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十章器重


    第十章 器重(本章免費)

    長陽克雙手緊緊的握住斧頭,一臉警惕的看著劍塵,由於有了剛才那次教訓,他心中再也不敢小看劍塵了,所以這次特別的謹慎。

    劍塵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而看見長陽克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種長陽克還看不懂的戲謔,道:“三哥,可以開始進攻了嗎?”

    長陽克緊了緊手中的斧頭,這一次他把體內的聖之力都調動了起來,隨即再次向著劍塵衝去,速度明顯要比之前快上了很多。

    劍塵隨意的揮了揮手中這根已經隻剩下半米長短的樹枝,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奇妙的感覺,仿佛自己的神與這根樹枝有著一絲非常隱晦的聯係似地,同時在劍塵的腦中,不由的浮現出自己前世中在即將死亡時,才領悟的以神禦劍境界神通,最後手中寶劍在他“神”的控製下,飛躍百米距離刺穿獨孤求敗喉嚨的一幕。

    想到這,劍塵意念一動,下意思的控製著手中的樹枝向著長陽克刺去。

    “嗖!”

    念頭剛起,被劍塵拿在手中的樹枝仿佛活過來了一樣,自主的從劍塵手中飛出,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長陽克刺去,而整個樹枝隱隱被一團淡淡的白『色』光芒包裹著,絲絲強烈而充滿銳利之氣的劍氣從中散發而出,樹枝的速度非常快,猶如閃電般的迅速,隻見光芒一閃,就已經抵達了長陽克的胸前了。

    感受到樹枝飛行的速度以及樹枝上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劍氣,劍塵大驚失『色』,立即控製著樹枝停了下來,以這根樹枝刺出的速度以及樹枝上突然出現的劍氣,他毫不懷疑,這根樹枝絕對能輕易的刺穿長陽克的身體,就算繞行不死而要身受重傷,一旦釀成這樣的後果,那劍塵也闖下大禍了。

    樹枝在剛剛抵達長陽克的胸口時,終於停了下來,盡管如此,但樹枝的前端也刺入了長陽克的胸膛中,不過還好的是刺入的並不深,隻是刺入了皮而已,若是劍塵反應再慢一點,那長陽克的身體就將被這根樹枝洞穿了,到那時後果將是不堪設想的。

    劍塵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他的神和樹枝有著一絲非常隱晦的聯係,通過樹枝的感應,劍塵明白樹枝隻是刺破了長陽克的一點皮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這才使劍塵心放鬆了不少。

    胸口上傳來的劇痛讓長陽克那張白白胖胖的小臉蛋不禁白了白,當他低頭看見胸口上的血跡時,臉『色』突然一變,隨即“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眼中的淚水猶如噴泉似地源源不斷的滾落而出。

    “血…血…流血了,哇…四弟….你….你打我,嗚嗚….娘…娘…..我要告訴娘去…娘….四弟打我….”這一刻,長陽克仿佛變成了一個愛哭鬧的淘氣小孩子,一把扔掉手中的木質斧頭,大哭的向著花園外跑去。畢竟,如今長陽克隻是一個還不到十歲,並且還是在溫室中成長的小孩子而已。

    看著逐漸消失在視線中的長陽克,劍塵無奈的搖了搖頭,向著自己的住處走去,他心中明白,接下來,恐怕自己要受到嚴厲的批評了。

    …….

    “什麼,常伯,你不會在跟我開玩笑吧。”在一件書房中,長陽府的家主長陽霸猛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站在對麵的一名老者,語氣驚訝的說道。

    那名老者正是長陽府的管家,常伯。

    常伯肯定的點了點頭,臉『色』嚴肅的說道:“家主,本來這件事情我也不相信的,但是廚房中有好幾十個人都看到清清楚楚,四少爺的確把一名廚房幹活的夥計打的受傷了,而且最後更把這名體重足有一百多斤夥計給舉了起來,足足扔了五米遠的距離,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名夥計本身就是一名擁有三層聖之力的實力。”

    聽了這話,長陽霸眼中那驚訝的神『色』更濃了,隱隱的還帶著幾分不可置信。

    常伯看了看長陽霸,微微猶豫了會,再次開口道:“家主,剛剛我又收到消息,四少爺在花園中和三少爺進行比武的時候,僅用一根樹枝就把三少爺打的受傷了。”

    “什麼,翔兒和克兒進行比武,翔兒居然把克兒打傷了。”長陽霸的語氣中再次充滿了驚訝。

    “是的,家主,而且四少爺用的還隻是一根樹枝,而三少爺用的是一把木質的斧頭。”常伯補充道。

    “這怎麼可能!”長陽霸再次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道:“翔兒根本就無法修煉聖之力,而反觀克兒,克兒不僅年齡比翔兒大上三歲,而且聖之力也達到了第三層,再加上這段時間天天都在練武,怎麼可能被不會武功的翔兒打敗。”

    這時,常伯手中突然出現一根半米長的樹枝,道:“家主,四少爺就是用這根樹枝打敗三少爺的。”

    長陽霸借過常伯遞過來的這根比小手指還要細上幾分的樹枝,而在樹枝的另一頭,還沾有點點鮮血。

    當長陽霸的目光落在樹枝間斷處的那點已經幹枯的血『液』上時,臉『色』突然變得凝重了起來,道:“常伯,克兒沒事吧。”

    “三少爺沒事,隻是剛破了點皮而已。”常伯回答道。

    長陽霸微微點頭,臉『色』這才好看了點,接著把這根樹枝拿在手仔細的看了好幾遍,而眼中的神『色』也越來越疑『惑』了,最後忍不住的開口道:“常伯,這隻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樹枝,而且尖端處也極為的平整,以翔兒的力量,用這根樹枝因該不可能傷到克兒吧。”

    聽了這話,常伯微微點頭,而眼中卻逐漸『露』出一絲精芒,道:“家主,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四少爺或許並不是一個無法修煉聖之力的廢人,而看四少爺今日的表現,或許四少爺早已經修煉出聖之力了,而且至少還是第四層強度的聖之力,否則的話,四少爺也不可能打敗擁有三層聖之力的丘二了。”

    聞言,長陽霸臉『色』微微一喜,而眼中也逐漸的出現一絲激動的神『色』,對於這個從小就天賦過人,卻偏偏無法修煉的四兒子,這一直是長陽霸心中最大的遺憾。

    “常伯,你的意思是說翔兒不僅能修煉聖之力,而且還是一個修煉天才。”長陽霸的語氣略微顫抖,充滿了激動之情。七歲就達到聖之力第四層,這放在天元大陸上,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天才。畢竟正常情況下,一般都要歲的左右年齡才能達到聖之力第四層。

    常伯微微點頭,道:“四少爺我是看著他長大的,他那過人的天賦,我是看的清清楚楚,對於四少爺,我心中一直抱著很大的期望,隱隱的感覺在不久的將來,四少爺的成就一定能超越我。”

    聽到常伯後麵的那句話,長陽霸身子忍不住的輕微一顫,眼中『露』出不敢相信以及狂喜的神『色』。

    常伯繼續說道:“而當初在得知四少爺是一個無法修煉聖之力的廢人時,我也感到非常的奇怪,總是感覺,這似乎有點不對勁,不過卻始終不明白具體是哪出的問題,直到今日,從四少爺所做出的兩件事情來看,我才肯定了我之前的猜測是正確是,四少爺並非無法修煉聖之力的人,反而還是一位修煉天才。”

    長陽霸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平複一下自己那激動的心情,正要說什麼時,突然一名家丁的跑了進來,對著長陽霸語氣恭敬的說道:“家主,三少爺受傷了,三夫人請家主過去一趟。”

    “知道了,你退下吧。”長陽霸揮了揮手,語氣平淡的說道。

    “是!”家丁恭恭敬敬的應了一聲,慢慢的退了出去。

    長陽霸目光看向管家常伯,淡笑道:“常伯,不如我們一起過去看看吧,順便也去關心一下翔兒,這段時間的確冷落翔兒了。”說道這,長陽霸微微一頓,語氣嚴肅的道:“常伯,那兩個欺負翔兒的廚房夥計,還麻煩你把他們趕出我長陽府,哼,兩個下人,居然也欺負到我長陽霸的兒子身上來的。”

    常伯微微一笑,道:“家主,那兩個人我已經把他們趕出府中了,盡管其中一人是大夫人玲瓏介紹過來的,另一人是府中護衛隊隊長丘陵的弟弟,但既然敢主動欺負到四少爺的頭上,那他們也沒必要繼續留在府中了,否則的話,我長陽府的臉麵何在。”

    ……

    在一間寬大而裝飾的非常豪華的房間中,被劍塵打傷的長陽克正躺在床上,臉『色』略微有點蒼白,而在胸口上的傷口已經被細心的包紮著。

    而在床頭上,長陽克的母親禦風燕滿臉心痛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不遠處,劍塵和自己的母親碧雲天,以及大姑姑玲瓏,二姑姑白玉霜,二姐長陽明月都站在房間中。

    禦風燕回過頭來,一臉怒容的瞪著碧雲天,語氣有點陰沉的道:“四妹,你的這個寶貝兒子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居然用凶器把克兒打傷,還好我克兒福大命大,傷的並不嚴重,否則的話,還真不知道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聽了這話,劍塵皺了皺眉頭,不服氣的說道:“這可怪不得我,是三哥主動叫我去和他比武的,而且雙方打鬥受些輕傷是在所難免的,還有我用的也並不是凶器,隻是一根樹枝而已,要怪的話,那就隻能怪三哥學藝不精了。”

    禦風燕被劍塵這句話給氣的臉『色』鐵青,可偏偏劍塵的這句話又說的很有道理,讓禦風燕找不到話說。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幾歲的小孩子給難住了,禦風燕心中就升起一股無名的怒火,特別是劍塵最後的那句“要怪就隻能怪三哥學藝不精”這句話,讓禦風燕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不是挑明了說自己的兒子還不如一個無法修煉聖之力的廢人嗎。

    見禦風燕居然被一名幾歲的小孩子給氣成這樣,碧雲天和劍塵的二姑姑心中都感到一陣好笑,隻有大姑姑玲瓏麵無表情。

    

Snap Time:2018-01-22 14:37:11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