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四百五十四章八大傳人(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三章魂葬之威(18-04-17)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倔強的神殿(18-04-17)     

第六十五章皇宮來人(一)


    第六十五章 皇宮來人(一)

    劍塵和長陽虎兩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母親身邊,在另外兩位姑姑的陪同一起向著長陽府的議事大殿走去。

    “阿虎,你在學院中受苦了,你看看你臉上這傷痕….”

    走在路上,劍塵的大姑姑玲瓏滿臉心疼的看著長陽虎臉上的那傷痕,眼睛漸漸的濕潤了,淚珠不斷的在眼中打著轉。

    長陽虎渾然不在意的嘿嘿一笑,道:“娘,這隻是小傷而已,不礙事的,不過還好四弟救了我,不然的話,恐怕孩兒現在都無法下床走路了。”

    聽了這話,玲瓏轉頭看了眼劍塵,臉上『露』出一絲柔和的微笑,道:“翔天啊,這次可真是多謝你救了阿虎。”

    劍塵微微一笑,道:“大姑姑,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大哥有難,我去幫忙也是應該的,而且,說起來這件事情還是因我而起的,大哥隻是受到了牽連而已,隻要大姑姑不怪罪我,我已經很高興了。”

    玲瓏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翔天,你現在是越來越懂事了,比我們加阿虎要強多了。”

    “大姑姑誇獎了!”劍塵一笑,現在他能明顯的感覺出大姑姑玲瓏對自己的態度要好多了,至少不想從前那樣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臉龐了。

    “娘,你這句話就說對了,四弟的實力可厲害了,在他還不到聖者的時候,就能獨自獵殺二階魔獸了,而當四弟的實力晉級為聖者,就連我們卡加斯學院中有修煉天才之稱,並且實力已經達到高級聖者的呈明祥都不是四弟的對手,三下兩下就被四弟打翻在地,而且當時還有十幾名實力都在聖者以上的學生一起圍攻四弟,最後都被四弟輕鬆的打傷。”一說起這個,長陽虎就顯得特別的興奮,語氣激動的說道:“娘,你沒有看見當時的那個場麵,那個場麵可壯觀了,四弟以一人之力,僅僅是眨眼間,就把那十幾人打的遍體鱗傷的,那十幾名實力都在初級聖者和中級聖者的人在四弟麵前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

    聽了這話,劍塵的母親碧雲天臉上『露』出一絲高興的笑容,而看向劍塵的目光中更是充滿了慈愛。

    “哼!”

    正在這時,一聲冷哼聲從旁邊傳來,隻見劍塵的三姑姑白玉霜滿臉的寒霜,冷聲道:“厲害是厲害,但是你厲害的居然把華雲宗給得罪了,這簡直是給我們長陽府招惹大麻煩。”

    劍塵眉頭微微一鄒,他的這位三姑姑白玉霜,自從他很小的時候開始,心中就始終對他有著一股偏見。而對於白玉霜的這番話,劍塵的母親碧雲天心中也感到非常的不滿,不過由於惹事的是自己的兒子,她也感到一陣理虧,而且他本來和白玉霜的關係也不好,所以她也不好去開脫什麼,否則的話這隻會讓一個小矛盾不斷的升級。

    “算了,三妹,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為今之計是好好的想一下怎麼應付這件事情。”劍塵的二姑姑禦風燕開口調解道。

    “算了吧,三妹,畢竟翔天也是為了救阿虎才闖下這禍事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翔天。”大姑姑玲瓏也出生為劍塵辯解著。

    一見居然有兩個人在為劍塵辯解,白玉霜輕哼了一聲,頓時閉口不說話了。

    碧雲天輕歎了口氣,目光又是慈愛,又是憂愁的看著劍塵,道:“翔兒,你在卡加斯學院做出的成績我們大家都知道,為娘以你為榮,但是你做事怎麼這麼衝動啊,居然把華雲宗當代宗主兒子的手臂給砍了下來,你知不知道,你這不僅為自己招惹了大麻煩,更是把整個長陽府都給牽扯進去了。”

    劍塵臉上『露』出一絲愧疚的神『色』,道:“對不起,娘,我為家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翔天啊,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在自責了,現在咱們還是趕快去議事大殿中商量一下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吧。”二姑姑禦風燕開口道。

    隨後,一行人逐漸的加快了步伐,向著議事大殿走去。

    此刻,在一座金碧輝煌的皇宮中,格森王國的國王陛下看著手中的這封書信,眉頭緊緊的鄒在一起,良久之後,國王陛下才悠悠的歎了口氣,道:“這長陽翔天也真是太衝動了,居然犯下如此大的錯誤,把華雲宗宗主的兒子呈明祥的右臂給砍斷了,這下事情鬧大了,華雲宗,這可不是如今的長陽府所能對抗的。”

    國王陛下緩緩把書信放在桌上,喝道:“來人,傳鐵甲軍統領碧刀立刻趕來這。”

    “是,陛下!”

    國王陛下話音剛落,一名太監立即快速的跑了出去。

    很快,一名身披黑『色』鎧甲,年紀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就從外麵走了過來,中年男子相貌平平,麵『色』剛毅,一雙眼睛炯炯有神,不過最讓令人矚目的是,在中年男子的額頭上有著一道異常獰錚的傷疤,傷疤橫穿整個額頭,看上去是那麼的令人心驚肉跳。

    中年男子在距離國王陛下十步距離時才停了下來,拱手道:“陛下,不知召臣來有何事。”

    國王陛下緩緩的站起身來,拿著書桌上的書信來到那名中年男子身前,道:“你拿去看看吧!”

    聞言,身穿黑『色』鎧甲的中年男子從國王陛下手中接過書信,打開就開始看了起來,不過當他看完之後,臉『色』已經變得非常凝重了起來。

    “唉,沒想到他居然闖下了這麼大的禍。”黑甲青年人長長的歎了口氣,神『色』間『露』出一絲憂『色』。

    “年輕人總是盛氣淩人,太衝動了啊。”國王陛下歎息了一聲,道:“碧刀啊,自從二十年前你到我皇宮中加入鐵甲軍以來,這些年你是從未回去過,今日借著這次機會,你就回去看看吧。”

    “是,陛下!”鐵甲青年人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神『色』。

    國王陛下的臉上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道:“碧刀,這次你回去,一定要說服長陽府中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把長陽翔天送出去,否則的話,一旦讓華雲宗的人找上門來,那麻煩就大了,隻有把長陽翔天送出去,在加上我們在中間調解,這樣才能暫時的穩住長陽府和華雲宗之間的矛盾,現在周邊的諸國蠢蠢欲動了起來,看來他們一直沒有放下侵犯我格森王國領土的想法,在這個節骨眼上,我格森王國內絕對不允許出現半點意外,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長陽翔天天賦絕頂,潛力無限,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他或許是我格森王國這數百年來唯一的希望,所以,長陽翔天一定要保住,雖然我們不能保證他今後的成長之路是否順利,但是至少我們絕對不會讓他在我格森王國中出事。”國王陛下語氣非常的凝重。

    聽了這話,鐵甲青年臉上『露』出一絲自豪以及喜悅的神『色』,強製壓下心中那微微激動的心情,道:“陛下,碧刀明白,碧刀知道怎麼做。”

    國王陛下緩緩的點了點頭,道:“碧刀,事不宜遲,你現在立刻出發前往長陽府,以你的實力,相信一定能在天亮之前抵達長陽府的。”

    “是,陛下。”

    …….

    在長陽府的議事大殿中,長陽霸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而在他下方的兩側,分別坐著劍塵和他的幾位姑姑以及幾名長陽府中的核心人物,而在長陽霸下方的首位上,坐著的釋然是管家常伯。

    長陽霸滿滿臉的憂愁,目光複雜的看了眼坐在下方的劍塵,隨後開口道:“翔兒在學院中發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華雲宗當代宗主之子的手臂被翔兒斬斷了,華雲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不知道你們可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聽了這話,眾人都沉默不語,華雲宗在格森王國中是除了皇室之外的第一大勢力,宗派的實力就連皇室都感到非常的忌憚,根本就不是如今的長陽府所能招架的,而呈明祥貴為華雲宗當代宗主唯一的兒子,而且從小又天賦過人,此刻被劍塵一件斬斷了右臂,那對他今後的路途以及成就也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劍塵已經完全毀了呈明祥了。對於這件事情,在坐所有人心中都非常清楚,華雲宗是絕對不會這麼算了的。

    眾人在沉默了會後,終於有一名年紀六旬的老者開口說道:“如今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請一位光明聖師使呈明祥斷肢重生,不過隻有七階的光明聖師才擁有斷肢重生的實力,這根本就不是我們請的動的,而且七階光明聖師在天元大陸上非常的稀少,個個都居無定所,要想尋找起來也是難如登天,所以這使呈明祥手臂複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哎,說的不錯,依我看啊,這是目前為止唯一能平息華雲宗怒火的方法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就算皇室願意站在我們這邊全力幫助我們,但我看華雲宗也絕對不會罷休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四少爺是難以保住了。”一名中年男子開口分析道。

    在坐的幾名中年男子以及老者在長陽府中都是位高權重之輩,他們早就聽說了劍塵在學院中的表現,而在他們心中,已經隱隱的把長陽府未來的希望寄托在劍塵的身上了,所以現在劍塵雖然為長陽府招惹了一個大麻煩,但是卻沒有一人去怪罪他,所有人都在想方設法的保住他,另外,還有就是如今劍塵和格森王國中的格蘭公主定親了,若是這門親事促成,那長陽府日後在格森王國中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若是老祖在就好了。”一名老者發出一聲無奈的感歎聲。

    聞言,常伯眼睛微微一亮,歎氣道:“是啊,若是主人還在的話,我們大家也不用聚集在一起為這件事情開會討論了,可惜,主人外出已經幾十年了無音訊了,也不知道失敗了沒有。”

    聽了這話,大殿中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劍塵心中微微一動,在長陽府中十幾年,雖然他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老祖以及常伯主人這類的話題,但是心思縝密的他卻從這些話中推斷出了一些事情,心中已經清楚,眾人口中的老祖以及常伯口中的主人應該是同一個人,而且這個人不僅實力強大無比,可以無懼擁有兩大強者的華雲宗,而且這個人更是自己的先輩。

    這個問題並沒有在劍塵腦中盤旋多久,很快就被劍塵拋開了,看了看大殿中安靜的眾人,劍塵微微遲疑了會,突然開口道:“爹,不如叫常伯用飛行魔獸把我送出去吧,隻要我人不再長陽府中,相信就算華雲宗的人真的來了,也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

    “不可!”

    “不行!”

    劍塵話音剛落,碧雲天和長陽霸兩人的聲音便同時響起。

    碧雲天雙手緊緊的抓住劍塵的手,眼中漸漸的出現了一些水霧,最後快速的集成淚水奪眶而出,用哭泣的聲音說道:“翔兒,別說傻話了,天元大陸上非常的凶險,遠遠不是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從來沒有去見識外麵的世界,根本就不知道外麵世界的生存法則,而且實力又低,娘是絕對不會讓你去做傻事的。”

    

Snap Time:2018-04-21 21:37:26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