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地靈宗老祖之死(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自斷一臂(18-07-21)      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討債(18-07-21)     

第八十一章別宴聽聞


    第八十一章 別宴聽聞

    等貨物停放好之後,接下來是傭兵們的自由活動時間,同時也給大家一個休整的時間,不過由於這幾天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趕路使所有人都非常的疲憊,所以大家一解散,就各自分散開來,絕大多數人連飯也顧不得吃,就找了一個酒樓就蒙頭呼呼大睡,而其中一些身上帶傷的,也趕忙著去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勢。

    劍塵束縛好自己的馬匹,目光掃視了眼四周,最後在一道身穿簡陋衣服的背後上停留了下來,而後目光謹慎的掃視了四周,最後才快步的朝著那道背影走去。

    來到那名身穿簡陋衣服的人背後,劍塵壓低聲音開口道:“木雲,你身懷戰技的事情已經被不少傭兵知道了,現在趁著這個機會,你還是趕快離開吧,否則的話,恐怕他們會做出一些對你不利的事情。”

    聽聞劍塵這話,木雲回頭看了劍塵一眼,毫不在意的笑道:“放心吧,要想得到我身上的戰技,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聞言,劍塵眉頭微微一皺,目光深深的看了木雲一眼,淡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廢話了。”說到這,劍塵語氣微微一頓,然後繼續說道:“既然已經成功的到達了風藍王國,那我也要脫離傭兵團了,後麵路程我們就不能同路了,木雲兄,一路保重。”說著,劍塵對著木雲一抱拳。雖然劍塵和木雲是初次相遇,但兩人這一路上關係也算是不錯,互相之間也算談得來,而且,木雲更是為了救自己從而暴『露』自己身懷戰技這等絕密的事情,所以,在劍塵心中,對木雲的印象還算不錯,不過這卻並不足以使劍塵把木雲納入自己的朋友行列。

    “你也保重!”木雲也抱拳回道。

    “兩位朋友這是打算走了嗎?這一路上大家都辛苦了,我們已經備有上好酒菜,不如大家一起去大吃大喝一頓吧,”正在這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從突然傳來,隻見一名身穿黑『色』勁裝的大漢一臉笑容的向著劍塵和木雲兩人走來。

    看著這名大漢,劍塵神『色』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立即拱手道:“原來是郎天團長!”這些日子,劍塵對於這三個傭兵團的人也熟悉了很多,而這名身穿黑『色』勁裝的大漢,正是郎天團長,乃是一位實力達到大聖師的高手。

    一見郎天團長,木雲也放下了手中的事,微笑的對著郎天團長拱了拱手,也算是打過招呼了。

    “兩位朋友,不知道怎麼稱呼,這次遇到蒼莽強盜團的襲擊,實乃我們的不辛,不過還好最後我們成功的擊退了蒼莽強盜團,這期間,還多虧了兩位出手相助,否則的話,我們的傷亡恐怕會更加的巨大。”郎天團長一臉溫和的笑容,看上去彷佛就像是一位充滿善意的大叔。

    “在下劍塵,郎天團長是在是太客氣了,這次能成功的擊退蒼莽強盜團,這最大的功勞還算郎天團長帶隊擊殺了對方陣營中的高手。”劍塵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輕笑的回答著。

    “鄙人木雲,劍塵兄說的不錯,這次能成功的擊退蒼莽強盜團,全靠郎天團長將對方陣營中的高手擊殺,否則的話,恐怕就連我們都沒有活命的機會。”木雲也微笑的說道。

    聽了劍塵和木雲兩人的話,郎天團長眼中閃過一絲慚愧的神『色』,不過很快被他給掩飾了下來,隨後開口道:“劍塵,木雲兩位朋友是在是太客氣了,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但我還是要代表整個郎天傭兵團的成員感謝你們,這些日子,大家都擔心會被蒼莽強盜團的人追上,都在晝夜不眠的趕路,實在是辛苦兩位了,現在我們已經備好上好的酒菜,不如我們大家都去好好的大吃大喝一頓吧,然後在好好的休息幾天,以緩解這幾天經曆的疲憊。”

    “好吧,這些天整日吃幹糧吃的我都快忘記肉是什麼味道了,正好我也打算待會去好好的大吃一頓,現在既然郎天團長已經備好了酒菜,那我倒是節約了一頓飯錢。”木雲非常爽快的就答應了下來,隨後目光看向劍塵,道:“劍塵兄,不如一起去吧,這些天整日吃幹糧,想必你也吃膩了吧。”

    聞言,劍塵微微搖了搖頭,道:“郎天團長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目前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得馬上離開,就不陪諸位兄弟一同共飲了,若有得罪之處,還請郎天團長見諒。”

    郎天團長臉上『露』出一絲遺憾的神『色』,不過劍塵話已經說到如此份上,他也不好繼續挽留,隻得拱手道:“既然劍塵兄弟有要事在身,那在下也不便延誤劍塵兄的時間,以免勿擾了要事。”、

    隨後,劍塵在和郎天團長告別之後,就直接離開了,像他這種中途中加入商隊的單個傭兵,自由是不受任何限製的,所以,劍塵是想走就走,根本就用不著跟任何人通報。

    就在劍塵走後不久,在一座酒樓的一間房間中,身穿黑『色』勁裝的郎天團長和幾名傭兵聚集在一起,低聲細語的商議著什麼。

    “卡布,你確認那個叫木雲的傭兵,身上懷有戰技。”說話的是一名坐在郎天團長身邊,身穿白『色』長衫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材中等,一頭黑『色』的長發被一根線索束縛在腦後,而在臉龐上那古銅『色』的肌膚上,有著一道異常獰猙的傷口,從那還未完全脫落的血疤可以很明顯的分辨出,這道傷口都是近期造成的。

    “是的,白飛雲團長,那個叫木雲的傭兵施展戰技的時候,場中可是有很多人都看見了的,絕對不會有假。”一名傭兵立即開口回答道。

    “是啊,白雲飛團長,郎天團長,這件事情我想隻要是我們存活下來的兄弟們,都能作證的,木雲施展的絕對是戰技,而且還是一門品階不低的戰技。”立即有人附和道。

    本來象這麼重要的事情,這些傭兵早就該上報的,隻可惜的是當時他們隨時都會遇見蒼莽強盜團的部隊追上來,自己的『性』命能否保住都不一定,所以在那種時刻,沒有人會把戰技的事情放在心上,畢竟就算你得到了戰技,若是沒有命去享受的話,那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

    而現在卻不同了,進入了風藍王國,那他們也暫時的安全了,這個時候,他們才有人把木雲身懷戰技說出來。

    雖然他們是一群傭兵,但是天元大陸上的生存環境是非常殘酷的,就算是一些傭兵,在見到讓他們都眼紅的東西之後,也會像強盜劫匪一樣的出手搶奪,類似這樣的事情,在天元大陸上已經是屢見不鮮了。

    聽了兩名傭兵所說的話,房間中的另外幾人同時皺了皺眉頭。

    身穿白『色』長衫的中年男子目光看向一身黑『色』勁裝的郎天團長,道:“郎天團長,對於這件事情你有什麼看法。”

    郎天團長皺著眉頭思索了會,然後才緩緩開口道:“我想木雲他本人也應該知道自己戰技的事情已經泄『露』出去了吧,但是讓我不明白的是,以他大聖者的實力,在得知自己身懷戰技的事情泄『露』出去之後,為什麼不選擇在第一時間逃離這,而是繼續和我們在一起,難道他就不怕我們會做打他身上戰技的注意?”

    “退一步來說,就算他相信我們,難道他就不擔心自己身懷戰技的事情從我們口中傳了出去。從而為他招來無窮無盡的麻煩,甚至為此丟掉『性』命。”郎天團長分析著,雖然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名腦袋憨厚的大漢,但是他卻一點都不笨。

    “這麼說來,那這名叫木雲的傭兵不是腦子有問題的一個白癡外,就是還有什麼依仗能讓他有恃無恐。”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男子沉『吟』著。

    聽了這話,郎天團長再次開口道:“之前我和木雲接觸過,以我看來,木雲根本就不是什麼腦子有問題的白癡,而且看起來還是一個擁有一些經驗的老傭兵,這樣的人,怎麼會犯這麼致命的錯誤。”

    “那這木雲是什麼來路,你們有誰知道嗎?”白袍中年男子繼續問道。

    “這木雲是中途中加入進來了,是和我們一同同行的,至於底細,我們也不清楚,畢竟一些單個的傭兵要想長途跋涉,幾乎都會加入一個商隊同行的,以保證路途中的順利,而對於這樣的人,我們也不好追根問題的多問什麼。”說話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穿一襲青『色』的長衫,臉『色』略微蒼白。如是劍塵在這的話,定然會一眼認出這名中年男子正是在格森王國中,同意自己跟隨商隊同行的那人。

    房間中的幾名傭兵都沉默了下來,片刻後,終於有一名傭兵忍不住開口道:“團長,我們到底做不做,若是我們成功的得到了戰技,那對我們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啊,就算我們自己不用,如果拿去賣的話,以戰技在天元大陸上的珍貴程度,一定會賣一個天價的,況且,這門戰技還是一種品階不低的戰技。”

    “團長,要不我們放手一搏吧。”又有一名傭兵開口說道,眼中躍躍欲試的光芒不斷跳動著。

    郎天團長皺了皺眉頭,不過也並未立即答應下來,而是轉頭看向坐在旁邊的白袍中年男子,開口問道:“白雲飛團長,對於這件事情,不知你有什麼辦法。”

    被稱為白雲飛團長的白袍中年男子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眼中光芒閃爍,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

    思索了良久,白雲飛團長終於是開口了,緩緩的說道:“郎天團長,想必你還記得幾天前我們和蒼莽強盜團的高手戰鬥時,最後有一名神秘強者暗中出手相助的事情吧。”白雲飛的語氣顯得沉重無比。

    聽了白雲飛團長這話,房間中幾名不知情的傭兵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前麵發生的事情,恐怕除了返回的那五人外,還沒有其他人知道,他們自然不知曉,原本這些傭兵還以為蒼莽強盜團的高手是被自己的團長以及幾名高手聯手擊殺,可現在看來,事情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聽聞這話,郎天團長微微動容,沉聲道:“當然記得,最後要不是有那名神秘強者暗中出手相助的話,恐怕我們幾人都沒命活著回來了。”

    

Snap Time:2018-07-21 14:00:35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