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武魂石(18-04-25)      第兩千四百六十章對付器靈(18-04-25)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方靜(18-04-25)     

第三百零二章聯手


    第三百零二章 聯手

    出去之後,少女再也沒有進入洞中了,而劍塵也飛快的穿上衣服,臉『色』微微發紅,尷尬不已,伴隨著還有一些惱怒,沒想到少女這麼不懂禮貌,竟然不聲不響的就進來了,連一點腳步聲都沒有發出來,這絕對是刻意收斂的。

    若不是少女的反應非常大,劍塵還真懷疑少女是不是還記恨自己曾經偷看了她的身體,今日就是想要偷看回來。

    劍塵的這個想法若是被黃衣少女知道的話,恐怕她連跳河『自殺』的心思都有了。

    穿好衣服之後,劍塵走出了山洞了,而一身黃衣的少女就站在洞口不遠處,正背對著劍塵,但劍塵依然能清晰的看見她那已經變得粉紅的脖頸以及兩邊那通紅的臉頰。

    自己衝洗身子竟然一絲不掛的被一名女孩子看見,劍塵難免感到有點尷尬,不過下一刻臉『色』卻變得嚴肅了起來,衝著少女喝道:“喂,你怎麼這麼不懂禮貌,竟然不聲不響的進來偷看我洗澡。”幾年前劍塵因為無意中偷看了少女的身子,可是吃了不少的苦頭,今日少女竟然偷偷『摸』『摸』,不聲不響的進入山洞中偷看了自己的洗澡,好不容易逮住翻身的機會,劍塵當然不會錯過。

    少女本來是一臉的尷尬,但是聽了劍塵說不聲不響的進來偷看他洗澡的這句話是,一張本就通紅的臉蛋那間布滿了怒氣,再也顧不得害臊不害臊了,豁然轉身怒視著劍塵,“呸,誰偷看你洗澡了,你哪知眼睛看見了。”

    劍塵一時語塞,當時他眼睛因為沾水的的原因,一直是閉著的,根本就沒看見少女的身影,隻聽見她發出一聲尖叫升,不過劍塵可不會這麼老實,當即臉『色』一板,道:“我兩隻眼睛都看見了。”

    “呸,你這個臭流氓,你好不要臉,我還要問你呢,那明明是我的山洞,我讓你居住就已經夠仁義的了,你居然不跟我這個主人家打聲招呼就在麵洗,這本來就是你的不對,那怨得著我。”少女立即反擊,為了挽回自己的麵子,不讓劍塵逮住自己的把柄,她可是豁出去了。

    “這山洞明明是前人開鑿出來的,什麼時候又成你的了?”劍塵滿臉的納悶兒。

    “這是一處無主的山洞,我是第一個進去的,當然是這個山洞的主人。”少女說的是理直氣壯,伶牙利嘴的她在鬥嘴這一功夫上可是強項,

    隨後劍塵不服氣的又和少女鬥了幾句,很快就無言以對了,敗下了陣來,他心知,繼續和少女鬥下去自己必敗無疑,談到殺人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能強過他的人可是不多,但是一旦和人鬥嘴,他就立即不是對手了,況且少女滿嘴都是歪理,硬是把一說成二,把二說成是三,而且還說的理直氣壯,頭頭是道,仿佛卻有其事似地,把本來就不善嘴上功夫的劍塵給吃的死死的。

    “你….你行。”劍塵滿肚子悶氣,本想以此來讓少女也出一次醜,但是沒想到才剛說沒兩句,他就被少女給壓製的死死的,毫無翻身的餘地。

    “我看了你的身子,你也看了我的身子了,況且我也救了你一命,咱們算是扯平了,以後互不相欠,告辭。”丟下這話,劍塵頭也不回的遠去。

    “你,你流氓!”一聽到劍塵說看過自己的身體,少女頓時氣急敗壞,腦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第一次想見時的情景,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被氣得通紅,又羞又怒,剛剛看見劍塵吃癟而來的美好心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麼叫你救了我一名,我還不是救過你一次,要不是我幫你牽製寶山印,你早就被寶山印給砸成肉泥了。”少女實在是氣不過,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反擊。

    聞言,劍塵前進的身子微微一頓,情況還真如少女所說的那樣,若不是她用日月弓替自己牽製住了寶山印,自己還真的難以從寶山印中逃出去,不過他也不想去解釋什麼,繼續向著遠方走去。

    而這時,少女才忽然發現劍塵身上的傷勢竟然奇跡般的完全恢複了,看上去還精神滿滿。

    少女麵『露』驚『色』,實在想不明白劍塵那極重的傷勢怎麼可能在這短短一個時辰就恢複如初。

    “喂,臭流氓,你身上的傷勢怎麼可能恢複的這麼快。”少女在後麵問道,語氣中依然帶著一絲怒氣,不過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卻是撲閃撲閃的,充滿了好奇。

    “我有更好的療傷聖『藥』。”劍塵本不想回答,但是這樣難免會讓黃衣少女猜測到自己的秘密,為了打消她心中的疑『惑』,隻有胡『亂』的編造一個理由。

    說話時,劍塵的身影已經越走越遠,即將消失在黃衣女子的視線中了。

    看著劍塵的背影,黃衣女子臉上猶豫不決,最後銀牙一咬追了上去,同時大叫道:“站住,臭流氓,你要到哪去。”

    黃衣女子很快就來到劍塵身後,劍塵頭也不回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麵無表情的說道:“你幹嘛跟著我。”

    “呸,誰跟著你拉。”黃衣少女美目一瞪,道:“你殺了石家的兩名高手,石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而石像然有結界防禦,攻擊有寶山印,你獨自一人遇見他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沒有我在一旁相助,你遇見石像然連逃命都困難。”

    “是你在害怕。”劍塵語氣淡淡的說道。

    少女眉『毛』一橫,“本小姐怕什麼,臭流氓,你少胡說八道,信不信本小姐現在就把你大卸八塊。”

    “若是拋棄那把弓,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有那把弓在手,你也打不過我。”劍塵仿佛忘記了先前的不快,重新恢複到從前的樣子,麵無表情的說道,語氣中不帶絲毫情緒波動。

    “你….”少女被氣得不輕,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可偏偏又找不到話說。劍塵能在受傷的狀態下以極短的時間就殺死石家的兩名大地聖師,並且還有餘力和石像然打鬥,這份實力本來就比她強上太多了。

    沉默了會,少女緩緩平靜下來,遲疑了片刻,最後滿臉不情願的說道;“石像然的實力你也看見了,他有結界保護,我們根本傷害不了他,而他卻可以肆無忌憚的用寶山印攻擊我們,如果我們單獨一人遇見他,肯定會吃大虧,情況糟糕的話,甚至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我的日月弓正好可以牽製石像然的腳步,限製寶山印的攻擊距離,而你可以對付石像然有可能請來的幫手,這是我們唯一可以對付石像然的辦法。”

    少女還是拉不下麵子直接把話挑明,隻得用十分巧妙的語言方式將意思表達出來,聯手之意不言而喻。

    劍塵微微思索了會,隨即點頭同意了少女的方案,他殺了石家兩名高手,石家和石像然肯定是不會放過他的,而石像然有聖王留下的結界之力保護,防禦力很強,就連日月弓都無法破壞,劍塵也無法保證自己的紫青劍氣能不能攻破石像然的結界防禦,如果連紫青劍氣都沒辦法,那劍塵就再也沒有擊殺石像然的方法。而石像然卻可以肆無忌憚,頂著結界控製寶山印追著自己砸,到時候,如果沒有少女手中的日月弓牽製寶山印,自己要想從寶山印的追捕中脫困,肯定也要費一番功夫,就算能逃出來,那也要整日麵對石像然的追殺。

    石像然完全是仗著寶物才讓劍塵無可奈何,若是拋棄寶物,劍塵根本就不會將它放在眼中。

    被自己根本就沒放在眼中的人追殺的東躲西藏到處跑,劍塵還真丟不起這個人,而和少女聯手,也是萬全之策。

    劍塵和黃衣少女兩人結伴而行,兩人都很少說話,就算開口都是從不閑聊,就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在兩人心中,顯然還存在著一層膈膜。

    路途中,有不少參賽者見劍塵兩人年紀很小,並且還有一位擁有傾國傾城之姿的少女,紛紛『色』心大發,上前來為難劍塵兩人,這些人當中不僅有大聖師,偶爾也會出現一些大地聖師階級的強者,不過他們顯然小看了劍塵兩人,大部分人是被劍塵一劍封喉,一些說話特難聽的人惹怒的黃衣少女,黃衣少女主動出手,將他們全部都擊殺,一名大地聖師甚至被黃衣少女背後的日月弓給『射』的爆體而亡,死狀淒慘無比。

    黃衣少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是對於殺人這一事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盡管還無法做到劍塵那樣從動與淡定,但是也是麵不改『色』,出手果斷,狠辣無情,讓劍塵在心中都是暗暗佩服,出生在大家族的貴族子弟能做到這一點,的確很難得,並且她還是一位女兒身的千金大小姐。

    半個月的時間轉眼而逝,劍塵和黃衣女子兩人並沒有遇見石像然,現在他們遠離了當初的那片到處都是劍型山峰的山脈,來到一片高低不平,地麵長滿青草的山巒中。

    而這段時間,劍塵和黃衣女子依然保持著先前的冷漠,很少開口說話,幾乎從不閑聊,值得一提的是,這半個月的時間兩人的收獲是非常豐厚,從幾名大地聖師身上搜出了總共兩千多枚參賽令箭,而大聖師身上搜出來的參賽令箭卻隻有不到五十枚。

    現在已經到淘汰賽的最後時刻了,距離比賽結束也隻有一個月零幾天的時間,經過這段時間的廝殺,參賽令箭幾乎全部都集中在大聖師手中了,很少有大聖師還保留有參賽令箭。

    正當劍塵和黃衣女子爬上一座高坡時,遠方一陣打鬥聲傳入劍塵耳中,舉目望去,隻見一名周身被一層風屬『性』聖之力包裹的人正和兩名大地聖師廝殺,而在不遠處還躺著一名渾身是血的人。

    風屬『性』聖之力的大地聖師實力極強,以一人之力將兩名大地聖師打的節節敗退,每人身上都布滿了傷口,渾身衣衫都被染紅,成了兩個血人,而風屬『性』聖之力大地聖師卻是毫發無傷。

    劍塵目光不經意間撇過那名躺在地上仿佛死去的人,那高大魁梧的體型頓時讓他產生一種熟悉的感覺,隨即仔細看起,這一看讓他眼瞳猛然一縮,緊接著眼中『射』出兩道駭然之極的淩厲目光,雙眼瞬間充滿了血絲。

    

Snap Time:2018-04-25 07:03:35  ExecTime: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