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自斷一臂(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討債(18-07-21)     

第三百一十一章五大高手齊聚(三)


    第三百一十一章 五大高手齊聚(三)

    金『色』的光芒與青年手中的王者之兵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股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一股更加強大的能量漣漪形成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將百米外的那些僅有大聖師實力的人衝擊的人仰馬翻,在這道強大到可怕的能量漣漪跟前,隻有大地聖師才能穩住腳步。

    金『色』的光芒化解了青年持王者之兵發出的驚天一擊,並且那所爆發出的強烈能量波動還衝擊的青年足足退後了十餘部步的距離,當他站定時,臉『色』已經有些發白。

    王者之兵非常強大,屬於王者之兵碰撞所發出的能量漣漪在近距離之下就連大地聖師都要受到不小的震『蕩』,剛剛的爆炸幾乎就發生在青年眼前,那澎湃的能量餘波已經讓青年受到了一些輕傷,因為他的實力並不見得有多強,若是拋棄王者之兵,他連遮古都不如。

    手持王者之兵的青年目光驚訝而凝重的落在不遠處正保持著開弓『射』箭的黃衣少女身上,一字一頓的道:“王——者——之——兵!”

    黃衣少女並不答話,緩緩的放下了金『色』長弓,但左手依然緊緊的握住弓身,隨時準備『射』出第二箭。

    “沒想到又出現了一把王者之兵,並且還是一張長弓。”背著足有兩米長的火紅巨劍的男子發出一聲驚歎,對於王者之兵的出現表現的非常驚訝。

    站在遠處的秦記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目光頓時變得複雜了起來,低聲道:“二叔,竟然還被你給猜中了,竟然真的是王者之兵。”

    站在秦記身邊的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真的沒想到,竟然又出現了一把王者之兵,的確很意外,現在有六把王者之兵了,打敗前方那幾頭魔獸的把握也更大了,隻是可惜遮古死了,讓我們少了一大助力。”

    秦記一笑,道:“二叔,遮古雖然死了,但是卻出來了一個實力比他還要強的人,總的來說,實力並沒有減弱,反而大增。”

    “說的不錯。”

    …….

    王者之兵日月弓的出現讓原本要為遮古報仇的青年舉棋不定,一臉陰沉的站在那,道:“你們是誰!”

    “你又是誰。”劍塵麵無表情的說道,雖然他心中對於王者之兵很忌憚,但是卻並無懼『色』。

    青年目光不屑的撇了眼劍塵,最後目光落在黃衣少女身上,傲然道:“在下傑德武康。”在這片試煉空間中,傑德武康的名字幾乎無人不知,乃是五大高手之一。

    傑德武康眼中的不屑被劍塵看在眼,冷笑道:“原來你就是傑德武康,也不過如此,若是拋棄了手中的那把兵器,你連剛剛死在我手中的那人都不如。”

    “你,你找死!”劍塵這句話仿佛觸犯了傑德武康的逆鱗似地,頓時讓他勃然大怒,提著王者之兵散發著滔天能量波動就想要向著劍塵砍去,不過就在他剛把王者之兵舉起來時,動作便戛然而止。

    隻見黃衣少女手中的日月弓已經拉的滿滿的,一根金『色』的能量箭矢已經瞄準了他。

    傑德武康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雖說同為王者之兵,但是弓在遠距離上本就占著先天上的優勢,如果一箭向他『射』來,就算他靠王者之兵能成功襠下,但那強烈的能量爆炸也能讓他吃一陣苦頭,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吃虧的肯定是自己,因為金『色』的箭矢實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沒能力躲閃,一時間,傑德武康陷入了進退兩難之境。

    就在傑德武康騎虎難下時,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遠處傳來。

    “咯咯咯,這怎麼這麼熱鬧啊,是誰在這打架啊,竟然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隔著老遠就能感覺到地動山搖了,可把小女子嚇得花容失『色』了啊。”隨著話音,隻見一名身穿粉紅『色』長裙的女子踏著碎步從遠處緩緩的走了過來,而在她身側,還跟著兩名麵無表情的中年人。

    這是一個成熟的女人,表麵看上去大概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渾身上下散發出無盡的嫵媚,仿佛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能夠攝人魂魄的魅力。

    紅裙女子的容貌雖然談不上傾國傾城,但是也是天生麗質,天下少有,在配上她渾身透發出的嫵媚,簡直比擁有傾國傾城之姿的黃衣少女還要具備殺傷力,給人一種想要迫切將之征服的強烈欲望。

    “咯咯咯,小女子來自天幕家族,單名一個靈子,初來咋到,請各位大哥哥們多多照顧一二。”身穿紅『色』長裙的女子咯咯笑道,單單是這清脆的聲音,就仿佛帶著一股無形的魔力,讓一些心知不堅的人眼神逐漸的變得『迷』離了起來。

    “天幕靈,難道她就是五大高手之一的天幕靈。”有人驚呼道。

    對於五大高手的名字,現在幾乎無人不知,但是親眼見過他們的人卻並不多。

    全場頓時投去異樣的目光落在天幕靈身上,其中不少人心中都暗暗驚訝,沒想到五大高手之一的天幕靈竟然是一個帶著如此魅力的女子,同時又帶著幾分放『蕩』。

    天幕靈目光緩緩環視一周,最後落在舉著巨劍進退兩難的傑德武康身上,咯咯笑道:“這位小哥哥好威武哦,你手中的這把劍一定是什麼了不得的聖兵吧,竟然散發出讓小女子都感到心驚肉跳的可怕氣息。”說著,天幕靈還做了十分害怕的表情,裝的楚楚可憐。

    傑德武康尷尬的笑了笑,借此機會給隻見找了一個台階下,他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王者之兵,傲然道:“在下傑德武康,而這把聖兵乃是我們傑德家族的寶物,據說是先祖一代代傳承下來,具有無窮威力,十分的強大,若是六轉大地聖師持有此劍,能斬天空聖師。”

    “哇哦,真的好強大哦。”天幕靈滿臉的吃驚,如羊脂般白嫩的芊芊玉指輕掩小嘴。她這表情落在傑德武康眼中,使傑德武康更加的得意了。

    “不知幾位小哥哥和大哥哥都怎麼稱呼呢?”天幕靈目光看向剩下的幾人,目光所望之人幾乎都是各個勢力的權威人物。

    “在下秦記!”身穿白『色』長袍,繡著金絲邊的青年拱手道,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

    “在下獨孤峰!”那名背著兩米長火紅『色』巨劍的青年也拱手道,語氣冷漠。

    “哇,秦記,獨孤峰,傑德武康,你們的名字小女子可是如雷貫耳啊,沒想到傳說中五大高手之中的三位就出現在小女子的眼前,三位年輕俊傑的挺拔英姿讓小女子都心肝在砰砰砰的直跳呢。”天幕靈仿佛是一個十八歲的活潑小姑娘,一臉的花癡,仿佛見到了自己崇拜的偶像似地,眼中全是小星星。

    “不知道這位小妹妹怎麼稱呼,可不可以告訴姐姐啊!”天幕靈又看向黃衣少女,咯咯笑道。

    “哼!”黃衣女子冷哼一聲,有些厭惡的別過頭去。

    天幕靈並不在意,臉上依舊掛著一絲『迷』人的微笑看向劍塵,道:“這位小哥哥不會是五大高手最後一位的石像然吧。”

    “在下劍塵,並非石像然。”劍塵麵無表情的說道。

    天幕靈臉上『露』出一絲意外的神『色』,不過隨即便隱去,咯咯笑道:“劍塵小哥哥,你長得好俊啊,把小女子都給『迷』得魂不守舍了,你可要負責哦。”

    聽了這話,盡管心知天幕靈是在做戲,但劍塵依然感覺額頭上在直冒冷汗。

    “『蕩』『婦』!”黃衣女子咬牙切齒的說出一句話。

    “喲,這位小妹妹不會是吃醋了吧。”天幕靈笑咯咯的盯著黃衣少女,渾然不在意『蕩』『婦』的辱罵。

    黃衣少女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頓時被氣的通紅,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憤怒的盯著天幕靈,氣鼓鼓的鼓著腮子嬌喝道:“你少在那胡說八道。”

    “哎喲,小妹妹脾氣挺大的,這樣可不好哦,女孩子嘛,就是多溫柔一些,這樣才有男人喜歡。”天幕靈笑眯眯的說道。

    黃衣少女被氣的說不出話來。

    忽然,一聲腳步聲從遠處傳了過來,隻見一名年紀二十七八歲左右的青年身穿一身白『色』衣服不急不慢的走了過來。

    劍塵很快就發現了來人,當他看清來人的相貌是,眼神頓時變得淩厲了起來,這人竟然是石像然。

    和前麵幾大高手不同的是,包括天幕靈在內,身邊都帶著幾個實力不弱的人,而同為五大高手之一的石像然竟然是孤身一人。

    石像然沒有發現劍塵,但是在第一時間看到了站在人群中衣著鮮亮,顯得特別醒目的黃衣女子,臉『色』當即一變。

    劍塵的輕風劍瞬間出現在手中,這一刻他再也顧不上暴『露』以神禦劍的秘密了,輕風劍脫離了劍塵的手掌,化為一道銀白『色』的光線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著石像然的咽喉『射』去。

    他必須要在石像然張開結界之前將他斬殺,不然的話,等石像然的結界展開,那他就立於不敗之地了,就連王者之兵都奈何不了他。

    石像然雖然沒有發現劍塵,但是卻在劍塵發現他的同一時間看到了黃衣少女,心知黃衣少女日月弓的厲害,他毫不猶豫的張開了結界。

    就在輕風劍剛『射』石像然的咽喉時,一層透明的結界也悄然從石像然的身體上散發而出。

    “啵!”

    結界剛剛散發出來,就微微的震顫了起來,帶著強烈劍氣的輕風劍已經觸及了他的咽喉,剛破入他咽喉的那一層皮,還未來得及繼續深入時,就被張開的結界給彈了出來。

    劍塵眼中神光爆閃,輕風劍上忽然迸『射』出一股強烈的更加淩厲的劍氣,不死心的再次狠狠的刺向石像然的咽喉。

    石像然周身的結界微微的抖動了幾下,它的防禦力無比強大,劍塵的輕風劍根本無法破開,並且隨著結界不斷的擴大,輕風劍被擠的離石像然越來越遠。

    劍塵失望的歎了口氣,無力的召回了輕風劍,剛剛,隻差一點點,他就能將石像然擊殺。

    看著被彈開的輕風劍,石像然的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這把劍究竟是何時靠近自己的,隨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隻見一點鮮紅的血『液』沾染在手指上。

    石像然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了起來,毫無一絲血『色』,額頭上冷汗直流,現在他才恍然明白過來,剛剛他已經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回了,隻差一點點就陷入了其中。

    

Snap Time:2018-07-21 14:05:43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