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自斷一臂(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討債(18-07-21)     

第九十八章再受重創


    第九十八章  再受重創

    “風伯伯,你跟他這麼多廢話幹什麼啊,快幫我殺了他。”站在老者身後的少女急忙說道,那一雙充滿滔天怒火的明亮大眼睛中,已經逐漸的出現了一絲淡淡的水霧,一想到自己的身體被劍塵看了個光,而且剛剛和劍塵兩人還相隔不到一尺的距離赤身『裸』體的相對,少女的心中就感到一股無可壓仰的怒火以及極度的羞憤,夾雜在其中的還有幾分委屈,這可是她從小到大以來,身子第一次被一個男孩看過,而且還是一位他不認識的陌生男孩,這對於『性』格一向保守的少女來說,簡直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哈哈,小姐,既然你風伯伯不願動手,就讓你雲伯伯來幫你教訓下這膽敢欺負你的小子吧。”正在這時,又是一道聲音憑空響起,話音未落,隻見又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老者好似憑空出現似的,突然出現在劍塵的身前,一張剛勁有力的手掌隨意的揮出,向著劍塵的胸膛打去。

    老者的實力在劍塵眼中完全是深不可測,麵對這一掌,劍塵不敢有絲毫大意,立即盡全力的向著旁邊躲閃而去,然後,就在劍塵的身子剛一動的時候,一股龐大到可怕的壓力突然出現,狠狠的壓在劍塵的身上,受到這龐大壓力的壓迫,劍塵體內的五髒六腑都在承受著萬斤的巨力,放佛上麵壓著一座大山似的,不僅讓他呼吸困難,而且就連五髒六腑似乎都要被壓碎似的。

    就在劍塵承受著這莫大壓力的同時,他丹田中那一紫一青兩『色』光點也開始忽明忽暗的閃爍了起來,不過對於自己丹田中那一紫一青兩道光點的變化,劍塵並未發覺而已。

    “雲老頭,且慢!”看著已經向劍塵動手的那名老者,被少女稱之為風伯伯的老者臉『色』微微一變,開口低喝道。

    可惜,他說話已經太遲了,那名自稱為雲伯伯的老者這看似隨意的一掌,已經已閃電般的速度準確的印在劍塵的胸膛上。

    一口鮮血夾雜著粉碎的內髒從劍塵口中狂吐而出,老者這一掌直接把劍塵的胸膛完全打的凹了進去,那雄厚的掌力不僅把劍塵胸前的骨頭真的粉碎,就連劍塵體內的五髒六腑,都被老者手掌上那渾厚的掌力震得支離破碎。

    就在劍塵被老者擊中的那一那,一紫一青兩道微弱的肉眼難辨的光芒從他胸膛一閃而逝,與老者的手掌輕輕一個接觸之後,那間消失不見,而劍塵的身體,也被狠狠的擊飛了出去。

    “咦!”老者臉『色』微微一變,輕咦一聲,目光充滿驚訝的看著到倒飛出去的劍塵,眼中『露』出一絲不敢相信以及非常詫異的神『色』。

    劍塵足足飛了三十餘米的距離才轟然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鮮血夾雜著已經碎成粉末的內髒不斷的從口中噴出,而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如紙,毫無一絲血『色』,就連神情也變得萎縮了起來。

    看著還未死去的劍塵,被少女稱之為雲伯伯的老者眼中目光閃爍不定,最後開口道:“好小子,你命可真大,居然受了我一掌而不死,罷了,今日就暫且放過你。”說吧,風老頭轉身就向著身後那名少女走去。

    “唉,希望不要惹出太大的事端出來吧。”那名站在少女身前的,被少女稱之為風伯伯的老者低聲的呢喃一聲,隨即左手一揮,那被他用兩根手指頭夾住的輕風劍頓時向著劍塵飛『射』而去,在剛觸碰到劍塵的身體時,突然消失不見。

    “小姐,我們走吧。”說著,被稱之為風伯伯的老者口中發出一聲響亮的鷹啼聲,隻見一隻體型龐大的飛行魔獸從天而降,落在兩人身前浦蒲在地。

    少女臉上的怒意依然沒有褪去,語氣有點急切的道:“風伯伯,那人還沒死呢,不行,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他。”說著,少女提劍便向著劍塵走去,顯然不想繞過劍塵偷看她洗澡一事。

    “小姐,不可胡鬧。”被稱之為風伯伯的老者立即伸手攔住了少女。

    “風伯伯!”少女不依,那絕美的麵貌上此刻盡顯委屈,眼中水霧彌漫,看那樣子,放佛隨時都要哭出來似的。

    “小姐,別再任『性』了,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繼續趕路了。”這時,另一名老者也來到少女身前,開口說道,語氣非常的平淡,說著,老者輕輕一揮手,一團強大的聖之力包裹住少女的身體,將她輕飄飄的送上飛行魔獸的背上。

    在飛行魔獸背上,少女急的直跳腳,怒視著那名把她送上飛行魔獸的老者,氣道:“雲伯伯,怎麼連你也不疼鸞兒了。”

    兩名老者互相對視了眼,眼中都『露』出一絲無奈的神『色』,隨即同時跳上飛行魔獸,頓時,狂風大作,飛行魔獸煽動著那一雙大大的翅膀向著遠方的天際飛去。

    在天空中,少女站在飛行魔獸背上望著下麵那躺在地上正在不斷的縮小的劍塵,眼中那憤恨的神『色』依然沒有消散。

    “風伯伯,雲伯伯,你們兩人這是怎麼了,你們為什麼要放過那個流氓。”少女憤憤的跺了跺腳,滿臉的委屈,而眼中的淚珠已經在滴溜溜的打轉了。

    聞言,被稱之為風伯伯的老者歎了一口氣,見多識廣的他們從少女那依舊濕潤潤的頭發上,並不難猜測出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姐,那個人不簡單啊,現在家族正麵臨著莫大的壓力,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們還是不要多豎立外敵的好,以免給家族帶來災害。”風伯伯開口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風伯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怕死起來了,那個混蛋的實力弱的可憐,怎麼可能對我們家族構成威脅。”少女氣惱的道。

    “小姐,那個人的確不簡單,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得罪的好,雖然他實力很弱,但是在他身後,一定有著一個實力強大的勢力。”說話的是先前擊傷劍塵的那名被少女稱之為雲伯伯的老者,此刻老者滿臉的嚴肅,似乎在擔心著什麼。隨即,老者緩緩的抬起那包裹在長長袖袍中的右手,隻見其手掌上,有著兩道深深的傷口,雖然血已經止住了,但是依然能看出,老者右手手掌上的這道傷口,從掌心部位到手掌背麵,已經完全被利器刺了一個對穿。

    當少女看見老者手掌上這道觸目心驚的傷口時,一張櫻桃般的***小嘴頓時張的大大的,一雙美目眨也不眨的,用難以置信的目光盯著老者受傷的手掌,驚呼道:“雲伯伯,你…你…你受傷了。”少女的語氣中充滿了驚訝以及不敢相信。

    那名風伯伯也是臉『色』一變,低沉的驚呼出聲:“雲老頭,你居然受傷了。”語氣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問道。

    雲伯伯緩緩點頭,道:“這傷口,就是那名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小子給我留下的。”

    “這怎麼可能,雲伯伯,你不是開玩笑吧,那混蛋的實力那麼弱,連我都打不過,怎麼可能傷到你。”少女頓時跳了起來,大聲的驚呼道。

    “雲老頭,你手掌的這道傷口是怎麼來的。”風伯伯沉聲說道,語氣中充滿了疑『惑』。

    雲老頭也是一臉的茫然,道;“我也不知道,當時就在我的手擊中那人身上時,我的手掌就傳來一陣巨疼,然後就受傷了,至於到底是被什麼東西所傷,我完全不知道。

    聽了這話,雲伯伯倒吸一口涼氣,喃喃道:“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從我第一眼看見他的那把聖兵時,我就已經猜測到了,他的聖兵,也與眾不同,和平常人的完全不一樣,麵似乎多了些什麼,使聖兵的威力變得更加的強大了,與他自身所擁有的實力完全不相符。”

    而站在一邊的那名少女,也被雲伯伯的那句話給驚呆了。

    “還好沒有把那小子給打死,不然的話,一旦他背後真有什麼強大的勢力,那我可是為家族招惹了一個天大的麻煩,現在隻希望那小子背後的勢力不要太強了,或者,他隻是一個得到了前人真傳的幸運小子。”

    ……

    在距離河邊不遠處,劍塵無力的躺在地麵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鮮血染得一片鮮紅,老者的那一掌,讓劍塵所受的傷非常嚴重,不僅胸前的骨頭被震的粉碎,就連體內的五髒六腑,都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幾乎盡碎,現在,劍塵除了頭腦還保持著清醒之外,身子連動都無法動一下了,這一次,可以說是他從小到大以來,所受的最為嚴重的一次傷勢,若非他因為修煉心法不凡以及從小就在用聖之力煉身使身體的素質以及生命力都遠超常人,恐怕老者這一掌,就能直接讓他斃命了。

    天地間的光明聖力瘋狂的湧動了起來,開始快速的向著劍塵聚集著,很快,劍塵就被一層濃鬱的『乳』白『色』光芒包裹在內,隨著光明聖力從全身『毛』孔不斷的湧入身體中,劍塵體內的傷勢,也在快速的好轉著。

    

Snap Time:2018-07-22 22:31:35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