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四十二章奪取獸魂(18-08-17)      第兩千五百四十一章突生變故(18-08-17)      第兩千五百四十章劍道強者(18-08-17)     

第兩千四百零九章月神殿的人?


    虛空裂縫內,殘破的還真塔已經縮小到拳頭大小,正以曲線全速前進,無論是遇到多麼強大的能量亂流,多麼可怕的時間漩渦,還真塔都是毫不避讓,化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從中穿梭。

    且,它更是哪危險,就專門往哪鑽。

    在這片連始境強者都要謹慎行事的混亂空間之中,還真塔是真正的肆無忌憚,橫衝直撞,如一頭蠻牛似得,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它。

    虛空裂縫內法則不全,五行顛倒,陰陽錯亂,毫無半點次序可言,身在其中,完全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劍塵和凱亞也不知逃了多長時間,穿過了多少危機四伏的絕地,可繚繞在劍塵心中的危機之感,卻是始終存在。

    這讓劍塵明白,自己並沒有甩掉後方追擊的頂尖強者,反而雙方的距離,還在一點一點的拉近。

    “走,我們出去!”

    劍塵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當機立斷,立即出了還真塔,手持九星天道劍,在萬千星光籠罩之下,全力一擊斬在虛空之中。

    頓時,他身前的虛空在劇烈扭曲之下,被撕裂出一道裂縫,強大的能量波動,帶著漫天劍氣擴散而出,肆虐八方。

    一時間,這片本就不平靜的虛空,受此幹擾,立即是變得更加混亂了起來,眾多能量亂流四處亂竄,帶著讓始境強者都要為之色變的恐怖威力打在了劍塵身上。

    然而,劍塵僅僅是身軀晃動了幾下,這些威力驚人,哪怕是讓始境強者都要暫避鋒芒的能量亂流,沒有給劍塵帶來一丁點傷勢。

    第十四層混沌之體,賜予了劍塵難以想象的防禦力,這些能量亂流盡管很強,哪怕是一些始境強者都能重創,但依然還沒有達到能夠破掉劍塵混沌之體的程度。

    劍塵毫不在意這些擊中自己的能量亂流,他一手抓著拳頭大小的還真塔,沒有片刻遲疑,一個閃身便跨入了裂縫之中,再次回到聖界。

    隨後,他再次拿出小型虛空飛船,用虛空飛船繼續趕路。而凱亞也從還真塔內走了出來,和劍塵一同站在小型虛空飛船中,時刻感應著後方追擊的強者。

    “後麵那人,估計很就會追上來,他有秘法能夠找到我的位置,根本就甩不掉。為今之計,隻有盡的找到一座跨洲級傳送陣,盡趕到聖州。”劍塵沉聲說道,然後立即拿出星空圖,尋找最近的跨洲級傳送陣。

    這星空圖,清晰的標記著聖界四十九大洲,八十一大星的位置,以及浩瀚星空中,一些被強大星空猛獸盤踞的星域。雖然並不全麵,但對劍塵來說,就如同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距離我們最近的地方,竟然是星耀州,隻是距離更近了一些。”劍塵很就找到了自己的方位,立即調整方向,以一條直線全速前進。

    寧靜的時間很短暫,在他們平靜的趕了三天的路之後,凱亞再次預警,而劍塵也是心生警兆,明白那名強者,又鎖定了他們的位置。

    他立即故技重施,再一次遁入虛空裂縫,和凱亞躲入還真塔內,以還真塔在麵穿行。

    “這劍塵,還真是一條小泥鰍,滑的很。”片刻後,海山老人的身影出現在劍塵消失的方向,他盯著劍塵消失的那片虛空,發出咬牙切齒的聲音。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他一路收斂氣息,刻意隱藏自己的行蹤,劍塵是如何知道他在後方追擊?

    “可惜,老夫神識無法鎖定你,否則的話,就憑你的實力,休想在老夫眼皮子底下逃這麼長時間。”海山老人恨恨的說道,雖然他是太始境強者,神識無比強大,但劍塵與他之間,始終保持著超過他神識籠罩範圍的距離。

    並且,凡是與推衍相關的秘術,在劍塵身上都將失去效果,令得他不依靠自己的天賦秘法,根本就無法尋到劍塵的蹤跡。

    可當他通過天賦秘法,趕到劍塵所在的位置時,劍塵卻早已換了方向離去。他若是繼續以直線追擊,那極有可能會與劍塵偏移路線,從而使得他與劍塵之間的距離,被不斷的拉大。

    因此,他每隔一段時間,就不得不停下來,重新感應劍塵的位置。

    如此一來,就使得他這位太始境的頂尖強者,在這片浩瀚的星空中追擊僅有無極始境的劍塵,都是倍感吃力。

    驟然,空間被撕裂,海山老人尾隨著劍塵身後,再次鑽入了空間裂縫之中,在環境惡劣的虛空裂縫之中,繼續上演著一場生死追逐。

    海山老人進入不久,劍塵便察覺到了,他無法捕捉海山老人的位置,但心中的危機,卻是倍感強烈。

    這一次,他顯得從容了許多,不慌不忙的控製還真塔繼續用之前的方法趕路。

    就在這時,劍塵目光突然一凝。在前方,他發現一具屍體正緩緩飄來,這具屍體盡管已經毫無生命氣息,但身上依然有一股濃鬱的威壓彌漫開來。

    還真塔在劍塵的控製下,在這具屍體麵前停了下來,劍塵將這具屍體抓入塔中,然後繼續趕路。

    還真塔內,被劍塵抓進來的這具屍體,正渾身僵硬的躺在地上。這是一名中年男子,長有四目,顯然是其他種族,而在他的眉宇間,有著一個手指大小的血洞,貫穿整個腦袋,顯然已經形神俱滅。

    “無極境九重天!”目光打量著這具屍體,劍塵心神微微一震,他立即斷定了這名男子的修為與境界,竟與虛空戰船上的一劍平,是同等境界的強者。

    更讓他心驚的是,這名擁有無極境九重天修為的男子,看起來,似乎是一擊斃命。

    連無極境九重天這等強者,都能做到一擊斃命,那出手殺他的人,又該是何等修為?混元境?還是太始境?

    不過劍塵並不怎麼關心這個問題,他的目光落在了這具屍體的手指上,那枚佩戴在食指上的一枚空間戒指。

    這名始境強者雖然已經隕落,但他的空間戒指,並沒有被取走。

    劍塵的目光閃爍了幾下,便是緩緩的將這枚空間戒指取下,神識探入其中。

    頓時,空間戒指琳琅滿目的物品,便是呈現在劍塵眼前。這名隕落之人顯然極為富有,各種神丹,神級天材地寶等寶物是多不勝數,堆滿了偌大的一片地方,就連五彩神晶,也找到了三千多顆。

    就在這時,劍塵的瞳孔突然一縮,翻手間,他已經從空間戒指拿出了一張巴掌大小的令牌出來。

    這令牌通體瑩白,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皎月光輝,一輪巨大的明月,被烙印在上麵。

    真正引起劍塵關注的,而是這令牌的一麵,龍飛鳳舞的刻有“月神殿”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月神殿?”劍塵低聲呢喃,記憶之中,那一身白衣勝雪,宛如月中之仙的皓月仙子,突然浮現而出。

    皓月仙子,早已離開雲州多年,前往冰極州的月神殿,至今都查無音訊,誰也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如何。

    一時間,望著令牌上的三個古樸大字,劍塵似神遊天外,怔怔出神。他把玩著手中的這個令牌,無意間,看到了這麵令牌的背麵。

    這令牌的背麵,刻有三個古樸的大字“南破天”。

    “南破天!”一看見這個名字,劍塵心神驟然一震,雙目中綻放出炯炯神光。

    這個名字,他曾不止一次的從皓月仙子口中聽到過,此人,乃是皓月仙子最大的仇人,就連皓月仙子元神轉世到下界的天元大陸,也全是拜南破天所賜。

    如今,南破天的名字,竟然出現在這麵令牌的背麵,劍塵哪還不明白其中的意義,這說明南破天,是月神殿的掌權人。

    “此人難道是月神殿的人?他又是被誰所殺?是皓月仙子?還是另有其人?”當劍塵的目光再次落在這具屍體上時,頓時變得複雜了起來。

    

Snap Time:2018-08-22 05:14:06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