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一十六章整頓家族(二)(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五章整頓家族(一)(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強行奪取(18-07-07)     

第三百零三章相遇琴簫


    第三百零三章 相遇琴簫

    “琴簫~~~~”劍塵悲憤的大喊一聲,身子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已經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三人戰鬥的地方衝去,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殺意從身體中散發而出,氣勢駭人,直衝霄漢。

    站在劍塵身邊的黃衣女子背著金『色』長弓,一臉詫異的盯著瞬間遠去的劍塵,和劍塵在一起的這些日子,她還是第一次看見劍塵這麼失態,情緒波動這麼大。隨即踏著小步,不急不慢的向著山坡下走去。

    劍塵的那聲大喝自然被打鬥中的三人發現了,兩名渾身浴血的人精神頓時為之一振,沒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刻竟然碰上了認識天琴家族大少爺的人,兩名已經達到強弩之末的人立即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般的『露』出了喜『色』,當他們帶著欣喜若狂的神『色』望去時,神『色』皆是一怔,緊接著滿臉的灰暗,剛剛那喜悅的神『色』頓時消散的幹幹淨淨。

    對於劍塵他們兩人都認識,乃是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在外麵結交的一個朋友,雖說天賦不錯,年紀輕輕就擁有大聖師的實力,但是他們的對手可是一名大地聖師,並且還是一名實力極強,具備風屬『性』聖之力的大地聖師,就連他們兩人聯手都隻能被打得節節敗退,更被說隻有大聖師實力的劍塵了。

    而這時,具備風屬『性』聖之力的大地聖師也發現了劍塵的到來,不過當他看見劍塵那張帥氣而年輕的麵孔時,臉『色』驟然大變,腦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半月前的一幕,一股深深的恐懼忽然出現在風屬『性』大地聖師的心頭,讓他再也沒有繼續打鬥下去的勇氣了。

    “哼,今日暫且放過你們。”風屬『性』大地聖師丟下一句狠話,帶著滿臉不甘的神『色』,逃也似地飛快的遠去。

    當中年男子走後,一名渾身是血的人因為受傷極重,再加上聖之力的嚴重透支,終於堅持不住了昏『迷』過去。

    而另一人也好不了哪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萎縮。

    “琴簫,琴簫,你怎麼樣了,你快醒醒。”旁邊傳來一道急切的呼喊聲,劍塵已經來到琴簫身前,一頭抱著琴簫的腦袋急切的呼喊著,語氣中有著說不出的焦急。

    琴簫受傷非常重,不僅渾身浴血,就連周圍的草地有匯集了不少血水,而在他身上有著兩道獰猙恐怖的傷口,一道在腰上,將琴簫那水桶粗細的腰斬斷了二分之一,隻有一半與下體相連,另一道傷口在胸口部位,透體而過,五髒六腑都遭受到嚴重的破壞,沒有一個是完整的了,現在的琴簫,已經是半隻腳踏入鬼門關了。

    “快,用你的弓把它給我『射』下來,別讓他逃走了。”劍塵滿臉的煞氣,手指著已經逃到兩公之外就要消失在山頭的青『色』身影對著黃衣女子喝道。

    後方正不急不慢走來的黃衣女子本來就是要用日月弓將那道逃走的人給『射』殺,但是一聽到劍塵這如同命令辦的語氣,秀眉頓時一皺,立即罷手不幹了,原本就要取弓的手勢也重新收了回來,冷聲道:“我就不『射』,憑什麼聽你的。”

    “碰!”劍塵一拳重重的砸在地麵上,將地麵那鬆軟的土石砸出一個半米深的大坑,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放『射』著淩厲之極的目光盯著黃衣少女,強烈的殺意不加掩飾,這一次,劍塵是真的怒了。

    被劍塵這如同嗜血的野獸般的目光注視,黃衣少女心底劇烈一顫,前進的步伐頓時止步在原地,而心中卻莫名由來的傳來一陣酸楚的感覺,這一刻,她突然有些後悔,剛剛為什麼不一箭將逃走的人『射』殺,當她改變注意時,那名風屬『性』大地聖師已經越過山坡,消失不見了。

    “劍….劍….劍塵。”

    就在劍塵就要準備用光明聖力為琴簫療傷時,一絲細不可聞的聲影忽然出入劍塵耳中,隻見琴簫那緊閉的眼睛睜開了一條細小的縫隙,嘴唇微微顫動,含糊不清的念叨。

    “琴簫,你堅持住,我很快就會讓你康複的。”說著,劍塵就要控製光明聖力為琴簫療傷,現在琴簫是非常危險,命懸一線,隨時都有可能離去。

    “劍….劍….劍塵。”琴簫眼睛隻能睜開一條微小的縫隙,他吃力的抬起右手抓住劍塵是手掌,緩緩放到自己的腰間,斷斷續續的說道:“幫…幫…幫我…把…空間…腰…帶…腰帶….中的…一個綠『色』的….小瓶…瓶…瓶…瓶子….拿….出來。”琴簫說話有氣無力,後麵連聲音都無法發出了,隻能發出吐氣聲,話一說完,他腦袋一歪,昏『迷』了過去。

    劍塵依然將琴簫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立即小心翼翼的解下琴簫的空間腰帶,生怕碰到了傷口,然後匆匆忙忙的從麵翻找了起來,最後終於在一個木架上發現了三個綠『色』的小玉瓶。

    劍塵將三個小玉瓶全部拿出來,然後將三個小玉瓶全部打開,查看麵所裝之物。

    每個小玉瓶中都裝著一顆拇指大小的丹『藥』,散發著微弱的白光。

    “這….這是。”劍塵大吃一驚,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這三顆丹『藥』表麵上雖然是一些『藥』材粉末,而麵卻是精純的光明聖力。

    劍塵本身就是一名光明聖師,非常清楚光明聖力的功效,立即從瓶中倒出一顆丹『藥』喂進琴簫的嘴中。

    隨著丹『藥』入腹,琴簫的臉『色』也在快速的好轉,雖然憑著一顆丹『藥』中那一點點的光明聖力還無法讓他傷勢康複,但是保住『性』命還是沒問題的,不過他並沒有清醒過來。

    待琴簫的傷勢穩定之後,劍塵也大大的鬆了口氣,這時,他才轉頭看向另外兩名渾身浴血的男子。

    這兩人劍塵都見過,其中一人是琴絕,聽琴簫說,琴絕是被他爺爺從外麵撿回來的嬰孩,從小就在天琴家族長大,對天琴家族的忠心耿恩,現在還在昏『迷』當中。而另一人並非是天琴家族的人,而是跟著天舟通過空間之門來到傭兵之城的三人之一,和天舟是同患難的生死兄弟,此刻也是臉『色』蒼白,渾身無力的坐在地上,吃著療傷『藥』默默的恢複傷勢。

    三道人影出現在遠方的高坡上,並迅速的向著這接近著。

    三人的到來立即引起了眾人的警覺,“大哥!”忽然,一聲夾雜著喜悅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隻見坐在旁邊吃著療傷『藥』療傷的人滿臉激動的看著走來的三人,隨即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三人,竟然是天琴家族的天舟和和另外兩名被天舟帶過來的人。

    “四弟!”

    “四弟!”

    “四弟!”

    天舟三人也是很快就認出了那名渾身浴血的人,紛紛發出驚呼聲,快步的跑了過來。

    “四弟,你這是怎麼了,誰把你傷成這樣的。”

    “四弟,你快告訴我,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把你打成這樣的。”

    看著四弟渾身浴血的『摸』樣,另外兩人怒不可言,而天舟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旋即三人目光不斷的在場中來回掃視著,躺在一邊昏『迷』不醒的天爵和琴家大少爺自然被他們發現了,而劍塵和他身後那名背著金『色』大弓的黃衣女子也落入了幾人的眼中。

    “你是誰!”其中一人目光淩厲的盯著背著大弓的黃衣女子怒喝道,劍塵是和他們一起來的,他們都認得劍塵,隻有那名黃衣女子他們並不認識。

    黃衣女子目光不屑的撇了幾人一眼,隨即就高傲將頭撇到一邊,看都懶得看,更是不說一句話,輕蔑之意展『露』無疑。

    黃衣女子的這般態度讓說話的那人麵『色』一寒,再次喝道:“小娘皮,大爺問你話呢,你耳朵聾了沒聽見嗎。”

    聽聞此話,黃衣女子臉『色』一沉,目光充滿殺機的盯著那人,沉聲道:“你再說一句,我馬上讓你死。”若不是劍塵在一旁,猜測劍塵多半和他們幾人認識,黃衣女子早就對幾人動手了,畢竟,這三人可都是大地聖師,身上可是有不少的參賽令牌。

    “你…..”那人勃然大怒,隨著澎湃的聖之力湧動,一柄彎刀立即出現在手中,怒道:“你活得不耐煩了,現在就讓我好好教訓一下你。”說著,就欲衝上前去。

    “嗨,二哥,你太不懂得風情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小美女你也下得了手啊。”站在周天身邊一名相貌醜陋的人伸手攔住了已經拿出聖兵的二哥,目光『淫』邪的在黃衣少女身上掃視著。

    聞言,二哥微微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嘿嘿壞笑道:“三弟,還是你機靈,這麼漂亮的小美人就這麼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隨即對著黃衣少女嘿嘿壞笑道:“小美人兒,現在哥哥我改變注意了,像你這麼漂亮的美人兒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不如先陪哥幾個好好的爽一把吧,若是把哥幾個伺候的舒服了,哥幾個自然會放了你。”

    黃衣女子滿臉寒霜,臉『色』陰沉如水。

    聽了這番話,劍塵的臉『色』也是微微一沉,雖說因為先前的事他對黃衣女子很大的意見,但是這兩人的作為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況且,再怎麼說現在他和黃衣女子也是同一條船上的人,而對於周天幾人劍塵心中顯然是沒有半點好感,先前在天琴家族中,周天可沒少為難劍塵。

    “不想死的話,你們兩人最好把嘴巴放幹淨點。”劍塵緩緩的站了起來,目光陰寒的盯著幾人沉聲道。

    “媽的,小子,我們和小美人兒說話,哪輪得到你『插』手,想死不成。”二哥目光凶厲的盯著劍塵喝道,滿臉的殺氣,雖說劍塵和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關係不錯,而天舟也同樣是天琴家族的人,但是作為天舟的兄弟,他們幾人也知道天舟很討厭劍塵。

    站在一旁很少說話的天舟臉『色』也是一沉,看向劍塵的目光充滿了強烈的殺意,早在天琴家族中天舟就對劍塵有很大的意見,發生了口舌之爭,若不是天琴家主及時趕到阻止了兩人,他早就對劍塵動手了,而在進入傭兵之城的路上,天舟也不止一次想要對劍塵動手,都是顧忌到太上長老才忍耐了下來,現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擺在眼前,他當然不會錯過。

    天舟對著那名渾身是血的四弟使了一個眼『色』,四弟很快就明白周天所要表達的意思,立即指著劍塵喝道:“大哥,二哥,三哥,我們幾人就是被這小子打傷的,這小子狼心狗肺,想要殺天琴家族的琴簫,我和天琴家族的另外一位兄弟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偷襲打成了重傷,如果不是大哥你們及時趕到,小四我恐怕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小四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非常的淒慘。

    天舟的臉『色』陰沉如水,目光冰冷的盯著劍塵,寒聲道:“小子,枉我大哥對你客氣有加,以貴賓的身份待之,而你竟然做出這麼喪盡天良之事,今日我天舟決不饒你,老三,去把這想要殺害我琴簫侄兒的凶手抓起來。”在天舟眼中,劍塵不過是一名大聖師而已,根本就沒把他放在心中,根本不會自降身份的親自動手。

    “是,大哥!”老三立即答應一聲,一臉冷笑的向著劍塵走去,他連自己的聖兵都沒有拿出,壓根就沒將隻有“大聖師”實力的小子放在眼中。

    劍塵眼中寒芒閃爍,他並沒有去辯解,因為這完全是多餘的。

    “住手!”忽然,一聲有些虛弱的聲音忽然傳來,隻見渾身浴血的琴絕不知道什麼時候醒轉了過來,他吃力的從地上爬起來,語氣虛弱的說道:“你們誤會了,我們是被一名實力非常強大的大地聖師打傷的,和這位小兄弟無關。”

    天舟臉『色』微微一變,目光看了眼琴絕,喝道:“胡說八道,琴絕,你估計是腦袋糊塗了吧,你和老四以及琴簫侄子明明的被眼前這小子偷襲打傷的,哪有別人。”

    聞言,琴絕目光閃爍了兩下,隨即便一聲不吭,他剛剛醒過來,並沒有聽見天舟先前說的那番話,所以也並不太清楚情況,但是現在,他已經聽出來了,周天是誠心要和劍塵過不去,現在他已經是重傷之軀,自顧不暇,就算想去阻止也是力不足。

    這時,老三已經來到劍塵身前,一臉冷笑的盯著劍塵那張英俊而白嫩的臉龐,直接一掌就向著劍塵的肩膀抓去,手掌上帶著強大的力道,若是尋常大聖師被這一掌抓住,恐怕骨頭都黑被抓碎。

    劍塵眼中寒芒一閃,輕風劍瞬間浮現在右手中,在老三還沒反應過來時,輕風劍那鋒利的劍刃就已經搭在老三的肩脖子上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老三大驚失『色』,而抓向劍塵肩膀的手掌也僵直在空中,進也不是,退也是。

    “你你你你…….”老三張口結舌的看著已經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長劍,震驚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一名“大聖師”竟然在自己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就將兵器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讓空有大地聖師實力的老三心中是震驚不已,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你們再顛倒事非黑白,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劍塵目光冰冷的周天幾人,寒聲道

    被一名小輩指著鼻子威脅,讓天舟大感臉麵無光,大喝道:“上,殺了他,救下老三。”說著,天舟手中浮現出一柄火紅巨劍,提劍就向著劍塵衝去。

    老二也立即拿出自己的聖兵,和天舟一起同時向著劍塵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被劍塵一劍架在脖子上的老三眼中也閃過一絲強烈的殺意,趁著劍塵注意力放在天舟二人身上時,手掌成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劍塵的咽喉抓去。

    劍塵冷哼一聲,嘴角浮現出一絲不屑的冷笑,隨即架在老三脖子上的輕風劍猛然一削,老三的頭顱立馬和脖頸分離掉了下來,如噴泉般的血柱從斷裂的脖頸處洶湧的噴灑出。很快將地麵染得一片血紅。

    “老三!”

    “老三!”

    “三哥!”

    天舟四人目齜欲裂,紛紛發出悲痛的驚呼聲。

    “你這個混蛋,今日我若不殺你我誓不為人。”

    “為老三報仇!”

    天舟幾人滿臉殺氣,雙眼噴出熊熊怒火,仿佛恨不得將劍塵千刀萬剮。

    “搜!”

    忽然,一聲破空聲從耳邊傳來,隻見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劍塵身後『射』來,以閃電般的速度洞穿了老二的胸膛,在他心髒部位『射』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透明窟窿,心髒已經消失不見。

    金光『射』穿了老二的胸膛,餘勢不減分毫,繼續向著後麵『射』去,最終消失在數百米之外的山坡上,將山坡『射』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劍塵回頭看去,隻見身後的黃衣少女麵若冰霜,此刻正拿著金『色』的日月弓,依然做著開弓『射』箭的姿勢。

    老二先前出言侮辱過她,以黃衣少女的『性』格,自然不會放過老二,若不是老三已經被劍塵斬掉了腦袋,黃衣少女早就將老三一並『射』殺了。

    老二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難以置信的盯著手持金『色』長弓的黃衣少女,他沒想到一名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的柔弱少女,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戰力,那『射』出的金『色』箭矢速度之快讓他連反應的能力都沒有。

    “轟!”老二的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被一名年紀不過二十歲的柔弱少女殺死,讓他死不瞑目。

    看著老二的下場,天舟臉『色』驟然大變,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無論是劍塵的實力還是黃衣少女的戰力都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實力和他相差不大的老二和老三兩名大地聖師,竟然一個照麵就被斬殺。

    特別是黃衣少女『射』出的金『色』能量箭矢,更是讓天舟心中忌憚不已,剛剛那一箭若是『射』向他的話,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他也絕無躲開的可能,下場將會和老二同樣的下場。

    天舟衝向劍塵的步伐頓時止住了,現在局勢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讓他進退兩難。

    劍塵目光冰冷的注視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天舟,嘲諷的道:“剛剛不是說要殺我嗎,現在怎麼不動手了。”

    聞言,天舟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目光充滿怨毒的盯著劍塵和黃衣少女,咬牙道:“小子,今日之事我天舟不會忘記的。”話一說完,天舟身形一動,立即向著遠方逃去。

    黃衣少女立刻拉開了弓弦,就要將逃走的天舟『射』下來,而這時,劍塵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已經以比天舟更快的速度追了過去。

    追趕中,劍塵的輕風劍舞動,道道淩厲的劍氣向著天舟『射』去。

    察覺到身後的異樣,天舟立即開始躲閃,同時手中的巨劍帶著炎熱的火屬『性』聖之力將無法躲過的劍氣擊的粉碎,而因為這一耽誤,天舟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很快就被劍塵給追上了,劍塵的輕風劍立即毫不留情的刺出。

    逃走被阻,天舟被『逼』無奈隻得和劍塵打鬥,隨著他體內火屬『性』聖之力全力爆發而出,周圍的空氣都在急速的攀升著,地麵上的青草在快速的枯萎。

    “喝!”天舟爆喝一聲,巨劍燃燒著如同實質般的熊熊烈焰重重的向著劍塵斬去。

    劍塵毫不畏懼,僅有兩指粗細的輕風劍帶著衝天劍氣與巨劍碰撞在一起,然後劍塵手臂一振,輕風劍狠狠的拍打在巨劍,蘊含在輕風劍上的強大力道直接將巨劍拍打的向著一邊『蕩』漾而去,隨即輕風劍順勢而上,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天舟的胸膛,並將之洞穿,滴血的劍尖的他背後突破了出來。

    “你,你竟然擁有大地聖師的實力,這怎麼肯能。”直到這時候,天舟才恍然醒悟過來,那一直沒被他放在眼中的劍塵竟然並非大聖師,而是一名大地聖師。

    “怪不得,怪不得你能那麼輕易的殺死老三,怪不得你能追上我的速度。”天舟一臉的灰暗,伴隨著還有一股深深的後悔,若是早知道劍塵已經是一名大地聖師階級的強者,他說什麼也不會主動去挑釁的。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劍塵麵無表情,眼中那強大的殺意不加掩飾。

    

Snap Time:2018-07-19 10:24:03  ExecTime:0.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