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三百二十一章完整的天階戰技(二)


    第三百二十一章 完整的天階戰技(二)

    獨孤峰的大喝聲立即讓場中吵吵鬧鬧的人安靜了下來,被攔在洞府外麵的眾人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現在獨孤峰這一鬧,頓時將他們心中的怒火給引發了出來,人群總,立即有人開始大聲的叫囂著。

    “我草,誰再這大呼小叫的,想死不成。”

    “誰他媽的在大喊大叫的,給爺爺滾過來。”

    “媽的,誰這麼大膽子,竟然敢讓我們讓開,想死的話數一聲,哥送你上路。”

    然而,咒罵聲剛持續了很短片刻,當眾人發現轉過身發現站在他們背後的那名背著火紅『色』長劍的獨孤峰以及身穿一身白『色』布衣的劍塵時,漫天的罵聲戛然而止,一個個臉『色』驟然大變,而先前破口大罵的幾人臉『色』甚至都變得蒼白了起來。

    那間,場中變得非常安靜,麵對五大高手這一的獨孤峰和實力同樣不弱的劍塵,他們這些人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剛剛誰在罵人,給我滾出來。”獨孤峰滿臉嚴肅的盯著眾人,再次大喝道。

    沒有一個人說話,甚至沒有一個人動一下,所有人都默不作聲的站在原地,隻有先前罵人的一些人,心髒在不爭氣的碰碰跳動了起來,與此同時,眾人也十分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路。

    獨孤峰目光淩厲的在眾人臉上緩緩掃過,顯然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那那些罵人的混蛋。

    “行了,現在還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我們先進去吧,當務之急的將殘頁收集完畢。”劍塵對著獨孤峰說道,然後徑直順著眾人讓出的那條通道向著洞府內走去。

    獨孤峰對著眾人冷哼一聲,不在說什麼,緊跟著劍塵的身後走了過去。

    洞府的入口前,正被幾名中年男子擋住,包括雲錚和安大夫兩人在內,總共八人把守在那,將數百人阻擋在外麵,另外六人中,其中有四人是秦記的人,最後兩人是天幕靈的人。

    “劍塵,你終於回來了,還不快點進去,不然東西就被他們兩個拿走完了。”安大夫哭喪著一張臉衝著劍塵說道,神情很是急切。

    “安大夫,誰讓你們兩人守在這的。”劍塵一臉奇怪的看著安大夫和雲錚兩人。

    “還不是那個叫天幕靈的女人,她軟磨硬泡,硬是把本人和雲錚兩個給揮了出來,讓我們所有人都守護在洞口,現在就隻有他們三個在麵了。”安大夫『露』出一張苦瓜臉,顯然非常的不情願。

    劍塵拍了拍安大夫的肩膀,正『色』道:“你們兩人就在這守著吧,放心,隻要有收獲,我劍塵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行了,劍塵,你別跟本人說這個,你還是快進去吧,不然好東西都被他們全拿走了,那我們不是虧死了。”安大夫說道。

    劍塵沒有多說,在幾人一臉驚訝的目光中,和背著王者之兵的獨孤峰一前一後的走入了洞府中。

    “奇怪,剛剛劍塵不是追著獨孤峰跑了出去嗎,並且劍塵還把獨孤家族的幾名大地聖師給殺了,但是現在看起來,他們兩人之間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啊。”

    “是啊,這實在是太奇怪了,難道劍塵和獨孤峰兩人在暗中打成了某種協議?”

    “因該不會,劍塵殺死了獨孤家族的幾人,以獨孤峰的『性』子,是不可能像任何人妥協,看來這之中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隱情。”

    屬於秦記帶領的幾名中年男子都在低聲的議論著,疑『惑』不已。

    走入洞窟中,隔著老遠劍塵就看見那四名被自己殺死的獨孤家族的人,神『色』頓時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在之前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和獨孤峰之間的關係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轉變,所以對於獨孤家族的人他是沒有絲毫留手,並且那時候他的時間緊迫,根本就由不得他有絲毫手軟,否則的話,他將很難衝破四人的阻攔。

    現在,劍塵也不禁為這事開始頭疼了起來,眼下的情況,他還真不好跟獨孤峰交代,畢竟此一時彼一時,現在他和獨孤峰兩人已經化幹戈為玉帛,成為了朋友,而並非敵人。

    獨孤峰自然也發現了自己帶來的那四名都擁有大地聖師的中年男子都死在劍塵手中,他或許明白劍塵心中所想,淡然道:“他們是獨孤家族的人,和我已經沒有半點關係了,而且,他們都隻是獨孤家族培養的外圍子弟,甚至有兩人都是拜師進入我獨孤家族的家門,並非家族中的核心成員,而他們的年紀也剛好都在五十歲以下,所以被我爹派遣協過來協助我。”

    聽了獨孤峰如此說,劍塵頓時鬆了一口氣。

    獨孤峰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道:“看來我的選擇是明智的,沒有跟錯人,你和鳴東兩人個個都是天縱奇才,比我還要優秀許多,相信跟著你們兩人闖『蕩』,一定比我以前經曆的事情還要精彩許多。”

    “或許吧!”劍塵不置可否。

    隨後,兩人同時進入了寬闊的洞府,隻見秦記,天幕靈以及黃衣少女三人正在麵四處翻騰著,尋找著洞府的寶物,而石像然的屍體依然躺在原來的地方,並沒有人去處理,隻是傑德武康的屍體被人搬走了。

    看見劍塵和獨孤峰兩人竟然仿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地出現在這,秦記,天幕靈和黃衣少女三人都是一臉的驚訝,仿佛看到了根本就不應該出現的一幅畫麵,讓他們三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劍塵,你們…..”秦記滿腦子疑『惑』的看著完好無損,臉『色』如常的劍塵和獨孤峰兩人,因為兩人這幅『摸』樣,根本就不像是發生過戰鬥的樣子。

    天幕靈也是一臉吃驚的看著兩人,開口問道:“難道你們兩個沒有打起來嗎?”

    聞言,劍塵一臉疑『惑』的盯著天幕靈,道:“打起來?我們為什麼要打起來?”

    “這…….”天幕靈張口結舌,頓時找不到什麼話說了,她總不可能告訴劍塵,你明明殺了獨孤家族的四名大地聖師,難道獨孤峰不和你拚命嗎?她天幕靈還沒有白癡到這種地步。

    心思玲瓏的天幕靈和秦記兩人雖然不知道劍塵和獨孤峰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眼前的情況, 白癡都能看出這件事情肯定有什麼隱情,不過他們也知趣的沒有問出來。

    “哼,肯定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黃衣少女沒來由的冒出一句話來,聲音清脆,猶如百靈鳥的鳴叫,很是動人。

    劍塵訕訕一笑,“哪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啊。”

    忽然,劍塵臉『色』一正,一臉鄭重的盯著秦記和天幕靈兩人,剛想開口時,秦記就主動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幾張殘頁出來,道:“劍塵,你我兩人畢竟一起並肩戰鬥過,說起來也算不得外人了,這幾張天階戰技的殘頁我留著也沒用,就送給你了,我想你或許比我更需要他。”說著,秦記走到劍塵身前,將幾張布滿蝌蚪字跡的獸皮遞到劍塵麵前。

    秦記的主動示好讓劍塵也愣了一愣,隨即爽朗一笑,道:“行,大恩不言謝,我劍塵記住了。”說著,劍塵也不矯情,毫不客氣的接過了秦記遞來的天階戰技殘頁。

    獨孤峰手中的天階戰技殘頁早在路上就交給劍塵了,加上秦記的這幾張,現在劍塵手中的天階戰技殘頁已經有一十七張了,隻差天幕靈手中的最後兩張,就剛好湊齊一條完整的天階戰技。

    劍塵目光看向天幕靈,淡笑道;“天幕靈小姐,不知你手中的兩張天階戰技殘頁可否換給我。”

    天幕靈已經從劍塵和獨孤峰兩人同時出現的震驚中恢複了過來,她咯咯一笑,道:“小哥哥,如果姐姐不換給你,你會不會把姐姐也給殺了啊。”說著,天幕靈還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楚楚動人,讓人一見猶憐。

    劍塵訕訕一笑,道:“天幕靈小姐說笑了,我和你無煙無仇,為什麼要殺你,不過這你留著這兩張天階戰技殘頁也沒用,而我恰好就隻差你手中這兩張了,難道你就願意看著這本戰技就這麼荒廢下去,永遠也無法現世嗎?”

    “小哥哥說的挺有道理的,一本完整的天階戰技就這麼擺在眼前,如果讓它繼續荒廢下去成為一堆廢紙,的確蠻可惜的。”說著,天幕靈風情萬種的像劍塵拋了一個媚眼,如同羊脂般白嫩的右臂彎曲輕輕的搭在劍塵的劍塵,吐氣如蘭“小哥哥,要不這樣吧,你把你手中的天階戰技殘頁換給姐姐,讓姐姐來奏起一套完整的天階戰技,你說這樣可以嗎?當然,姐姐是不會虧待你的。”

    天幕靈那彎曲的手臂壓在劍塵肩膀上的力道越來越重,到最後她仿佛將整個身體都掛在劍塵身上似地,她那如櫻桃般紅潤的小嘴距離劍塵的嘴巴也隻有十厘米的距離,使她每說一句話,那吐出的香氣都衝撞在劍塵的嘴唇行,在加上那淡淡的口香,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那散發出的嫵媚以及誘『惑』力,饒是以劍塵的定力,都感覺內心並不是那麼的平靜。

    不過當劍塵聽到天幕靈後麵那一句哈上,臉『色』頓時一變,他心中對於天階戰技的渴望是非常強烈,現在好不容易就要收集好一本完整的天階戰技了,他怎麼可能拱手讓給別人。

    劍塵神『色』的變化第一時間讓一直在觀察他臉『色』的天幕靈察覺了,“哎喲,小哥哥,你看你這張長得這麼帥氣的臉蛋,怎麼說變就變啊,姐姐一句玩笑話就這麼讓你生氣拉,想要姐姐手中的兩張殘頁也可以,不過你必須要滿足姐姐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劍塵立即開口問道,表現的非常的迫切。

    “咯咯,看來小哥哥很想得到這本完整的天階戰技啊,罷了,姐姐也不為難你,這個要求當然非常簡單,你隻需要嘴對嘴的親姐姐一個就可以了,怎麼樣,是不是很劃算啊。”天幕靈的在劍塵麵前吐氣如蘭,她的嘴唇距離劍塵的嘴巴依然保持著十厘米的距離,她每吐出一個字,帶起的氣浪都輕輕的拍打在劍塵的嘴皮上,讓劍塵的嘴皮都開始癢癢的。

    聽了天幕靈口中這“簡單”的要求,劍塵頓時語塞,額頭上甚至已經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天幕靈的話說的如此『露』骨,頓時讓劍塵的臉『色』微微發紅,尷尬不已。

    “哼,『蕩』『婦』!賤人!不要臉!”另一邊,黃衣少女一臉厭惡的盯著天幕靈,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看見劍塵和天幕靈兩人如此親密的近距離接觸,不知怎的,她心中就突然生出一股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咯咯咯,我差點忘記了,小哥哥你的小情人還在這呢,瞧瞧,你的小情人開始吃醋了。”天幕靈癡癡的笑道,說著,還朝著黃衣少女拋去一個帶著嫵媚的眼神,氣的黃衣少女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最後忍不住的大聲道:“你少在那瘋言瘋語。”

    像天幕靈這種久經情場的老手,黃衣少女這一個青澀的女孩如何是她的對手。

    “算了,我記得小哥哥說過,小妹妹脾氣不太好,哦,不對,是十分的不好,那我也不在逗你了,小哥哥,你不是要天階戰技殘頁嗎,拿去,姐姐給你,這破玩兒意,姐姐才不稀罕呢。”天幕靈終於移開了壓在劍塵肩上的手臂,從空間腰帶中拿出兩張同樣布滿蝌蚪文字的獸皮塞到劍塵身上,最後斜眼看了下劍塵,風情萬種的說道:“小哥哥,記得哦,我還欠姐姐一個吻。”

    劍塵急不可耐的將捏住兩張天階戰技殘頁,然後把自己身上的一十七章殘頁全部拿出來,就這麼放在地上開始拚湊了起來,而對於天幕靈後麵的那句話,他壓根就沒心思去聽了。

    黃衣少女滿臉憤怒的盯著天幕靈,那樣子恨不得將天幕靈給千刀萬剮似地,不過迎來的卻是天幕靈那帶著有幾分調戲的目光,立即讓黃衣少女氣的牙癢癢的。

    “這小妹妹,真是有趣。”天幕靈收回目光用隻有自己才能請清除的聲音低聲呢喃著,臉上帶著一抹微笑,隨即也不在注意劍塵,繼續在洞府中搜尋了起來。

    很快,劍塵就將一十九章殘頁給平拚湊好了,這本天階戰技完全記載在一種不知名的獸皮身上,入手非常柔軟,並且韌『性』十足,不易損壞。

    而在天界戰技的封麵上,釋然寫著《奪天造化功》五字,一看說明,劍塵立即認不出的顫抖了起來,眼中滿是欣喜的神『色』。

    這本奪天造化功,竟然是一門非常神奇的天階戰技,他能讓人在一定的時間內持續發揮出自身實力三倍至十倍的戰鬥力,後果就是聖之力的消耗加倍,消耗的程度與提升戰鬥力的倍數相當。

    一旦戰鬥力提升到十倍,恐怕一名六轉大地聖師都可以和天空聖師打鬥了,甚至是擊殺天空聖師階級的強者,當然,這隻是劍塵的猜測,畢竟他沒有從天空聖師這樣的強者交過手,並不知道他們的強大。

    

Snap Time:2018-01-16 23:33:57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