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五十四章八大傳人(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魂葬之威(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倔強的神殿(18-04-17)     

第三百二十三章洞府崩塌


    第三百二十三章 洞府崩塌

    “那東西有什麼用。”劍塵心中充滿了好奇,神情很是專注的盯著鳴東,等待他的回答。

    正在這時,一聲嘈雜的喧嘩聲從後方傳來,這時候,外麵的眾人終於晚一步進入了這個小房間中,很快,麵積不大的小房間就被幾十號人擠得水泄不通了,並且後麵的人還在不斷的朝著麵擠,使本就變得非常擁擠的眾人,頓時成了肉夾饃,幾乎人人都是胸貼著背,盡管如此,但是在劍塵他們幾人身前,依然留下了一小處空氣,人群當中有許多人都認得他們,心知他們實力的強大,所以盡管被被人擠得狼狽不堪,但是卻沒有一人敢靠近劍塵他們幾個人,都與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生怕自己遷怒了他們從而丟掉了『性』命。

    “劍塵,等出去之後我好好和你說,總之,我們撿到寶了。”鳴東神秘兮兮的對著劍塵說道。

    劍塵微微點頭,沒有說什麼,而是皺著眉頭看著四周擁擠不堪的眾人,短短眨眼間,這個小房間內就已經湧入了幾十號人,並且後麵的還在不斷的往麵劑,眼下情況,若是要出去的話,那可是相當大的一個難題。

    忽然,整個山洞開始搖晃了起來,地麵在不停的晃動,仿佛發生了地震似地,隨即一道道粗大的裂縫如同蜘蛛網向著四周蔓延而去,很快就布滿了山洞的上下左右每一寸空間,並且,裂縫還在不斷的擴大著,大量的灰塵從洞頂灑落下來,使眾人眼前的視線頓時變得灰蒙蒙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劍塵幾人臉『色』都是一變,這個狀況,分明是山洞要崩塌的前兆啊。而反觀那些人從外麵湧進來的人,仿佛都被天階戰技衝昏了頭腦,口中紛紛大喊著天階戰技死不要命一般的還在往麵擁擠,盡管劑了不少人進來,但是他們連什麼收獲都沒有,因為這個小房間中除了一具被鳴東收起來的聖王骨架外,就再無其他東西了。

    山洞搖晃的程度越來越厲害,已經有不少碎石從上麵掉落下來,而四周山壁上那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還在不寬的擴張,掉落下不少石片。

    “糟糕,山洞要垮了,看來這個山洞在之前肯定承受過很大的衝擊,由於一直有聖王骨架支撐著,所以相安無事,現在聖王骨架被我取走了,那鎮壓山洞的力量也失去了,憑山洞本身的堅固根本就不可能維持下去,劍塵,我們要快些離開這。”這一年來鳴東不僅實力大增,而且也長了不少見識,很快就分析出了眼下的情況和聖王骨架有關。

    劍塵的臉『色』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看著四周擁擠不堪的人群,立即大喝道:“山洞馬上要垮了,大家馬上退出去。”劍塵的聲音猶如一個高音大喇叭,壓過了場中所有人的喧嘩聲,如雷鳴般的巨音仿佛就是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那些被寶物以及天階戰技衝昏了頭腦的人們頓時清醒了過來,很快就發現了搖晃不止的山洞,當下一個個臉『色』大變,紛紛開口叫道:“不好了,洞府要崩塌了,快點退出去,不然就要被活埋了。”

    “糟糕,洞府真的要垮了,退,快點退,我可不想被掩埋在這。”

    “洞府要垮了,大家快點逃出去,不想死在這的趕快逃。”

    越來越多的人發覺了異樣,一個個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焦急的大喊著,聲音一片蓋過一片,頓時,那些還在拚命的向著麵劑的人立刻調轉方向,向著外麵湧去,不少人都被一心逃命的人給推倒在地,被無數人踩在身上。

    “媽的,誰踩著我了,還不快給我讓開,不想活了是不是……”

    “誰踩到我的手了……”

    “別踩在我身上啊……”

    場中一片混『亂』,這一刻,所有人都顧不得寶物了,紛紛逃命般的向著外麵湧去,因為山洞的上方已經開始掉落大塊大塊的石頭了,再不走的話,那就隻有被掩埋在地底之下。

    隨著他們的離去,劍塵他們幾人所處的小房間中的人也在開始迅速的減少,原本擁擠不堪的場麵頓時得到了緩解。

    小房間四周牆壁上的裂縫不斷的擴大,擴大,在擴大,在加上一直抖動不止的山洞,使那些隱藏在牆壁中的暗格終於暴『露』了出來。

    劍塵眼中精光一閃,他第一個發現暴『露』在外的暗格,隻見一個紫金『色』的盒子正躺在一個小小的暗格左右擺動,在光線並不是很明亮的小房間中,散發出的紫金『色』光芒是那麼的醒目。

    劍塵一個閃身來到那個暗格前,一把抓住那個紫金『色』的盒子看也不看就放入空間戒指中,就在他剛做完這一些,這間小房間中四周那已經被破壞的牆壁上又暴『露』出了更多的暗格。

    這一下,就連鳴東,秦記,天幕靈,獨孤峰和黃衣少女幾人都發現了那些隱藏在牆壁當中的暗格,一個個都沒有絲毫猶豫,默不作聲的向著那些暗格衝去,也不看麵的東西,直接手忙腳『亂』的收了起來,裝入空間戒指中。

    小房間內還有不少人沒有離開這,其中不乏眼尖之人,當下眼中『露』出狂喜的神『色』,發出一聲驚呼聲,也開始狂奔到最近的一個暗格前,將放置在麵的一本完全由獸皮定做成的書籍拿在手中。

    “地…地階高級戰技,天啊…我….我發財了。”當那人看清封麵上的一行字時,立即變得欣喜若狂,情不自禁的發出低聲呢喃,不過很少有人聽見而已。

    “這是一本地階高級修煉功法,竟然剛好適合我。”又是一人拿著一本書籍一臉激動的叫道。

    很快,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搶奪暗格中寶物的行動中來,暗格中裝的東西非常的雜,有空間戒指,有記載有修煉功法和戰技的秘籍,也有一些裝有丹『藥』的玉瓶,雜七雜八的。

    十幾個人一起收刮暗格中的東西,很快就將所有的暗格給清理個精光。這時,一名擁有大地聖師實力的中年男子從最後一個暗格拿出一本由不知名紙張做成的書籍,看了會後,眼睛立馬瞪得大大的,神情瞬間變得激動無比,難以自控的驚呼道:“天…..”剛說出一個字,中年男子恍然醒悟,立即用手緊緊地握住了嘴巴,一臉警惕的盯著四周,神『色』間竟然帶著幾分不安。

    火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逝,獨孤峰忽然來到他身前,王者之兵帶著澎湃的能量波動直接『插』入中年男子的胸膛,然後一手奪過中年男子手中的那本書籍,粗略的看了一眼,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微笑,道:“果然是天階戰技。”

    聽了這話,天幕靈有些憤憤不平的將剛拿出來的長鞭收了回去,抱怨道:“你們動作也太快了,好東西都到你們那兒去了。”

    秦記也收回剛拿出的王者之兵,不停的搖頭歎氣,就連黃衣少女也取下了長弓,做出開弓『射』箭姿勢。

    對於地階戰技他們幾個出生在大世家的人可以不在乎,但是天階戰技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對於他們這樣的大世家來說,每多一種天階戰技,那也就間接的增強了家族中的實力,所以天階戰技就連那些擁有聖王強者坐鎮,同時擁有王者之兵的頂級家族都不可能做到無視的地步。

    倘若不是獨孤峰反應快,同時距離那人最近,恐怕這本天階戰技就有可能落到秦記幾人的手中去了。

    殺人越貨,看見好東西就搶,這在天元大陸上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看見獨孤峰都在開始殺人越貨了,其餘一些大有收獲的人也不敢在這多停留片刻,紛紛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外麵逃去。

    轟!轟!轟!…….

    十幾塊大石頭掉落下來,砸在地麵上發出巨大的響聲,現在整個山洞已經在開始解體了,大石頭不斷的掉落下來,甚至有些地方都開始崩塌了,掉落下一大塊泥土。

    “這不能多呆了,我們快走。”鳴東衝著幾人急道。

    幾人立即施展最快的速度向著洞府外麵跑去。

    “轟!”一塊四米高的巨石掉落下來,剛好堵住幾人離去時必須要經過的通道。

    “讓開!”一聲大喝從後方傳來,獨孤峰手持王者之兵重重的轟擊在巨石上,絕強的力量直接把巨石轟成粉末。

    幾人沒有片刻遲疑,頂著從洞頂不斷掉落下來的灰塵狼狽的朝著外麵跑去,速度非常快。

    很快,幾人終於在山洞徹底崩塌前逃了出去,現在劍塵他們幾人一身都狼狽不堪,不僅僅是身上沾滿了灰塵,就連腦袋上,甚至是臉上都同樣沾滿了塵土,看上去非常的滑膩。

    “呼…終於出來了,差點就被活埋了。”鳴東長長的出了口氣,隨即開始拍打身上的灰塵。

    而在他們身前,已經沾滿了才從洞府中狼狽的跑出來的人,絕大多數人都是一身狼狽,不是衣服上布滿了腳印,就是身上沾滿了塵土,一身的狼狽,還有幾個倒黴的大聖師被掉下來的巨石給砸的頭破血流。

    “讓開,麻煩讓一讓…..”忽然,一道讓劍塵十分熟悉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過來,劍塵循聲望去,隻見琴簫正從人群後方有些艱難的劑了進來,沾染的一身都是灰塵。

    “劑什麼劑,剛剛還沒劑夠啊,是不是記者去送死啊。”

    “媽的,區區一名大聖師竟然還推我,小子活得不耐煩了是不。”

    立即有幾人怒視著琴簫咒罵著,更有幾名憋的滿肚子火無處發泄的人都在摩拳擦掌,似乎想要去找琴簫的麻煩。

    琴簫渾然不在意身後眾人的咒罵人,神『色』有些焦急的在人群中四處張望著,很快就發現了劍塵,頓時鬆了口氣,然後快不跑了過去,關心的問道:“劍塵,你沒事吧,剛剛聽說洞府塌陷了,有好多人在麵,可把我嚇得不輕。”

    一見琴簫竟然和劍塵認識,那些對於琴簫非常不滿的人臉『色』皆是一變,立即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屁都不敢放一個,而那幾名摩拳擦掌,正打算那琴簫出氣的幾人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隨即默不作聲的退到後麵去,隱入人群之中。

    現在,劍塵的名氣在這些人當中也逐漸的傳了開去,幾乎足以和五大高手相提並論了,所以這些人當中有不少人都認識劍塵,並沒有人敢去得罪他,畢竟他在外麵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擊殺遮古的一幕被許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不僅接下了遮古地階戰技的強勢攻擊,而且還將遮古的頭顱斬下來,如此強大的人物可沒人願意主動去得罪。

    最重要的是,五大高手中和劍塵有過節的傑德武康和石像然兩人都死在洞府之中了,雖然除了秦記他們四人外別人都不知道兩人的死因,但是這兩人竟然同時和劍塵有些恩怨,這就值得耐人尋味了,再加上最後劍塵和獨孤峰一追一逃跑出洞府的事情,以上的重重,不禁讓他們心中開始聯想翩翩了起來,畢竟他們當中可不缺少心思縝密的人,雖然有時要被天階戰技的誘『惑』給衝昏頭腦,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他們笨,而是天階戰技對於他們來說本身就有著不可抗拒的誘『惑』。

    看著琴簫那一臉關切的神『色』,劍塵不禁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沒事。”

    鳴東灰頭土臉的來到琴簫身後,伸手重重的拍了拍琴簫的肩膀,道:“嗨,琴簫兄,還認得我不。”

    琴簫頓時轉身看著鳴東,雖然鳴東灰頭土臉的,但是這並不能遮擋他的本來麵貌,一眼就被琴簫認了出來,當下琴簫一雙眼睛瞪著大大的,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鳴東,驚呼道;“鳴….鳴東,你…你不是沒參加傭兵比武大賽嗎,你怎麼會出現在這。”

    鳴東哈哈一笑,道:“我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有人在想念著我,所以我就來了。”

    “有人在想念你,誰想念你。”琴簫聽得是滿腦子的疑『惑』。

    “說來話長,等以後我空我慢慢告訴你,來,琴簫,我給你介紹一下。”鳴東將背著火紅『色』巨劍的獨孤峰拉到自己身邊,對著琴簫說道:“琴簫兄,這是才加入我們的新成員,名叫獨孤峰,以後我們大家都是兄弟了。”

    琴簫明顯呆了一下,不過『性』格豪爽的他很快就恢複了過來,一臉熱情的和獨孤峰打著招呼,而獨孤峰也一臉微笑的回應。

    才從人群後麵擠進來的琴絕一聽到獨孤峰竟然成了劍塵和鳴東兩人的兄弟,神『色』不僅一呆,目光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幾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過當他看見獨孤峰並未說出半句否認的話語,同時一臉微笑的回應琴簫時,這才不得不相信了這個事實,不過他的心中卻充滿了疑『惑』,獨孤峰不僅是這的五大高手之一,同時身後還擁有強大到就連天琴家族都要仰視的強大背景,這樣的人物怎麼會在突然之間和劍塵他們的關係這麼密切了?

    

Snap Time:2018-04-21 11:54:54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