誰有能保證不會有其他的人貪圖你的王者之兵呢,比如說秦記,天幕靈他們兩個,如果他們兩人對你出手,你一個人將很難對付,相信你也明白王者之兵對每一個家族的重要『性』,說不定他們為了家族能夠更加壯大,會毫不猶豫的對你出手奪下你的日月弓,畢竟這對於他們個人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功勞,而且,他們和你也沒有任何交集。”

    “而且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這還有不少實力同樣不弱的大地聖師,其中並不缺乏有組織的人,你手中有王者之兵的確能輕易的『射』殺大地聖師,但如果是一群大地聖師同時對你出手呢,你能忙得過來嗎?畢竟你的日月弓隻是在遠程攻擊的能力上很強,他們一旦接近了你,你的日月弓將會失去這巨大的優勢,最後,誰又能保證有沒有人設下陷進對付你。”

    說完之後,連劍塵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挽留黃鸞了,或許是經過這一個多月時間的相處,劍塵也不希望擁有傾國傾城之姿的黃鸞會隕落在這,因為劍塵現在對王者之兵也有了一些粗略的認知,連獨孤峰這樣高傲的人為了能保住王者之兵,都不惜犧牲自己的自由,強迫自己發下血誓,由此可見王者之兵對那些大家族來說到底有多麼重要。

    而黃鸞孤身一人,手中的王者之兵又是隻能作為遠程攻擊的長弓,敵人一旦靠近她的身體,那她王者之兵的優勢將大大的減弱,在加上她沒有結界保護,難免不會有人生出貪婪之心對他出手。

    而秦記和天幕靈兩人是劍塵最擔心的,因為他們兩人和黃鸞近距離接觸的時間更長,恐怕早就『摸』清了黃鸞的底細,雖然劍塵不一定能肯定他們兩人會不會對黃鸞出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就怕有個萬一。

    聽了劍塵這番話,黃鸞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劍塵說的這番話也不是不無道理,經過洞府一事之後,許多人都知道了她手中有王者之兵,雖然對於王者之兵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聽所過,並不知道王者之兵究竟是什麼,但是就怕會遇見識貨之人,以王者之兵的珍貴,在加上自己沒有結界保護,而且又是孤身一人,以上的重重劣勢條件或許真的會促使一些人向自己動手吧。

    想到這,黃鸞的臉『色』變得愈發的沉重了起來,原本以為石像然死了她就相安無事了,但是沒想到卻又來了一個更加巨大的麻煩,這一切都怪王者之兵實在是太過珍貴了。

    “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跟著我們在一起吧,在過十幾天淘汰賽就結束了,到時候我們大家全部都要被傳送出去,等離開了這,你才是真正的安全。”看黃鸞的意誌有些動搖,劍塵立即趁熱打鐵。他不知道自己對待黃鸞究竟是一個陌生人的心態還是普通朋友的心態,總之,劍塵是非常不願看見黃鸞在淘汰賽中出現意外,或許是因為黃鸞那傾國傾城的美貌,或許是這一個多月的相處讓自己對黃鸞產生了一些友情,在或許是自己曾經和她意外相遇時偷看過她的身體使他心中始終感覺有些愧疚,這其中的因素之複雜,連劍塵自己都說不清楚。

    黃鸞站在原地沒有動,似乎是在猶豫,半響後,她終於被劍塵說服,慢慢的點了點頭。

    劍塵鬆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我們回去吧,先找一個地方住下來,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安心的等待,參賽令箭已經足夠我們進入前五百名了。”

    黃鸞取消了和劍塵分開,獨自一人離去的念頭,重新跟在劍塵身後回到了隊伍中,回來之後,劍塵免不了被鳴東一陣擠眉弄眼的,雖然鳴東沒有把話挑明,但是眼神中那調戲之意任白癡都能看得出來,弄的劍塵有理也說不清了。

    “兄弟,厲害啊,這個女孩可比我妹妹都要漂亮多了,隻是沒我妹妹那麼溫柔而已。”琴簫湊到劍塵身前嘿嘿笑道,意味深長的看著劍塵,害得劍塵都變得有些尷尬了起來,他和黃鸞兩人的關係真的沒有眾人想象中的那麼複雜,但是鳴東他們幾人卻偏偏要向著另一個方麵去想,讓劍塵無可奈何。這個時候如果解釋起來,不僅起不到絲毫效果,反而還會被眾人誤會的更深。

    在一片一望無際的平原上,搭建著幾個白『色』的帳篷,而在當中一個猶如房屋大小的大帳內,鳴東,安大夫,雲錚,劍塵,獨孤峰,琴簫,琴絕,黃鸞幾人都圍坐在一張圓桌前,桌上擺滿了各種香噴噴的菜肴,這些東西都是劍塵從傑德武康的空間戒指中找出來的,麵堆放著一大堆做好的各種菜肴,由於空間戒指比空間腰帶要強上許多,所以放在麵的東西根本就不會發生變質,一些熟食,都可以做到長期保存,而在傑德武康的空間戒指內,還堆放了一大堆各種各樣已經做好的美味佳肴,儲蓄量之龐大足夠五個人吃上好幾個月的時間了。

    飯後,幾人相繼離去,最後隻剩下劍塵,鳴東,獨孤峰和黃鸞四人還坐在飯桌前。

    鳴東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偷聽自後才重新回到座位前,神秘兮兮的對著劍塵說道:“劍塵,你是不是很香知道聖王骨架的作用。”

    “對啊,我的確很好奇,一個骨架到底有什麼珍貴的,竟然讓你們搶奪的這麼厲害。”劍塵頓時來了興趣。

    “還是我來告訴你吧。”一陣如同百靈鳥的聲音響起,悅耳動聽,這一次,黃鸞竟然破天荒的主動開口說話,聲音非常柔和。

    黃鸞整理了下腦中的思路,然後緩緩說道:“聖王強者的壽命也是有限的,當聖王強者大限將至時,都會自然死亡,這個死亡在我們有一個統一的說法,那就是坐化。由於聖王強者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而且也非常的凝實純淨,所以聖王強者坐化自後,他們體內那完全由能量凝聚成的聖兵並不會消散在天地間,而是化為精純的能量滯留在體內,然後慢慢的進入全身的骨骼當中,最後隱藏起來,所以一個聖王強者坐化後遺留下的骨架,幾乎等於一個聖王全身的力量,非常的寶貴。一旦得到了聖王強者坐化後遺留下的骨架,就等於得到了這個聖王強者全身的力量,你說這能不讓人眼紅嗎?”

    劍塵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好像明白一些了,不過如此一來,那你們手中的王者之兵又是怎麼來的呢,照你們這麼說,聖王強者體內的能量完全融入骨頭當中,那失去能量的聖兵也因該消散才對啊,怎麼可能繼續保存下來。”

    黃鸞說道:“聖王強者的實力一共分為九個層次,稱之為九重天,實力達到九重天的聖王已經站在當前境界的最巔峰,隻差一步就能跨越至聖皇之境,而這時候,九重天境界的聖王體內的能量已經精純到極致,已經接近了質變的邊沿,他們已經有能力強行斬斷聖兵與自身的聯係,所以,所有實力達到九重天的聖王在大限將至時,都會將聖兵祭出體外,然後強行切斷自己與聖兵的聯係,這樣他們的聖兵就完美的保存了他們畢生的力量,永遠也不會消散,而王者之兵就是這樣衍生的。”

    “難道隻有聖王九重天在大限將至時,才能強行切斷自己與聖兵的聯係完美的將聖兵保存下來,而實力在聖王九重天以下都沒有能力做到這一點,所以,他們坐化後,體內的聖兵會化為能量進入骨架中,就比如說剛剛我們看見的那個骨架?”劍塵開口問道。

    “不錯。”黃鸞說道。

    “那我奇怪了,那些實力達到聖王九重天的人在大限將時,為什麼都會主動的切斷自己和聖兵的聯係,從而便宜了別人呢,當然,對於一些有家族和勢力的人來說,他們這麼做自然是為自己的後輩造福,但是我記得你們剛剛說的是所有,而並非是指某一部分,因為我相信天元大陸上並非每一個聖王都有自己的家世。”劍塵問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個疑『惑』。

    “因為這關係到一個不切實際的傳說,所以,所有實力達到聖王九重天的人,都選擇了切斷了自己與聖兵的聯係,將聖兵完美的保存了下來。”黃鸞說道。

    “傳說,哦,對,劍塵,我天伯伯給我說過這個事情,讓我來給你解釋吧。”鳴東神情一動,道:“我天伯伯說,那些九重天的聖王在切斷自己與聖兵的聯係時,都會留有一小部分精、氣、神與聖兵相融,期待那個幾乎永遠也不可能實現的傳說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那個傳說是什麼!”劍塵頓時來了精神。

    “是複活!”獨孤峰一臉嚴肅的說道。

    “什麼,複活!”劍塵一怔,緊接著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鳴東一臉鄭重的點了點頭,道;“不錯,的確是複活,這是我天伯伯告訴我的。”

    “這….這怎麼可能。”這一刻,劍塵感覺是那麼的不可思議,讓他都感到有些難以接受。

    黃鸞輕歎一口氣,道:“的確不可能,因為這個傳說從來沒有實現過,不過讓人感到難以;理解的是,那些實力達到九重天的聖王對於這件事情都是深信不疑,所以,九重天的聖王在大限將至時,毫無例外都選擇了切斷自己與聖兵的聯係。”

    獨孤峰沉『吟』道:“我估計這其中肯定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隱情,不然的話,我實在想不明白那些聖王九重天的強者為什麼對這個從來沒有實現的傳說是那麼的深信不疑。”

    劍塵使勁的搖了搖頭,喃喃道:“這太不可思議了,聖王強者死後留下的聖兵竟然還能讓他們複活,這也太誇張了吧,怪不得這個傳說從來沒有實現過,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嘛。”

    對於劍塵的這種說法,黃鸞,獨孤峰和鳴東三人也是非常的認同。

    

Snap Time:2018-01-16 23:29:16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