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二百八十八章鳴東的召喚


    第二百八十八章 鳴東的召喚

    聽著眾人的議論聲,劍塵也好奇的盯著前方那巨大的雕像打量著。

    忽然,一名身穿青『色』長袍的老者從天而降,老者非常普通,並沒有任何能夠吸引人的獨特地方,而就在老者剛出現時,那充訴於天地間不斷流動的天地之氣都猛然陷入了靜止狀態,一股難以言明的壓力彌漫於天地間,讓場中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沉悶的感覺堵在心中。

    隨著老者一出現,周圍那議論紛紛的眾人也在同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老者懸浮於天地間,傲立於下方眾多天空聖師的頭頂之上俯視眾人,用蒼老而又平淡的聲音說道:“現在我宣布,五十年一次的傭兵比武大會正式開啟,參加比賽者留在原地,其餘人立刻退後。”

    老者話音剛落,下方的人群頓時『騷』動了起來,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以及不打算參加比賽的人紛紛向著後麵退去。

    “劍塵,你好好保重!”鳴東一臉鄭重的對著劍塵說道,而後也隨著人流退了出去。

    隨著他們一走,留在原地人也大大的減少,盡管如此,但依然有數萬人之多。

    眼看下方的人群已經逐漸的穩定了下來,懸浮於空中的老者繼續開口道:“傭兵比武大會隻允許五十歲以下的人參加,一旦超過五十歲的人進入比賽,那將會受到結界力量的無情轟殺,瞬間灰飛煙滅,年輕超過五十歲的人現在立刻退出去,這是你們最後的一次機會。”

    隨後,數萬人當中又有幾百人磨磨蹭蹭的退了出去,滿臉都是不甘之『色』。

    見無人退走之後,老者袖袍一揮,密密麻麻無數快漆黑的令牌從袖袍中狂湧而出,被一股無形力量的包裹準確的落入下方數萬名參賽者的身前。

    劍塵伸手接過漂浮在自己麵前的黑『色』令牌,令牌有巴掌大小,由不知名的材質製造而成,非常的堅硬,外力難以損壞,並且麵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流動。

    老者目光俯視下方眾人,語氣平淡的說道:“這是參賽令箭,第一步淘汰賽將在一個獨立的世界中舉行,進入界門之後你們會被隨即傳送在任何一個地方,淘汰賽的期限為一年,在這一年當中,收集令箭前五百名入圍,其餘人全部淘汰。”說著,老者對著上空拱了拱手,神態恭敬的道:“請大人開啟界門。”

    天地間猛然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超過十萬人聚集在一起,竟然出奇的沒有任何一人發出半點聲音,隻有那若有若無的細微呼吸聲。

    忽然,天空中傳來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第一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眾人紛紛抬頭望去,隻見上空的能量在極不穩定的波動著,整片空間都在劇烈的扭曲,如此情景持續了莫約兩個呼吸的時間,一點五彩斑斕的彩光忽然出現,並以此為中心迅速的擴撒,很快就擴展成一道直徑百米的五彩巨洞,麵呈現一片混沌,什麼也看不清。

    被眾人拿在手中的漆黑令牌忽然散發出一股微弱的黑『色』光芒,隨即眾人就被一股無形的能量包裹緩緩的升入了高空,向著五彩巨洞內飛去。

    “啊!”

    忽然,一聲淒涼的慘叫聲傳來,隻見一名剛接近巨洞邊緣的中年男子整個身軀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融化,短短一個呼吸間就徹底的消失在天地間,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年齡一旦超過五十歲的人通過結界之門,將會受到結界之力的無情絞殺,徹底的消散於天地間,大家不必驚慌,隻要年齡在五十歲以下就能安然通過此門。”懸浮在天空中的老者麵無表情的說道。

    這話頓時讓不少人臉上『露』出驚慌的神『色』,立即有人在半空中掙紮了起來,大叫道:“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放棄參加比賽….”可惜他們被一股無形力量包裹著被緩緩的帶著升入高空,任他們如何掙紮也掙脫不了這股力量的束縛。

    “之前給過你們機會,現在一切都晚了。”老者目光冷漠的盯著那些人,冷聲道。

    “啊!”

    又是一聲淒涼的慘叫聲傳來,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痛苦,一名中年男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結界之力活生生的煉化,一點渣都沒有剩,完完全全的消散在天地間。

    “求求你了,放我們出去….”

    “讓我們出去,我們放棄比賽….”

    一些年齡超過五十歲打算渾水『摸』魚的人紛紛開口求饒。

    懸浮在半空中的老者眉頭微微一皺,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揮手間,一股無形的力量湧現而出,竟然托著那些人加快速度向著五彩巨洞飛去。

    “啊….”

    隨著一片淒涼的慘叫聲傳來,幾十名年齡超過五十歲的人直接被結界之力煉化的灰飛煙滅,這一幕看的眾人的心驚肉跳,而先前那些退出來的高齡者則是暗自慶幸不已。

    隨後,數萬名參賽者也紛紛被無形力量托著進入了五彩巨洞中消失不見。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我也要去參加比賽。”一道聲音忽然傳來,隻見鳴東突然衝出人群快速的跑到五彩巨洞之下,一臉哀求的對著懸浮在空中的那名老者大聲道。

    場中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聚集在鳴東身上,所有人都象看白癡一般的看著鳴東,參賽令箭發放的時間已經結束,現在所有參賽的人都準備進入一個獨立的空間進行淘汰賽了,懸浮在空中的那名強者豈會因為他一人而再次發放令箭。

    那還未進入五彩巨洞的劍塵也發現了鳴東的異常,當下麵『色』怪異的盯著鳴東,滿臉都是不解之『色』,搞不明白鳴東為什麼在突然之間又想要參加這次比賽了。

    懸浮在空中的老者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耐的看了眼在下方大叫的鳴東,剛想揮手將他趕走時,突然他神『色』一動,接著揮手『射』出一名黑『色』令箭落入鳴東的手中,柔聲道:“你進去吧。”

    短短那,老者對待鳴東的態度立即變得友好了起來,說話的語氣也不在是先前的那般冷漠,非常的柔和。

    老者對待鳴東的態度讓周圍那些熟知老者底細的強者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看來這青年的來頭不簡單啊。”有人低聲自語道。

    劍塵也麵『色』驚訝的看著被一團神秘力量包裹著從下方緩緩升騰而起的鳴東,心中是充滿了疑『惑』,搞不明白鳴東到底在幹什麼。而臉上也出現一絲憂『色』,先前老者說的清清楚楚,進入界門之後會被隨機傳送到任何一處地方,鳴東以初級大聖師的實力獨自一人在麵呆下去,的確是非常的危險,不過眼下的情況,劍塵也無力去阻止了。

    劍塵被手中的黑『色』令箭給送入了五彩巨洞之後,就被隨機傳送到一個叢林之中,四周非常安靜,到處都是茂密的樹木。

    忽然,劍塵周圍的空間微微的波動了起來,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他身邊。

    待看清這道人影時,劍塵頓時麵『露』喜『色』,驚道:“鳴東,竟然是你,太好了,你竟然被傳送到我的身邊了。”這忽然被傳送到劍塵身邊的人影,釋然是鳴東。

    鳴東被突如其來的聲影給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祭出自己的聖兵,不過當他聽見那熟悉的聲音時,也是滿臉的興奮,當下收回聖兵,高興道:“劍塵,我竟然和你傳送到一塊兒來了,這真是太好了,我們兩人聯手,一定能在這穩住腳步的。”

    “對了,鳴東你不是不參加比賽的嗎,為什麼在最後關頭又突然改變主意了,還有那個神秘而強大的老者,他居然破例允許你中途加入。”劍塵是一臉的疑『惑』。

    聞言,鳴東臉上『露』出一絲茫然,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改變注意參加淘汰賽的,剛剛我感覺這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而且召喚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最後仿佛能左右我的意誌,我自己都無法控製自己了,然後就稀糊塗的進來了。”

    “什麼,你說這有東西在召喚你?那你現在還能感覺的到嗎?”劍塵一臉的驚訝,鳴東遇到的這件事情夠古怪的。

    鳴東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了下,旋即點了點頭,道:“還能感受到,隻是召喚的力量變弱了許多。”

    劍塵皺著眉頭微微思索了會,道:“那你能不能感受到召喚來自哪個方位。”

    “在東方!”鳴東伸手一指前方。

    劍塵看了看了眼鳴東所指的方向,沉『吟』了會,開口道:“走,我們過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召喚你。”隨即,劍塵和鳴東一起向著東方前進。

    這是一個獨立的世界,而劍塵和鳴東兩人所處的位置是一片原始山脈,這環境非常惡劣,到處都是毒蚊毒蟲。

    忽然,走在劍塵身後的鳴東整個身軀一矮,迅速的向著地麵沉陷下去,他竟然踩到一個肉眼難以發現的沼澤了。

    鳴東雙手一拍沼澤,試圖憑自己的實力飛出來,然而下一刻,鳴東臉『色』猛然一變,大叫道:“我雙腿被東西咬住了,劍塵幫我。”

    劍塵心中一驚,立即轉身抓住鳴東的肩膀,手臂猛然發力,直接將鳴東從沼澤中甩到了空中,同時被甩出了還有一根水桶粗細的毒蛇,渾身沾滿汙泥,一雙巨口正緊緊的咬住鳴東的雙腿。

    劍塵眼中厲光一閃,輕風劍瞬間浮現而出,隨著一片劍影閃爍,水桶粗細的毒蛇直接被斬成了無數段,鮮紅的血『液』夾雜著充滿惡臭的汙泥在空中四處飛濺。

    劍塵以輕柔之力接住了從空中掉落下來的鳴東,毒蛇的身軀雖然被他斬斷,但是蛇頭依然緊緊的咬住鳴東的雙腿,疼的鳴東呲牙裂齒。

    劍塵手臂揮動,隻見一道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咬住鳴東的蛇頭頓時從中間裂開成兩半,而鳴東的雙腿已經被咬傷,鮮血淋淋,毒素進入體內,使他傷口周圍膚『色』都一片烏青,並且還在迅速的向著四周擴大。

    鳴東立即從空間腰帶中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瓶出來,從麵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撒在傷口上,喃喃道:“還好我在瓦洛朗斯城準備有解毒『藥』,這種解毒『藥』在天元大陸上非常有名氣,可解百毒,唯一的缺點就是價格太高了。”

    劍塵看了看鳴東腿上的傷口,道:“你還能繼續行走嗎?”

    解毒『藥』塗抹完畢之後,鳴東站起來活動了下雙腿,笑道:“還好傷口不深,問題不大,可以繼續前進。”

    “小心些,我們繼續前進吧,這個世界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那麼多人被傳送進來竟然一個也沒看見。”劍塵說道。

    “等一下!”鳴東來到毒蛇那斷裂的軀體前,祭出並且展開一截軀體,從麵取出一顆魔核出來,笑道道:“這東西可不能就這麼的扔掉,多浪費啊。”

    劍塵無奈一笑,這條毒蛇有三階的實力,如今一顆三階魔核的確入不了他的法眼。

    經曆了這次事情,兩人在接下來的路途中更加的小心翼翼了,哪怕如此,但是那隱藏在地麵上難以發覺的招惹依然讓兩人吃了些苦頭,一些地麵看上去明明是感應的泥土,但是當你踩上去時,就忽然變成了沼澤,或者是猶如沙漠中的流沙一樣,拖動著人的身軀向著下麵沉陷下去,就連劍塵都吃了幾次虧,不過都是有驚無險的度過去了。

    而在這片原始山脈中,不時的也有魔獸出沒,都是一些三階四階的魔獸,幾乎都是一些身帶劇毒的種類。

    劍塵兩人在森林中小心翼翼的走了半日後,劍塵忽然停住了腳步,耳朵微微顫動,捕捉著周圍的動靜。

    片刻後,劍塵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走了大半日了,終於碰見一個活人了,這個世界可真夠大的,數萬人被傳送進來,竟然這麼久才碰到一個。”

    “劍塵,這附近有人嗎?”鳴東聽出了劍塵話中的意思,開口詢問道,也不知是喜還是憂。

    劍塵點了點頭,道:“不錯,有一個,就在前方不遠處,聽聲音好像是向著我們的方向走過來的。”

    “就是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如果是大地聖師的話,那我們可就麻煩了。”鳴東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

    劍塵拍了拍鳴東的肩膀,毫不在意的道:“放你吧,能在五十歲之前達到大地聖師的人可是不多,怎麼可能這麼容易遇到,走吧,我們去看一看前方那人到底誰,說不定咱麼還能收獲一枚參賽令箭呢。”

    

Snap Time:2018-01-23 20:16:59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