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二百四十四章劍塵出手——好快的劍


    第二百四十四章 劍塵出手——好快的劍

    瓦克城前方方圓數內已經完全演變成殺戮的戰場,足足超過二十萬人的龐大傭兵隊伍和大量身穿統一鎧甲的城防軍混雜在一起,已經將戰場拉長至數公元的距離,渾身浴血的和身前的魔獸廝殺。

    後方,不斷有後勤人員奔走在戰場中,用擔架將那些受傷的人抬回城中治療。偌大的戰場上,早已經被鮮血染紅,濃鬱的血膩氣息飄『蕩』在空中,異常的刺鼻。

    盡管開戰才過去很短的時間,但是戰場上卻已經躺下了許多傭兵和魔獸們的屍體,每時每刻,都有人受傷,每時每刻,都有人死亡,生命在這一刻顯得是如此的脆弱。

    一百多頭四階魔獸已經被幾十名大聖師以及百多名聖師的聯手之下給合力擋住了,盡管如此,但是情況也非常不樂觀,一隻四階魔獸通常需要兩名大聖師才能應付,而現在幾乎是一名大聖師麵對一隻四階魔獸,盡管能短時間的與之周旋,但是時間一長,落敗是遲早的事情,並且魔獸天生利達,人類能和魔獸抗衡的本錢就是聖之力,一旦他們的聖之力消耗完畢,那等待他們的隻有死路一條。

    城牆上的幾十門魔晶大炮從來沒有停止過,沉悶的炮響聲是唯一能掩蓋場中那震天的喊殺聲,一發發能量炮彈在魔獸的後方爆炸,帶走一條條魔獸的生命。

    隨著戰鬥持續的時間增強,受傷的人也是越來越多,那些被擔架抬入城中的傷員是源源不斷,一個個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其中有不少缺胳膊少腿的,而隨著他們的退出,城外和魔獸廝殺的人數也在快速的減少,眾人的壓力越來越大,照這樣下去,瓦克城被魔獸攻陷隻是遲早的事情。

    城牆上,雲力城主滿臉沉重的跑到劍塵和兩位使者身前,沉聲道:“這次的魔獸『潮』數量實在是太多了,特別是四階魔獸,數量竟然是我們大聖師的好幾倍,照這樣下去,就算那隻五階魔獸不出手,光憑這些四階魔獸都能踏平我們瓦克城。”

    “我早就從書籍上查看過以往瓦克城遭遇魔獸『潮』的事情,哪怕是情況最為嚴重的一次,四階魔獸的數量也絕對不會超過五十頭,而這次,竟然出現了足足好幾百頭四階魔獸,該死的,難道這一次魔獸山脈中所有的四階魔獸都跑出來了不成。”下麵的情況讓雲力城主滿頭大汗,滿臉的焦急。

    見兩位使者沉默不語,雲力城主繼續道:“兩位使者大人,對於眼下的情況,你們有沒有好辦法啊。”

    卡塔塔的臉『色』同樣凝重,搖頭道:“沒有,現在我們還不能出手,隱藏在森林中的那隻五階魔獸實力非常的強,我們兩人必須要保持在巔峰狀態才能勉強應付,若是將力氣花費在這上麵,等後麵那隻五階魔獸出馬時,那就更沒有抵擋的可能了。”

    卡塔塔的話讓雲力城主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他身子輕微的顫了顫,雙眼呆呆的看著下方的戰場,眼中情不自禁的流出兩行清澈的淚水,喃喃道:“難道,這次是天要亡我瓦克城嗎。”兩位擁有大地聖師實力的使者已經是雲力城主心中最大的定心丸了,而此刻從卡塔塔口中得知遠處那隱藏在森林中的五階魔獸竟然強大到哪怕是卡塔塔兩人聯手,都隻能勉強應付的地步,這番話聽在雲力城主耳中,就猶如一道晴天霹靂似地,讓他絕望。

    看著落淚的雲力城主,劍塵輕歎一口氣,道:“我下去幫忙吧,四階魔獸對我們威脅太大了。”說罷,劍塵縱身一躍,直接從五十米高的城牆輕靈的飛下去,身在空中,劍塵的身子竟然不可思議的猛然加速,就猶如一顆炮彈似地朝著一隻四階魔獸快速的『射』去,同一時間,銀白『色』的輕風劍也從右手中出現,整把劍身都被一層朦朦朧朧的銀白『色』劍芒包裹著,使輕風劍看上去,更加的增添了一份神秘感。

    新加入烈焰傭兵團多康正獨自應付一隻四階魔獸,他麵對的這隻四階魔獸是一隻三米長的黑『色』獵豹,動作非常的敏捷,彈跳力驚人,那一雙前爪不斷的揮舞,堅硬度足以比擬精鐵的鋒利利爪不斷的抓向多康,散發著衝天腥臭的血盆大口也不時的咬向多康,讓多康好幾次都險險受傷。

    黑『色』獵豹赤紅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多康,仿佛多康已經是他口中的獵物似地,隨即低沉的咆哮一聲,整個身子在空中殘留下一道模模糊糊的幻影,閃電般的向著多康撲去,那閃爍著冰冷寒芒的利爪割破空氣,帶著絲絲破空聲抓向多康的胸膛。

    多康眼中厲光閃爍,手中大劍帶著澎湃的聖之力毫不畏懼的向著撲來的黑『色』獵豹砍去,當巨劍和獵豹雙爪上那鋒利而又非常堅硬的利爪碰撞在一起時,竟然發出一聲鋼鐵交鳴聲,強大的力道震得多康腳步不斷的後退。

    多康這強力的一擊砍在獵豹的利爪上,竟然沒有給它帶來絲毫傷害。獵豹後足在地上猛然一彈,在多康還未控製住那不斷後退的身子時再次向著他撲去。

    多康新力未生舊力剛去,並且先前被獵豹衝擊的不斷後退的身子還未徹底的穩住,現在再也難以發出先前的那般攻擊,無奈之下隻有將巨劍橫檔在身前,擋住獵豹的雙爪攻擊。

    當獵豹的雙爪抓在多康的聖兵上時,那鋒利的利爪立即回扣,將多康的聖兵牢牢的扣住,張開那散發著衝天血腥味的血盆大口就朝著多康的腦袋咬去。

    聖兵被扣住,多康的行動力也受到了極大的阻礙,看著獵豹咬來的血盆大口,多康驟然大變,隨即腦袋立即一偏,臉頰幾乎是貼著獵豹的腦袋險之又險的躲避了過去。

    一口未咬中,獵豹口中發出一聲暴躁的低沉咆哮聲,隨即張開血盆大口繼續向著多康的腦袋咬去。

    多康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這頭獵豹出於意料的狡猾,竟然用雙爪扣住了他的聖兵限製他的行動力,此刻他已經陷入了極度被動狀態中,倘若不能脫離這樣的局麵,那他今日恐怕是在劫難逃了,而四階魔獸那天生就比人類大上許多的力氣,讓多康根本就不可能憑著蠻力掙脫獵豹扣住自己聖兵的雙爪。

    再次險之又險的躲開獵豹的襲擊之後,多康的臉上已經多出了幾道血痕,這是被獵豹最終那尖利的牙齒劃出來的,如果他躲避的在慢一步,恐怕他的整個腦袋都會被獵豹咬碎。

    “這下麻煩大了。”多康的眼中『露』出一絲絕望,現在他已經被這隻獵豹給完全的纏住,麵對獵豹無止境的攻擊,他躲避起來已經越來越困難。

    這時,一條黑『色』的足有小孩手臂粗細的尾巴突然纏上了多康的脖子,令多康的整個腦袋都無法動彈了。

    多康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眼中『露』出了絕望的神『色』,現在脖子被纏住,他已經無法移動上半身躲避獵豹的血盆大口了。

    衝天的腥臭味再次傳入多康的鼻中,在多康那絕望的眼神中,獵豹的血盆巨口正在他眼瞳中不斷的放大。

    就在多康這生死一刻之際,陡然,一道銀白『色』的光線在多康的臉頰旁邊一閃而逝,隻見這道銀白『色』的光線以閃電般的速度『射』入了獵豹的咽喉中。

    獵豹那正在迅速『逼』近的血盆大口戛然而止,巨口距離多康的腦袋也隻有一尺不到的距離,那衝天的腥臭味異常刺鼻,熏得多康根本就不敢呼吸。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多康微微一愣,當他看清眼前這柄已經深深刺入獵豹咽喉中的細長長劍時,一絲欣喜的神『色』頓時在眼中放『射』,這柄細窄的長劍他非常的熟悉,因為這把長劍,他隻在一個人的身上看見過。

    死逃生的多康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感激,轉頭盯著就站在自己身側的這名年紀頂多不過二十歲的青年,語氣激動的叫道:“團長!”在生死邊沿走了一回,這一刻,多康才忽然明白,原來活著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妙。

    雖然曾經多康也經曆過不少生死戰鬥,但是還從來沒有一次有這麼凶險的,隻差一點點,他就命損的當場了,並且還是死無全屍。

    劍塵緩緩的抽出刺入獵豹咽喉的長劍,對著多康說道:“你去援助其他的兄弟吧,一定要把我們烈焰傭兵團的損失降到最少。”

    “是,團長!”多康立即應道,隨即伸手拉開纏繞在自己脖子上的尾巴,揮劍看下黑豹的左耳收入空間腰帶中,就立即去援助烈焰傭兵團的其餘兄弟了。

    而劍塵也沒有片刻遲疑,立即超下一頭距離自己最近的四階魔獸衝去。這頭魔獸是一條足有水桶粗細的毒蛇,對付它的是六名聖師級的高手,已經有兩人受傷了,而剩下的人在這支毒蛇的攻擊下抵擋的也是越來越困難,極為的狼狽,並且從毒蛇口中不時噴出的毒『液』也讓那些聖師束手束腳,不敢沾染分毫。

    就在六名聖師被毒蛇打的隻能一味狼狽逃竄時,突然,一道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在毒蛇還未反應過來時,一柄細長的長劍就已經刺入了它的七寸之處。

    毒蛇發出一聲淒慘的嘶叫聲,隨後整個身體無力的倒了下去,劍塵的劍奇快無比,快的讓這條擁有四階魔獸的毒蛇都沒有察覺到,直接一擊致命。

    “團長!”當那六名被毒蛇打的狼狽躲避的聖師看見劍塵時,一個個眼中都『露』出驚喜的神『色』。這六人,都是新加入烈焰傭兵團的人,自然認識劍塵。

    “受傷的回去療傷,其餘的人立刻去協助其餘的兄弟,記住,先幫自己人。”丟下這句話之後,劍塵便再次向著下一隻魔獸撲去。

    戰場有了劍塵的加入,壓力可謂是減弱了很多,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劍塵就擊殺了數頭四階魔獸,幾乎都是一擊致命,在他那快的不可思議的劍麵前,在加上劍塵完全是出其不意的攻擊,竟然沒有一隻四階魔獸能在躲開劍塵的劍,甚至許多四階魔獸還未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一劍穿吼。

    隨著四階魔獸被劍塵一隻一隻的擊殺,越來越多的人被解放了出來,然後又立刻去幫助其餘的人協助抵擋四階魔獸,眾人的壓力,在無形之中也在慢慢的減弱。

    劍塵獨自一人在魔獸群中穿梭,不斷的向著四階魔獸的方向『逼』近,隨著周圍銀白『色』的劍光不斷的閃爍,凡是接近劍塵攻擊範圍的二三階魔獸,紛紛被無情的斬殺,劍塵所過之處,已經完全形成了一條由鮮血組成的道路。

    短短一炷香的時間,死在劍塵劍下的四階魔獸就達到四十餘頭,而三階二階一階魔獸更是不計其數。

    當初,劍塵的實力還處於高級聖師時,就能殺死四階魔獸,而如今他的實力已經達到大聖師,盡管隻是初級大聖師,但是實力比高級聖師卻要強上許多,擊殺四階魔獸就顯得更加的輕鬆了,幾乎毫不費力起。

    因為,劍塵的劍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這些魔獸根本就難以反映的地步,而在劍塵眼中,這群魔獸就完全是站在那不閃不避的讓他去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劍塵的劍,就是注重一個“快”字,當你的速度快的已經超出了對手反應的能力時,那在你眼中,對手就完全成為了一個活鮮鮮的靶子,等著你去打。

    “吼!”突然,一聲咆哮聲從不遠處傳來,隻見一直通體雪白,足有兩米高,四米長的巨熊突然人立而起,巨大的熊掌狠狠的向著身前的一名大聖師拍去。

    “碰!”

    盡管這名大聖師即使將手中的聖兵橫檔在身前,但是依然被這蘊含巨大力量的一掌拍的吐血倒飛出去。

    而同時,站在巨熊身邊的另一名大聖師的聖兵帶著強大的聖之力也狠狠的砍在巨熊暴『露』在外的肚皮上,不過這看似雷霆般的一擊卻隻砍斷了巨熊肚皮上的一些『毛』發,並沒有傷到它分毫,並且那強烈的反彈力震得那名大聖師退後了三步。

    巨熊仰天發出一聲咆哮聲,抬起巨大的熊掌就想要朝著另外一名大聖師拍去,然而就在這時,一道白『色』的身影有如鬼魅般的來到它身前,隨即,隻見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在巨熊還未反應過來時,一柄銀白『色』的長劍就以快若閃電般的速度刺入了它的咽喉。

    不過這隻巨熊身上的『毛』皮防禦力非常的強,長劍那鋒利的劍尖隻刺入了半隻身便失去了勁道。

    感受到輕風劍上傳來的那股強大的阻力,劍塵眼中精光一閃,暗道:“好強的防禦!”沒有片刻遲疑,一道強烈的劍氣從劍尖處爆『射』而出,將巨熊脖子上的傷口擴大一圈。

    脖子上傳來的專心疼痛終於讓巨熊發出一聲疼痛的嚎叫聲,那原本拍向那名大聖師的熊掌立即朝著劍塵拍去。

    劍塵拔出輕風劍,輕風劍上銳利的劍氣暴漲而起,在熊掌拍來之前,又是一劍刺向了巨熊脖子上剛剛造出的那道傷口。

    一陣極大的阻力再次輕風劍上傳來,不過下一刻,阻力驟然消失,輕風劍突破了巨熊『毛』皮的防禦,深深的刺入它的咽喉。

    不過,巨熊那巨大的熊掌因為慣『性』的原因,依舊保持原先的速度向著劍塵拍來。劍塵右手緊握輕風劍的劍柄,迅速的在巨熊的脖子攪動一圈,然後拔出輕風劍,閃身暴退,恰好躲過巨熊拍來的熊掌。

    劍塵沒有去管巨熊的情況如何,繼續衝向其餘的四階魔獸,他對自己的攻擊非常有信心,剛剛他那一劍貫穿巨熊的咽喉,蘊含在輕風劍上的劍氣在第一時間就將巨熊脖子內的一切器官破壞成粉碎,要害處受到如此嚴重的創傷,巨熊根本就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就在劍塵走後沒多久,巨熊那龐大的身體也終於倒地,大量的鮮血從脖子處洶湧的流淌而出,很快就匯集成一堆血水。

    那名被巨熊一掌拍出去的大聖師臉『色』蒼白的來到巨熊身前,看著倒地不起的巨熊,疑『惑』的對著另一人問道:“拉斯,這大地之熊是被你殺死的嗎?”劍塵擊殺這隻巨熊的時間極短,而這名被巨熊拍飛出去的大聖師,根本就沒看見劍塵動手。

    站在巨熊屍體前的那名大聖師滿臉都是震驚以及難以置信的神『色』,喃喃道:“真的好厲害,兩下就把這隻防禦力極強的大地之熊給殺了,難道他是一名大地聖師嗎?”

    “拉斯,你還沒告訴我呢,你是怎麼殺死這隻大地之熊的,你實在是太厲害了。”那名大聖師不依不饒的問道,滿臉的好奇。

    聞言,被稱作拉斯的那名傭兵搖了搖頭,道:“這隻大地之熊不是我殺死的,是被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高手給殺了。”說道這,拉斯的語氣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抓住那名大聖師的肩膀,道:“烈刀,你沒看見,那個人真的很厲害,他隻刺出了兩劍,那快的無與倫比的兩劍,就輕而易舉的殺死了大地之熊,大地之熊連他衣角都沒有碰到。”

    “兩劍就殺死了防禦力極強的四階魔獸大地之熊!”聞言,被稱作烈刀的大漢神『色』一驚,連忙問道:“拉斯,這個人是誰,難道是一名大地聖師嗎?”

    “我想可能是,他身穿一身白衣,我不認識它。”拉斯喃喃說道。

    聞言,烈刀下意識到向著四周看去,果然,在不遠處發現了一身白衣的劍塵,不過此刻他手中的輕風劍已經刺入了一頭四階魔獸的咽喉當中。

    “竟然是他……”

    城牆上。

    “這劍塵的實力果然很強,竟然比我意料中的還好強大不少,四階魔獸在他眼中竟然如此脆弱,輕而易舉的就將他擊殺了。”卡塔塔目光看著在魔獸群中不斷穿梭的劍塵,一臉驚歎的說道。

    “好快的劍!”很少說話的卡塔非也開口說道。

    卡塔塔微微點頭,道:“不錯,他的劍的確很快,並且還不失準頭,每一劍都非常的狠辣,全部刺向魔獸最為脆弱的咽喉,不少四階魔獸都是被他一劍擊殺,而且這麼快的劍,即便是我都要集中精神才能看清,特別是有時候竟然快的讓我都隻能捕捉到一片模模糊糊的劍影,麵對如此快的速度,那些四階魔獸如何能躲避,不過讓我想不明白的是,劍塵到底是怎麼練出來這麼快的劍法的,難道這是戰技嗎?”

    “不,我能看的出來,這並不是戰技。”卡塔非麵無表情的說道。

    “看來,這個劍塵的身份有些神秘啊,一定是出自在某個大家族的弟子,否則的話,怎可如此優秀,年紀輕輕不僅就擁有這麼強的實力,並且那一手快劍……”

    

Snap Time:2018-01-23 08:18:24  ExecTime: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