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作者:心星逍遙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  混沌劍神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混沌劍神最新章節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雨上人的賜予(18-08-30)      第兩千五百四十八章療傷(18-08-30)      第兩千五百四十七章耐人尋味的態度(18-08-30)     

第兩千四百零六章危機(二)

  
  “凱亞,這艘虛空戰船不能久留,我們必須要離開這,立即就走。”劍塵當機立斷,帶著凱亞便走了出去,再次找到了浮上皇朝的供奉。
  “羊羽天道友,你說什麼,你現在要離開虛空戰船?”一名供奉得知劍塵的來意之後,當即一怔。
  雖說始境強者已經足以在星空中遨遊,但絕對沒有呆在虛空戰船上安全。
  其次,虛空戰船的速度,也是要比無極境強者上許多,不到混元境,根本就追不上。
  眼下馬上就要到星耀州了,劍塵卻提出要離去,這讓浮上皇朝的供奉感到不解。
  “我有要事,不去星耀州了。”劍塵說道,神色如常,並未多做解釋。
  虛空戰船在星空中飛行時,有陣法籠罩,封閉了整艘戰船,他若要離去,還必須要浮上皇朝的這些供奉下令停下戰船,打開陣法才行。
  “既然如此,那道友多加保重。”那名供奉沒有多說,立即下令停下戰船,打開虛空戰船的陣法,讓劍塵和凱亞兩人離去。
  若是其餘人提出這樣的要求,定然不可能如願,因為虛空戰船這一停,不僅會耽誤不少時間,並且再次加速時,又會耗費不少能量。
  可劍塵的身份在這幾位供奉心中可是非比尋常,在加上他的實力。因此,對於他的要求,浮上皇朝的幾名供奉自然不敢拒絕。
  劍塵和凱亞離開了虛空戰船,然後從空間戒指拿出一艘小型的虛空飛船,朝著另一個方向急速飛去,很便消失不見。
  就在劍塵和凱亞兩人離去半日後,浮上皇朝那艘在虛空中急速飛行的巨大戰船,突然間猛烈一震。
  隻見在虛空戰船的四周,空間似乎受到了龐大力量的擠壓而驟然凝固,虛空戰船在虛空中飛行,頓時如陷入泥潭之中,遇到了極大的阻礙,速度越來越慢,很便完全停止了下來。
  下一刻,一片藍色汪洋驟然出現在虛空之中,看上去,就宛如是一片浩瀚的大海,無盡的海水在翻騰,激起滔天巨浪。
  這片汪洋,就這麼詭異的出現在星空中,朝著虛空戰船籠罩。
  虛空戰船在這片詭異的汪洋麵前,就宛如是一葉孤舟,看上去是那般的渺小,頃刻間,便被這片藍色汪洋給淹沒,失去了蹤跡。
  此刻,若是從遠方看去,便發現這片藍色的汪洋,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將虛空戰船給圍困在麵。
  這汪洋,也並未尋常的海水,而是以恐怖的能量和法則之力凝聚而成,散發出龐大的威壓。
  僅僅是這股威壓,便令的虛空戰船的守護陣法劇烈的顫抖,被壓迫的飛的收縮。
  虛空戰船最頂層,浮上皇朝的六名始境供奉第一時間察覺到外麵的變化,所有人的臉色齊齊大變,露出驚恐和駭然之色。
  就連一劍平也失去了往日間的從容,神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我們是玉泉州浮上皇朝的人,前輩請手下留情!”一劍平等六名供奉齊齊發出驚呼聲,第一時間來到了甲板上。
  “我們是玉泉州黑暗家族的人,我們黑暗家住最受家主器重的暗夜九幽少爺正在虛空戰船上,前輩,請手下留情......”黑暗家族的鬼老也第一時間衝了出去,立即自報身份。
  “我們是玉泉州萬水山莊的人......”
  ......
  同一時間,虛空戰船內的所有頂尖家族都收到了一劍平等人的傳音,紛紛是以最的速度來到甲板,報上了自己的身份來曆。
  頃刻間,虛空戰船的甲板上,所有始境強者,以及來自各個頂尖勢力的代表人物紛紛匯集。
  他們望著將虛空戰船包圍的那一片藍色汪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蒼白。
  從這片汪洋之中,他們清晰的感受到一股讓自己靈魂都感到戰栗的恐怖威壓
  在這片藍色汪洋之中,一道人影浮現而出,他負手而立,整個人與那片浩瀚的汪洋融為一體。
  這是一名留有寸許長短發的鷹鉤鼻子老者,他望著下方的虛空戰船,那雙蒼老的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興奮和激動。
  這名老者,正是海山老人!
  隻是在海山老人的眉宇間,卻是帶著幾分萎靡之色,似乎他此刻的狀態,並非全盛時期,而是有傷在身。
  很顯然,與那隻至尊級金劍獸一戰,海山老人受傷了。
  “嘿嘿,劍塵,老夫總算是追到你了,隻要能擒住你,從你身上得到還真塔,即便是老夫被金劍獸所傷,也是值得的。”海山老人心中暗道,他憑著天賦神通,一路尾隨著劍塵追上了這艘虛空戰船,他無比確信劍塵就在這艘船上。
  “這位前輩,我們是前往星耀州為小星君賀壽,你如果在這截殺我們,那可不僅是在打小星君的臉,並且也是在劫小星君的壽禮啊。”虛空戰船上,有人大喝出聲,希望能讓海山老人知難而退。
  得罪了小星君,那無異於得罪了九耀星君。
  九耀星君何許人也?
  那不僅是泣血太尊的大弟子,並且其本身的修為也是登峰造極,早已臻至太始境九重天,是太尊之下最強者之一。
  “嘿嘿,你們放心,老夫對你們可沒興趣,老夫是來找人的。”海山老人嘿嘿笑道。
  “不知前輩找誰,我立即將此人交出來。”浮上皇朝一名始境供奉說道。
  海山老人搖了搖頭,怪笑道:“這個人,你們還真找不出來,隻有老夫親自動手,才能將他從茫茫人海中揪出來。”話音一落,海山老人便閉上了眼睛,再次動用天賦秘法,開始感應劍塵的準確位置。
  虛空戰船上的武者實在是太多了,並且劍塵又有秘寶掩護,因此,海山老人也無法分辨出人群中的武者,究竟哪一個是劍塵,隻有使用天賦神通。
  然而很,海山老人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他豁然轉頭,看向另一個方向,淩厲的目光似乎洞穿了虛空,看到了無盡星河深處。
  “好奸詐的小子,竟然不在這艘船上,不過既然被老夫盯上,你注定插翅難飛。”海山老人咬牙道,沒有片刻停留,身形那間那間消失不見。
  他這一走,籠罩虛空戰船的無盡汪洋,也是隨之消失不見,那恐怖的威壓也是瞬息間消失。
  虛空戰船脫困,站在甲板上的所有武者都是鬆了口氣,有種劫後餘生永的感覺。
  “太始境,剛剛那位前輩,是一位太始境強者!”一劍平目光盯著海山老人消失的方向,透露出凝重之意。
  “太始境?可他要找的人是誰?看樣子,此人絕對是抱著惡意而來。”黑暗家族的鬼老沉聲道。
  “他離去的方向,好像...好像和羊羽天道友的方位一致!”這時,法雲發出驚呼。
  

Snap Time:2018-11-14 00:52:47  ExecTime:0.149