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八十八章海山老人(18-01-14)      第兩千三百八十七章青鵬王的震驚(18-01-13)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神皇退位(18-01-12)     

第二百七十四章不打不相識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打不相識

    天琴家族大少爺一臉嚴肅的盯著劍塵,正『色』道:“你的劍太快了,我躲避起來很吃力,我隻有用我出最強的防禦狀態,你有資格作為我的對手,現在我要出全力了,你準備好。”

    劍塵手持輕風劍,劍尖斜指地麵,目光平靜的望著天琴家族大少爺,道:“動手吧!”

    天琴家族大少爺的眼中放『射』出淩厲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劍塵,神『色』間帶著一絲凝重,大喝道:“飛沙走石!” 一道濃鬱的土黃『色』光芒從天琴家族大少爺身上散發而出,瞬間演變成漫天的黃土煙塵將方圓十米內的空間籠罩。

    劍塵的視線頓時受阻,入眼全是一片土黃『色』,猶如黑夜般的伸手不見五指,饒是以他的視力,都無法看清一尺外的距離,而且身在這片土黃『色』空間中,他感覺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個泥潭之中,渾身都不自在,這片空間仿佛能一定程度的束縛他的身體,盡管無法真的讓他動憚不得,但是也給他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這難道就是戰技?真是好古怪的戰技。”劍塵心中暗暗想到,忽然,他眼中精芒一閃,隨即輕風劍化為一道銀白『色』的閃電向前刺出。

    “叮!”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一柄隱藏在土黃『色』空間內的巨劍顯化而出,被輕風劍一劍挑飛,整個土黃『色』空間都是一陣輕微的震顫,旋即劍塵輕風劍接連不斷的向前刺出。

    土黃『色』空間之中,外麵的人根本無法看清麵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隻能聽見兵器碰撞所發出的乒乒乓乓的聲音絡繹不絕,而整個土黃『色』空間都在不停的顫抖,給人一種隨時都要破裂的感覺。

    外麵,天琴家族的一幹護衛和周圍上千名圍觀的路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那處被土黃光芒籠罩的空間,天琴家族最傑出的大少爺和一名年紀比他還要小的外來青年,這兩人的實力究竟孰強孰弱呢。

    而天琴家族的一些護衛也一臉擔憂的看著那處土黃『色』空間,天琴家族的大少爺天賦過人,可是天琴家族的驕傲,作為天琴家族的護衛,他們心中真的不希望自己家族的驕傲被一名年紀比他還要小上許多的外來人士打敗。

    而站在馬車上的天琴家族二小姐也目不轉睛的盯著兩人打鬥的空間,盡管看不見麵的情況,但是從那不斷顫抖的土黃『色』空間她就已經明白自己的大哥處境非常的不妙。

    “馬護衛,都怪你無故多事,回去之後你們幾人都去接受處罰吧。”天琴家族的二小姐對著馬護衛幾人喝訴道,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卻充滿了嚴厲。

    一聽這話,馬護衛幾人的臉『色』微微一白,神『色』頓時變得有些恐慌了起來,天琴家族二小姐深受家主寵愛,乃是家主最疼愛的女兒,如果她去天琴家主麵前給他們幾人臭言幾句,那他們幾人一定會落得非常慘烈的下場。

    一想到這,幾人心中頓時變得有些驚慌了起來,連連認錯:“二小姐教訓的是,這都是我們幾個的不對,回去之後我們一定親自去刑法堂接受處罰。”

    這時,籠罩方圓十米範圍的土黃『色』空間劇烈一顫,隨即迅速的變淡,『露』出了麵的情景。

    隻見劍塵身子筆直的站在那,右手持劍,劍尖斜指地麵,而在在五米處,身上穿著一件土黃『色』鎧甲的天琴家族大少爺站在那,那足有四尺長的巨劍橫『插』在地麵上。

    兩人看上去與打鬥之前沒什麼兩樣,衣衫完整,不過眼尖的人依然可以看出天琴家族大少爺身上那層土黃『色』鎧甲已經變得暗淡了起來,原本在上麵流轉的土黃『色』光芒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天琴家族大少爺收回巨劍,對著劍塵大笑道:“不錯,你的實力果然很強,在年輕一輩中,你是唯一一個讓我感到無法戰勝的人,我琴蕭甘拜下風。”

    劍塵收回輕風劍,對著天琴家族大少爺拱了拱手,微笑道:“大少爺客氣了,這一戰我們兩人隻是平手而已,還談不上輸贏!”從天琴家族大少爺這句話中,劍塵心中已經斷定他他絕對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

    “輸了就是輸了,沒什麼好丟人的,我琴簫還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天琴家族大少爺大手一揮,毫不在意的說道,對名聲看的非常的淡薄。

    這番話,使劍塵對天琴家族大少爺的看法頓時改變了不少,目光中帶著一絲欣賞之意。

    天琴家族大少爺一臉正『色』的看著劍塵,拱手道:“不知這位兄台如何稱呼,師從何人,年紀輕輕竟然就有這麼強的實力,想必一定不是無名之輩。”

    劍塵拱手回道:“大少爺過獎了,在下劍塵,來自深山野嶺,師傅是一無名隱士。”

    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走到劍塵身前,那魁梧的身材和劍塵這比較纖弱的身子成了鮮明對比,兩人站在一起,體型完全不成比例。

    琴簫伸手拍了拍劍塵的肩膀,道:“劍塵兄弟,你還是直接叫我琴簫吧,這樣聽起來也舒服點,我家的人都是這麼叫我的。”說道這,琴簫語氣停頓了下,微微猶豫了會,然後繼續道:“劍塵兄弟,你是年輕一輩中唯一能勝過我的人,我琴簫很佩服你,現在我邀請你去我們天琴家族做客,不知劍塵兄弟你肯不肯賞臉!”

    “這……”劍塵眼中『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一時間倒有些遲疑了起來。他沒想到琴簫一來就邀請他去天琴家族做客,他才來到瓦洛朗斯城,對天琴家族並不熟悉,並且在這似乎還和它們發生了一些不快,雖說天琴家族大少爺看起來光明磊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但如果它們當中有人懷恨在心,那自己不是羊入虎『穴』。

    然而,琴簫根本就不給劍塵選擇的餘地,伸出手臂友好的挽著劍塵的肩膀就向著外麵走去,邊走邊說:“走吧,劍塵兄弟,我一看見就知道和你有緣,我們回天琴家族在好好聊聊。”

    站在馬車上的天琴家族二小姐瞪著一雙美目看著仿佛是親兄弟般挽著劍塵肩膀的琴簫,眼中『露』出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而更多的是不可思議,這麼多年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大哥竟然和初次麵見的人表現的如此友好。

    而看見劍塵和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的關係竟然轉變的如此快,之前和劍塵有過過節的幾名護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頓時變得愁眉苦臉了起來,特別是出手想要擊殺鳴東的馬護衛,一張臉已經變成了豬肝『色』,對於自己先前那魯莽的行動,心中是後悔不已。

    天琴家族在瓦洛朗斯城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家族,乃是瓦洛朗斯城名副其實的第一家族,因為瓦洛朗斯城的城主就是天琴家族的人,並且還是天琴家族當代家主的親弟弟。

    作為瓦洛朗斯城的第一家族,天琴家族的總部並不在城中心,而是在靠近城池邊沿地帶的一處環境優雅的地域,在那修建了一座規模不小的山莊,山莊周圍被人工美化,被綠樹山水擁抱,周圍種植的奇花異草散發出淡淡的芬香飄『蕩』在空中,具有提神的效果,吸上一口,令人精神都為之一振,頭腦也變得更加的清醒了。

    劍塵和鳴東兩人都受到了天琴家族大少爺琴簫的邀請,兩人完全是被琴簫硬拉著過來的,走在路上,琴簫不斷的為劍塵講解著關於天琴家族的一些事,不過他所說的這些都是不是什麼機密的事,幾乎每一個生活在瓦洛朗斯城的居民都知道。

    天琴家族已經有四百多年的曆史了,從家族建立以來,就一直盤踞在瓦洛朗斯城默默的發展,四百年來,天琴家族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何種地步,已經無人知曉,就連作為天琴家族大少爺的琴簫也隻知道一些皮『毛』。

    由於天琴家族早先是由兩個人建立起來的,所以天琴家族內也分為兩脈,一脈以“天”名居,另一脈以:“琴”為姓,兩脈完全平等,皆為嫡係,各持權勢,互相輔助,共同執掌天琴家族。

    走入天琴家族的大門,劍塵一路不停的打量,而在心中則在暗暗和長陽府比較,經過一番觀察之後,劍塵發現天琴家族的防衛雖然森嚴,但是和長陽府想必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單單是暗哨,天琴家主和長陽府就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琴簫轉頭望著帶著麵紗的琴家二小姐,道:“二妹,你這麼久沒回來了,你還是去見見爹吧,在你離開的這些日子,爹整日都在掛念著你。”

    琴家二小姐白衣勝雪,她安安靜靜的跟在琴簫身後,一雙靈動的美目波光流轉,撲閃撲閃的不時的掃向劍塵的背影,『露』出思索和好奇的神『色』。

    “我知道了,大哥,你去招待客人吧,我先去見見爹爹。”琴家二小姐身後跟著兩名侍女向著另一頭走去,和劍塵幾人分開。

    在天琴家族的一棟別院內,這是琴簫的住處,劍塵鳴東兩人和琴簫相聚在一堂,酒桌上擺滿了美酒佳肴,各種山珍海味飄到的香味撲鼻而來,使人食欲大增,而在旁邊,還有一名侍女為幾人倒酒。

    “劍塵兄弟,你是我琴簫從出生以來第一個佩服的人,同時也是瓦洛朗斯城中第一個年輕一輩中能勝過我,並且讓我輸得心服口服的人,來,我秦瑤敬你一杯。”天琴家族大少爺端起酒杯高聲道,豪氣幹雲。

    

Snap Time:2018-01-21 00:56:50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