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始境(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風波(18-01-21)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拍賣神器(18-01-21)     

第二章長陽翔天


    第二章 長陽翔天(本章免費)

    突然,劍塵手中的長劍脫離了劍塵的控製,這一刻這把長劍仿佛變成了擁有靈『性』的仙劍似地,居然自作的化為一道光芒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百米之外的獨孤求敗『射』去。

    長劍的速度非常快,快的不可思議,在獨孤求敗剛反應過來時,長劍就已經抵達獨孤求敗的咽喉了,然後帶著強烈無比的劍氣,在獨孤求敗那驚駭的目光中,直接從他咽喉上一穿而過,之後,長劍在一層蒙蒙的白『色』劍門環繞之下,在空中繞了一個大圈子,自動的飛回了劍塵的手中。

    獨孤求敗的喉嚨上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盡管劍塵手中的長劍非常的薄,但是劍身周圍的劍芒依然讓獨孤求敗喉嚨處的傷口擴大至拳頭大小。

    獨孤求敗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已經重新返回劍塵手中的長劍,滿臉的不敢相信,仿佛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似的,他微微張了張嘴巴,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惜他的咽喉已經被刺穿,已經無法開口說話了,最後帶著滿臉的不甘和驚駭,緩緩的倒了下去。

    劍塵手握長劍,默默的看著比自己先一步倒下去的獨孤求敗,心中暗暗的歎了口氣,沒想到在這最後的時刻,他居然再次突破,達到了以神禦劍的境界,不過此時,他已經離死不遠了。

    暗暗的歎息一聲,劍塵眼中的神『色』逐漸的變得暗淡了起來,盡管實力再次突破,但依難逃一死,畢竟,他的心髒已經被獨孤求敗一劍刺穿了。

    隨後,劍塵也步入了獨孤求敗的後塵,身子緩緩的倒了下去。

    就在劍塵剛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和獨孤求敗分別所站立的那兩座劍型的山峰突然發出一聲驚天巨響,整座山峰都爆裂了開來,無數的碎石紛紛朝著四周激『射』而去,隨即漫天的紫青兩『色』的光芒充滿天空,照耀天地,這一刻,整片天空都被紫青兩『色』光芒給填滿了,可惜,劍塵和獨孤求敗已經無法知曉隨後發生的事情了......

    ……

    在一個寬大而豪華的府邸內,一間裝飾的金碧輝煌的房子,此刻正有一大群人聚集在一個房門前,而當先一人是一名青年男子,在房門前走來走去,臉上有著說不出的焦急和幾分擔心的神『色』,青年男子年紀約三十歲左右,相貌堂堂,盡管已近接近中年,但依然掩飾不了臉上那年親時的帥氣,隻見他身穿一襲繡著金絲邊的白『色』長袍,身上具備著一股屬於上位者的氣息,滿臉的剛毅,一雙眉頭此刻已經緊緊的皺成了一團。

    而在距離房門三米距離之外,一群大約有三十多人的隊伍也滿臉憂慮的站在那,其中有老有少,年紀大的看起來已經足足有六七十歲了,滿頭白發,臉上布滿了皺紋,盡管如此,但那一雙眼睛卻閃爍著讓人驚顫的神光,從他們眼中的神光來看,甚至會以為他們根本就不像是一位年邁的老人,而是一位身材健壯,龍精虎猛的中年男子。其餘的大部分都是年紀在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個個氣宇軒昂,目『露』精光,一看就知道都是不凡之人。

    而在他們對麵的房間,不斷的傳來一名女子夾著著痛苦的呻『吟』聲。

    “夫人,用力,用力,馬上就要出來了,馬上就要出來了…..”一道有點急切的聲音緊接著響起,聲音略顯得蒼老,一聽就知道聲音的主人年紀已經不低了,而且還是女『性』。

    房門外,那名在房門前焦急的走來走去的中年男子猛然停了下來,急切的道:“唉….這都整整一天一夜了,雲兒怎麼還沒有生出來啊,如果在這麼拖下去,恐怕對雲兒也會造成不利的現象啊。”青年男子的聲音中充滿了憂慮,顯得擔心不已。

    “家主,你放心吧,雲夫人一定會沒事的,你可別忘了雲夫人可是一名光明聖師。”一名饅頭白發,臉上布滿皺紋的老者勸解的道,語氣中雖然充滿了自信,但是神『色』間依然掩飾不那抹擔心的神『色』。

    “唉…..”身穿白『色』長袍,身上具備著一股上位者氣質的青年男子再次重重的歎了口氣,臉上那絲焦急夾雜著憂慮的神『色』依然未減分毫。

    隨後一群人又在房門外等候了兩個多時辰,終於,一道興奮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了出來:“家主,家主,雲夫人生了,雲夫人生了,母子平安,是一個男孩。”聲音中充滿了激動。

    聞聲,在房門外焦急等候的青年男子臉上那憂慮的神『色』終於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興奮和激動,接著什麼話也沒說,直接推開房門一個閃身就消失不見,速度當真快的不可思議,絕對不是一名平凡之人所具備的能力。

    青年男子瞬間便來到房間內的一張大床前,坐在床邊,滿臉關切的注視著躺在床上的『婦』女,道:“雲兒,怎麼樣,你沒事吧!”聲音輕柔,充滿了關切之意。

    躺在床上的是一名年紀約二十多歲的妙齡女子,相貌美豔,傾國傾城,簡直是天姿國『色』,一張美豔的臉龐上已經是香汗淋淋,臉『色』略微發白,一臉的疲憊之『色』。

    女子用疲憊的眼神望著青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夫君大人,我沒事,還是讓我看看我們的孩子吧。”

    “好!好!好!雲兒沒事就好。”青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高興的笑容,隨即轉頭看向旁邊正抱著孩子的接生婆,剛要說話時,卻見接生婆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一臉奇怪的盯著正被他抱在懷中的那名嬰兒,雙手不停的擺弄著,嘴還不停的嘀咕道:“哭啊,哭啊,你這孩子,怎麼不哭啊,奇怪了,我接生這麼久,在我手上出生的孩子沒有上千,但也有幾百個吧,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剛一出生居然不哭的孩子。”

    而這時候,外麵的一群人也不分先後的進入了房間,一個個臉上都掛著笑容,紛紛對著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道喜。

    中年男子臉上掛著高興的笑容,對著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柔聲說道:“雲兒,你先躺一會,我去把孩子抱過來。”隨後,青年男子起身來到那名接生婆身前,道:“怎麼回事,難道這孩子有什麼問題不成。”青年男子的語氣微沉,一些孩子剛出生就會帶上天生的急症,這是很常見的事情,而且發生的次數還並不少,他還真怕自己的孩子身上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聞聲,那名接生婆一臉的苦相,目光看著青年男子,語氣恭敬的道:“家主大人,小少爺有沒有什麼問題我不知道,但是根據我這幾十年接生的經驗來看,每一個孩子剛一出生都會大哭的,可是貴少爺的情況就有點不同了,你看,他剛一出生居然沒有發出半點哭聲,這件事情非常的奇怪啊。”

    聞言,青年男子皺了皺眉頭,目光看向被接生婆抱在手中的嬰孩,隻見嬰孩一雙明亮而沒有絲毫雜質的大眼睛正四處的轉來轉去的,一會盯著這看,一會盯著那看,非常的可愛,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他卻沒有看出來,在嬰孩那明亮沒有絲毫雜質的眼底深處,卻帶著深深的震撼和不敢相信。

    隨後,青年男子一手放在嬰孩的身上,隻見手掌上突然出現了一層蒙蒙的土黃『色』光芒。

    見青年男子的動作,接生婆臉上的神『色』也變得有點不安了起來,她隻是一個小小的接生婆,是屬於生活在最底層的人物,她還真怕懷中的嬰孩有什麼問題呢,否則的話,青年男子怪罪下來,那後果可不是她能擔當的起的,盡管這件事情和她無關,可她卻沒有絲毫辯解的能力。

    青年男子很快就收回了手,心中那提著的心終於是放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高興的笑容,道:“孩子一切都安好,根本就沒有任何問題。”說著,青年人就從接生婆手中抱過嬰孩。

    聽了這話,接生婆頓時鬆了一口氣,那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臉上也『露』出一絲高興的笑容,道:“家主大人說的是,或許這是代表著小少爺的不凡之處吧,將來小少爺一定會成為一名絕世強者的。”

    青年男子聽了接生婆的這句話之後,盡管知道這一切都非常的渺茫,但是依然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道:“好,好,好,但願如此吧,來人,打賞洪媽媽一百金幣。”

    聞言,接生婆麵『色』大喜,頓時語氣激動的道:“多謝家主賞賜,多謝家主賞賜!”

    青年人抱著嬰兒來到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身前,一臉高興的道:“雲兒,你看,這是我們的孩子,長得多可愛啊。”

    被稱為雲兒的女子伸手抱住嬰兒,親昵的在嬰兒的臉上親了一口,滿臉幸福的道:“夫君,既然孩子是個男孩,那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給孩子取名為長陽翔天吧。”

    青年人大笑道:“不錯,現在我正式給孩子取名而長陽翔天,來人,邀請洛爾城中各方貴客,明日我在我長陽府大擺宴席,好好慶祝一番……”

    轉眼間,時間就已經過去一年了,在一座大庭院的小湖前,一名身高不足一米的小男孩正呆呆的站在那,雙眼有點出神的盯著小湖正中央的那座假山,小男孩身穿一身華麗的衣衫,臉上的神『色』非常複雜,如此神『色』出現在一名年紀一看就不足三歲的小男孩身上,顯得相當的另類。

    這名小男孩正是長陽翔天,此刻,在長陽翔天的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畫麵,猶如在放電影似地緩緩的晃過,那是在一片連綿無盡的山脈,兩座劍型的山峰上,一名年紀不過二十來歲,長的非常英俊的青年正手持長劍,與百年前便縱橫江湖無敵手的絕世高手獨孤求敗的激烈戰鬥,最後在即將死亡之時,實力再次突破,達到了“以神禦劍”的境界,把獨孤求敗一劍穿喉,使兩人最終都同歸於盡。

    

Snap Time:2018-01-22 00:53:55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