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一十六章整頓家族(二)(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五章整頓家族(一)(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強行奪取(18-07-07)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強行奪取


    山護法呼吸粗重,目光炙熱,渾身血液都在沸騰,幽冥之水即便是對太始境強者都有妙用,對他這樣的無極始境修為來說,效果則更加巨大,對他的吸引力是致命的,哪怕是出現一滴,都可以讓他用性命去爭奪,更何況是三滴。

    “這劍塵也不知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擁有八滴幽冥之水。在當今的天元家族中,除了冥前輩和許前輩,就屬我的實力最強,我隻取其中三滴,並不算過分。”山護法無法保持平靜,他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拳緊握,暗暗咬牙:“就算得不到三滴,隻取兩滴也是可以的,兩滴幽冥之水,我必須要拿到兩滴幽冥之水,當然,如果能拿到三滴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隻是可惜,這是在天元家族,有冥前輩和許前輩這兩位混元境坐鎮,否則的話,若是換在別處,這八滴幽冥之水全部都是我的,一滴也別想逃掉。”山護法心中暗暗想到,他的野心很大,但依然保持著最後一分理智,不敢亂來。

    “不錯,我需要三滴幽冥之水,有了三滴幽冥之水,我將很突破到無極境九重天境界,甚至是混元境。家主,你仔細想想,僅僅需要三滴幽冥之水,就可以讓天元家族多出一名混元境強者,一名混元境強者對天元家族意味著什麼,我想家主心中因該非常清楚。”山護法說道,語氣激動而急切。

    “山護法,你可知幽冥之水的價值?”劍塵依舊是一臉戲謔的神態。

    “自然知曉。”山護法說道,他滿腦子都是幽冥之水,整個心神都被幽冥之水給吸引,失去了正常的判斷,並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實際上,此刻匯集在這的始境強者中,已經有半數的人察覺到不對勁,從劍塵此刻的神態與表情上看,怎麼看都像是一幅玩弄人的摸樣。

    不少人都擺出一幅看好戲的姿態,這山護法,可是一位無極境八重天的強者啊,整個天元家族,除了冥邪和許然,再無人能壓的了他,不知劍塵要如何處理與對待。

    這時,劍塵說話了:“山護法,你既然知道幽冥之水的價值,那你覺得以你不過無極境八重天的修為,值這三滴幽冥之水嗎?”劍塵輕描淡寫的姿態,提起無極境八重天的修為時,完全是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他帶給所有人的感覺,就仿佛是無極境八重天,真的不算什麼似得。

    匯集在議事大殿內的所有始境強者,這一刻皆是目光一凝,一個個目光注視著劍塵,山護法好歹也是一位無極境八重天的強者啊,不少人都認為劍塵即便是對山護法有再多的不滿,但這般毫不留情的諷刺,確實是有些欠妥,甚至是有些過了。

    而滿心炙熱,對幽冥之水渴望不已的山護法,也是神情一滯,似沒有反應過來,他好歹也是無極境八重天強者,天元家族內所有護法當中的第一人,自認為身份尊貴,地位很高,怎麼也不會想到劍塵竟然會以這樣的態度來對待他。

    頃刻間,議事大殿內寂靜的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山護法足足楞了好幾個呼吸的時間,方才反應過來,頓時勃然大怒,目光淩厲的盯著劍塵,強大的氣勢破體而出,肆無忌憚,厲聲喝道:“劍塵,你這是什麼意思?莫非你真以為自己是一家之主,就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可以目中無人了?哼,真是豈有此理,竟敢以這種態度來對待我們,鳴公子何在,我要向鳴公子提議,剝奪你一家之主的身份。”

    “這天元家族真正的主人,可是鳴公子,而不是你,否則的話,你以為憑你的能力,能讓我們這麼多始境加入天元家族?”山護法說的錚錚有力,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他同樣也不留絲毫情麵,大放厥詞,直接無視劍塵的家主身份。

    山護法最後那段話,讓不少始境強者都是暗自點頭,他們之所以加入天元家族,正是因為鳴東的原因。盡管他們當中還沒有人知道鳴東的真正身份,可能讓一位混元境巔峰的強者貼身保護,並且讓雲州上兩大聯盟都不敢得罪,僅此兩點,就說明鳴東的背景大的嚇人。

    對於這樣一個無人敢招惹,沒有強大對手的家族,自然是許多始境強者眼中可以安心修煉的不二良地,甚至是當成了可以果腹的肥羊。

    因為加入這樣的家族勢力,不僅不需要你四處拚命,並且每年還能獲得大量的俸祿和修煉資源,何樂不為呢。

    因此,在許多始境強者眼中,真正認可的人隻有鳴東,隻有鳴東才能得他們進行發號司令,至於所謂的一家之主,還真沒有被他們放在眼中。

    劍塵神色沒有絲毫變化,道:“天元家族的主人是誰與你沒有任何關係,不過從現在開始,你將不再是我們天元家族的護法,我以家主的身份,將你逐出天元家族。惜雨,此人在我們天元家族中,可曾索取過超出他理應獲得的酬勞。”

    惜雨站了起來,她目光看向山護法,美目中光芒閃閃,猶豫的說道:“山護法在我們天元家族總共呆了十五年時間,按照俸祿約定,實際上他已經收取了超出五十年的俸祿,並且還有三顆神品三級的天材地寶烈焰果。”

    ”超出的那些俸祿,是山護法提前預支的,也算是……借的。”惜雨補充。

    劍塵目光盯著山護法,冷聲道:“借的那些俸祿,現在歸還,那三顆烈焰果,現在也歸還,然後你自行離去。”

    劍塵話音一落,全場一片嘩然,這一刻,比說是那些始境護法,即便是坐在最後麵的一眾元老,也是被驚得目瞪口呆。

    堂堂一位無極境八重天的強者,劍塵竟然要將他趕走?並且還不留絲毫餘地的讓對方歸還所欠下的所有財富?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劍塵,你太放肆了,看來,我是因該替鳴公子好好的讓你清醒一下,讓你明白自己在天元家族內究竟算個什麼。”山護法臉色鐵青,怒不可言,他一聲大喝,身上氣勢攀升,閃電般朝著劍塵飛掠而去,擺出一副想要教訓劍塵的姿態。

    可實際上,他的目光卻是盯著劍塵身前,那仍沒有收回去的八滴幽冥之泉,目光中炙熱無比。

    “幽冥之泉,我誌在必得,本來我不好強行出手,可你既然主動挑釁我,那就讓我有了出手的理由,就算到時候鳴公子追究,我也站得住腳,不過八滴幽冥之泉,我也不能全部取走,以免引得鳴公子不喜。”山護法心中暗道,他表麵看暴怒無比,實際上還沒有失去理智,直到該如何取舍。

    他的目光鎖定了三滴幽冥之水。

    

Snap Time:2018-07-20 01:37:16  ExecTime:0.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