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努比斯遇險(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四章絕世之戰(18-07-23)      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二百九十八章王者之兵


    第二百九十八章 王者之兵

    黃衣少女這莫名其妙的話聽得劍塵一愣一愣的,有些不明所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緊接著腦中靈光一閃,一副畫麵忽然浮現在腦中,劍塵頓時一驚,有些詫異的看著對麵俺黃衣少女,訝然道:“竟然是你。”

    這名黃衣少女,正是當年劍塵在瓦克城外的一條河流中洗澡時,無意中碰見的那名同樣在河中赤身『裸』體洗澡的女子。

    見劍塵竟然認出了自己,黃衣女子腦中頓時浮現出當初的一幕,不由的感到更加的羞憤了,而劍塵的形象在她心中頓時變得憎恨可惡,十惡不赦了,隨即嬌喝一聲,提劍向著劍塵衝去。

    這些年來,黃衣女子對於第一次偷看過自己身體的男人可是從來沒有忘記過,對於當初的一幕心中一直是恨得牙癢癢的,幾乎每時每刻無不在想著到底該如何懲罰偷看了她玉體的人,可是自從瓦克城分開之後,就一直沒有找到劍塵蹤跡,這也讓她心中一直積壓著一股無名的怒氣無處宣泄,今日再次看見昔日曾偷看過她玉體的人,心中那積壓已久的怒火頓時完完全全的爆發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劍塵滿臉的凝重,先前黃衣女子發出的那強大一擊已經然他心中非常忌憚,盡管如此,但是他心中卻沒有絲毫膽怯的神『色』,鬥誌高昂的和黃衣女子大戰在一起。

    兩人交手數個回合之後,黃衣女子才突然醒悟過來,現在劍塵的實力和當初相比,已經相差十萬八千之遠。

    “大地聖師,你竟然突破到大地聖師了,這怎麼可能,當初你實力遠不如我,在我手中毫無還手之力,這才過去短短幾年的時間,你的實力怎麼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竟然和我不相上下了。”黃衣女子滿臉的震驚,目光難以置信的盯著劍塵那張帥氣的臉龐,顯然難以接受這個現實。盡管如此,但是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歇下來,天藍『色』的長劍帶著強大的水屬『性』聖之力接連不斷的向著劍塵刺去。

    “小姐,當初的事情完全是一場誤會,現在咱們繼續打下了去也分不出勝負來,不如停手吧。”盡管事情過去了這麼久,但劍塵依然覺得自己理虧在先,人家畢竟是一位女孩子,自己不僅把人家的身體給看了,而且還看了最不該看的部位,這讓他自己心中也有些過意不去。

    “湊流氓,你休想,本小姐一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一聽到劍塵提到曾經的事情,黃衣少女臉上羞怒交加,怒氣顯得更加強烈了幾分,隨即飛速退後一段距離,拿起背負在身後的金『色』大弓,瞄準劍塵直接拉開了弓弦。

    隨著弓弦緩緩被拉開,一根完全由精純能量形成的箭矢逐漸成形,整個弓身都散發著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

    劍塵臉『色』頓時一變,心中已經猜想到先前那強大的一擊恐怕就是黃衣少女借助這張大弓『射』出的,當下不敢有絲毫遲疑,立即閃身向著躲在一座山峰的後麵。

    而這時,黃衣少女也鬆開了弓弦,完全由精純能量形成的箭矢劃破長空,直接轟擊在劍塵藏身的那座山峰上。

    “轟!”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聲,劍塵藏身的那座足有三百多米高的劍型山峰直接倒塌了下來,無數破裂的山石滾滾而下,聲勢壯觀。

    劍塵灰頭土臉的逃一般的飛奔出來,他身上沾滿了煙塵,而心中卻是充滿了駭然,少女手中的那把弓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武器,竟然能威脅到大地聖師階級的強者,並且威力比高級魔晶大炮還要大上許多。

    就在劍塵剛穩住身形時,又是一劍從黃衣少女手中『射』出,閃電般的向著劍塵飛來。

    劍塵臉『色』大變,立即全力向著一旁躲閃,最終金光閃閃的箭矢幾乎是『插』著劍塵的身體劃破,險而又險的躲避了過去。

    “轟!”

    一聲巨響,又是一座劍型山峰倒塌,金『色』長弓『射』出的箭矢威力大的不可思議,每一劍都能『射』垮一座山峰,攻擊力之強就算大地聖師都無法做到,簡直可以比擬天空聖師階級的頂尖強者了。

    劍塵身形不斷的閃爍,躲避著黃衣少女『射』來的箭,雖然金『色』的箭矢速度非常快,但是劍塵的速度也不慢,總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刻險而又險的躲避過去,好幾次金『色』的箭矢都是擦著他的身體『射』過,看上去非常的凶險。

    吃過一次虧之後,現在劍塵可不敢去輕易的接金『色』箭矢,金『色』箭矢的威力太大了,隻需一箭就能將他重創。

    “臭流氓,你是個男人就別在那跳來跳去的。”接連『射』出二十幾箭之後,黃衣少女終於沉不住氣了,氣急敗壞的大怒道。

    “我不躲難道還站在這給你當活靶子『射』嗎,我才沒那麼傻。”劍塵滿臉的鬱悶回道。

    “你….”黃衣少女頓時為之氣結,一雙香腮氣的鼓鼓的,心中感到非常的不岔,而對劍塵更是恨得牙癢癢的。以前每日都想該如何將偷看了自己玉體的人千刀萬剮,但是現在一相見,她才忽然意識到,以前能任由自己隨意『揉』捏的混蛋,已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成長到和自己同樣高度的存在了,盡管他人就在自己麵前活蹦『亂』跳,但是自己就是奈何不了他。

    “哈哈哈哈哈,鸞兒,多虧了你在這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才讓我找到了你,你可讓我找得好苦啊。”忽然,一聲大笑聲從遠處傳來,隻見在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五個人。

    聞聲,黃衣少女臉『色』猛然一變,立即停止了對劍塵的攻擊,然後調整方向,直接拉動弓弦毫不猶豫的向著那座山峰的五人『射』去。

    “嗖!”金『色』的箭矢劃破長空,帶起一陣刺耳的破空聲,以閃電般的速度前進。

    那座山峰上的五人立即一躍而下,竟然借著俯衝之力迎著金『色』箭矢向著黃衣少女的方向飛來,就在金『色』箭矢剛要『射』在他們身上時,一層透明的結界忽然出現,將他們包裹住。

    當蘊含強大力量的金『色』箭矢『射』在結界上時,結界頓時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不過並沒有破碎,成功的鐺下了金『色』的箭矢,而身處結界內的五人也是安然無涯。

    “鸞兒,別白費力氣了,你的王者之兵是傷害不了我的。”五人居中的那名青年大笑道,他的年紀並不大,看上去和鳴東差不多,也就二十七八歲左右。

    “王者之兵?難道那把威力很大的長弓就是王者之兵嗎?”劍塵滿臉的疑『惑』,王者之兵對他來說也是非常的陌生,今日還是第一次聽說過。

    “鸞兒小姐,你還是乖乖的交出王者之兵吧,現在沒有人護著你,我看你還如何逃出我們的手掌心。”站在青年身邊的一名中年男子笑道,神情輕鬆。

    黃衣女子麵若冰霜,一雙眼睛充滿仇恨怒火的盯著那五人,怒道:“想要我的王者之兵,休想,等出去之後,我風伯伯和雲伯伯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為我黃家子弟報仇。”

    “哈哈,鸞兒小姐,別奢望風雲二老了,他們兩個老家夥自然有人去對付。”五人快速奔來,居中的那名青年毫無忌憚的大笑道。

    聞言,黃衣女子麵『色』一沉,開弓就『射』出三劍,阻擋幾人前進的速度,沉聲道:“原來你們石家早就在圖謀我們黃家的王者之兵了。”

    “王者之兵我們石家是勢在必得,鸞兒小姐,你還是乖乖的交出來吧,別在白費力氣了。”

    說話間,五人距離黃衣女子也隻有一公的距離了。

    這時候,黃衣女子接連不斷的開弓,金『色』的箭矢一箭又一箭的『射』出,將對麵五人身外的那層結界打的不斷顫抖,狂暴的能量波動早已經將附近的山石破壞的一片狼藉,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更是不絕於耳。

    劍塵在一邊是看的膛目結舌,這把弓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黃衣女子現在『射』出的箭矢,威力竟然比先前『射』殺他時還要強大好幾倍,可惜就是無法打破那層看似薄弱的結界。

    那五人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也被強大的衝擊力衝擊的無法前進,硬生生的止步在於此。

    “鸞兒,別白費力氣了,使用王者之兵對聖之力的消耗很大,你堅持不了多久的,一旦等你聖之力消耗一空,那你的命運就完全掌握在我們幾人手中了。”躲在結界中的那名青年滿臉的壞笑,一雙充滿『淫』穢的眼神不斷的在黃衣少女身上掃視著。

    黃衣女子不為所動,依然一箭接一箭的向著他們『射』出,遠方爆炸聲不絕,一直轟隆作響,在整片山脈回『蕩』,遠遠的傳了開去。

    這的動靜鬧得非常大,立即就吸引了不少人,不過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躲在遠處看著,不敢有一人冒出頭來。

    結界中,站在青年兩旁的四名中年男子趁著黃衣女子『射』箭的一個間隙,立即從結界中衝出,分為四個方向向著黃衣女子快速的衝來。

    黃衣女子立即調轉攻擊目標,直接一劍『射』出,金『色』的能量箭矢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其中一人『射』去,隨著一聲轟隆的爆炸聲響,那人直接被打的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隨著弓弦劇烈的顫動,又是一根金『色』的箭矢『射』出,從一名中年男子的胸膛穿過,將他胸膛『射』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箭矢透體而過,泄『露』而出的能量將他心髒以及五髒六腑都衝擊的粉碎。

    就在黃衣少女『射』殺兩人的這短短時間內,另外兩人已經跨越了兩者之間的距離來到黃衣少女身前,手中聖兵帶著澎湃的聖之力,毫不留情的向著黃衣少女砍去。

    近距離之下長弓已經失去了作用,黃衣少女重新將長弓背負在自己身後,祭出三指寬的天藍『色』長劍就和兩名中年男子戰鬥在一起。

    “鸞兒,現在我看還有誰能救你。”這時,被一層結界包裹的青年也衝了過來,手持一柄通體火紅的長槍加入了圍攻黃衣少女的行動當中。

    青年的年紀雖然不大,但是和兩名中年男子同樣都擁有大地聖師的實力,黃衣少女以一人之力獨鬥三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再加上她戰鬥經驗明顯不豐富,已經就被三人打的節節敗退。

    

Snap Time:2018-07-23 15:55:54  ExecTime:0.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