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三百一十九章血誓


    第三百一十九章 血誓

    一年時間不見,鳴東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的鳴東就這麼平平常常的站在那,卻散發出一股如山嶽般沉穩的氣勢,浩大而磅,渾身上下每一處,都無不散發著屬於強者的氣質,仿佛又像是久經殺伐戰場,經曆過無數次生生死死考驗的鐵血勇士,往往在不經意間散發出一股充滿殺伐而血膩的氣息,單單是這股無形的氣勢,就給人心理造成一股龐大的壓力。

    現在的鳴東與一年前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讓劍塵都不禁懷疑起來,眼前的這名黑衣青年,還真的是自己以前認識的鳴東嗎?

    鳴東一笑,滿臉都的高興的神『色』,大聲道:“劍塵,我正愁著因該到什麼地方去找你呢,沒想到這麼快你就主動出現在我目前了,你說這是老天爺的故意安排呢,還是我們非常有緣啊。”

    聽著劍塵和黑衣青年的談話,獨孤峰一張臉頓時變得非常難看了起來,他之前還在為半路中遇見這麼一位實力超絕的黑衣青年而感到興奮的,可沒想到結果竟然是如此的戲劇化,這名實力強大的黑衣青年竟然和劍塵是認識的,而且看兩人的神『色』,似乎還是關係非常親密的好友似地。

    獨孤峰頓時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前有猛虎後有狼,並且兩人的速度都不快,特別是鳴東,剛剛施展出那恐怖的速度讓獨孤峰心中立即放棄了逃跑的打算,因為哪怕他全力逃跑,也絕對快不過擁有風屬『性』聖之力的鳴東,現在,他似乎沒有任何辦法能從兩人的手中逃出去。

    獨孤峰的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沉重,死亡對他來說並不可怕,他並不畏懼死亡,手中的王者之兵是他唯一放不下的東西,一旦王者之兵流入外人之手,那對獨孤家族來說絕對是一個無法承受的損失,如若沒有王者之兵的鎮壓,那獨孤家族的地位肯定會一落千丈,因為王者之兵如果拿在一名六轉天空聖師的手中,那就是活生生的一個聖王啊,戰鬥力之恐怖,堪稱毀天滅地。

    “鳴東,咱們待會在敘舊吧,先把眼前的事情處理了。”劍塵一臉微笑的說道。

    鳴東目光瞥了眼滿臉沉重的獨孤峰,笑道:“也好,劍塵,這家夥手中有王者之兵,似乎挺有背景的,你可要做好準備啊。”

    劍塵聳了聳肩,無奈的說道:“沒辦法,雖說我有點不喜歡麻煩,但是有些麻煩又不得不去承受,反正我已經殺了兩個同樣有王者之兵的人了,已經惹了一身的麻煩,在添加這麼一點也不算多。”

    聽了劍塵這話,鳴東一雙眼睛頓時睜得大大的,驚訝的道:“不是吧劍塵,你已經殺死了兩個持有王者之兵的人了,你也太猛了吧,難道這些手中拿著王者之兵的人就沒有結界之力保護嗎?”

    劍塵微微一笑,:“鳴東,沒想到你不僅認識王者之兵,同時也知道結界之力,看來這一年中你學會了不少東西啊。”

    “那當然,天伯伯對我很好,他不僅耗費大力氣用了半年的時間把我的實力從大聖師提升到現在這個地步,而且還教了我許多東西。”說著,鳴東伸手指了指獨孤峰,道:“劍塵。這個人的實力似乎不錯,不如交給我練練手吧,我從天伯伯那出來有十幾天的時間了,還沒遇見一個像樣的對手呢。”

    獨孤峰已經被鳴東上一句話給驚呆了,他聽到了什麼,眼前這名叫做鳴東的黑衣青年竟然隻花費了半年時間,就把實力從大聖師提升到這種能硬接自己用王者之兵攻擊而不受傷,並且還能把自己擊退的強大地步,獨孤峰感到是那麼的難以置信,在大地聖師當中,還沒有人能不借助外力的情況下,能硬接王者之兵的攻擊而不受傷的人,而眼前這名黑衣青年,還是第一個。

    “那好吧,鳴東,這個人就交給你了,讓我來看一看這一年的時間中你的實力究竟提升了多少。”劍塵主動的退後了一段距離,將空間讓給鳴東,他也見識過了鳴東剛剛施展出的恐怖速度,所以並不擔心獨孤峰會從鳴東手中逃跑。

    “等一下!”獨孤峰忽然開口道,然後轉身看著劍塵,問道:“我們之間是發生了一點小誤會,但是這隻是很小的一件事情,還不足以讓你緊追著我不放,你是想要我手中的天階戰技殘頁還是王者之兵。”

    “你說呢。”劍塵一臉戲謔的盯著獨孤峰,微笑的說道。

    “你要天階戰技殘頁我可以給你,並且把我的空間戒指連同麵的所有物品一並送你,如果你試圖貪婪我手中的王者之兵,那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那隻會給你招惹無窮無盡的麻煩,王者之兵對我們家族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了,家族絕對不會允許王者之兵落入外人之手,一旦你殺了我奪走王者之兵,我們家族勢必會舉全族之力全大陸的追殺你,甚至就連我們獨孤家族的老祖也會親自出手。”獨孤峰沉聲道。

    劍塵麵不改『色』,毫不在意的說道:“我已經殺過兩名和你一樣有結界之力保護,同樣有王者之兵的人了,你認為我會怕這些嗎?”

    獨孤峰的臉『色』隱隱的有些蒼白了起來,他心中已經聯想到,恐怕劍塵身後同樣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在撐腰,甚至這股勢力的強大已經無懼獨孤家族,甚至根本就不把獨孤家族放在眼的地步了,王者之兵一旦落入這樣的勢力手中,那獨孤家族將再無奪回來的可能了,如果事情真的發生到這種地步,那他獨孤峰將會成為獨孤家族的千古罪人,整個獨孤家族都會因為他的原因而受到巨大的動『蕩』。

    忽然,獨孤峰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似地,一拳狠狠的打在自己的心髒部位,強行『逼』出一滴心血落在手指上,然後就在身前的空中開始刻畫了起來,隨著他的手指輕輕的遊動,他身前的空中竟然十分詭異的出現了一副畫麵,凡是他手指所過之處,空中都會殘留下一道血『色』的痕跡,最後竟然匯集成一個十分複雜而詭異的血『色』圖案。

    劍塵一臉疑『惑』的看著獨孤峰,搞不明白他這到底是在做什麼,眼前這詭異的一幕,他是第一次所見,並且從未聽說過。

    鳴東從獨孤峰的背麵走了過來,一臉驚訝的看著獨孤峰身前的這個血『色』圖案,眼中隱隱的帶著幾分不敢相信的神『色』。

    “劍塵,我獨孤峰今日在這發下血誓,你如果讓我把王者之兵交換給家族,我獨孤峰將認你為主,永遠追隨你,甘願做牛做馬,一切任你擺布,你可願意。”獨孤峰眼神閃爍著堅定的光芒,這番話說的是斬釘截鐵,沒有半點勉強。隻要能保住王者之兵,他獨孤峰甘願一生一世都追隨劍塵,因為獨孤峰很愛自己的家族,他不願成為家族的千古罪人,為了家族,他甘願舍棄自己的一生。

    劍塵頓時為之動容,看向獨孤峰的眼神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雖然他不知道血誓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獨孤峰說的那番話卻給劍塵心中帶來的非常大的觸動。

    鳴東一雙目光精光閃閃的盯著停留在獨孤峰身前的那個奇異的血『色』圖案,沉聲道:“血誓,據說是從上古年間就流傳下來的一種約束力極強誓言,是以自己的心血為引,意念為魂形成的一種誓言,持有此誓言的人,就等於直接掌控了發誓之人的『性』命,隻需要一個意念,就能讓發誓之人形神俱滅,更可怕的是,一旦掌握此誓言的主人身死,那發誓之人同樣會形神俱滅,絕無可能活下來,沒想到,你竟然知道這上古年間就流傳下來的血誓。”

    聽了鳴東的解釋,劍塵終於對血誓有了一種基礎的認識,沒想到世間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東西存在,這真是一片到處都充滿神奇『色』彩的陌生世界啊。

    對於鳴東的話獨孤峰從而不聞,他目光堅定而淩厲的盯著劍塵,道:“你如果讓我把王者之兵帶回獨孤家族,我甘願任你為主,從此以後我任你擺布,不論做任何事情,絕不會有半句怨言,如果你要我手中的王者之兵,那我就算是死,也會盡我所能保護它,你到底要什麼。”

    “好,我讓你把王者之兵帶回家族,記住你的諾言。”劍塵不假思索就選擇了獨孤峰,在他看來,王者之兵固然強大,但是那終究是一件兵器而已,而獨孤峰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並且還是一位有很大的成長空間,能為他辦事的人,而且,誰又能肯定,獨孤峰將來不會成為一代聖王。

    獨孤峰目光堅定的看著劍塵,繼續道:“現在,我獨孤峰正式脫離獨孤家族,以後我獨孤峰所作的一切,與獨孤家族無關,我是生,是死,同樣與獨孤家族無關,我可以完全聽命於你,替你做任何事,但是這一切都和獨孤家族都沒有半點關係,你不可以通過我利用獨孤家族的任何一點力量。”

    劍塵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向獨孤峰的目光充滿了欣賞之意,不假思索的說道:“我答應你,你是你,獨孤家族是獨孤家族,我絕不會利用你動用獨孤家族的任何力量,也絕不會讓你對付獨孤家族,也絕不『逼』你說出任何關於獨孤家族秘密的事情,除非你自願,這樣總可以了吧。”

    “好,從此以後,我獨孤峰就認你為主,替你做除了對獨孤家族有危害之外的任何事情,請你收下我的血誓。”獨孤峰答應的非常爽快。

    

Snap Time:2018-01-19 02:04:23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