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三百零四章再現王者之兵


    第三百零四章 再現王者之兵

    天舟目光閃爍的盯著劍塵,道:“你想要殺我。”

    劍塵冷笑道:“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和你本無冤無仇,是你自己三番四次的和我過不去,而剛剛更是顛倒是非黑白,欲要殺我而後快,怪不著我。”說著,劍塵緩緩的抽出刺在天舟胸膛上的輕風劍,隨著輕風劍被抽出,天舟傷口上的鮮血也是如噴泉般的洶湧的流出。

    劍塵這一劍隻是刺在周天的胸膛正中,距離心髒還有兩寸距離,所以這一劍雖然是貫穿傷,但是對於周天這樣的強者來說並不致命。

    知道了劍塵要殺自己的決心,天舟也豁出去了,臉『色』忽然變得凝重了起來,怒道:“想要殺我,我也要讓你付出慘重的帶價。”天舟手中的巨劍忽然散發出炙熱的光芒,一層如同實質般的熊熊烈焰在巨劍上燃燒,滾滾而來的高溫令周圍的空氣急速攀升,地麵上的一些嫩草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幹枯。

    “去死吧!”天舟忽然變得瘋狂了起來,巨劍化為一道火紅『色』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劍塵的腦袋砍去,他心知,旁邊有一名手持古怪長弓的黃衣女子在那,他根本就沒有逃走的希望,反正左右是個死,不如死前也拉一個墊背的,就算拉不了墊背的也絕對不會讓劍塵好過。現在離淘汰賽結束也隻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了,這個階段的爭鬥是最為激烈了,若是在這個關頭讓劍塵負傷,哪怕他是一名大地聖師,也不見得能平安的離開這。

    一劍砍出,一絲威壓彌漫在天地間,重重的壓在劍塵身上,讓劍塵感覺自己仿佛置身在一個泥潭之中,非常的不適,行動都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天舟這看似平凡的一劍,卻帶著戰技之威。

    劍塵嘴角『露』出一絲譏笑,戰技他已經見過不少了,比天舟這威力更加強大的龍卷風形態的戰技他都領教過,根本就沒想他放在眼。

    除非『逼』不得已,否則劍塵是不會傻到去和戰技主動硬碰硬,他根本就不是力量型的戰士。劍塵腳步向前一滑動,以差之毫厘險而又險的躲過周天襲來的巨劍,輕風劍以快若閃電辦的速度刺向天舟的咽喉。

    當天舟回過神來時,輕風劍已經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了。

    “就算是拚命也改變不了結局,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劍塵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而目光卻猶如利劍般淩厲的盯著天舟,淡淡的道:“天舟,看在天琴家族的情分上,我讓你留下遺言。”

    “你真敢殺我。”天舟沉聲喝道,臉『色』已經變得非常難看了起來,經過這幾次交手,他已經清楚自己絕非劍塵的對手,哪怕使用戰技也無法戰勝眼前這年紀最多才不過二十多歲的青年。這讓一直以為劍塵隻是一個大聖師實力的他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劍塵冷哼一聲,說:“你真以為你是天琴家族的人,我就不敢動你嗎,我已經忍耐你多時了。”

    “你殺了我天琴家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天舟沒有『露』出絲毫懼『色』。

    劍塵目光一冷,隨即手腕一抖,輕風劍的劍身狠狠的拍打在天舟的臉上,就如同用巴掌扇人耳光似地,打出“啪”的一聲脆響,鋒利的劍刃割破了臉上的皮膚,在天舟臉上留下兩道淡淡的血痕。

    “你…..”天舟勃然大怒,一雙眼睛仿佛要噴出火焰似地惡狠狠的盯著劍塵,但是不敢輕舉妄動,若是眼神能殺人的話,估計劍塵已經被天舟那充滿惡毒的目光給碎死萬段了。

    恥辱,天舟感到莫大的恥辱,作為天琴家族的嫡係成員,天舟在天琴家族中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哪怕和琴簫比起來也不遑多讓,而劍塵這行為在天舟眼中就和用巴掌扇自己的耳光沒什麼兩樣,險些讓天舟控製不住就要暴走。

    “你什麼你,殺了你又如何,少拿天琴家族威脅我,你還代表不了天琴家族,如果不是看在琴簫兄弟的麵子上,當初在天琴家族的時候我就教訓你了。”劍塵說道。然後又是一腳狠狠的踢在天舟的胸膛上,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劍塵這一腳踢的位置正好是他在天舟胸膛上留下的那道貫穿傷。

    天舟悶哼一聲,身子被劍塵這一腳踢的橫飛在空中,足足飛了五六米遠的距離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臉『色』已經變得蒼白無比,毫無一絲血『色』,而胸膛上早已經鮮紅一片。

    劍塵手持輕風劍快速走了上去,輕風劍帶著淩厲的劍氣對準了天舟的咽喉,就在他剛想刺下去時,一道虛弱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

    “劍塵,別殺他,能不能放過他一次,他畢竟是我大叔。”琴簫不知道時候已經醒了過來,正吃力的扭轉腦袋看著劍塵的方向,有氣無力的說道。

    劍塵的輕風劍吞吐著淩厲的銀白『色』劍芒停頓在天舟的麵門上方,那刺骨的寒意早已傳遍天舟的整個身心,但是他依然沒有『露』出一絲一毫恐懼的神『色』,在生死戰場打滾多年,天舟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生死之境,死亡並不能給他帶來恐懼的心理。

    劍塵咬了咬牙,目光淩厲的盯著天舟那猶如餓狼一般的眼神,沉聲道:“看在琴簫兄弟的麵子上,今日我就饒你一命。”說著,劍塵收回輕風劍,目光無意間撇到戴在天舟手指上的一枚空間戒指,毫不客氣的將這枚戒指取了下來,然後向著琴簫走去。

    天舟一臉陰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冰冷的目光在劍塵的背影上停留了會,隨後一句話也不說,捂著胸膛上的傷口轉身便離去。他的空間戒指被劍塵取走,雖然心中感到十分的屈辱,但是他屁話都不敢說一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隻要能活著出去,那一切都有翻身的機會,就連一雪今日的屈辱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站在旁邊渾身浴血的老三也腳步踉蹌的跟在天舟的身後,一臉的陰沉,那背對著劍塵的眼神中,強烈的殺意難以掩飾。

    劍塵的腳步微微一頓,轉頭看了老三一眼,道:“誰讓你走了。”長劍一揮 ,一道淩厲的劍氣向著老三『射』去。

    老三先前的大戰已經身受重創,此刻就連走路都要費很大的力氣,根本就無力躲閃這道劍氣,直接被一劍穿吼。

    早已經被鮮血染紅身軀的老三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在他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拇指大小的透明窟窿。

    天舟的身軀微微一震,不過離去的腳步並沒有停下來,拖著沉重的步伐遠去,很快就消失在山坡上。

    劍塵來到琴簫身前蹲下身子,檢查了下他身上的傷口,然後將另外兩顆蘊含有光明聖力的丹『藥』朝著琴簫的嘴喂去。

    “不,劍塵,我再吃一顆就夠了,把剩下的一顆給琴絕大哥吧。”琴簫伸手擋住了劍塵喂進自己嘴的兩顆丹『藥』。

    劍塵點了點頭,將其中一顆塞到琴簫嘴,然後又來到琴絕身邊,將最後一顆丹『藥』遞給他。

    琴絕微微猶豫了會,接過劍塵遞來的丹『藥』塞入嘴中,然後就閉上眼睛開始療傷,天『性』沉默寡言的他很少主動開口說話那些無用的廢話。

    劍塵來到黃衣少女身前,淡淡的說道:“麻煩你幫忙照看一下他們兩個,我去附近找些東西。”

    黃衣少女斜眼撇了下劍塵,隨即就生氣的將頭轉到一邊去,什麼話也不說。

    劍塵並沒有再說什麼,目光看了眼四周,腳尖一點地麵,身子猶如離箭之弦似地快速的向著遠方『射』去,眨眼間就消失在汕頭中。

    望著劍塵消失的那座山頭,背著金『色』長弓的黃衣少女有些不高興的嘟著一張小嘴,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蛋上,依然殘留著一絲氣憤的神態。

    劍塵很快就回來了,他的背上背著一捆手腕粗細的樹枝,劍塵將一捆樹枝扔在地上,然後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些繩索和一床被子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很快,一個簡易的擔架就做好了,劍塵將擔架放在琴簫身前,小心翼翼的抱起琴簫那魁梧的身軀放在擔架上。現在琴簫半邊腰被斬斷,別說是走路了,就連最基本的站起來和爬行動作都無法做到,隻有用擔架抬著他走。

    “劍塵兄弟,辛苦你了。”琴簫熱淚盈眶。

    劍塵臉『色』一正,道:“琴簫,如果把我當兄弟的話,就別說這些客氣話。”

    琴簫緊緊的抓住劍塵的手,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心中那份感動卻充訴著整個胸膛。

    將琴簫抬上擔架之後,劍塵一手就將擔架舉了起來,放在與肩持平的高度,然後轉頭看著一旁的琴絕,道:“你還能走路嗎?”

    琴絕吃下蘊含有光明聖力的丹『藥』之後,身上的傷勢已經有了一些好轉,雖然無法讓他痊愈,但是比先前要強上了許多。

    琴絕有些吃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目光複雜的盯著劍塵,開口道:“我沒問題,隻是不能繼續戰鬥了,跑路還是可以的。”

    “這不是久留之地,我們趕快離開這吧。”劍塵說道。

    對於這個提議琴絕和黃衣少女都沒有任何異議,當下,劍塵收走老二老三老四三人的空間腰帶,帶著兩人一起離開了這。

    “轟!”忽然,一聲聲響遠遠的傳了過來,伴隨著還有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而劍塵幾人更是感覺到整塊地麵都在微微的震動了起來。

    “轟轟轟轟!”

    遠方,巨大的聲響夾雜著澎湃的能量波動不斷的傳來,地麵也在不斷的搖晃著,震顫著,雖然相隔很遠,但劍塵幾人周圍的地麵都出現了一絲絲細小的裂縫。

    劍塵幾人停下了腳步,目光盯著遠方,由於數百米處被一個巨大的山坡遮擋著視線,所以幾人根本就無法看清遠方的情景。

    “遠方有人在打鬥,實力很強。”劍塵麵『色』變得凝重了起來,沉聲道。

    話音剛落,一個巨大的鐵印從山坡上飛了起來,剛『露』出一角,然後迅速的落下去。

    “砰!” 一聲沉悶的響聲,地麵再次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比先前還要強烈幾分,仿佛發生地震似地,山搖地動。

    “那是寶山印!”黃衣少女一驚,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起來,沉聲道:“石像然肯定是在和人打鬥,看寶山印攻擊的平率,對方的實力顯然非常的強,要不就是有很多人。”

    就在這時,寶山印再次飛了起來,高度正好超過前方那座山坡,讓劍塵幾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然而這一次,寶山印還未砸下去時,一道人影就飛上了高空,手持一柄巨劍帶著漫天火光狠狠的砍在足有百米大小的寶山印上。

    “轟!”仿佛是一道悶雷從天際傳來,震耳欲聾,伴隨著一股澎湃的能量餘波,百米大小的寶山印竟然被這一劍砍的搖晃不止,不斷的後退。

    “王者之兵,那把劍是王者之兵,而且威力比寶山印還要巨大。”黃衣少女大驚失『色』。

    

Snap Time:2018-01-19 15:25:34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