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五十四章八大傳人(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魂葬之威(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倔強的神殿(18-04-17)     

第二百九十九章寶山印


    第二百九十九章 寶山印

    “鸞兒,照這樣下去你堅持不了多久的,還是還乖乖的交出王者之兵吧,別白費力氣了。”那名青年哈哈大笑,神情說不出的愉快,仿佛王者之兵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

    “石像然,想要我的王者之兵,你去做夢吧。”少女陰沉著一張臉怒喝道,隨即轉頭看向一旁的劍塵,大聲道:“臭流氓,幫我對付他們,我們之間的事就一筆勾銷了。”

    聽聞少女竟然求助,青年的臉『色』頓時一沉,淩厲的目光看向劍塵,低喝道:“這是我們石家和黃家的私人恩怨,朋友還是不要『插』手進來,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這是我們兩家的恩怨,外人膽敢擦手,絕對活不過三日的時間。”和黃衣少女戰鬥的一名中年男子也開口怒喝道,這人身穿黑『色』長袍,身材魁梧。

    “無關人士立刻退後,否則將是對我們石家的挑釁,將永世成為我們石家的仇人,受到我們石家的追殺。”最後一名臉上有著疤痕的中年男子也開口怒喝,紛紛威脅劍塵。

    雖說他們人數占據絕對優勢,但是眼下王者之兵就要到手,在這關鍵的時刻,他們誰也不希望發生意外。一旦奪得了少女手中的王者之兵,那他們就再也沒有絲毫忌憚了,傭兵比武大賽中,將無人能威脅到他們,取得第一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站在一邊的劍塵直接無視幾人的威脅,眼看少女已經被三人打的節節敗退,而他心中卻是一陣遲疑,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幫助黃衣少女度過此次劫難。

    雖說曾經發生的那件事情讓劍塵的心中感到有些愧疚,但是為了此事他也付出了不輕的代價,先是被兩名實力高深莫測的老者打的身受重傷,差點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了,而剛剛又被少女突然偷襲,『射』出的那威力強大的一箭給打的受了不輕的傷勢,隨後更是接連向他『射』出了二十幾箭,以上的種種已經讓劍塵心中蓄積了一肚子怒氣。

    一聲痛呼聲傳來,隻見黃衣少女一個躲閃不及,手臂被砍傷,現在三人是以三角形圍著少女進行,防止她逃走。

    見到這一幕,劍塵心知少女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微微遲疑了會,隨即一咬牙,終於下了決定,手持輕風劍加入了戰圈之中擋下了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

    “你竟敢阻礙我們石家辦事,你不想活了。”黑袍中年男子厲聲喝道。

    “小子,你現在退出還來得及。”說話的是手持長槍的那名身穿白袍的青年,他一邊攻擊黃衣少女,一邊對著劍塵喝道,一臉的陰沉,已經動了真怒。

    劍塵充耳不聞,輕風劍帶著淩厲的劍氣刺向黑袍中年男子。

    黑袍中年男子的聖兵是一把砍刀,砍刀被他揮舞的大開大合,抵擋著劍塵的攻擊,不過他的速度終究快不過劍塵,僅僅交手兩個回合,他的攻擊速度就跟不上劍塵的腳步了,就在他舊力剛去新力未生,還來不及收回剛剛揮出的砍刀時,劍塵的輕風劍便以快如閃電般的速度刺出,洞穿了他的咽喉,鋒利的劍尖從他的咽喉後麵突破而出,一滴滴殷紅的鮮血順著劍尖低落而下。

    黑袍中年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致死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名青年的實力竟然這麼強,那快的無與倫比的速度讓自己都無暇反應。

    “老三!”

    看見黑袍中年男子死去,正和黃衣女子打鬥的另一名臉上留有傷疤的男子頓時目齜欲裂,眼中那間充滿了血絲。

    而那名年紀三十歲左右的青年臉『色』也是驟然大變,沒想到年紀比自己還要小的劍塵這麼快就解決了一名大地聖師,這強大的戰鬥力讓青年心中都是一陣膽寒。

    “朋友,你何必跟我們石家結怨,難道你忘記了這女人先前是怎麼對付你的嗎,不如咱們聯手,一旦收拾了她,我們石家定會有重謝。”那名年紀約三十歲的青年對著劍塵說道。

    “別相信他們的鬼話,石家的人向來卑鄙無恥,說話是出爾反爾,況且你已經殺了石家的人了,石家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黃衣女子生怕劍塵會反過去幫他們,連忙開口說道。

    劍塵一臉的冷漠,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仿佛根本就沒聽見兩人說的話似地,他緩緩從黑袍男子的脖子中抽出輕風劍,然後繼續向著和黃衣女子戰鬥的另一名中年男子衝去,輕風劍化為道道劍影閃電般的刺出。

    “你找死!”見此,青年勃然大怒,眉宇間布滿了煞氣,他何曾如此好言好語的邀請過人,沒想到對方竟然理也不理自己,這讓他大感沒麵子,而心中的怒氣更勝了,最後轉變為森然的殺機。

    劍塵的輕風劍化為漫天劍影將最後一名中年男子籠罩, 劍影密密麻麻,重重疊疊,肉眼根本就難以看清到底哪把是真的,哪把是假的,就算一時捕捉到真正的劍身,但是那也僅僅是一時,下一刻,劍身便再次隱藏在漫天劍影中。

    中年男子臉『色』變得從所未有的凝重了起來,隨即果斷的閉上了眼睛,以靈覺來判斷劍的運行軌跡,而後手中的巨劍帶著澎湃的聖之力轟然砍出。

    劍塵輕風劍接連不斷地刺出,一劍又一劍,一劍快過一劍,刺出的頻率快的不可思議,乃至於殘留下一片朦朦朧朧的劍影,往往許多時候從外麵看上去劍塵隻刺出了一劍,實則他已經刺出了好幾劍,劍劍根聯,看上去仿若一劍。

    麵對如此快的速度,中年男子根本就抵擋不過來,僅僅幾個回合,身上就添加了數到劍傷。

    “對手實力太強,石少爺,快展開結界!”中年男子被劍塵『逼』得連連後退,語氣帶著幾分驚慌,他的脖子上已經有一道淡淡的血痕,險些被一劍封喉。

    聽到中年男子的呼救聲,青年頓時大驚,匆忙間撇了眼劍塵兩人的戰場,當他看見中年男子被劍塵『逼』得節節敗退,隻能一味抵擋的情景時,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而同時,和青年人大戰的黃衣女子也轉頭看向劍塵的方向,當下一雙美目真的大大的,滿臉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心中卻是一片震驚。

    “怎麼可能,他的實力在突然間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他剛剛明明沒有這麼強的啊,而且他先前還被我『射』了一箭,明明已經受傷了啊。”黃衣少女滿臉的疑『惑』,隨即腦中靈光一閃,頓時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剛剛和我動手的時候他是故意隱藏實力。”

    “小子,你壞了我們石家的大事,我們石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石家的強者也會將你碎屍萬段。”青年咬牙切齒的說道,每一個字似乎都是從牙縫間蹦出來的,話音剛落,一層透明的結界忽然出現,將他整個身體都籠罩麵。

    青年人放棄了攻擊黃衣少女,頂著結界和那名中年男子同時攻擊劍塵,足有丈許長的長劍仿佛是一條毒蛇,槍尖不斷的顫動,殘留下道道殘影朝著劍塵的心髒刺去。

    劍塵手中的輕風劍忽然迸『射』出一股強大而充滿銳利之氣的劍氣,一劍擋開長槍,長劍順勢而上,鋒利的劍尖一路沿著長槍的槍杆狠狠的刺在青年人周身的那層結界上。

    結界微微晃動了下,很快就歸於平靜,這層結界看似薄弱,但是防禦力極其強大,劍塵無法打破。

    青年人置身於結界當中沒有絲毫的忌憚,目光陰冷的盯著劍塵,冷笑道:“小子,你的命已經不長了。”說罷,青年人將長槍當鞭使,帶著一股淩烈的破空聲向著劍塵砸去。

    劍塵什麼話也不說,閃身躲開長槍,轉身就向著那名中年男子殺去,輕風劍化身為一道銀白『色』的光線向著中年男子的咽喉刺去。

    中年男子心中一直對劍塵的快劍心有餘悸,所以一直都堤防著劍塵,此刻一見劍塵殺來,立即將手中巨劍橫檔在咽喉前,同時飛速後退,打算進入結界之中暫避鋒芒,雖說被一名年紀不過二十多歲的小子『逼』得這般狼狽的地步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但是和自己的小命比起來,麵子又能值幾個錢呢。

    就在劍塵的輕風劍即將刺在中年男子的巨劍上時,劍尖竟然不可思議的迅速一沉,深深的刺入了中年男子的心髒,蘊含在輕風劍上的劍氣立即迸『射』而出,將中年男子的心髒絞成粉碎。

    中年男子整個身軀驟然僵直了下來,鮮血不斷地從口中流出,而一雙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瞪著劍塵,隨後眼睛就這麼大大的睜開,緩緩的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你….你….”被結界保護的那名青年臉『色』鐵青,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而一雙眼睛仿佛噴出火似地充滿怨毒的盯著劍塵,心中的對劍塵的恨意已經達到無以為繼的地步了。

    本來他們事情一切進展都很順利,眼看事情就能圓滿的完成,王者之兵唾手可得,可就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劍塵突然加入了,徹底的將局勢扭轉,讓他們眼看就要圓滿完成的任務瞬間破滅,並且還損失了兩名大地聖師的強者。

    “石像然,我現在看你如何奪走我手中的王者之兵。”黃衣少女徹底的放心了下來,一雙美目充滿仇恨怒火的盯著結界中的青年,就在幾天前,他們黃家隨同她一起進入這的幾名天賦不錯的叔叔長輩為了掩護她逃走,紛紛死在石家一行人的手中。

    想到這,黃衣女子心中的仇恨更加強烈了幾分,隨即緩緩取下背在肩上的長弓,直接瞄準石像然拉開了弓弦,盡管她心中清楚憑她現在的實力還無法打破那層結。

    石像然臉『色』陰沉無比:“好,好,好,本來我不想動用這件密寶的,這可是你們『逼』我的。”說話間,石像然從戴在手指上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鐵塊出來,鐵塊呈墨綠『色』,上麵隱隱有古樸的花紋。

    當黃衣少女看清石像然手中的鐵塊時,臉『色』立即大變,驚呼道:“這是寶山印,沒想到石家不僅給了你一件防禦至寶,而且連寶山印都讓你帶出來了。”

    

Snap Time:2018-04-21 21:35:58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